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我發誓一開始我只想寫X綱...反正又是大失控。

失控通常結局都爛了(死)

這篇拿來當正式的Xanxus生日賀算了,另一篇......(遠目)





















「澤田……綱吉……!」

從來不知道,原來這個垃圾在做愛的臉居然能讓他覺得狂喜。

狂暴地壓上他的唇,軟嫩的觸感不同於平常找垃圾鯊發洩慾望時吻住的薄冷;那是有溫度的、在顫抖著,害怕他一切動作──卻是真正任他為所欲為的,屬於眼前青年的美。

房間裡沒有開燈,僅有外面的光從沒有拉上厚重窗簾的落地窗盪漾進來,投射到澤田綱吉緊閉著的眼簾上。那太過明顯的恐懼與無力讓Xanxus又一次吻住他;並不是為了安慰而是為了佔有的一個吻。

澤田綱吉並沒有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從被他扯進他的房間以後,他就沒再發出任何聲音過。Xanxus並不在乎他這種程度的反抗,至少沉默總比當初第一次跟史庫瓦羅做的時候他發出的惡吼好很多──不管是對他的耳膜或者是對房間裡越來越濃的情欲味道而言。

Xanxus的手指探進綱吉的襯衫裡,手指上長年握槍而出現的薄繭對比著綱吉皮膚的光潔,甚至連一絲疤痕都沒有的肌膚曾經是澤田綱吉心情低落的原因,尤其是這個軟弱的男人看見他的守護者們和瓦利亞身上日積月累的傷痕時。那些傷大小新舊不一,唯一相同的地方大概只有綱吉都為它們傷過心流過淚。Xanxus曾經試圖嘲笑綱吉的這種行為卻以失敗告終,只因他在被綱吉的白皙手掌撫過自己傷痕時感覺到的柔軟刺痛。

想過的、很多次,關於不要傷害到這個青年的念頭,在Xanxus自己扯開澤田綱吉的襯衫時,變得遙遠而可笑。Xanxus沒有打算靜止幾秒鐘替以前自己的信念哀悼,他只是移動著自己的唇,索取更多大空擁有的一切。黑夜是深愛著白晝的;卻也同樣痛恨著白晝的耀眼──所以在能夠的時候,無論如何都一定會多掠奪更多、那白晝令他渴望的事物。

僅僅是身體也可以,也可以。

有著粗糙舌苔的舌由下往上舔過澤田綱吉漂亮的腹部,他沒有分神去看綱吉是否睜開了眼,但綱吉的手沒有推拒,只是把手臂的位置挪了挪,讓Xanxus不會壓到他。Xanxus抬手撫摸綱吉的臉頰,微瘦的頰上已經佈滿了淚。

「為什麼……你要……」

乾澀的聲音,並不似綱吉平日的溫和語調。Xanxus終於看向他,從他那雙清澈的茶色眼睛裡看見自己深絳色的瞳──只映著他的瞳色的眼睛。

「為什麼?」

習慣性的,在面對這個人時,總是用著的嘲笑語氣。

彷彿不這樣就無法掩飾更深一層的情緒。

「很多理由啊,垃圾。你最大的一條罪……就是你太天真,天真到毫不反抗。」

「其他呢?還有其他嗎?」綱吉靜靜的問。

「你自己不懂得想嗎,垃圾。」Xanxus的臉正對著綱吉,不知何時就放任它長長的額髮落到綱吉的額上,彷彿是不該出現的一滴墨色。

「我想到的理由只會跟我有關,但是我想聽的……是跟你有關的理由,Xanxus。」

「你什麼意思。」

「──Xanxus,也會跟史庫瓦羅做這種事,不是嗎?」

綱吉垂下的睫毛,形成了漂亮的陰影。

「我知道為什麼我會讓你這樣做,因為我愛你──但你呢,Xanxus?你愛我嗎?」

「……」

沒有回答,卻也沒有移開眼睛。

「……如果說不出口,就不要做了。不然你對不起的人不是我、不是史庫瓦羅,卻是你。你會對不起你自己的。」

「──吵死了。」

褪下的長褲被他扔在一旁,他們最私密的地方相抵著。

只要貫穿身下的肉體,也許一切就都會出現解答。出現不了也無所謂,那就像澤田綱吉說的,說出愛他就可以了。如果這是能夠得到他的方法……

「如果我說這不是你想要的,你又會怎麼說呢。」澤田綱吉閉上了眼,然後讓他的手臂擁住Xanxus骨肉均勻的身體。

「──但是,這是我想要的、Xanxus……愛我。」

唇中溢出的低吟,隨即被壓住他的那人一次又一次的攻陷,燃燒到只剩一個單音節的灰燼。

──幸好今天沒有月亮,不會讓他酒紅的眼睛點染出屬於那人的顏色。

愛我,Xanxus,在我只看著你一人的時候,請你也遺忘那個讓你頭髮漸長的人兒。





「喂、要做嗎,Xanxus?」

將這次的任務重點式的報告完畢以後,史庫瓦羅看著Xanxus,拋出了這句話。

Xanxus抬了抬眉,史庫瓦羅飄著的長髮正好入了他的眼。

「什麼時候你也會主動要求了。」

史庫瓦羅的俊臉染上一抹嫣紅,「喂喂喂,我是看你心情好像不怎麼好才──」

勾住正憤怒地說著話的男人的領帶結,Xanxus強迫史庫瓦羅低下頭,剛啜飲過紅酒的唇印壓上那人的眼簾。

「你是怎麼回事了啊,Xanxus?」皺眉,顯得有些不解。

「……」沉默了幾秒,Xanxus重新看向之前擺放在膝上的厚重書籍,「沒什麼。」

史庫瓦羅卻沒有馬上離開,Xanxus可以感覺到史庫瓦羅正在猶豫什麼,最後終於還是嘆了口氣。

「Xanxus,老實說,如果你覺得我們的關係到這就夠了,我也不會有什麼怨言。拖著不好吧?不管是對我這邊還是對小鬼那邊。」

──

Xanxus重新抬頭,相識近二十年的屬下別開了漂亮的眼睛。

「我也是有自己的情報網啊,混帳Boss。」

「……知道了,還說要跟我做啊,你這垃圾。」

「我無所謂啊,反正我們本來就不是什麼正常的情人關係之類的。」史庫瓦羅說著,那聲音冷靜得不可思議,「不過你愛那個小鬼吧?如果我說這就是你要的結果,你應該也沒什麼好反駁。」

「所以,既然你決定對那小鬼忠實……我們的關係就這樣結束吧,Xanxus。」

毫不猶豫的說完後,史庫瓦羅隨即平靜地轉身。

書本掉落到地上,硬皮的書背出現了凹痕。

腰被坐在椅上的男人用力摟住,史庫瓦羅踉蹌了一下,不穩地跌坐到Xanxus的懷裡。

「不要隨便決定跟我有關的事,垃圾。你也是小鬼也是,不要用你們的說法,自以為那就是真相。」

「Xan……啊!」

乳首被Xanxus無情的揉捏,低沉的聲音在史庫瓦羅漂亮的耳廓旁呢喃著,「自己把褲子脫了,坐到我身上。」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不是說,對這種事無所謂?」

史庫瓦羅轉頭看著Xanxus,那眼睛裡是極度憤怒的冰焰。

「你一定要逼得我這麼難堪不可嗎,Xanxus!」

「……」

「沒所謂?那種事怎麼可能……!我只是不想把我自己搞得像個放不開的娘們!不想要讓那個小鬼跟我都進退不得!Xanxus,現在就放手!」

從沒用過這麼失控的命令句向Xanxus說話的史庫瓦羅,大吼完以後就緊抿著薄唇。

Xanxus的唇揚起弧度,笑了。

「總算說出實話了啊、你。」

「什……!」

放開束縛著史庫瓦羅的手,Xanxus沒再說任何一句話。

史庫瓦羅亦沒再停留,轉身就出了Xanxus的書房。

「……」

窗外,始終微微露出窗框外的褐髮也悄悄離去,Xanxus目送著那頭褐髮的主人倉促奔離,執起了几上擱著的、未飲盡的紅酒,搖晃著看那色澤越加黯淡。

──如果我說,這就是你們想要的。

想要我誰也不選,這樣就不會讓另一個人受傷。

你們自以為你們的退出是犧牲你們自己,

但是,我卻是那個真正什麼都得不到的人。

至少你們還有那可笑而可悲的自我犧牲感,

我──

什麼,都沒有。





──Fin.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verett
  • 欸我好喜歡這篇的史庫瓦羅>//////<
    Xanxus真是不老實...(撇嘴)
    所以兩頭空XD(被打)
  • Xanxus老大信奉「一鳥在手不如兩鳥在林」這樣XDD
    這篇的史庫瓦羅分手的態度我還滿喜歡的這樣www
    不過現實應該是不可能的吧(遠目)
    所以說這是瓦利亞素質啊!(大誤

    朝歌 於 2009/10/11 21:33 回覆

  • X綱愛好者...路過
  • 我其實不喜歡XS...

    但是有H就算了(炸

    我愛X綱~~~=ˋ=
  • 第一次遇到雷XS的人欸...
    是因為對Xanxus跟綱吉的忠貞嗎XD?
    H寫的傷眼抱歉了(掩面

    朝歌 於 2009/10/22 17:46 回覆

  • X綱愛好者...路過
  • 其實也不是雷啦=ˋ=

    只是不合口味=ˇ=(好像差不多XD

    文雅H很喜歡說=ˇ=

    大大文筆真好=口=

    XDˇ忠貞還說不上說˙ˋ˙

    期待新文˙ˇ˙

    大大加油XD
  • 謝謝>///<

    最近發生很多事,新文...我也很想把我腦內的梗打完啊~(掩面

    朝歌 於 2009/10/24 08: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