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噢噢卷七真的是充滿爆點的一集......

不過除了范統跟暉侍是在沉月通道那裏見到面這件事以外我一個梗都沒猜中......所以這就是梗之所以為梗的原因嗎(咦)



音侍持續關注中(?

所謂的「西方城血統」是單純指音侍原本是西方城城寶(?)這件事嗎?

總覺得武器用血統這個詞來描述挺微妙的w

老實說聽見月退喊璧柔「愛菲羅爾」的時候我停頓了三秒才想起來是西方城護甲的名字Orz

哎呀哎呀......老師上課我都沒在聽(招了(毆死

不過璧柔是愛菲羅爾這件事一爆出來以後,倒是很容易就能聯想到音侍跟綾侍的身分www

所以看綾侍在牢門外問音侍「你對她隱瞞身分這件事沒有任何感到被背叛的感覺嗎」的時候,稍微替璧柔叫屈了一下|||大哥您也想想基本上你們算半斤八兩吧我說......

看到音侍對於殺害敵人有這麼迷惘的一面,有點讓人想知道最開始的東方城和西方城究竟是什麼樣子呢。也聯想到之前很歡樂(?)的青平風暴事件裡音侍的反應。

最開始的櫻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呢......

說起來,東方城好像一直沒提到王位交替的事情?該不會櫻是沉月的器靈吧XDDD

哇噢那西方城一直喊要封印沉月不就是把櫻封印OAO|||


以硃砂的個性,會找范統去營救月退實在是個神祕的謎題......該說是他認了這輩子沒能打敗范月(月范?)這CP的希望了呢還是......?

他和范統兩個人在牢裡搶背月退的情節被我(!)指稱是范統開悟的地方(?)

然後焦巴恢復原型的模樣莫名的有帥到XD稍微可以理解音侍總是吵著要抓小花貓的心情(完全是兩回事)


月退跟珞侍在牢裡那段對話還滿讓我感傷的。有時候所謂的錯誤和憎恨,不過是站在不同立場思考以後的不同結果罷了。對珞侍而言,月退的行為是殘忍的屠殺;對月退而言,他不過是在保護他自己那已經被兵臨城下的國家。或許放任東方城的軍隊進城,最後的結果「只是」西方城死了十萬人的士兵;然而對月退而言,那是十萬個殷殷切切同樣想活下去的他的子民啊。

戰爭一向就是這麼殘忍的事。我覺得在沒看到櫻當年出兵的理由前,單憑月退承受的傷痛我就沒辦法原諒她。


如果單單只是讓人復活在原本自己所屬的世界,人總是會有牽掛的。無法放下過去的執念,如同「椿山課長的那七天」裡所描述的三個人一樣,無法安心期待下一個幸福的生活。所以沉月才會將別人的魂魄吸引到異世界,在這裡展開下一個新的生命吧。盡力重新感受幸福,彌補心靈的傷痕。月退或許是個不該有的特例,因為這裡還存有他的執念;但我覺得月退在暫時不去想起那些事的日子裡,也是過得非常、非常的幸福。

直到他被逼著面對那些不可能遺忘的憎恨為止。


剛剛寫到綾侍在牢裡準備帶月退出去見櫻的那一段,月退跟櫻到底說了什麼呢?

應該說,櫻在看到這張和她當初「用懷念的眼光看著」的孩子極端相似的臉龐,究竟會想說些什麼?

然後就想到那爾西......不得不覺得他跟月退的痛的層次真的差太多了Orz與其說他是因為哥哥的犧牲生命而瘋狂,我倒覺得他的語氣不無自我哀憐的成分在。反而月退的恨我是可以理解並同情的。

說到底還是立場不同吧。我跟那爾西的立場不同。因為不了解他想做什麼、他的目的,所以對我來說他虐殺了月退的舉動就是不必要且錯誤的。

足以讓我站在月退的立場對他心生怨恨。


這集對違侍的愛又上升了好幾格......感覺像是當年看石內卜的時候那種複雜的心情Orz

但是為什麼我明明都看到違珞圖了我內心依舊存有音違這恐怖的配對呢(死掉)


最後是范統假如不幸跟噗哈哈哈器化以後的吐槽。拂塵如果加長柄就真的變拖把了吧我說?(毆死



其實對每個人物都很有一些可說的,沉月真的越寫越精采了˙ˇ˙礙於篇幅所以就這樣(喂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嘎啦啦
  • 最後出現的白髮少年怎麼猜都是噗哈哈哈吧

    雖然只出現沒幾行字

    我卻被萌到了(白髮控!?)

    噗哈哈哈超強的耶> <

    另外

    月退其實是女王的兒子?

    我亂猜的

    不過如果真的是還真的是一點都不像耶

    還有你那恐怖的配對........

    ..............是認真的嗎

    老實說違侍應該....

    是傲嬌吧.........(無言)

  • 音違是認真的(燦爛笑)
    大概我對炒太兇的CP就是會莫名的不爽吧...(被某朋友養出的個性

    朝歌 於 2010/09/05 10: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