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歡樂文總是打得特別快XDDD

其實本來預定進度是打到進學校遇見獄寺君他們,不過看起來還要等到下一篇。(遠目)

日本篇希望至少可以拖到四篇這種長度啊啊啊~義大利篇可以拖幾篇連我也不敢確定啊。(煙了

一邊寫一邊想Xanxus看到菲利的反應會怎樣就想傻笑,呵呵呵。(喂













之一‧K side


看著眼前已經開心的吃起奈奈特製義大利麵的褐髮男人,骸按著額頭,又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骸,嘆太多氣會短壽哦。」旁邊的小嬰兒悠哉地喝著他的黑咖啡,如此說道。

「……沒有讓我想嘆氣的理由,我會嘆氣嗎?」

愛人失蹤已經是青天霹靂了,居然還得照顧這個麻煩,他六道骸是在哪個道輪迴的時候得罪人家了是吧?

……好吧,他得罪的人的確是不少。

「自作孽不可活啊,骸。」里包恩瞥了他一眼。

「不要用那種事不關己的語氣說話,阿爾柯巴雷諾。」骸揚起了可怕的微笑。

「反正需要禁慾的人又不是我。」里包恩的唇角微笑邪惡程度立刻暴增,達到破表的程度。

「哦呀,堂堂黑手黨第一家庭教師,連自己的學生在哪裡都找不出來,不覺得丟臉嗎?」雖然還沒到拍桌而立的地步,不過青筋已經冒出來了。

「哼,堂堂黑手黨第一兇惡犯,連自己的戀人在哪裡都找不出來,不覺得可恥嗎?」再悠閒地咬了一口三明治。

光用詞自己就輸了!憤怒的鳳梨跳了起來,「阿爾柯巴雷諾,不要太過分了!」

「我不過是原句奉還罷了,哼。」蠢骸,我在英國議會展開質詢攻防戰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個道孵蛋呢你。

當黑手黨第一殺手V.S.黑手黨第一術士的眼神瞪視決戰正打算進入白熱化階段的時候,某個觀眾很不識相的跳進場內……這個愚蠢程度相當於在鬥牛的時候穿大紅色的內在美跳進場內搖旗吶喊的那種蠢。

「我想再吃一盤義大利麵……ve!」

兩個人同時帶著唇邊的微笑「慈祥和藹溫柔善良」地望向不知死活的某人。敢情導火線打算淋一淋汽油之後自動奉送、買一附一支番仔火就是了?

「你閉嘴。」

逼近絕對零度的低溫語氣,連菲利眼角欲掉的淚水都被凍結了。

「哎呀?菲利君已經吃飽了嗎?」

奈奈不愧是彭格列門外顧問首領的妻子,剛好在最適時的那一秒走進廚房。

「奈奈小姐……我可以再吃一盤嗎?」菲利楚楚可憐的問道,奈奈頓時笑開了顏,「當然可以啊!」

「太好了!」菲利笑的眼睛都瞇了起來。

「你到底有多喜歡義大利麵啊……」骸徹底體會到無言的感覺。

「我最喜歡義大利麵了!……啊、但是,我也很喜歡路德!」聽到骸提起的是自己喜歡的食物,菲利也忘了剛剛還很害怕骸的事情,興奮的回答。

「路德……是誰?」今天早上,這個叫做菲利的男人似乎也在朦朧中叫了這個名字。

綜合早上看到的景象還有菲利話中的親暱程度,骸研判路德應該就是菲利的愛人吧。

果不其然,菲利笑著說道:「路德是我最喜歡的人!」

骸進一步問道:「所以你昨天晚上是跟那個路德在一起對吧?」

「嗯,不過今天早上醒過來的時候……啊,謝謝妳,奈奈小姐。」菲利才解釋到一半,奈奈就端來新一盤的義大利麵,菲利連忙接過。

「沒什麼,你愛吃就太好了。」奈奈親切的微笑,接著轉向骸的方向,「骸君,為什麼綱君和菲利君會訂下互相去對方家裡住的約定呢?」

為了掩飾綱吉下落不明的事情,骸在跟去客房睡的里包恩解釋完經過之後,兩人決定暫時告訴奈奈「綱吉因為某些原因而跟菲利訂下互相去對方家裡住的約定,現在因為菲利來了,所以綱吉已經啟程」。

不過這說法實在太多漏洞了,也難怪奈奈會想問。

「這可能要等綱吉回來才能問他呢,我也不知道……」說到最後五個字的時候,骸情不自禁地咬牙切齒,他的小兔子居然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出他的懷抱,還塞了個麻煩給他,等他回來就有得受了!「他出門的時候只有匆忙地告訴我一些原委而已,詳細情形我也不清楚。不過他應該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奈奈阿姨。」看到奈奈擔心的臉,骸補上了最後一句話。

「綱君的任性也給你添麻煩了,骸君。」奈奈笑著,但還是揮不掉笑容裡的擔憂。

「不會的。」露出完美的笑容,骸在內心補上一句話:

『就算添了麻煩,我也會找他討債要回來。』

Kufufu……

「可是這樣,綱吉君的課業要怎麼辦呢……」奈奈旋即又為其他的事情煩惱起來。

「媽媽,既然如此就叫菲利代替綱吉去上課就行了啊。」無良的家庭教師若無其事的貢獻著惡魔的建議。

骸瞥了里包恩一眼,不予置評。

這傢伙明明也很不爽菲利莫名其妙換走綱吉的事情吧,剛剛還裝的那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只要菲利去學校,先不論課業能不能跟上──他自己是覺得菲利的智商看起來就不怎麼高──光是那群白癡守護者就可以把菲利整死了。

「骸,不要忘了你也是守護者之一。」里包恩瞥了骸一眼。

骸露出高雅的笑容,「不勞費心,我特別加了定冠詞『那群』。」

「是嗎,不過我覺得你跟他們似乎也是同類,不如拿掉定冠詞怎麼樣?」

青筋。「阿爾柯巴雷諾,我很樂意加一句『同樣白癡的家庭教師』。」

「哼,我跟你們可是不同層次的啊,蠢骸。」

「別把那種形容詞套我身上,你不覺得非常違和嗎?」

「是啊,確實有一點。那麼,呆骸如何?」

「阿爾柯巴雷諾,我們現在來點熱身吧。」骸的笑容已經散發著陰氣了,三叉戟也緩緩地在他的手中形成。

「奉陪,家族不安因素應該掃除啊。」里包恩掏出了CZ75。

「里包恩先生、骸君!」溫和的女聲適時插入他們之間,「別吵架了。」

兩人看了看奈奈,還是很給面子的收起了武器。

「要我上課是什麼意思?」一旁的菲利迷惑的問道。

骸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你長這麼大……沒去過學校?」

「嗯。」那些所謂的知識都會經由國民的思考而灌進他的腦中,而且……國家有學校可以讀嗎?

唔嗯,之後一定要問問看路德。

「難怪看起來這麼呆……」骸喃喃自語。

「?」菲利不解地看向他。

「菲利君,好孩子應該要上學的啊,那你就代替綱君去上學吧。」奈奈關心的說道。

要當好孩子就要上學,好像知識裡面是有這一條沒錯。

於是菲利順從地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

這件事就這麼敲定了。



為了陪第一次上學的菲利,里包恩此時正坐在菲利的肩上,而骸則是走在菲利的旁邊。

「我可是黑曜的學生,為什麼是走在去並中的路上……」骸碎碎念道。里包恩哼了一聲,「如果是陪蠢綱,就算要你轉學大概也會願意吧?」

「那不一樣啊,綱吉是我的愛人呢。」骸溫柔地笑了。

眼角餘光看到菲利怔愣的看著他,骸一皺眉,「怎麼了?」

「我覺得你剛剛的表情……好像路德……」

才一說完,菲利就突然哭了。

「喂、你做什麼啊!」骸被菲利突如其來的哭泣嚇到了,急忙掏出庫洛姆之前塞給他的手帕,菲利抽抽噎噎地接過。

「我……我好想念路德喔!平常這個時候,他一定在幫我準備早餐,他做的德國香腸都好好吃……我好想念……」

骸一下子沉默了。

『平常這個時候』,只是六個字,說起來卻無比懷念。

「綱吉……也不知道怎麼樣了。」骸低語著。

一陣風拂過,櫻花片片如雨,淒豔地灑下。骸揚起頭看向遠方天空,眼簾緩緩闔上……

「夠了。」

號稱「沒有最冷血,只有更冷血」的里包恩老師,毫不留情的站在菲利的肩上用力地踹向正在感傷的骸。

「噗喔!阿爾柯巴雷諾你做什麼!」

「你以為你是文藝少女漫的男主角嗎?」里包恩冷冷地吐槽。

「這跟那有什麼關係?」擦了擦唇邊的血漬,骸忿忿不平的說道。

「你剛剛就是一臉思春少男的模樣。」悠哉的語氣。

「……阿爾柯巴雷諾。」

「嗯?」

「我不是你學生,要吐槽請你等他回來,不要寂寞難耐成這樣好嗎,很難看。」

「……」

CZ75掏出,「六道骸,你變成四十年來唯一成功激怒我的人了,好好感受這份榮幸,然後去死吧。」

頓時戟光槍影,你來我往,並盛街上好不熱鬧。

「……明明菊不是這麼喜歡打架的人啊……」菲利不禁喃喃自語。

難道這兩個日本國民才是菊的本性?菲利不禁抖了一下,原來他身邊一直環繞這麼多變態嗎?!

正好這個時候,里包恩開口說了一句話,「六道骸,你再這樣不知廉恥,我就把你打包快遞到你老家哦。」

「郵寄東西到義大利很貴的,你又想壓榨我可愛的綱吉了嗎!」

……?

…………

………………!!!

……他、他剛剛聽到的地名是?!

「沒關係,我可是義大利政府指名的VIP,跟義大利有關的消費全部都是政府簽帳。」里包恩冷笑道。

骸一臉沉痛的指著里包恩──用他的三叉戟,「你真是義大利之恥!居然這樣挪用公款!」

「這可是經過批准的,完全合法啊。」笑意滿點。

唇槍舌戰間,某個微弱的聲音在寒風中顫抖,「……你們,是哪一國的人啊?」

義大利人啊。」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

咚。

兩人看向發出聲音的方向,然後同時無言了。

「……哦呀,我們是義大利人這件事給他的打擊有這麼大嗎?居然就這樣昏過去了……」

(羅維諾:……雖、雖然不想承認,不過那兩隻是我家的人,小菲不要難過啦。)

(安東尼奧:不過這樣一來,變態的人不就是你了嗎,羅維諾?)

(羅維諾:……給我閉嘴。)



經過一番波折、解釋、哭泣還有撞牆(?)之類的戲碼之後,三人總算臉色慘白的站到並盛中學的校門口。

菲利的臉色慘白當然是因為剛剛一時受到太大打擊而暈過去的後遺症,而骸跟里包恩的臉色則是因為前幾分鐘才得知「菲利是他們祖國的化身」這個恐怖的事實。

這樣一來不就非得保護他不可了嗎!本來還想躲在一旁看好戲,結果美夢全部都破碎了啊!

其實一開始他們當然是不相信的,不過在菲利流利的說出祖國幾百年的大小歷史事件之後,他們也不得不相信了!

事情似乎朝著越來越難以控制的方向前進。骸跟里包恩拼命冷靜自己的思維,但顯然還是徒勞無功。

「總之,至少我們成功到校門了,進去吧。」骸捏了捏手心,試圖轉移焦點。

「哦……嗯。」菲利乖乖地準備走進去的時候,里包恩突然一個揮手。

「怎麼了?」骸皺眉問道。

里包恩沒說話,僅僅是指了指時鐘。

上面的分針與時針形成了完美無瑕的九十度,「九點鐘,那又怎樣……啊。」

據說並盛中學有條校規,叫做上學標準時間是八點鐘,多一分鐘就是違反校規。

據說並盛中學有個組織叫做風紀委員會,專門懲治違反校規的壞小孩。

據說並盛中學風紀委員會的委員長非常漂亮,但更有名的是他手上的銀拐。

據說風紀委員長的名字,叫做雲雀恭彌。

據說,雲雀恭彌現在正提著他的拐子,慵懶地靠在校門旁,看著他們三個人。

然後以下就都不是據說了,要正名叫做親眼所見。

「遲到、外校生隨意入校、未著制服,懲處方法……咬殺。」

雲雀形狀姣好的唇吐露出殺意,骸立刻幻化出三叉戟備戰。

然而雲雀還沒下任何一個指令,其他的風紀委員就已經跟著草壁衝出,團團圍住他們。

「kufufu……」骸輕笑,以為這些人就可以打敗的了他?太天真了。

不過雲雀跟自己的實力旗鼓相當,這些雜魚如果在旁擾亂,輸是不至於,卻有可能會受傷,況且還有菲利。

打定配置的主意以後,骸從容不迫地說道:「阿爾柯巴雷諾,你應付這邊……」

「我應付這個人就夠吃力了!」卻傳來里包恩隱忍著怒氣的聲音。

骸回頭一看,里包恩正使勁跟菲利展開拔河。

繩子──是菲利手中的白旗。

「好吧,你要就給你嘛!」菲利鼓起嘴,放開了手上的旗子。

另一手卻快速的探進口袋拉出另一面白旗,「反正我還有。」

看著菲利歡樂的揮著白旗的模樣,骸感覺到自己的腦內響起了一個聲音。

啪!

什麼叫做「神經線被怒火燃燒殆盡」,骸終於體會到了。

「菲利奇亞諾,給我把白旗放下來──!」






(羅馬爺爺曰:孩子,你要走的路還很長,好好跟路德維希學習吧。)



TBC.

















第一次打TBC欸我好感動~~!(淚奔

歡樂文對我的意義就是粗體字氾濫啊(遠目

這樣編輯鮮網那邊都很累OTL

我不習慣打網頁碼啊~~(吶喊







給不熟悉APH的人~

菲利奇亞諾(菲利)=義.大.利(北)

路德維希(路德)=德.意.志

羅維諾=義.大.利(南)

安東尼奧=西.班.牙



南義是黑手黨的巢穴,所以羅維諾才說骸他們是他家的人喔喔喔ˇ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槐安
  • 我總覺得里包恩要是了解越多,會越忍不住想亮槍啊(大笑)
    綱吉跟路德維希那邊應該也很熱鬧吧~^^
  • 所以說我們家的灣娘真是太好了XDD(重點錯誤
    我努力的想把他們寫熱鬧...不過看來會變成吐槽滿點的東西啊(抱頭

    朝歌 於 2009/10/02 20: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