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子配對:米英/西.班.牙x南.義

我的梗都被熱死啦~"~

在決定不寫論文以後,這篇就莫名的打得很快,人生果然是需要覺悟的......

然後老實說我想再寫一篇X綱耶。對這配對的愛這麼急速的上升究竟是...?

這篇稍微沉重了點,只是稍微......畢竟是嚴肅的路德和骨子裡很正常的綱吉,還是沒辦法太亂來......誰叫阿爾跟紅酒大叔還沒準備好要KY呢。(嘆息











【對面世界歡樂的三分鐘,等於我們安靜的……三十秒。】

回覆短暫寂靜的路德維希宅邸。

綱吉已經下了床,在路德的默許下好奇的看著這間小小的房間。並不大,似乎也不常使用,卻又擺放著相框之類的私人物品,也有幾本德文拼寫而成的書。

「這種明明知道自己不會這種語言,可是又看得懂的感覺好奇妙……」綱吉不禁說道。

「會害怕嗎?」路德看著綱吉的笑容問道。

「……嗯,其實不會。就算到現在了,我還是有種『只是在做夢』的感覺。」綱吉的手撫了撫桃心木的書櫃,那上面掉落了些許的灰塵,「覺得……只要再一下,骸就會把我叫醒,我就會笑著跟他說:骸,剛剛我做了個夢呢。」

褐髮的少年堅強的笑了笑。

「不過不是的吧?不只是個夢。所以,不只我在擔心,骸也在擔心我的。」應該吧。「所以、」



「──砰!!」



綱吉還來不及說完停頓以後的話語,樓下就突然傳來一聲不明巨響。

路德的臉色立刻刷白。雖然說沒聽說過、不過……難道亞瑟其實除了食物難吃以外,還帶有炸掉廚房的屬性嗎?

「我下去看一下!綱吉,你要下來嗎?」

綱吉看來非常驚恐的感覺──那是因為熟悉而帶來的驚恐。

「嗯,我跟你去吧!雖然聽這個聲響的力度,大門可能已經死無全屍了……」

路德本來打算衝去廚房的腳步頓了頓。

「……大門?」

「當然是大門啊,這種聲音跟瓦利亞他們衝進我家的時候發出的聲音幾乎一模一樣。」綱吉奇怪的看了看他,「我猜是火槍轟了大門。而且絕對不是一個人前來,一個人的時候要安靜得多了。」

真是經驗老道啊。而且那語氣裡似乎還夾雜著一些……對人生深深的體悟。路德眼神複雜的看了綱吉一眼。

「如果是用火槍又是一群人,那我大概知道是誰了。我們走吧。」

綱吉點了點頭,趕緊小跑步跟上路德規律的步伐。







離大廳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聽到大廳亂糟糟的聲音了。

「喂喂法蘭西斯,你說有個不明少年變成我家路德的新歡了,可是我沒看到人啊?!」

「你沒看到路德維希也不在嗎,他們肯定是……咦眉毛你也在路德維希家哦。」

「我跟這傢伙一起來的,你們吵到讓我的紅茶都翻了!紅酒混蛋你搞什麼啊,沒事到處去傳這件事幹嘛?」

「萬一因為小義不見了,結果路德維希就這樣外遇會更糟啊!我可是為了他們兩個人好喔。」

「你是唯恐天下不亂吧你!而且你帶基爾伯特來就算了,連安東尼奧跟羅馬諾都帶來又是想怎樣啊?」

「喔對耶,他們兩個衝進來以後是不是就直接殺去找路德維希了啊?」

「……就是他們一路殺到廚房才把我好不容易泡好的大吉嶺弄倒的……」亞瑟的聲音都顫抖了,「然後阿爾那個混蛋就拿這件事跟他們沒完沒了的吵起來,現在不知道路德維希的廚房已經變成怎樣了──」

「好了,前因後果我都明白了。」甫踏進大廳,看見慘不忍睹的大門破碎殘骸和站在廢墟堆裡的亞瑟、法蘭西斯還有銀髮青年,路德維希嘆了不知道是今天第幾次的氣。「亞瑟,拜託你去阻止那幾個在廚房裡作亂的傢伙好嗎?你說過不會弄髒我的廚房的吧。」

「的確是答應過你……不過你以為我勸得動那幾個笨蛋嗎?光是阿爾弗雷德那傢伙就根本不可能聽我的話啊。」亞瑟的綠眸稍微黯了點,但他隨即做出了決定,「綱吉,你跟我去找他們吧。」

隨著亞瑟眼神的方向,法蘭西斯和那個陌生的銀髮青年,這時才注意到路德維希身旁嬌小的綱吉。

「你就是那個遇到亂流結果跟小義交換的人啊?」銀髮男子看著綱吉,那犀利的紅眼讓他的身體縮了縮。不過至少這個陌生男人的眼睛沒有Xanxus的狠戾感……雖然青年頭上黃絨絨的小鳥讓他想起同樣懼怕的某學長。

「嗯。我叫澤田綱吉,初次見面……」綱吉勉強的開了口。

青年瞪著綱吉看了很久。

然後眼神移向路德維希,用一種相當不敢置信的語氣說道:

路德,這傢伙還沒成年吧?!你終於也踏入禁忌之路了嗎──」

「哥哥,我記得我剛跟菲利交往的時候,你就說我踏入不歸路了,」路德維希扶額,「就算他沒成年好了,踏入禁忌之路的人也不是我……綱吉已經有交往對象了。」雖然那個交往對象讓綱吉露出的表情很像他自己在胃痛時的臉色。

路德的哥哥沉默了一下。

亞瑟則顯得有點不耐煩,「喂,解釋清楚了吧,那我帶綱吉走了。」

「嗯,拜託你了,亞瑟。」

看著兩人的背影漸行漸遠,震驚過度的銀髮男子終於再度開了口。

「……路德,原來你的狩獵範圍已經包括人妻了嗎……」

「……我就說不是了,哥哥。」



到了廚房門口,亞瑟一臉嚴肅的對綱吉說道:

「等一下進去以後,你直接去拉住阿爾弗雷德,我負責拉住剩下那兩個混蛋。」

綱吉趕緊點了點頭,然後跟著亞瑟踏入廚房。

才剛進去,這些年來被迫磨練得越來越敏銳的超直覺立刻讓綱吉下意識的蹲下,一個鍋蓋恰好飛過綱吉的頭前一秒還在的位置。

綱吉的頭上,緩緩的滴下一滴冷汗。

為什麼不管是哪個世界,都一定會有這種生死攸關的事情出現啊……?

「你們幾個停手了吧!」亞瑟眼明手快的拉住兩叢褐髮的主人,綱吉則快速抓住阿爾想拿起勺子丟過去的手。

「嗨,亞瑟。」深褐色頭髮的青年笑著打了招呼,跟亞瑟的氣急敗壞形成了有趣的對比──雖然亞瑟認為這一點也不有趣。

「安東尼奧,快點幫我拉住羅維諾!我已經答應路德維希要維持他家廚房的整潔了,才不想等一下收碗盤收到死!」

「可是那也要阿爾弗雷德停手才行啊。」安東尼奧攤了攤手,看向對面,「說起來,那個拉住阿爾弗雷德的人是誰啊?」

「那是綱吉。」亞瑟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對還在口舌之戰的那兩人說道:「安靜一下行嗎?至少也在還不認識你們的人面前維持一下形象吧……」

「不認識?」羅維諾狐疑的看向亞瑟,站在亞瑟旁邊的安東尼奧笑著指了指綱吉。

今天老是被人這樣全身打量,而且反應都很不正常,所以綱吉在接收到羅維諾和安東尼奧的視線以後頓時不知所措起來,但什麼都無法做的他也只能乖乖站著被看。

「……如果土豆混蛋能因為跟這隻小兔子外遇,就這樣放開對菲利伸出的魔爪,其實也滿不錯的。」

話才說完,羅維諾立刻被安東尼奧敲了一下頭,

「這樣怎麼可以,你想看小義傷心嗎?」

「我也不想啊!可是他跟那個土豆混蛋在一起這件事也讓我很不爽……他根本不了解那傢伙有多變態!」羅維諾握了握拳。

「可是看起來他對小義還滿溫柔的,不是嗎?」安東尼奧笑了笑。

說他之前沒有為這件事生氣是騙人的,因為他確實也很喜歡好廚藝又有點傻氣的菲利──不過之前在跟羅德里赫的戰爭裡被菲利拒絕以後,安東尼奧這幾百年早就淡化了對菲利的眷戀了。只是也許還是有點不甘心吧,才會在聽到法蘭西斯的話以後,帶著怒氣沖沖的羅維諾一起過來興師問罪。

其實他很清楚、那個搶走菲利的路德維希,對菲利的情感是真心的。

不過,顯然自己現在的戀人不太能接受就是了。

「那只是表面、表面!小義一定是被他哄騙了才……」

驀的,一個少年的柔和嗓音打斷了羅維諾的憤憤不平。

「──對不起,雖然我沒什麼資格插話……但我覺得菲利先生跟路德先生在一起的時候,一定是很幸福的。」

四人齊齊看向打岔的綱吉。

綱吉侷促的抿了抿唇,想起那個休息間裡擺放著的、為數眾多的某樣事物。

在許多地方都佈著灰塵的那個房間,只有那些東西精細雕出的框邊,沒有一絲放置過久而積下的灰。

「我看到很多的相片,」

綱吉緩緩的說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非得替那兩人向他們說清楚」的想法──也許,就像菊說的,是他和菲利太相似?「那上面的路德先生或許會擺出無奈的表情、嚴肅的表情……但是,菲利先生總是很開心的笑著,我可以感覺得出來他是真的很開心。而且,路德先生會反覆拿那些相片來看。」那些相框排列的整齊度,簡直可以看見路德維希一絲不苟排著它們的影子。

一邊說著,綱吉想起了總是圍繞在他身旁的兩位好友之一。

也許這就是他自己一直想對獄寺君說的話吧。雖然他對骸確實會覺得無奈,可是從來都沒辦法生氣。因為他知道骸對他露出的笑容是很真心的、雖然他也常常對他說謊,但是笑容是真心的。

所以,別擔心他們。別擔心我們。

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知道我並不是被騙取感情了或是正在受傷害。

雖然知道你們是關心我,才會說出那些詆毀他的話……但是我、也會難過

羅維諾在聽完綱吉的話以後,不甘心的呿了聲,便離開了廚房。

「今天算了,沒心情再去找土豆混蛋吵架了。喂、安東尼奧,我們回去吧。」

「嗯。亞瑟、綱吉,再見了。」

「喂不要忽視Hero我!」被晾在一旁的阿爾抗議著。

所有人不約而同地無視了這句話。

安東尼奧在經過綱吉身邊時,輕輕眨了眨眼,彎下腰說道:

「今天謝謝你呢。」

「不……不會。」綱吉愣了愣,還是禮貌的回答道。

目送爭論著下午茶吃什麼好的兩人離去後,亞瑟在阿爾想說話前一步搶先開了口,「我要收廚房,阿爾你帶綱吉回大廳,不要給我留在這礙手礙腳。」

綱吉看了看廚房悲慘的境況,嘴角不禁抽搐,「這麼亂……亞瑟先生一個人真的可以嗎?」

亞瑟認命的嘆了口氣,倒是阿爾先笑著說道:

「不用擔心他啦!亞瑟雖然做菜難吃到會毒死人,可是他很會收廚房啦,大概是因為已經失敗太多──」立刻被亞瑟用力的巴了一下頭。

「笨蛋!我那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做好吃的菜給你這個混蛋吃而已!!」

「……」

雖然好像聽到了某個情報,不過綱吉決定無視。

「那麼,我就跟阿爾先生一起去大廳找路德維希先生了。」

「嗯。我等一下再去找你們。」

本來事情似乎能圓滿落幕,不過某人還是有意見。

「亞瑟亞瑟、我還沒喝到你泡的紅茶欸。」

「……」

亞瑟努力抑止氣得發抖的身軀,「誰把包住茶葉的濾網扯破的?」

「嗯……」

「誰把玻璃壺弄碎的?」

「呃……」

看著阿爾努力回想的臉,亞瑟終於爆發了。




給我滾出去,阿爾弗雷德!!」





──亞瑟先生好可怕。

綱吉的內心不禁浮現了對亞瑟的敬畏之情。

雖然有點被嚇到,不過亞瑟這樣生氣才是正常人的反應啊──



下一秒,他看著亞瑟開始向旁邊的空氣說話,

「可以幫我收一下那邊嗎?然後麻煩你幫我收拾這邊……」

「啊,亞瑟的自言自語開始了。」連阿爾的眉毛都抽了一下,黑線斜斜的掛在他的頭上。

綱吉別過頭去。

他錯了,正常人這種事物早就遠離他了才對。





(Giotto:孫子啊,不要難過,有覺悟了就好。)







──TBC.














給不熟悉APH的人:

法蘭西斯=法.國

基爾伯特=普.魯.士(東.德)

安東尼奧=西.班.牙

羅維諾=南.義.大.利

羅德里赫=奧.地.利








總覺得寫APH這邊的時候總是花很多篇幅在介紹人物。

也許是因為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熟吧?

所以大概不會出現太多角色,頂多是跟小義相熟的人會跑過來關心......大概北歐的極光夫婦(典芬)我是寫不到了(嘆息)

不過我本來就不熟他們(煙






一開始覺得決定子配對很簡單,事實證明APH這邊的確是一邊走一邊出現我當初根本沒想到要寫的子配(米英、安羅...),不過家教這邊很難確定呢。

本來是打算山雲,但我一時大意寫成了骸雲綱(沒有山綱也沒有獄綱,不過也不是山獄),結果現在變得有點麻煩......

我開始想寫貝爾獄了。(死

更糟糕的是我想讓S配山本,然後Xanxus老大加入搶奪綱吉的戰局裡......


啊啊啊啊啊!!快阻止我!這跟當初的劇本不和啊啊!我本來是打算寫很歡樂的家暴夫妻二人組的說!!

雖然說一切還在遙遠的彼方,但其實也不遠了......照這個篇幅下去,很有可能兩邊各三篇以後就進入瓦利亞篇&遠東篇了──








但是B59這配對好像真的不錯欸(光速逃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erett
  • 可不是嘛...B59可是副官配之一呢(沒有這回事###)
    你看看動畫嵐之戒指中那麼多糟糕的畫面(是妳自己腦袋糟糕###)

    話說回來變成骸雲綱真是太好了XD
    至於其他的配對就隨便吧(欸)
    然後雖然我開始看APH漫畫了可是我依然分不清楚誰是誰這樣XD

    P.S.話說我好久沒在在妳的部落格中留感想了說~(笑)
  • 嵐之戒指戰的副標題就是撲倒、撲倒再撲倒啊XDDDDD(喂
    看看他們糾纏的肢體和差點同穴而眠的情節!(請不要再說了太太
    好吧總之還是觀望中...因為我最近發現我有點雷山獄(死

    也要綱吉回去才能把骸雲綱的情節打出來啊啊!!
    問題是遙遙無期(遠目)
    其實故事最後的時間大概只過了三天吧...裡設是這樣啦OTL
    我一開始看的時候也不知道啊(望天
    最後我發現看維基比較快XD
    漫畫只是給個外貌和個性的印象而已,其實幾乎什麼都沒定型(煙

    Plurk是元兇啊(指
    所以妳留了我超開心的啊www

    朝歌 於 2009/11/13 22: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