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我對不起有看這篇文的人(奔

這篇真的寫得很差勁!!很沒梗!!很前言不對後語!!

於是我OTL了...













之一‧H side

「所以說,你也不清楚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還有菲利會不見的事情?」

拿了一套菲利的衣服給名叫綱吉的陌生異國男孩換上──雖然是菲利的衣服,不過對他還是大了點──路德維希此刻正試圖釐清目前混亂的情況。

「嗯。」綱吉無奈點頭,「對不起,我一開始還以為你是骸做出來的幻覺,捏了你的臉頰……」

路德維希想到剛剛的場景就頭痛的扶額,「那件事就算了。」臉頰其實還是隱隱作痛,不過跟菲利一起相處這麼久了,被捏臉頰根本不算什麼值得驚恐的大事。「話說回來,骸是誰?」

「呃……那個……」綱吉的眼神游移不定,一副羞於啟齒的表情。

「該不會是你一點也不想扯上關係的人吧?」路德直接做了解讀。

不想扯上關係!這句話說得真好……呃、不是,如果就這麼承認的話,骸應該會哭吧。

「不、也不能這麼說,他應該是我的……交往對象吧,嗯。」

「……日本人談到交往對象都這麼痛苦的表情嗎?」原來菊是個如此奇妙的人,「算了,那個人不重要。現在真的有很多問題出來了──」天啊他的胃痛!

路德維希習慣性的掏出胃藥吞下,綱吉看著路德的動作,不禁想到另一個世界的好友。

小正也是經常胃痛……大概路德維希先生跟小正一樣都是很認真的人吧。

話說回來,路德維希先生為了那個叫菲利的人不見而胃痛成這樣,不知道骸現在發現他失蹤以後是什麼樣的反應呢。

綱吉忍不住覺得有點寂寞。骸一向對他都是有點玩世不恭的態度,也許覺得自己的失蹤不過是少了一個玩具而已吧?

「路德維希先生……」綱吉正想詢問他有沒有好一點的時候,擱在桌上的手機就先響起了極具軍歌風格的鈴聲。

路德維希捂著腹部接起,「喂?喔,對不起,發生一些事所以我有點耽擱了……菲利沒辦法去了,但是我會帶另一個人去,剩下的到會場再解釋……叫亞瑟跟法蘭西斯那兩個混蛋不要再吵了,我聽不見!……是,總之你們看到情況再討論吧,這當成臨時動議的題目好了。」嗶,掛斷電話。

「剛剛說的……是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嗎?」雖然這樣就等於暴露剛剛自己在聽別人的電話,但顧不得那麼多了的綱吉還是出聲問道。

「啊、沒錯。」路德維希有點心不在焉的回答道,穿上了原本只是披著的軍服外套,「今天剛好要開G.8會.議,雖然我是不怎麼期待那群笨蛋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問他們。」

……G.8會.議……這個名詞怎麼好像很熟悉,好像曾經被里包恩揪著耳朵一字不漏的背出它的歷史跟作用──

下一秒,綱吉的眼睛睜大,

「路德維希先生……我好像一直沒問到答案、這裡,是哪裡……?」

「嗯?」路德已經抹好了髮油,用著極為稀鬆平常的語氣說道,「這裡是我家,也是德.意.志這個國家的擬化居所,要解釋這個有點麻煩,總之──」



「我就是德.意.志這個國家。」



……

「痛痛痛痛!澤田綱吉你幹嘛又捏一次我的臉頰啊啊!」

「這一定是幻覺這一定是幻覺這一定是……」

「就說了我不是了啊,笨蛋!」

澤田綱吉,現年十四歲,男性,從認識里包恩跟被六道骸告白兩次事件以來,第三次體會何為人生最不想遇到的不可思議事件。

「我不想相信人生可以有那麼多的刺激……」

「……雖然我很想同情你,但是可以麻煩你先放開我的臉頰嗎?」





「哇……這裡就是開會的地方啊?」

「是啊。」

真的好大……裝飾也很豪華,真厲害!

第一次看見這麼宏偉的建築,綱吉不禁佩服的張大了嘴。

這副呆呆的模樣倒是跟菲利很像。路德維希拼命克制住想笑的衝動,帶著綱吉到了會議室的門前。

「不知道其他的國家形象是怎樣……」綱吉有些期待。

「……你、還是不要期待的好。」沉默三秒鐘,路德維希快速回想著那些同伴的素行,然後用帶著點絕望的語氣說道。

「啊?」不懂。

路德維希憐憫的看了他一眼,把手搭在門把上,轉開。

才一開門──

「紅酒混蛋!不要把香檳亂噴啊啊!」

「香檳的開瓶是藝術啊!你是不會懂的亞瑟!」

「我不想知道那種藝術!還有阿爾給我把漢堡放下來,你吃第三個了!」

「這可是藍藍路的新口味耶……」嚼嚼嚼。

「請你們稍微安靜一點,客人來了……」在場少數還存有良心的褐髮青年看見門邊對會議室上演的大戰啞口無言的兩人,小小聲的想要制止混亂。

不過,懷裡的白熊照例很不給面子的出聲道:「誰?」

「加.拿.大啦!」馬修哭著自己躲到角落畫圈圈去了。

另一邊,伊凡笑著拉住了法蘭西斯,菊則是死命擋在發怒的亞瑟面前,「亞瑟先生!請冷靜!路德維希先生跟客人已經到了!」

「……」

綱吉的手指顫顫的指著面前的一團混亂──到處都是的香檳酒液、一地的漢堡包裝、角落類似幽靈的氣場,「……這就是……G.8會.議嗎……?」

路德維希沉重的點了點頭。

真是悲哀啊你們。





「現在的情況是,不但菲利不見了,還多出了這個孩子?」

在聽完路德描述早上的場景之後,菊做了一個總結。

「沒錯。所以想問你們,有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或是有解決方法的都提出來吧。」路德維希看著亂七八糟的同伴們,並不奢求能聽到什麼良好的提案。

然後,這些同伴們果然是沒辜負他的期望。

「我建議創一個HERO來找出不見的菲利奇亞諾。順帶一提,反對意見不予以承認喔。」阿爾悠哉的啃著第四個漢堡。

亞瑟忍無可忍的給了阿爾一個巴頭:「不要再吃了,你這個笨蛋!還有那種沒用意見我是不會同意的!」

「那哥哥我就反對你們的意見吧,呵呵呵。」法蘭西斯狀似優雅的嗅著玫瑰花香。

……綠眸男人反對淺褐髮男人的意見,然後這個金髮男人又反對了他們兩人的意見……意味不明。──綱吉的判定。

「我同意阿爾的意見好了。」評估了幾秒,菊說道。

「那種意見有什麼價值!吾不承認!菊你也是,不要阿爾說什麼你都好啊啊!」瓦修憤怒的拍桌了。

「我沒意見。」伊凡笑得一臉和煦的說道,「反正少了他也沒有太大差別。不過如果少掉的人是阿爾,我會更開心的。」

阿爾倒是沒聽見伊凡的話,此時的他還忙著跟亞瑟爭論藍藍路的問題。法蘭西斯不甘寂寞的攪和在裡頭──明明就跟他沒有關係。

路德維希按頭,早就知道這群笨蛋開會的結果只會是這種模樣!

「路德維希先生,您的胃痛又發作了嗎……?」綱吉擔心的看著路德。

「我想應該不是吧,反正他每次看到這種景象都會這樣。」坐在路德旁邊的菊代替路德維希回應綱吉道。

綱吉看向菊,黑髮的青年臉上淡然,在察覺到綱吉的視線轉到自己身上時,給了他一個溫柔的微笑。「你是我家的人呢……初次見面,我是日.本,稱呼我菊就可以了。」

「呃、嗯,菊,我是綱吉。」綱吉有點手足無措。本來看到會議景象之後,他已經對自己國家的形象不抱希望了,沒想到看起來是個很認真的青年。真是太好了。

啊、對了,不見的菲利先生是骸的國家吧,不知道形象是什麼樣子,也許跟菊一樣也是個好人……?

『Kufufu……』

綱吉抖了一下,怎麼剛剛好像聽見骸的恐怖笑聲,這一定是錯覺吧、錯覺。

「怎麼在發抖,是空調太大了嗎?」路德出聲問道。

「咦?啊、不是的。」原來路德先生有在注意他啊。

一旁的菊似乎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下定覺悟般看向路德維希。

「路德維希,雖然我不知道解決方法……但其實我想、我應該知道發生了什麼。」

菊的音量不大,但會議室立刻靜了下來。

「什麼?!那你怎麼不早說!」

「本來我覺得不關我的事,況且這種情況很少見,沒有跟綱吉君對話過,我也沒辦法確定。」菊冷靜的解釋,然後轉向綱吉的方向問道:「綱吉君,你看得見我們,也聽得懂我們說什麼,對吧。」

「嗯。」綱吉一愣,但還是點了點頭。

「那又怎樣?」阿爾率先問道。

「能跟我們對話,一定要跟我們是相同的存在、或是我們的上司。況且我們說的語言主要都是以自己國家的語言為主,但是剛剛路德維希說德語的時候,綱吉君卻很自然的回答了……也就是說,他其實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如果是他們的世界誤闖進去路德房子的人,理論上應該不可能在綱吉這年紀就精通八國語言吧?唯一能解釋的就只有「綱吉被當作是跟他們相同的存在,卻又不是國家的化身」了。

「難道……」阿爾嚴肅的看著菊,「是那個嗎?」

菊抿著唇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啊。」阿爾擺出了深思的表情。

把阿爾從小養到大的亞瑟看見阿爾的這個表情時,內心出現了不妙的情緒,「喂,你真的知道菊是什麼意思嗎?」

「當然了!」阿爾握拳,

「原來綱吉是外星人啊!那麼就請你到我們的N.A.S.A作客吧,我們一定會好好研究你的!」

「咦咦咦──!」我不是什麼外星人啊啊啊──!

亞瑟萬分無奈的賞了阿爾一個暴栗,「你這笨蛋,不想再跟你解釋了……菊,說清楚,到底是什麼?」

菊也為阿爾的答案無言了一會,所以這次沒再拖泥帶水了,而是很快速的給出了答案。

「這是『二次元亂流』。起因是不可抗力的同人文因素,時間未知,解決方法也未知。」菊嘆息道,「綱吉君,因為你跟菲利君的某些方面太像了,所以才會碰上這難得一次的亂流啊……辛苦了,然後,請認命吧。」

「……」

綱吉倒了。

路德維希按著頭,又深深的嘆了口氣。



「既然不知道會在這裡待多久,那先決定綱吉君之後要住在哪裡吧?」

將受到恐怖宣判而暫時昏迷的綱吉安置在旁邊,菊看著其他同伴詢問道。

「就住你家不是挺好的?」亞瑟說道。

「但是綱吉君身上還有太多謎題了,我無法保證他能不能住進我的家裡……」菊的面容略帶煩惱。

「那就路德維希家裡吧,反正他是從你家出來的。」

「……我知道了。」路德維希看著一旁昏睡的綱吉,那頭蓬鬆頭髮的髮色讓他想起仍然失蹤的某個人。

「路德維希,菲利君現在應該是在綱吉君的那個世界裡面吧,如果有辦法找到綱吉君的世界,應該就可以找回菲利君了。」菊看出路德的擔憂,如此說道。

「希望是這樣。」路德維希沉默了一下,「只是,菲利實在讓人很不放心啊。我總覺得,照他那個性一定是在綱吉的世界裡惹是生非……」

五秒鐘的安靜以後,「……希望菲利君可以平安回來。」已經沒那麼肯定了。

「大概是很難。」單手抵著下顎,路德維希用著不抱希望的語氣如此評論。

但是,回不來的話,自己一定會很想念的。不管是每天都會出現在晚餐菜單上的義大利麵、還是每天都黏在他身邊喊著「路德路德」的聲音,一定都會思念到近乎發狂。

菲利。

……不過請慎加注意,這裡有一個人的稱號是KY協會榮譽終身會長喲。

「喂、路德維希,你怎麼一臉發春的貓的表情啊?是大男人就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啦,很噁耶。」

「……閉嘴,阿爾弗雷德。」

果然只要有白癡的同伴在場,心情就是沒辦法嚴肅起來……他又想嘆氣了。



「對不起,我居然昏過去了。」

綱吉再醒來的時候,路德維希已經帶著綱吉回來他家了。

跟著路德維希回來的人還有亞瑟跟阿爾,菊說要再多查一些資料,所以已經先回去了,其他人也是各自四散。

「算了啦,聽到這種消息有那種反應也算正常。」亞瑟擺了擺手,「以後可能會常常見面,我是亞瑟,旁邊那個臉上寫著『笨蛋』的傢伙是阿爾弗雷德,叫他阿爾就可以了。」

「我才不是笨蛋!」阿爾不平的抗議。

不過大家都無視了阿爾的抗議。

「你好,我是澤田綱吉。」綱吉看著亞瑟紳士的伸出手,有些膽怯地握了一下。

「話說,你在過來這個世界的時候沒任何感覺的嗎?」阿爾的手上難得沒再握著食物,他蹲下高大的身軀,仔細端詳著躺在床上的綱吉。

「沒有……一醒過來就變成這樣了啊。」唉,回去也不曉得怎麼跟骸解釋……不過,他真的還有機會能跟骸解釋嗎?

「這樣啊。那你有沒有感受到一道奇異光束或是什麼外星語言……」話還沒說完就被亞瑟扔到了一旁去。

……阿爾先生還是沒放棄自己是外星人的念頭啊?綱吉無語。

「之後大概會有很多人過來看你吧,其中大概也會有很奇怪的人,你自己多保重啊。有事的話就找我吧。」看著綱吉憂傷的模樣,亞瑟忍不住摸了摸綱吉的頭髮。

好久沒有再這樣撫摸孩子的頭髮了,從帝國時代結束之後……一個一個孩子接連離自己而去,手中曾經無比熟悉的柔軟觸感早已隨著時間的逝去而模糊──

驀然,一雙有力的手臂從後攬住了亞瑟的腰,綱吉順著手臂往上看著阿爾彷彿是撒嬌般的表情,頭輕輕的靠在亞瑟的肩上。

「吶吶、亞瑟,我突然想喝你泡的紅茶耶。」

「你不是嫌我做的斯康餅難吃。」亞瑟斜眼看著用臉頰貼住自己的阿爾。

「可是紅茶很好喝嘛,如果可以讓我配著薯條吃就更好了。」

「混蛋誰喝紅茶配薯條的──!」

雖然這樣大吼,敗給阿爾難得要求的亞瑟還是對著路德維希說道:「借一下你家廚房。」

「要記得收拾乾淨。」不過依照亞瑟的性子,路德維希其實覺得自己不必說這句話。只是慣例罷了,因為通常會跟他借廚房的人只有某個邋裡邋遢的傢伙。

「會啦。……喂,阿爾弗雷德,你到底還要黏在我的背上多久?」

「唔……再讓我抱一下。」手臂有摟得更緊的趨勢。

「真是的,你果然還是個小孩!」

兩個人的對話就這麼漸去漸遠了。

綱吉用雙手撐著身體,從床上坐了起來。

剛剛阿爾抱住亞瑟的姿勢,又讓他想到某個也愛趁他做功課的時候偷襲他的笨蛋。

不過現在──

「往好處想,至少不用每晚都提心吊膽了。」綱吉喃喃自語。

「嗯?」路德維希看了看他,「怎麼了?」

「沒事……今後請多多指教了。」回神才發現自己不小心脫口而出真心話,綱吉急忙隨口掩飾過去。

「多多指教。」路德維希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軍、軍禮……嗚哇啊這時候應該舉右手對吧?!

「……你可以慢慢來,不要兩隻手都舉好嗎?」

「……對不起。」

聽著樓下拌嘴的聲音,偏頭朝窗外金黃色的午後陽光瞇了眼。



今後啊、到底會變得怎樣呢……?





(Giotto云:應該會變成人物個性大揭密吧。可愛的孫子,跟內含ドs屬性的人同居要小心喔,別說爺爺沒有提醒你。)







TBC.










給不熟悉APH的人:

路德維希(路德)=德.意.志

菲利奇亞諾(菲利)=北.義.大.利

菊=日.本

亞瑟=英.國

阿爾弗雷德(阿爾)=美.國

伊凡=俄.羅.斯

馬修=加.拿.大

法蘭西斯=法.國

瓦修=瑞.士



...以後應該還會有更多的人(遠目)



PS中途疑似幻覺的骸笑聲請回去翻K sid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槐安
  • 我覺得好歡樂,尤其是菊的部分啊XD
    雙方爺爺的結語也很好玩!
    綱吉說晚上不用提心吊膽笑到我了^^
  • 謝謝(拭淚

    話說我的APH文真的都沒什麼笑點...大概是因為寫不熟的關係?
    不過要像家教這樣寫個幾萬字來熟...(抖

    朝歌 於 2009/10/08 17: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