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啊哈哈(乾笑)

內有傷眼H,抱歉(遠目

是說我昨天晚上為了分清楚雲綱跟X綱的風格在浴室碎碎念到我自己都毛起來XDDDD

最近真的溺愛Varia一家非常嚴重......應該說除了無視列威以外,我連魯斯姊都快覺得沒什麼了...明明是很有什麼的啊!!我的原則呢原則...(虛

蘭骸莫名的在電腦上打得算順,現在是有點煩惱雲綱...雖然不是卡稿但雲雀現在被我調走了,現在到底要怎樣才能讓我家綱吉內心都是滿滿的雲雀大人呢......

啊反正一定可以繼續下去的(揮


















只有在綱吉面前,Xanxus才會穿上浴衣。

但是相對的,在Xanxus穿上浴衣的時候,沒有哪個瓦利亞隊員敢靠近Xanxus。被允許直視Xanxus浴衣模樣的人,只有綱吉一人。

「真不懂Xanxus那個混帳怎麼會讓你看到他的疤。」

今天是綱吉每週一次拜訪瓦利亞總部的日子。綱吉和史庫瓦羅在大廳閒聊的時候,銀髮劍士終於壓抑不住內心的疑惑問了出口。

綱吉只是微笑。

即使這是個問題,該回答的人也不是他。

史庫瓦羅停下剛剛揉著綱吉頭髮的動作,盯著綱吉的笑,好半响不做聲。

直到綱吉疑惑地看向他的時候,史庫瓦羅才咧開了唇。

「喂、小鬼,你也很少露出這種笑容啊,你跟那個混蛋Boss都一樣。」

「我嗎……?」

「你最常出現的表情,通常都是那種超級無奈的表情啊。」雖然很好笑,不過也會替他覺得有點可憐。

對於史庫瓦羅的話,綱吉無奈地回答道:

「那也是因為獄寺君跟藍波他們又亂來了……」

「所以說~綱吉你的笑容很難得呢。」

插話的人是端點心過來的魯斯里亞。

「總覺得你家那群守護者亂七八糟的程度,已經到了蓄意謀殺你的地步了呀。」

魯斯里亞指的是上個月發生的軍火生意紛爭。那次彭格列的嵐守在憤怒之下據說炸了對方家族的1/3個火藥庫,事後綱吉還被里包恩押去跟對方道歉跟賠償損失。

詢問嵐守為什麼這麼生氣,得到的答案是據說對方不但坑了他們的錢、還想跟他們索取回扣……總之最後事情雖然擺平了,代價卻是綱吉整整一星期掛了兩個黑眼圈。

「……他們也不是故意的,至少獄寺君現在已經收斂很多了……」綱吉努力的為好友開脫著,「況且叫獄寺君去負責軍火本來就是我的錯,他的個性本來就不太適合這種需要迂迴處理的工作。我已經調他去處理文書了啦。」

史庫瓦羅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魯斯里亞則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繼續追問:「那現在誰負責軍火?」

「我請庫洛姆幫忙了。」

「這樣啊……那女孩確實很冷靜,如果她的主人不出來搗亂的話。」魯斯里亞笑了笑。

「啊,對了,貝爾跟列威呢?我記得瑪蒙是出任務了。」綱吉往樓上的瓦利亞幹部居所看了看。

「他們在樓上休息,說不想下來。」魯斯里亞憐憫地看了看嬌小的首領。綱吉察覺了魯斯里亞的視線,卻不以為意的笑說:「嗯,那就讓他們先休息吧。不過要記得幫我提醒他們把禮物拿走喔。」

「貝爾是拿了,列威那傢伙卻沒拿過。」史庫瓦羅耙了耙柔順的銀長髮,說。

「沒關係,還是替他們留著吧。」

綱吉站起身,「我進去找Xanxus了。」

史庫瓦羅再度挑起漂亮的眉,魯斯里亞則是翹起小指頭揮了揮,「快去吧。」

目送綱吉的身影往樓上熟門熟路的走去,魯斯里亞嗲聲嗲氣的說道:

「小貝爾那個聰明的孩子,很快就會下來了吧、也許下次首領再來的時候,他就會下來了。」

「喂──我可不是為了討那個Boss的歡心才跟小鬼說話的。」

「我知道。我也不是啊。不過……小貝爾就算一開始是,最後也會不自覺真心對待這位首領吧。」

「誰知道,那個瘋子的心那麼難懂。」

但是、大概吧,大概會吧。因為那個人就是有如此的氣質。








「Xanxus,我進來了。」

綱吉才打開房門而已,隨即被站在門旁的那人攬住腰身。

「你要出去嗎?」不然怎麼會站在門邊。

「本來是打算出去叫你們閉嘴。」低沉的聲音裡沒有怒意,卻仍有著懾人的威嚴。

綱吉眨了眨眼,然後輕輕將木門關上,任Xanxus把他帶到房間深處。

「你聽見我們在聊天了啊。」

「垃圾鯊聲音太大了。」Xanxus冷哼道。

明明上星期才維修過全瓦利亞的隔音設備呀。

不過綱吉沒說出口,愛人的底線之上可不包括「承認偷聽」這一條。

「Xanxus,貝爾跟列威還是不想承認我呢,史庫瓦羅和魯斯里亞都能跟我聊天了說。」

「如果那群渣子都這麼容易被你收買,瓦利亞早就毀了。」

話雖如此,身為Boss的Xanxus還不是成為了綱吉的戀人。不過有這樣堅持的Xanxus才像是他──綱吉輕輕的環住Xanxus的身體,「好吧,那……聽說我媽又寄了新的浴衣來了?」

Xanxus的唇總算稍微上揚了些,「是啊,我的是藍色,你的是粉紅色,你媽品味真是不錯。」

綱吉的表情一抽,「我跟你換?」

「你認為我有答應的可能嗎,澤田綱吉?」

「……沒有。」而且他也沒辦法想像Xanxus穿粉紅色的樣子,那太驚悚了。

……所以要為這個原因自己穿粉紅色嗎?

看綱吉的臉孔皺了起來,Xanxus心情很好似的抓過放在旁邊椅背上的浴衣,「那就換上。」

綱吉接過輕薄的衣裳。奈奈這次挑選的材質是絲製的,沁涼的質地接觸到肌膚時非常舒服,但是吸引了綱吉注意力的並不是這些,而是櫻色袖口上的一行繡上去的小字:

「ザンちゃんの妻」。(小Xan的妻子)

「……我媽什麼時候多了刺繡這個嗜好的……」而且這行字又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知道。」Xanxus的聲音裡含著難得的愉悅,綱吉十分懷疑他那句話的真實性。

「那你的袖口呢?」只有他這樣被標上所有物標籤也太不公平了吧,他都要懷疑奈奈是誰的媽媽了。

Xanxus抬了抬袖子,靛藍色的袖口上同樣繡了一行字:

「ツナ君の夫」。(綱君的丈夫)

現在綱吉對奈奈再度改觀了──居然能讓Xanxus穿上繡了這種話的衣服,媽媽到底都在每個月都給Xanxus的信件上寫了些什麼啊?能讓Xanxus願意穿她給的浴衣……

而也是在這時候,綱吉才注意到,「Xanxus已經先穿上浴衣了啊。」

「所以你也沒拒絕穿的理由了。」Xanxus雙手交叉著,一臉等著看的模樣。

綱吉哀怨的接過浴衣,然後脫下了身上原本穿著的西服。



──隨著半身肌膚的顯露,綱吉身上那些怵目驚心的疤痕,頓時毫不保留地映在Xanxus的眼底。



有槍傷、灼傷、刀傷……數不清的疤痕留在那曾經光潔的白皙皮膚上,即使彭格列的醫療技術已經讓它們的顏色淡了許多,仍然回不到從前的乾淨無瑕。這些驚人的疤痕平常都掩飾在霧匣的幻覺效果下,但是在Xanxus面前,綱吉一向不開啓任何的匣子。

所以,沒有任何遮掩的,那些疤就這樣暴露在空氣裡,還有Xanxus的視線中。大概除了綱吉自己和醫療團隊以外,只有Xanxus知道這些疤痕的存在。

這是綱吉在無數場戰鬥中被洗禮後,剩下的、無法回去從前的現在。

那些傷痕儘管不像Xanxus身體上大幅的凍傷;卻同樣地,痛過。

Xanxus平靜地看綱吉換上華美的浴衣,然後在綱吉和腰帶奮鬥的時候,走近他的身旁,以手指撫摩他鎖骨的傷痕。那平常是藏在襯衫下的,看得出來是新傷──因為並不致命,卻又接近危險的部位,所以看得出是綱吉靈敏地用最小幅度的傷口做為犧牲。從前的他肯定是做不到這點的,這需要經驗……生死瀕臨間的經驗。

綱吉白嫩的蔥指隨著Xanxus的動作,同樣貼向Xanxus半敞的浴衣領口處的凍傷疤痕。只是貼著,感受彼此的溫度差。

他們都沒有一絲顫抖,彷彿那些傷口早已沒有痛楚。



但分明還似灼燒般留於他們的肌膚。



「史庫瓦羅問我,你怎麼會讓我看你的疤痕。」

「我聽見了。」

「老實說……沒有理由,對吧?就像我也沒有理由一樣。」

Xanxus沒讓綱吉輕聲的呢喃繼續下去,他的唇攫住了綱吉的臉頰,那是他自己的疤痕所在位置;綱吉伸出溫軟的舌頭,如小貓般回舔Xanxus的頰骨。

才剛穿上的浴衣又被褪了下來。綱吉和Xanxus互相緊擁著對方,倒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

床很軟、太軟了,不適合他們的做愛。

「Xanxus。」綱吉低喚,「如果能回到以前什麼都不用思考的過去,你連看我一眼都不可能吧?」

「這問題就跟假設我是用老頭的乖兒子這身分出現在你面前──同樣垃圾。」

因為沒有意義,因為他們都知道答案;那就是他們不會是現在的模樣……他們不會有現在的傷疤。

綱吉主動吻上對方的唇。

這是前戲結束的暗號。

昂揚帶著炙熱感灼燒著綱吉的內壁,Xanxus每一下的進入都猛烈得讓他的腦袋一片空白──他太需要這種空白。他的腰被抬高,細瘦的雙腿折了起來,腳趾微微踡著。

「啊……Xanxus……」

那毫無多餘肌肉的頎長身軀,即使有著疤也不減損比例的完美。綱吉摟著Xanxus,讓Xanxus更深的進入他;讓後穴帶給他的快感淹沒他、吞噬他、毀滅他。在Xanxus霸道的身下,綱吉不用再思考他屬於誰。他不再是彭格列的十代首領、他不再是守護者的大空、他不再是誰的Boss誰的朋友誰的敵人誰的其他一些什麼。

他僅是Xanxus的愛人,如此原始而簡單的身分。

綱吉感覺到Xanxus正熟悉的揉捏著他胸前的紅蕾,太過深刻記憶住的愛撫讓他情不自禁地收緊內壁。

「喂、澤田綱吉,你沒那麼快去吧。」

「你不要這樣玩我就不會。」綱吉努力地讓意識游離情慾之外再深呼吸,卻絕望地發現那沒什麼用。

Xanxus發出低沉得近乎魅惑的笑聲,「我不會停,你也給我忍住。」

綱吉想嘆氣,但他更害怕一出口就控制不了身體,最終還是閉上已經霧上水光的眼睛,將Xanxus摟得更緊。








「每次新寄來的浴衣都一下子就弄髒了……」

浴室裡正在沐浴的兩人交談著,至於有沒有額外性騷擾的嫌疑就不予討論了。

「所以舊浴衣才要留下來啊,澤田綱吉。」方便這時候穿。

看著Xanxus噙著的淡淡笑容,綱吉碎念了一句,

「簡直像為了弄髒浴衣才做一樣。」

聽到這句話的Xanxus,回了一句不知道是開玩笑還是真心的話語,

「這主意似乎滿有趣的啊。我記得我們還有四套──」

「不、不要再說了啦!!」

拉過被驚嚇得腿都發軟的綱吉,Xanxus愉快的遞給他一件浴衣。







那些我們一起擁有的──

浴衣、傷疤,和笑容。









──Fin.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槐安
  • x老大您好糟糕(天音:這叫情趣)
    x跟27在很多地方都給我相對的感覺,配在一起很吸引我^^
    V家真的是很難不去溺愛的一群人啊^^
    S的話我最喜歡他跟迪諾配對!
    其他人我偏好中心文(也就是無CP但是作文章主角)
  • 糟糕的Xanxus才能滿足我的內心啊(喂
    Varia真的每個人都很可愛(列威例外(被電死
    DSD也是我喜歡的配對之一...幼馴染太棒了(鼻血
    雖然我更喜歡山S(爆)
    中心文我好像只寫過貝爾的吧XD是說中心文真的滿少見的~

    朝歌 於 2009/11/15 18: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