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這是個10月下旬就開頭,現在才寫完的東西......

James Blunt的Carry you homeMV震撼力太大了。那種悲傷感......

這個戰場梗我可能在之後的X綱還會用一次,那時候大概就會直接打歌詞上去了...

這個可以算是拿來練意境的練筆吧。




人物死亡有。



















沒有下雨,天空未曾為了浸濕整片大地的鮮血而出現過雨滴。乾燥而窒悶的安靜,是最後喘息著的兩人僅存的事物。

敵人的血液和同伴的屍骸和平的處在同一塊土地上。即使他們生前是敵人,死後卻能如此安祥平和地共處,這景況讓史庫瓦羅有些想笑;然而那平常總是因為同伴的懶散而大聲斥罵的嗓子,如今在看見同伴躺在地上用觸目驚心的傷口告訴他不想再起來了的時候,卻連一個字都再也說不出口。原來那些強的驚人的同伴們會死啊、原來他們也是會死的,不是永遠經過每次戰鬥後都能活著,在基地裡打打鬧鬧說些無聊的笑話。

過多的勝利和數不清的回憶淹沒過史庫瓦羅的腦海,卻只有這次慘勝的記憶頑固而鮮明地佔據住他全部的心神,然而他仍沒有出聲──連一聲啜泣也沒有。他所唯一做出的事,只有輕輕的閉上他那雙銀灰色的眼瞳。

一旁的Xanxus瞄了他一眼,「喂,走得動嗎?」

他笑了一聲,勉強從血海中站起,身上的白襯衫早已沾滿血跡,只是不知道那重量是揹負著他自己、或是連其他人的份也一併帶上。大概是已經沒有辦法再跨步了吧,他的唇角再次勾起。

預備坐回地上等死時,一雙有力的臂膀卻先攫住了他,「誰准你這樣就放棄的。」

史庫瓦羅看向他的Xanxus,那雙酒紅色的雙眼仍然沒有疲憊,在經歷了這麼長久以後的戰鬥,他還是沒有倒下。Xanxus將他拉到背上,揹著他堅定的往前走去。

「不是說……沒用的垃圾,就扔了。」史庫瓦羅的氣息很微弱,雙手無力的搭扶在Xanxus的肩上,長長的髮絲沾黏了紅褐色的血塊,隨著Xanxus前進的腳步擺動著。

「你活著,就還有用。」

「嘿……這樣嗎。喂、老大。」

「啊?」

「我已經快死了,所以,不要再管我了。我討厭被揹著。」

「吵死了。」

Xanxus冷哼了一句。

史庫瓦羅又哼笑了一聲,沒再說話。

經過高科技砲彈和Xanxus的憤怒之炎洗禮後,這個原本名為米蘭的城市,如今只是一片死寂的遼闊。還有一些地方冒著殘煙,風帶起了火藥的硝煙味和嗆人的腥甜味。

地上的殘肢斷體在被炸開柏油的路面上塗出一片絳色,純白色的制服碎片和熟悉的喪服黑衣料四散著。

Xanxus的腳步避開了那些令人作噁的障礙物,持續朝遠方的基地走去。老大也到極限了吧,史庫瓦羅想。否則,他怎麼可能會用走路這麼慢的方式移動……他一向都是使用死氣之火進行快速移動的。

然而,儘管Xanxus的腳步穩定,顛簸中,史庫瓦羅的傷口還是緩緩的流出更多的血。那些承載他生命的液體像要折磨人一般,流下的速度讓史庫瓦羅覺得全身的皮膚都在發癢。血珠順著衣服的皺褶和地心引力,滴滴答答的墜落地面。部分的血則滲到了Xanxus的襯衫裡,或是在Xanxus的皮褲上淌出一道道痕跡。

沉默裡,Xanxus的皮鞋發出了踩到某種事物的聲響。Xanxus只看了看腳邊,然後毫不猶豫的準備再度往前;但是這次,他又踢中某樣金屬製的物品。史庫瓦羅聽見Xanxus發出不耐的聲音,第三次準備跨步。

史庫瓦羅瞧向地上,驀然覺得眼睛刺痛了一下。

碎裂的花俏墨鏡已經連鏡框都斷了,而被紅白穢物玷汙了的皇冠靜靜地躺著,在滿是塵土的街道旁。

踩過同伴的鮮血,也非得往前走。

那樣才能生存。

那樣才能生存。


「喂……」

「閉嘴,垃圾。」

「……如果我死了,不要把我的頭髮剪掉。」

「垃圾的遺言我不會記,找其他人說去。」

「……這裡也……誰都不在了。除了你。」

「那是你的事,我說了我不會記。」

「隨便了……。喂,Xanxus。」

「你廢話太多了,垃圾鮫。」

「──把我放在這裡吧。」

Xanxus停頓了一下,「你再說一次這種廢話,我就殺了你。」

「踏過同伴的屍體,才能生存……我很知道。不過,既然已經無法活下來……我不想踏過他們。都已經要變成他們的一員了……我可不想被那些亂七八糟的傢伙們嘲笑是路癡……」

「殺了你。」

史庫瓦羅拼盡全身的力氣,像一隻驕傲的鯊魚般笑了。




Xanxus持續走著,沒有停止的踏步聲,沒有停止的血珠滴落聲,沒有停止的、從世界盡頭而來的嚎哭聲……

夕陽紅的雙眼看向無垠的蒼穹,空氣仍乾燥一如地中海對岸的北非沙漠。

「……什麼垃圾天氣,為什麼連一滴雨都不肯下。」

如果下雨了──

Xanxus至少還能說服自己,腳步的沉重,是因為雨。







──Fin.














標題空著一格,因為不管是哪一層意義的雨,都已經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
  • 初初想說X有點太温柔了,不過看到最後那句我倒是有點兒想哭
    原來標題空著一格是因為這樣...

    P,S:"……我很知道。不過"←"很知道"?
  • 我盡力讓他不要太溫柔了...(掩面)
    不過這種劇情也沒辦法(望天)

    ...呃,那是因為我看蝴蝶姐的小說染上的用詞法(乾笑)
    以正常文法來說那句是錯的,不過我喜歡這種有點英文照翻中文的感覺,所以還是用了XD
    只是強調S的覺悟而已~

    朝歌 於 2009/12/06 19:57 回覆

  • 悄悄話
  • 過客
  • 看到最後一句快哭了QAQ…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