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哇哈哈這次字數還是沒超過2000啦☆(踹死)

日常的續集(?),沒意外的話大概還得再寫一篇吧~不過我不保證寫得出來喲(燦爛笑)










『我有時候會懷疑你其實是個偽S。』

『偽S?怎麼會這麼說呢?』

『這麼喜歡來找靜雄打架,然後每次都遍體鱗傷的回去……折原臨也,你其實不折不扣是個M吧。』

『──我突然很好奇你家那個機車騎士在知道你的那些「收藏」以後的反應呢~?」

『……我們剛剛說了什麼嗎?』

♂♂

跑到「看起來退無可退」的學校天台後,臨也一邊想像著靜雄暴躁地追尋他在哪裡的模樣,腦中不經意浮現了之前某次跟岸谷新羅的短暫對話。

身為當初把他們兩個死對頭介紹給彼此的媒介,新羅一直都用看似隨意卻相當巧妙的方式周旋在他們之間。臨也不知道新羅跟靜雄的相處模式如何──他也沒興趣知道──不過,新羅對臨也的態度一向是比較疏離而防備的。

像之前那樣直言不諱〈?〉,應該算是很難得的情況吧。

臨也隨意地靠在鐵絲網旁,隔著一粒一粒的網眼往身後看去。底下的人群們雜亂無章,紛紛趕在午休的鐘聲敲響前回到教室裡去。然而──在有著一致動作〈回到教室裡〉的每個人心中,所擁有的情感都是相同的嗎?思緒都是相同的嗎?他們能給予折原臨也──他──的情報,都是相同的嗎?

不一樣喲。每個人做為棋子的價值,會做出的舉動,全都是相異的……正因如此,臨也才會去觀察人類;然後,以讓人類按照他的想法去行動為樂。

……只有一個人例外。那個名字瞬間闖進臨也流轉著思緒的腦中,讓他毫不掩飾的皺起眉頭。

有時候甚至會覺得,那傢伙只是有著靈敏直覺的獸。所以,明明應該已經掌控了人類邏輯的臨也才會無法理解靜雄。

儘管底下人聲鼎沸,天台上除了臨也卻再沒有別人。或許是跟午休時間將近有關吧。

但是,臨也仍然輕鬆地開口,彷彿他正跟著誰對話。

「我愛著全部的人類,卻唯獨討厭你啊……也就是說,我付出的愛應該是遠遠超過憎恨喔?不過,如果情感沒有辦法平衡的話,我會覺得很不舒服呢。所以,我決定把討厭這個世界的恨全部都給你。」

有如誘惑般帶著嗤笑的話語。

「雖然平等地愛著每一個人類,只有小靜你──怎樣都無法愛哦。你也完美地承受了我的討厭呢……是跟愛這個世界,同等份量的恨哦。雖然你討厭我的程度也跟我不相上下啦。

「所謂的恨呢,是建立在『有情感』這個前提之下、對吧?既然有情感,那麼如果一個人能夠付出恨,就一定也能付出愛。而且,一定是同等份量的深,畢竟付出的是同一個人嘛。──相對來說,一直一直一直說著憤怒和討厭的你,能夠傾瀉的愛究竟可以到什麼地步呢?

「如果你說無法給出愛的話,那就是你付出的恨還不夠深到能給出愛喔。不過小靜很討厭我吧?討厭到很想殺死我對吧?無論如何,都想要把我從這個世界上抹去──是這樣的厭恨吧?那就繼續恨下去吧。持續憎恨憎恨憎恨憎恨憎恨憎恨……直到你的愛也深到無法壓抑為止。」

然後,你一定就會死了吧。

平和島靜雄。

天台底下原本已逐漸平息的人聲驀然又嘈雜起來,教官虛弱地攔阻在那陣金色的暴風前根本只是徒然無功。穿著制服的好學生和穿著便服的不羈學生,臉上共同有著驚懼又混合著厭惡的神情。那份強烈的感情,分毫不差地映進臨也墨黑而隱然絳色的瞳孔裡。一致嗎?不不,剛剛已經說過了吧?

人們擁有不同的秘密,就因為這樣微觀的差異才有趣。

「人類、LOVE。」

彷彿配合著臨野的低喃一般,原本就只是虛掩的鐵門被一隻長腿粗暴地踹開。

淺金色的眼瞳正散發著令人恐懼的氣息。單純的厭惡情感經由靜雄緊盯著臨也的視線不斷在天台這個小小的空間擴增著,幾乎臻至殺意的地步。纖細而高挑的身軀像是全然不覺得痛苦般拎著一根疑似升旗桿的鐵棍。

「小靜,樓梯間該不會被你毀了吧?」

「臨‧也‧君──你很悠閒嘛。」

靜雄似乎在平息剛剛狂奔時翻湧的氣息,眼珠裡雖然還燃燒著憤怒的火光,卻沒像平常一樣直接便把重物往他身上砸下去。不過,靜雄仍然拎著那根粗重的鐵裩,一步步朝臨也的方向逼近。

臨也微微揚起唇角,露出他慣常的嘲弄笑容。

不管靜雄到底歸類在人類或是非人類的範疇──陽光下的小靜,確實是非常美麗的生物。如同格里芬*一般,耀眼而強大的生物……

令他覺得有趣又痛恨。

「小靜。」

在說出下一句話前,臨也想將唇彎的弧度更拉開些,卻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沒有成功。

他說,「我不會再主動來找你了喔,反正我們相看兩厭。很好吧?很貼心吧?」

趁著宿敵一時呆住的時候,臨也快速欺近靜雄的身邊,狠狠咬破了也許是少年身上少數能留下傷痕的柔軟唇瓣。鐵鏽的味道沾染上臨也的舌尖,不過臨也沒興趣順勢如小說般入侵靜雄的嘴裡侵占領域。



他要的只是他受傷。



掠過靜雄行動不能的身體,折原臨也動作輕快地走向樓梯口。砰、喀喳──門在短短幾秒內便被他反鎖。儘管他想這大概對小靜沒什麼用。

步履愉悅的走到二樓時,臨也終於聽見天台上那個纖細的少年爆發出他特有的怒吼聲:「臨也你這混帳──!」模糊的傳來,帶著惱羞成怒的憤恨意味。

這次,臨也很肯定自己正笑得開懷。








FIN.




*格里芬:希臘神話中的獅鷲獸,被喻為最強大的生物之一。








臨也君跟小靜比起來實在好寫到讓我內牛啊~小靜的一根筋思考根本跟我是平行世界(死了)

果然還是糾結的思考稍微偏近我一些吧...?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泠
  • 期待下一篇~
  • 謝謝...(流冷汗)(其實還沒寫

    朝歌 於 2010/04/17 11:24 回覆

  • 泠
  • 嘿嘿~沒關係!!
    慢慢來吧~
    像我們有一門課是現代小說,
    要有作品,我都還沒寫哩!!(還敢說!!)
    因為我想不出來啊!!
    加油喔!!
  • 哇喔OAO現代小說的課...?
    最近整個跌進動畫的深淵,DRRR!!都快沒在顧了(死)
    我會努力的w你也加油喔~

    朝歌 於 2010/05/06 18:24 回覆

  • hatake91526
  • 呵呵~想寫在寫就好了。
    DRRR我看了第一集就停了,一直沒時間看下去。
    我有寫出來了,雖然寫得很不好。
    謝謝你的加油囉~
  • 是說如果那樣我大概不會有完坑的一天吧(遠目)
    DRRR小說比較好看啦(個人覺得),基本上成田的文字還不錯www

    可是看到泠的小說標題我就很想看說XP

    朝歌 於 2010/05/20 18:15 回覆

  • 悄悄話
  • hatake91526
  • 那改天就先去借小說來看。
    謝謝~

    謝謝你肯看我的作品!!而且還給了我很多建議,謝謝你!!
    是呢~是我的第一篇作品,從來沒想過我也寫得出來......
    流暢啊......可能是比較口語化?大概是因為我比較不會寫作文的關係?
    因為我寫作都很口語化ˊˋ
  • 路人甲
  •   可惡怎麼想知道臨也的腦成分到底是什麼--這樣的人要怎麼存在在世界上啊--(喂請冷靜
      同人很萌ˇ設定很萌ˇ
  • 不會啦其實他還滿好理解的(?)
    簡單的說就是以耍人為樂的傢伙(??)

    朝歌 於 2010/07/02 16:24 回覆

  • 嘎啦啦
  • ㄎㄎ

    話說我也是比較喜歡臨也的思考方式(變態!?)



  • 個性合吧?(那更糟糕

    朝歌 於 2010/09/05 10: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