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 引述《snda (芽沼)》之銘言:
: 雖然說是心情抒發,但由於現下心情也很混亂不知所措
: 或許也有一點點求助意味,原PO男性

: 我跟女友交往至今五年要六年了。她23,我28
: 女友跟我交往都還是蠻乖巧文靜的女生
: 怕生怕羞很可愛,很惹人疼愛
: 但是上了大學後,我不曉得是因為生活圈的關係還是怎樣
: 她開始變的活潑愛玩,對任何她以往沒接觸的事物充滿好奇心
: 畢業後還是有在跟那些大學時期的同學聯絡跟出去
: 前陣子她剛滿23歲生日,那群姊妹想替她在夜店辦個生日趴
: 其實在大學那個時期漸漸的就有察覺她對那裡開始充滿好奇
: 有不少次央求我讓她跟那群同學去
: 但是總是被我拒絕掉了
: 我承認我是個蠻古板的男人,連我自己都不喜歡那種不三不四的地方
: 更別提讓她去那裡
: 而她也為了怕我生氣,在碰一鼻子灰後就也做罷
: 但是這次,她極盡所能的來求我跟我撒嬌要我通融這次
: 說只是過生日,難得瘋一下,身邊都有熟人在等等等等...
: 照往例,我依然很硬的回絕掉了
: 沒想到她卻是又哭又鬧,還很委屈的樣子
: 甚至不惜讓親友團來【勸】我不要那麼沙文、不要那麼頑固不知變通
: 我是有什麼資格阻止她的興趣娛樂
: 這讓我非常生氣,因為我認為妳們這些人憑啥保證她的人身安全
: 所以我還跟她的那些好友吵了一架
: 當然免除不了被不相干的人在旁邊說三道四、勸分等等
: 說什麼我這種男人控制慾太強,不適合交往
: 經過幾番折騰,說真的我也累了
: 畢竟我還是愛她的,在這樣的情形下
: 難免會疑惑自己這樣設限她的娛樂,讓她失去快樂是不是錯的
: 於是我好好的坐下來跟她分析我不希望她去的理由
: 但是也表明看她不開心的樣子我也難過
: 如果她還是執意要去,那她就去吧
: 她也是個成年人了,要懂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 能去她當然是很開心,什麼都嘛是給我應好
: 但是總而言之很倒楣的,她還是發生我最不希望看到的事了
: 是什麼事我想不用我說大家都猜的到
: 然而我的心情卻不是心疼,是無法形容的憤怒
: 所有我早就告訴她的事不斷湧入我腦海中
: 包括對她那群沒用的廢物朋友,只是惹事生非
: 出事哭一哭道個歉就沒事了
: 陪她去報案、去醫院檢察等的過程中
: 我只是一言不發,很火,但是我不曉得要說什麼
: 因為我當初能說的全說完了,她就是聽不進去
: 現在出事了,她也嚐到教訓了
: 但那代表我該原諒她嗎?我為什麼要去承受她之前為了要去的哭鬧
: 接著還要忍受她出事後的情緒不穩?而且那還不是我引起的
: 我實在原諒不下去,所以我說我想靜一靜
: 她可能是害怕分手,一直哭著求我、道歉認錯
: 說她以後都會乖乖聽我的話,她不會再那麼愛玩
: 她不會再跟那些朋友有交集...
: 可是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 甚至她意有所指的暗示我如果我分手了她不曉得要怎麼活下去
: 我還帶有怒意的回問她:這件事是我的錯囉?是我該負責囉?
: 我當初跟妳說過什麼?要懂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妳現在憑什麼威脅我?
: 然後我就回去了,我也懶得管她現在到底怎麼樣
: 我只知道我自己這幾天也吃不好睡不好心情很凌亂
: 結果這中間我不但接到她父母來電懇求我原諒他們女兒
: 求我回頭;還接到她一個狀況外(那天並沒有參與)的女性友人
: 打來責難,說什麼受傷害的是她的身體又不是我,我在機歪什麼
: 我憑什麼可以傷害她?說什麼這種時候我最應該給予支持鼓勵
: 為何反倒要落井下石?
: 我也沒在電話中跟她爭個對錯,什麼都隨便她說就關機了
: 本來勉強撫平的情緒又波濤洶湧起來
: 一直無法理解為什麼這種不是我的錯,我的壓力跟責難卻可以這麼龐大
: 心理很不平衡,這段感情實在是...讓我想結束了



※ 本文轉寄自 wotupset.bbs@ptt.cc

作者: Faberge (晴天.雨天) 看板: Boy-Girl
標題: Re: [心情] 覺得心情很複雜(代)
時間: Mon Dec 13 20:27:33 2010

※ 引述《Jannyies (享受孤單和呼吸一樣自然)》之銘言:
: 我覺得去夜店這種事並不是原罪
: 而是看去的心態為何
: 我和我朋友幾個女生,從大一開始就會去玩
: 但我們的想法就是去喝個小酒小茫一下,然後自己跳舞玩
: 如果真有人來搭訕我們還不會理對方XDDDD
: 因為我們的氣場表現出來就是
: 「我們是自己來玩,不要靠近我們」
: 當然,如果真的有心情不好
: 有時候真的是那種女孩子的小小虛榮心
: 想讓人搭訕一下然後聊個天之類
: 假裝自己很有人氣那樣(自毆)
: 講真的,那種時候就真的會有人來找你
: 因為那時表現的…應該很好猜吧?
: 但我們都很有共識----會在夜店搭訕的男生多數心態可議
: 不是說所有人都有那種想法,但相對而言
: 這類人的確是佔了多數
: 我們平常會是四個朋友一塊去,少的時候甚至只有兩個人
: 但我們從來都沒有出過事
: 因為我們至少會保持有一個人是清醒的
: ↑
: 通常那個人都是我…Orz
: 我甚至是那種別人一看就知道我是來保護別人的
: (我朋友有次自己去洗手間,出來被個阿豆仔搭訕
: 後來阿豆仔問她我是不是她男朋友…Orz)
: 我還有過一次三個女生去,我一個人照顧兩個喝醉的瘋女人的記錄…
: 但為什麼還是會去?
: 第一個,我們的想法就是我們自己去玩,有時候是真的是氣氛的問題
: (但相對的,也就是這個氣氛才會導致很多事情的發生…)
: 第二個,我們一定會有人能夠保證彼此是安全的
: 第三個,男生想帶人走?先過我這關再說(被打)
: 再來最重要的一個…
: 就是因為第三個,我會擔心
: 正因為我們之中有絕對的保護者,所以我們之間不會有事
: (只要有一個人是絕對清醒的話,要真的有人想亂來,店家還是得去處理的)
: 這樣看下來,我會覺得原po的女朋友的親友團才是真的有問題的人
: 不讓她去是原po的錯,出事也是原po的錯
: 這是哪門子邏輯啊?
: 說真的,今天去夜店本身不是錯
: 但問題是自己有沒有危機意識?是跟什麼樣的朋友去?
: 如果是想去見世面,那就不該喝下自己無法負擔的酒量
: 如果今天是去找樂子
: 出了問題,成年人了,難道不該自己負責嗎?
: 沒有人能保護別人一輩子
: 每個人都只能自己保護自己一輩子
: 只能說…
: 如果別人規勸過了
: 還執意要去做一些可能會造成傷害的事
: 那就要自己負責到底
: 希望原po能再冷靜一點
: 如果小女友還是不能想清楚的話
: 不是說分手
: 但該給彼此一個冷靜期比較好

(以下是Faberge大人的回應。)

女孩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也知道你想表達的是什麼

但是在我詳述之前

我還是先要說那一堆八股到不能再八股的老生常談

也是我從當了多年的酒保到最後毅然決然的決定要退下來的再簡單不過的心得


兩句話送給你希望你牢記

擅泳者溺

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



人都可以去想像自己是茫茫人海的萬中選一 去認定自己是宇宙的某個偶然或奇蹟

或者多多少少我在某方面是與眾不同的 我不會犯上那種我明知不可能會犯的錯誤

但是我只想告訴你

就我活到這把年紀的心得來說 我會相信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偶然

你往危險靠近 或早或晚 始終你會掉進去


去夜店有好處 跟陌生的人閒聊 享受沒有拘束的關係 痛快的放肆自己的青春

甚至 就只是一杯簡簡單單的小酒 聽一聽音樂 在舞池裡扭動 跟好友一起狂歡

享受人生片刻的釋放

這些都沒有錯


夜店

本來也不該汙名化!


誰說打撞球就是台客 誰說保齡球就是不良少年在玩的

誰說開快車的就是危害別人安全

誰說抽菸就是不學好 就是沒公德心的王八蛋?

張忠謀也抽菸 蔣家的第二代也抽菸

張忠謀有一張他自己非常滿意的照片 他坐在椅子上 手裡拿著剛抽的菸斗 閉眼 沉思

後面是黑色的布景 剛好襯托著手上那裊裊的一縷煙絲 寧靜 遼闊 運籌帷幄

撞球員本來也是英國的高上貴族運動 穿著西裝長褲 打個領結 俐落的小背心

精準的判斷力 冷靜的思緒 還有勝不驕敗不餒的紳士風度


沒錯

這些東西本來都沒有是與非 是大眾的框架 普世的眼光 給了它高低與優劣

壁球就是時尚 高爾夫球就是富貴 網球就是優越 馬術就是身份

太多太多的想像 太多太多的雜念 讓一切事情失去了單純的本質

能夠看透那份虛華的表現糾結的背後一種單純的存在 找到與一切混亂和平共處的智慧


抱著這樣的想法 我開始去當酒保


一方面也因為我在學校的時候擔任調酒社的幹部

我很喜歡味道這種東西 很喜歡把酒醞釀的滋味完整的呈現出來

找到更高明的搭配法 追尋更意想不到的調酒組合

甚至是給我年輕的時候訂下的夢想一個小小的交代

所以就執著的走上了酒保之路


那不是一個如大家眼中所想像的光鮮的工作

補冰塊 補酒 切水果 洗杯子 開吧檯 收吧檯 找錢 保養 聊天 應對 吵架

我的手幾乎每天都貼滿了OK繃 體驗著來不及處理的傷口被檸檬侵蝕的感受

意識到去停下手邊的工作包紮自己 不是怕自己痛 是怕用受傷的手處理飲料

這樣是非常不敬業的 也是酒保的大忌

三點下班 四點收完吧檯 丟垃圾 關門 算帳 核清單 點庫存 賠差額 搬桌椅

最後結束的時間: 早上6點

考托福的前一晚 我急著拖著整袋垃圾去丟 從下往上抱著大約15公斤的垃圾袋

從沒想到裡面有玻璃碎片 走到一半的時候在舞池裡穿透了垃圾袋

直接割破了我的雙手

我捧著 邊吼著邊強忍著的在充滿扭動的人群的舞池裡蹣跚

為了不讓打碎的玻璃掉在舞池裡刺傷舞客 我這樣撐著進到廚房內場


兩支手佈滿的除了是大大小小深深的玻璃割痕之外

剩下的就慘不忍睹的伴隨著驚人的鮮血和從垃圾袋的裂口裡流出的莫名混和液體


那年我24歲


但這不是我決定離開的理由

事實上 我是很心滿意足的抱著自豪離開了我的工作崗位的

決定會走的原因有兩個

1. 我已經得到所有我想要的成就了

我從外場端盤子幹起 到外場兼酒保 到全職酒保 到被挖角 到被推薦當外場經理

幾個專門來找我只是為了喝酒的朋友 幾種只有我自己知道配方的獨門調酒

(當然這並不是什麼太了不起的事 誰家的宮保雞丁沒有自己的獨門配方呢? :) )


2. 我已經足夠的了解了從這份工作裡 我看透的是什麼 我領悟到的是什麼

也就是我等一下要跟你說的 我在這工作裡看到的芸芸眾生 和每個人的結局


離開了酒保的工作 我把重心回到課業 家教 和補習班的經營上

一年後 我的招生達到了最初的設定 我收完第一百名學生 結束補習班生意

再過一年 我從研究所畢業 開始過著平凡的簡單的工程師生活 我的第二階段的人生



當我看過了太多人 我開始相信我也只是個凡人

我開始去認清我也掉入凡人都可能會跌入的陷阱

我也知道什麼叫作無法自拔 什麼叫做人心的險毒與悲哀

你知道笑傲江湖 你知道葵花寶典 你知道東方不敗 你知道最毒的人是誰嗎?

我會說是任我行 他知道送本葵花寶典給東方不敗 遲早他會受不了誘惑而自宮的!

想害人 就勸他去辦一張現金卡 信用卡

想害那種小混混 就想辦法找人送給他一把槍

想讓人成績變差 就介紹他時尚 教他音樂 教他電動 教他什麼叫快樂

想讓你同事出婁子變黑 就先拼命幫他cover

想毀了他的家庭 就多派給他幾個女秘書


這世界太多人都是這樣的 :)

我看過太多乖乖牌女孩 酷酷的女孩 傻傻的女孩 或者勇敢的女孩

第一次 被朋友拖來 久了 約朋友一起來 再來 換成他拖朋友來

然後 跟這邊新認識的朋友一起來 漸漸的 變成一個人也趕過來

穿的越來越少 喝的越來越多 尺度越來越大 化妝越來越濃

好像他的生活越來越寂寞 他的空虛越來越強烈 他的傷心越來越難治

和任何人都可以跳舞 找著他的獵物 或享受著他變成誰的獵物 感覺對了就可以

沒有熟人的時候跑到吧檯發呆 找我聊天

三句話就是 能不能請我喝酒 我覺得你長的好可愛 有女生跟你搭訕過嗎 不斷跳針

我只覺得眼前的這個看久的了的人怎麼突然變得好陌生

我記得以前他的樣子 記得以前他說我很酷 記得他我說酒不要加太多

記得他求著我幫他擋酒 躲掉舞池那些男生的糾纏

然後 某一天 他向我炫耀新買了打火機 他習慣開始跟我討菸抽

某一天 他變成了大家所謂的那種夜店裡的屍體 旁邊圍著一群禿鷹

某天下班 我看到他和朋友在後巷裡 他認出我 湊了上來 問我住哪 暗示想跟我回家

冬天 很冷 他穿很少 我把口袋裡我當天分到的小費全部給了他 外套給了他

跟他說餓的話去找點吃的 想睡的話這些錢可以找地方過個夜

明天是新的一天 打起精神來

他怔了 然後打了我一巴掌 很大的一巴掌 罵我不識好歹 罵我把他當什麼

他的朋友衝了上來 拉開他 店裡的保鑣也衝了上來 我說沒事


那天回家的路上 我走著 天氣很冷 我在發抖

抖的像是沒有原因 抖的像是分不清究竟是天氣冷還是我的心在寒


你知道嗎? 每個女孩一開始幾乎都跟我說過他不是隨便的人

每個女孩也跟我說過他覺得某個XX根本是隻精蟲 油條 噁心

但到最後那隻精蟲 油條 噁心的XX 還是幾乎得逞了所有你無法想像的糟糕事

我慢慢明白不管當初那些女孩怎麼看的 久了他們還是習慣了油條的那一套

當他們對於夜店完了被人帶回家只是習慣 當他們只是需求性的不想一個人回去

當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個陪伴 是誰都好的時候 那些蒼蠅油條 一個一個最後都成了選項



當他們的談話從"那個男生扭個什麼勁啊 超噁心的 還想偷碰我"

變成"我喝得好多 剛剛在舞池的時候有人亂摸我 超爽的"



我覺得這個世界是如此瑰麗而殘酷

這世界如此精彩 大馬路上的車水馬龍 小巷子裡卻別有洞天

越往裡面探索 你就越會知道那些小巷子小巷子的交會與脈絡 究竟是什麼

一個一個好奇心引著你往更深更暗更神祕的地方探索著

最後一回首 你才發現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在深邃的暗巷裡迷了路

再也找不回那通到大馬路的方法了



人 多半是這樣的

就連我也有壞習慣 我抽菸 高中就開始了

那時候女朋友抽我半玩的跟著抽 朋友跟我說別玩 會上癮 我說不會的 我抽著玩的

然後我戒不掉了

我抽的算少 一天一根 兩天一根

但是那變成習慣

看 說來多慚愧 但就是這麼容易



不管你去夜店的理由是什麼

我要告訴你 多小心

這個世界裡什麼樣的人都有

你以為沒事 就因為這樣 遲早有一天 就剛好會有那個人 那種鳥事

那種根本不會發生的狗屁 讓你栽掉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劇情 附身在人類的歷史數千年 陰魂不散

就像死亡與稅賦 從來沒有人能夠逃離出這兩種僥倖 (這是國外的名言 不是我發名的)


另外如果剛好你朋友有這樣的情況 也請你替我勸他一下

不管什麼樣的客人都好 全世界只有一種人我不會賣酒給他

那種因為心情不好而需要借酒澆愁的人


永遠永遠 不要因為心情不好而喝酒

因為你永遠都會有心情不好的可能

而最後你養成的 只會是那個借酒澆愁的習慣

為自己的心情不好而喝

為自己的失落而喝

為自己的宿醉造成工作表現不好而被數落而喝

為了這樣的生活惡性循環不愉快而喝

為了生活而喝

到後來變成為了喝而生活


真的會有這種人的 酒精中毒 喝了酒完全變了人

一喝就要醉 一醉就開始哭 怪自己沒用

說自己命苦 一邊說 一邊喝 一邊抖著手

往往這種人身邊都會有一群酒友 一邊安慰著 一邊說

"哭又有什麼用呢? 喝吧"

"別說這麼多了 喝吧"

"你說的有道理 這真是不公平 來 乾了這杯!"

"好~ 就是這樣 不醉不歸 喝!"


這就是人生

從沒有什麼奇蹟

意志一點點的鬆懈 掉進了漩渦裡 浮浮沉沉 滅了

變成了大家口中的故事與借鏡 整個歷史當中沒有是非的一部分

我打得很多 打的太多了

給原PO的部份 我希望明天能抽空回

有些東西感觸太深了 一下子回憶播開了 停不下來



至於 我決定要走 最後的關鍵也很簡單

我是酒保 彼此同行當然也會聯絡感情

我們都愛唱歌 是標準的菸酒pa

有一次大家包了一個大包廂 一群人 見過的 沒見過的

寒暄 閒聊 耍寶 氣氛非常熱鬧

我聞到一股味道 怪怪的 問我朋友你有聞到什麼味道嗎?

他看了我 笑一笑

"好像有人在開飯"


那時我好像突然明白 如果我繼續留下來 我以後的人生會是什麼樣的

所以我離開了 然後我辭職了 :)


還是那兩句老話

擅泳者溺

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


希望對你有所幫助

-F







---------------

看了以後才發現,世界真的是這個樣子的。

偶然看到噗浪上朋友在推,剛好閒著就進去看了一下。F大的文筆真的很好,不是說他刻意營造什麼的,就只是寫經驗,寫人生。

也許在看到這件事以前,我都還是抱著很天真的想法吧。我根本就沒想過居然世界上真的是有人不懂得什麼叫做為自己負責的。也或許若我沒有看過這篇文章,當朋友約我上夜店時,我會很天真的想,為自己負責不是難事。

可是我很清楚明白的知道我就是這種人。被拖下去之前會怕,玩久了就覺得沒事;因為我是人,我的心又不夠強的足以抵擋寂寞。成為腐女是這樣,進入二次元也是這樣,打麻將玩橋牌也是這樣過來的,我憑什麼說自己到時候不會想「只是玩玩,有熟人,不要緊」?

人生會在對的時機看到好東西,我想,今晚的我應該是幸運的吧。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閃亮
  • :)
    因為我還活的不夠久吧。

    所以這世界的黑暗我都不是看的很多。
    甚至覺得:真的假的?

    這樣不太相信。

    人真的都會慢慢放鬆警戒。
    簡直是常理一樣。

    對於那句"為了喝而生活"

    真的是太印象深刻了。

    寫自己的人生經歷,真的是最能令人沉思的了。
  • 大同意(點頭)
    看的時候都會覺得「怎麼會有人這樣」,可是其實自己在某個時機的時候就慢慢陷下去了...主要還是同儕的力量吧,重點就是朋友的德性是怎樣了。

    朝歌 於 2010/12/19 08:5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