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Ghost!這已經變成我的寒假裡最美好的字眼......這部動畫實在是太萌了喔喔喔喔!!我怎麼當初會沒追到這部呢!!這明明就是腐之經典啊!!(欸)

沒錢如我當然是沒辦法自己買貴得要命的官方同人啦(攤手)這篇小說的原文是從這位大人的博客中發現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d385690100ha3n.html

日文全篇打上來真的是辛苦了(拜)


日文小說內容是很萌的!!雖然敝人翻譯功力不怎麼樣Orz

不確定的句子就附日文原文在旁邊啦w


 












寂靜寒冷的夜裡

連聲響也沒有的雪飛舞而下



巴魯斯布魯克帝國‧位於第七區中央位置,莊嚴的大教會也在

黑暗裡為潔白所覆蓋

過了就寢時間的走廊,連一個人都沒有。



孤零零地,只有等間隔著寂寞地發亮的街燈

在飛舞的雪中,告知著回到教會的路。



連重重地踩踏而前行的足跡,也立刻就被掩埋了

像是最初之時就什麼也沒存在過。



這樣的夜裡,身體的行動也遲鈍了。

這樣的夜的「狩獵」,特別必須忍受(ことさらにこたえる)。



偷偷進入了染上了白色、一個足跡都沒有的教會腹地裡。

突然往上看去,只有通往司教房間的兩、三個房間還是明亮地點著燈。

就寢時間怎麼說也過了。

然而,應該已經關燈外出的自己的房間,再次被點上燈的這件事讓他嚇了一跳。

......拉布拉多魯來補充茶水嗎?

還是眼鏡仔來了?

為了回收我的Collection(A書)而來的嗎?

那傢伙,不到連偷藏在天花板的重要鏡頭(ショット)都燒掉是不會罷休的。你是我的老媽嗎!



......還是.......泰德?

再次失眠,一個人在等著我嗎......?



隨便地抖落肩上的雪,剛剛踏進教會裡自己的房間──

我懷疑起自己的眼睛。

唯我獨尊的彌卡艾爾,這不是笑容滿面地鎮坐在我的床上嗎。天啊。

「太遲了、澤菲爾!」

為什麼你這麼高高在上啊。誰來告訴我啊。

「凍著主人是不行的!」

一點思念也沒有的眼睛、回答什麼都一點人情味都沒有地說「討厭」。

我的存在什麼的跟奴僕相等。



哎呀哎呀,今天是這傢伙啊。

把皮靴脫下時落下了雪,隨便地放在床下。

從衣櫃裡拉出觸感舒服的棉製家居服更換,生起原本熄滅的炭火,放上裝了水的金屬鍋,冰冷的房間暖了起來。

「......那麼,你的主人今天想做什麼?」

纏覆在髮絲上的雪溫柔地融化,滴答滴答地從臉頰滑下。



『想要哈密瓜汽水!』

『今天是綠茶!』

『告訴你主人是何等的美麗!』

『跪下,澤菲爾!』



這傢伙自己是拉古斯王子的話肯定是暴君。

「嗯~、這樣嘛......」

一邊從鼻端快樂地哼歌,彌卡艾爾的眼睛瞇了起來。

「今天就來暖腳吧,水拿來。」



為了小小的暴君

透明的玻璃鍋裡,是洋甘菊、薄荷、橘皮、椴花的混合草藥。

(這也是拉布拉多魯的調合)放入一人份。

將噗噗滾著的金屬鍋把手用布包著拿起來,把熱水灌進玻璃罐裡,包上茶巾。

只有配置的桌椅、棺材、床而已的殺風景的房間裡,柔軟地滿溢藥草的香味。



剩下的水緩慢倒入鋁製的容器裡跟洗臉台放著的水(ジャぐの水)混合,微燙的42度冷了下來。

「來吧。」

我將鋁製容器放到床下,

彌卡艾爾高興地浸泡著腳,滿足地微笑。

「沒錯......剛剛好的熱水啊、澤菲爾......」

然後就在這時、一副受用表情的瞬間,



緋紅的眼瞳中放射出可愛的光芒。



「終於讓主人濕了......」



陶醉地閉上眼的彌卡艾爾,恍惚的表情與泰德重疊了。

微微開啟的主人唇瓣裡,可以窺見小小的紅舌。



停止思考下去的眼睛游移開來,我低聲地念了神的名字。



滴答...滴答...一邊滴落水滴,

彌卡艾爾熟練地將熱水潑在腳上暖著。



用優雅的動作喝著泡好的藥草茶,下了下一個指令。

「接下來就按摩吧,澤菲爾。」

身體雖然有了溫度,主人的臉頰卻只有勉勉強強地一點微溫而已。

「真是......腳伸出來。」

坐在床邊,心情良好的彌卡艾爾將均勻平衡的細瘦足踝天真地交出去。

用棉質的毛巾小心地擦乾浸濕的腳直到腳尖,

主人嘻嘻地扭動著身子笑了。

「呵呵,今天還真聽話呢,澤菲爾......呃、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在、在搞什麼啊!!」

我單手握住泰德的足尖慢慢地收緊,同時也用手側按壓著足掌的中心。

「給我停......唔、放開我......!!」

痛苦的呻吟著的彌卡艾爾,已經拼命用另一隻腳踢開了我。我把他輕輕按倒在自己的大腿下。(苦痛に呻くミカエルが、もう片方の足で蹴りつけようとするのを軽くいなして自分の太腿の下に組み敷く。)

「不是說腳掌裡面是第二個心臟嗎,

這樣把腳好好按一按,就能夠治療你的身體狀況糟糕的地方哦。

難得的機會,就為了你的主人貢獻一下吧。」

當然不是我的智慧。從眼鏡仔那裡現學現賣的。

「痛──!好痛!好痛!停......」

「忍耐一下,是為了泰德啊。」

我將大拇指的死皮(つけね)咻地摘下,彌卡艾爾仰起頭喘著氣。

「這......這個......!!」

我依然將他的腳舉在臉頰附近(足を頬けた),而他將上仰的頭轉回的緋紅眼睛往上瞪視著我。

染上粉色的眼眶裡,淚水隱約地浮現出來。

不過不能就這樣放過他。

「~~~~~~~~唔!!已經、停......、放......開......!」

「忍住啦。」

不知道是第幾次推託以後

「嗯、可......、好痛......啊!」

我將扭動著、拼命想逃脫的身體強硬地拉回。



「不要......」



殘像若隱若現。



「不要調戲大人。」



眼前應該是一個小小的孩子。

是這樣吧?



──就在那時、


一邊喘息著

用染上紅色的雙頰 濕潤緋色的眼瞳



那傢伙,嗤笑了。



唇邊還殘留著微笑

閉上緋紅的雙眼



然後

慢慢地

翡翠色的眼瞳睜開了。



「弗拉......烏?」



從哪裡,雪塊颯地崩落了。

暗夜還很深。



咦 為什麼 會在 這種地方?

這裡是 你房間?

是在 等你嗎?



我看著腦袋裡冒出了一堆「?」的泰德溢出苦笑。

「腳,剛剛在按壓腳部,快點、做完以後趕快睡吧。」

是這樣嗎......?我為了讓抓不回記憶的線的泰德睡著,開始繼續剛才的按摩。

「這裡是眼睛、這裡是腸胃、這裡是心臟的穴道。痛的話就說吧。」

彷彿確認般小心地按壓著。



「好痛──!這裡!這個穴道!我哪裡的狀況這麼差!?」

「這裡是『頭』啊。」

「唔啊──!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啊──!好痛──!」

對一直都很有精神的泰德,不由得感到安心。

從腳的大拇指的根開始緩慢地滑動按壓著,

呼......泰德的表情鬆懈下來。

「嗯......這裡,痛得很舒服......」

被泰德的汗珠弄濕的肌膚吸住了手掌。身體發熱起來。

「嗯......、嗯......這裡.......更......」

是變得心情舒暢嗎、身體的緊張也鬆下了,話語開始變得零落。

在安靜,並且溫暖的房間裡

放在暖爐上的鍋子,咻咻地冒著蒸氣。

我向漸漸放開意識的泰德伸出手,將他的頭往自己的方向靠了靠。

「......睡了嗎?」

貼在枕頭上,半無意識的泰德像小動物般動了動身體。

滿足的嘆息逸出,閉上了眼瞼。

「弗拉......烏.......?」

泰德幼嫩的手指,在我的側腹附近徘徊。

「嗯?」

才反問而已

突......然、我和沒有防備的翡翠色眼瞳視線相交,似貓的無常性般被解答了。(解かれてゆく)

「......睡......?」

從側腹開始往腰滑下的那根手指,被自己的手掌摸索找到、一下、就被輕柔地握住了。

「神父......以前、寒冷的時候......呢、緊抱著......睡.......所以......弗拉烏.....這樣做......上來......」



在自己的身邊。

美麗的靈魂,在泰德胸腔之中穩定的放出光芒。



溫柔地放開被握著的指尖

我悄悄把毛巾掛上掛架,

不發出任何聲響地收拾腳邊的裝水器具。

將暖爐殘存的火焰用灰燼覆蓋,吹去蠟燭的明亮。



變暗的房間裡,雪光從窗戶滿溢一室

照出房間中央橫著的冰冷棺木。



與殘留在掌心裡的、可愛的事物一起。



good night.








唔哇啊啊啊我要堅信弗拉烏最後跟泰德一起睡了!!(握拳)

如果還是睡棺材實在太悲慘了吧Orz

雖然睡泰德旁邊對弗拉烏而言應該是整晚不用睡的意味(遠目)



雖然放文末很沒意義,不過我還是很想放動畫20話裡的某片段......BGM那啥不要太在乎的話,諏少跟齋賀姐的搭配還是完美的!

順帶一提,那顆被搶走的紅珠子就是這篇文章裡相當女王的彌卡艾爾。

不用我說大家也一定知道誰是弗拉烏誰是泰德的,因為這就是這片段的價值啊XDDD

 

最後,有翻譯得怪怪的地方歡迎指教w如果錯太多覺得孺子不可教也可以ˇ(欸)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