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有些事情後敘。

YML那篇不太順,而且我現在也沒心情搞笑,就發這篇充充數了。

















【之一‧晝夜反轉】



「這場戒指戰的勝利者,是──Xanxus大人!」

切爾貝洛無情緒的女聲,宣判了這個幾乎讓綱吉無法呼吸的事實。

貝爾高亢的笑聲和瑪蒙近乎諂媚的道賀聲,此時都無法再傳進綱吉的耳膜裡。他環顧了一圈疲憊到連對這件事都無法做出反應的守護者們,不禁用力咬住下唇。

失敗者,向Xanxus反抗而失敗的人會有什麼下場,綱吉很清楚!

那鴆紅色的犀利眼眸用著勝利者的角度俯視著綱吉,近乎輕蔑。認可了Xanxus的大空戒靜靜的圈在修長黝黑的手指上,像要隱沒在笑聲逐漸低下的夜晚裡。

「嘻嘻嘻,小兔子像是要哭了呢。Boss,他可以讓我好好玩一場吧?」貝爾的眼神跟著Xanxus掃視了綱吉一行人,然後發出了毛骨悚然的笑聲。

「霧之戰的恥辱恰好能向妳一併討回了,小女孩。」瑪蒙冷笑,庫洛姆的身軀輕顫了下。

戰鬥結束,觀看席的紅外線也跟著解除了,里包恩、可樂尼洛、千種、犬和迪諾迅速奔進了戰鬥場地內,史庫瓦羅也讓羅馬力歐推了進來。

「呿,你沒死啊。」看到銀髮劍士滿身是傷的模樣,貝爾似乎覺得不怎麼滿意,「你倒是來的剛好,Boss已經勝利了,想挑誰玩就自己挑吧。」

史庫瓦羅還沒來得及回話,里包恩的CZ75就已經上了膛。

「我是不能扭轉戒指戰的最後贏家,不過,」隱藏在帽簷下的眼睛射出了令人膽寒的殺氣,「誰要是動我的學生,我的槍就不會留情了。」

「阿爾柯巴雷諾,你的意思是要跟彭格列做對嗎?不要忘了,現在我才是代表正統的彭格列。」Xanxus低沉的聲音有著不亞於里包恩的危險。

里包恩絲毫不為所動,「必要的時候。你若不動我的學生,我就不會走到那樣的立場。」

「我本來就不是彭格列家族的人,可樂!要是想滅綱吉他們的口,我可不會猶豫。」可樂尼諾也表態了。

不過站在一旁的迪諾沒有立刻說話,而是謹慎的斟酌了話語,「目前我們加百羅涅還是以九代目的意見為主,在九代目沒有恢復意識前,加百羅涅處於中立的一方。」

「那也要那個老頭醒得過來。」貝爾嘻嘻地笑了。

「……總之,這是加百羅涅的決定。」迪諾的臉色很難看,但綱吉並非不能理解。迪諾不同於單獨行動的阿爾柯巴雷諾,他的一句話相當於加百羅涅5000人的決定,無法明確的站在綱吉這邊是理所當然。

只怕九代目若是真的過世了,迪諾就只好被迫支持Xanxus了吧。

「隨便你。」Xanxus對迪諾冷嗤,「至於阿爾柯巴雷諾……我可沒理由看你們面子,況且你們的大空也不會同意你們的舉動。澤田綱吉他們,無論如何都得死。」

「嘖……!」可樂尼洛憤恨的咬牙。里包恩也無法反駁。

繼承了正統的Xanxus要怎麼處置「叛亂者」綱吉,是彭格列家族的內部事項,阿爾柯巴雷諾的確沒有餘地置喙。但難道就這樣看綱吉他們被瓦利亞處決?開什麼玩笑──!

切爾貝洛靜靜的站在一旁,沒有介入的打算。

在這樣緊繃的氣氛裡,一個微弱的聲音打破了現場的劍拔弩張,

「Xanxus,你對我怎樣都沒關係,但是……別對我的守護者動手。」

綱吉撐著幾乎已經體無完膚的身體慢慢的站了起來,金橙色的火焰微弱的在他白皙的額上燃燒著,為了讓自己的眼睛不要在面對眼前狠戾的男人的時候,顯得太過軟弱。

但Xanxus根本連看綱吉一眼都沒有。

「澤田綱吉,閉嘴。」

「雖然戒指承認你──」綱吉瞬間緊抿了唇,他不知道下一句話出口時,究竟是刺激那個男人還是能讓他答應自己的要求,「但是,你是被我打敗的。我至少有權利跟你談這個──放了我的守護者,我隨你處置。」

「……」貝爾和瑪蒙咬了咬牙,但卻沒有因為這句話對綱吉動手。綱吉用「零地點突破」將Xanxus一度冰封是事實,選擇否認或是承認都是Xanxus的問題,不是他們能代替他做出反應的。貝爾和瑪蒙可不是列威或史庫瓦羅那種衝動的笨蛋,先觀察情勢才是他們的作風。

「十……十代目!」終於意識到綱吉的意思,獄寺忍不住大叫了,「哪能讓你這麼做呢!犧牲十代目,一個人活下去這種事……!」

「嘛,雖然不想死,但是阿綱這樣不好吧。黑手黨遊戲玩成這樣就不好玩了。」

「澤田你這樣極限讓我沒義氣了啊!」

「我……」庫洛姆剛開口,千種就推了推眼鏡,「妳不能。妳的身體要怎樣,是骸大人才能決定的。」

「但是我的Boss是澤田綱吉。」庫洛姆低聲地說,「這是……骸大人的命令。」

「……!」犬瞪大了眼。

「動我並盛中學的學生……以為我會容忍你們嗎?」雲雀冷哼,「我還不到需要一隻草食動物替我犧牲的地步,澤田綱吉。」

「哈哈哈!」Xanxus居然大笑了,「你還真是天真得可以啊,垃圾。最後的贏家是我!」

聽到Xanxus的這句話,瓦利亞的嵐守和霧守頓時開始獰笑。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Boss打算直接滅口了吧──

只是,Xanxus的下一句話卻推翻了他們內心所想的,

「也好,我就看看你這垃圾屈服的表情,看你該死的火焰永遠無法再燃起的樣子!」Xanxus在提到綱吉的火焰時,露出了極端憤怒的表情,「我取消對那些人渣的通緝令。然後你,垃圾……」

綱吉聽到Xanxus放過獄寺等人時,終於鬆了口氣。這樣至少就不會牽連到無辜的他們了,他們還是能好好生活的……如果是自己、雖然不可避免的有恐懼感,但就算死了也不會有深重到無法安心闔眼的愧疚感。

「──你,跟我回義大利,一輩子當我的下僕吧。」

「……什麼……?」

怎麼可能不殺了他?自己該是他除之而後快的人吧?

Xanxus,究竟在想什麼……!

「你想做什麼?」里包恩難得緊蹙起眉頭,「這不是你的作風。」

「這跟你無關,阿爾柯巴雷諾。」彷彿心情愉快般的笑容,「算我賣故人的人情吧,家光差不多也該死了──『如果他已經見到老頭的話』。留個兒子去義大利替他送終,就算我跟他同事一場的情面。」

「這是什麼意思?」

「等你來追悼會的時候就明白得很了,笨蛋。」貝爾收起了剛剛拿出的小刀,纖瘦的身軀隨意的靠在殘破的水泥牆邊。

迪諾看著綱吉的臉,似乎想說什麼,但還是頹然放棄。

其實家光沒死,迪諾已經收到消息了。不過這種情況下,說出這個可能反而會讓綱吉被心情不爽的Xanxus直接幹掉。

只能盡量讓綱吉活久一點了、可惡──

綱吉當然毫不知情。不過超直覺卻沒有擔心的感覺,所以他還是維持住了自己的冷靜,「騙人。」

「所以說,看到屍體以後你就知道了啊。」貝爾不耐煩的向綱吉射出了兩把小刀,綱吉拖著疲倦的身體勉強避了開來。

Xanxus冷笑了幾聲,終於將視線瞥向始終不發一語的史庫瓦羅,「垃圾,你倒很命大。」

「……哼。」

「算你幸運,還沒有哪個廢物讓我看得上,你就回來繼續當那個無聊的雨守吧。」

「Boss真是寬宏大量呢。」瑪蒙尖刻的微笑。

「……」不知道是覺得恥辱或什麼,史庫瓦羅只低了低頭,沒有立刻對瑪蒙開罵。

「明天一早就跟你背後那群垃圾做永別吧,澤田綱吉。」Xanxus最後只拋下這句話,就離開了戰鬥場地。貝爾和瑪蒙自是跟上,史庫瓦羅也拖著裹滿繃帶的殘破身軀,一言不發的跟他們消失在黑夜裡。

目送他們離去後,綱吉喘了一口氣,頭上的死氣之炎終於支撐不住而消失,人也整個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阿綱!」「十代目!」平日最親近的好友迅速圍了上去,羅馬利歐快速打了電話要醫療團隊前來幫忙。

察覺到嬌小的陰影投在自己的眼前,綱吉勉強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里包恩──」

「你這傢伙真是亂來。」里包恩的語調很冷。

「那也沒辦法,無論如何不能再拖累山本和獄寺君他們了。」話聲很弱,包含著掩飾不住的恐懼和堅持,「大哥也是,雲雀學長也是,庫洛姆也是,骸也是。……還有,里包恩和可樂尼洛你們也是。」

之前能夠一直戰鬥,是因為知道這條路是對的。然而現在的道義立場已經相反了,他們對抗的不再是反叛的瓦利亞、而已經是彭格列這個家族了。

如果再打下去,戰火只會不停的延燒而已。日本和義大利有可能因為這樣而血流成河──綱吉不想看到那樣的情況。

「蠢綱,我可不是這樣教你吧。為了活下去,所以要不斷的突破自己的極限;我可沒要你去胡亂送掉自己的命保護別人!」

里包恩不留情的重重踹了綱吉的臉。

「里包恩先生!十代目他──」

沒理獄寺的阻止,從來都冷靜自持的阿爾柯巴雷諾逕自說了下去,

「你以為讓他們背負你的命,還能夠好好活下去嗎!給我活著,」里包恩的臉上沒有笑容──誰還笑的出來啊、這種狀況。「就算在瓦利亞那裡也要活著!就算他們可能已經把家光殺了也一樣!如果你再亂來,我會去彭格列清理門戶,蠢綱!」

里包恩的氣勢讓綱吉知道他絕對說到做到,難以呼吸的壓迫感使他的聲音很乾澀,「……我知道了,里包恩。」

醫療隊的直升機逐漸接近,綱吉仰望著天空,內心空蕩蕩的連哭聲都發不出。

活下去。

在瓦利亞們的對待裡,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俗話說計畫趕不上變化,高一順利度過補考危機的我不幸在高二中標了,還一次兩科。

心情度濫是一定的,總之寫文計畫表什麼的現在都沒意義了,重點是補考非過不可。

也算是個給自己的反思吧。別人科科高分的時候自己在幹什麼?以為文科不用太費心就沾沾自喜,明明理科就差勁得要死。

覺得很悶。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槐安
  • 呀~這篇感覺很有意思,但是也怕怕的有點不敢看啊(可愛的孩子被欺負的話會很擔心~),綱吉跟大大都要加油喔!
  • 之一的X綱已經確定是BE了(茶)雖然說是他們兩個相愛以後其中一個掛了的狗血結局......
    這系列只有之三的正綱跟尾聲的白綱算是HE而已(掩面)
    謝謝喔...

    朝歌 於 2010/01/24 08:35 回覆

  • 槐安
  • 悲悲悲悲劇0 0
    .............老實說我挺怕悲劇的,可是這一系列的我好期待(掩面)
  • 噢噢反正Xanxus是吃到以後才掛點也算便宜他(喂)
    那我會盡量不要坑掉它的XD

    朝歌 於 2010/01/24 20:30 回覆

  • 閃亮
  • 看你開始捕坑了,有點不放心是不是看過所以又跑來了一次。

    結果是這篇我看過阿~~(灑花

    總覺得,這篇皆下去會很虐?

    不過我還是很喜歡前言!(白蘭阿~
  • 虐其實還好,因為有綱吉在嘛w
    是說前言雖然是白蘭開場、不過白蘭的故事其實超短XDD

    朝歌 於 2011/03/11 23: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