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好消息是沒有爆到6000字(顯然我在手寫這章的時候比較認真?),壞消息是我爆到了5000字Orz

是說(05)我都已經寫完啦,所以大家暫時還不用擔心這篇會棄坑,不過可能要擔心作者手殘key文key很慢|||

上次居然有兩枚錯字啊啊啊(死)








(03)

「誰給你準備這種衣服的?」身材頎長的男人嗤笑一聲,帶著些許惡意打量綱吉身上過長的衣服,「簡直像是馬戲裡的小丑。」

綱吉聽了Xanxus的話以後並沒有露出受辱的表情。拜他從小到大一路走過的廢柴人生所賜,他早就習慣各式各樣的侮辱跟嘲罵了。

他看到對方身上仍然是白襯衫外披著瓦利亞幹部皮外套的穿著──Xanxus還沒有卸下瓦利亞首領的位置,也許是因為他還沒有正式繼承彭格列。綱吉低了低頭,瞥見對方骨節分明的手指已戴上了大空的戒指。

然後他突然想到一件事,雖然這對他而言無關緊要。

「Xanxus……到時候瓦利亞怎麼辦?」

「啊?」似乎是沒想到不在死氣狀態下的綱吉居然敢對他說話──而且還是發問──所以Xanxus難得挑了眉。不過他很快意識到綱吉在問什麼,出於某個綱吉不知道的理由,黑髮青年的語氣變得極端不悅。「我會兼管。反正加百羅涅的廢物也說了,那老頭沒死。」

直覺的,綱吉曉得九代目保住了命這件事並非Xanxus心情不佳的主要原因。該不會是跟剛才瓦利亞部隊裡瀰漫的緊張氣氛有關吧?

而且,為什麼從進機場時就不見蹤影的Xanxus,會在大家開始上機的時候來找他……?

綱吉才覺得心頭一陣緊張,對方冷酷的聲音就攫住了他的注意力。

果然還是該把你這垃圾殺掉……留你一條命麻煩死了。

「……咦?」

「反正家光那傢伙也無聲無息的……大概又是加百羅涅那群人在背後搞鬼。」青年目光中的情緒越來越沉,繼續說道,「不如把你殺了,正好來警告那些不安份的傢伙。」

雖然只是一瞬間,Xanxus原本就充滿了戾氣的眸子閃現了殺意。

綱吉反射性的摸進口袋──不過當然,那裏頭並不會放著手套和死氣丸。對方暫且沒有任何動作,只是用像盯著獵物般的狩獵眼神盯著眼前臉色發白的少年,臉上既沒有笑意也沒有其他表情。綱吉沒有動,或者說,他的全身都已經籠罩在殺氣裡無法動彈了。沒有能夠自保的武器,綱吉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平安應付這次Xanxus突如其來的殺意。

兩人就這樣僵持在當場。就在氛圍慢慢收緊,隨時可能有任何一方先行動作的同時,一聲大吼由遠而近,劃破幾乎讓人窒息的對峙。

混帳Boss你在拖什麼時間啊!?小鬼你還站著做什麼,給我上飛機去!

史庫瓦羅甩著一頭銀白的長髮,氣勢萬千地站在他們兩個人之間,英挺的眉間刻處深深的皺痕,明顯對他們雙方拖延到起飛時間的行為感到極端不滿。

「在日本拖越久只會讓那些老頭鬧得更翻!要是被他們煽動,彭格列又搞分裂,局面可是會更難收拾啊!你可別打著要我一個人去搞這些事的主意,Xanxus!」

「吵死了垃圾鮫,你是想再去餵一次鯊魚嗎。」Xanxus面色不善地瞪了屬下一眼,皮質黑外套的下擺一揚,已走向機艙的方向。

史庫瓦羅沒有目送Boss離開的意願,那雙銳利的銀眸緊接著就轉向身體仍然在僵硬當中的綱吉,白皙的臉孔上眉頭深鎖的表情並沒有因為麻煩的上司離開而稍作放鬆。

他靜默了一會,才深深嘆了口氣,說道,「小鬼,你跟我來。」

顯得有些疲累的聲音做了決定的同時,史庫瓦羅立刻往和Xanxus有些偏差的方向快速奔跑,像是一秒也不願再做停留。

綱吉的腦中此時還是一片混亂,有太多事一下子一起湧進他的腦中,佔據了他的思緒,不過眼前並沒有容他理清那團糾結亂麻的時間。他緊跟著速度極快的史庫瓦羅衝向再幾分鐘就要準備起飛的機門,一邊麻木地想著自己就要離開這個生活了十四年故鄉的事,Xanxus剛剛在對話中異常的反應,瓦利亞們騷動的原因,心中隱隱藏著的不安感,還有史庫瓦羅所說的,「那些老頭會鬧得更翻」的意思。他突然想到Xanxus的意外出現讓他忘記拿走獄寺給他的外套,但現在也沒辦法再跑回去拿了。

綱吉在心中向好友道歉,也包含著他已不確定自己是否能遵守在清晨向他們所答應的,「會活著」的承諾。現在Xanxus要殺他,已經和揉死一隻螻蟻再無兩樣了,在這個青年喜怒無常的脾氣下,像剛才那種突如其來說要他死的事情,或許不會只有這次。

他們沒過多久就到了機門。史庫瓦羅領著綱吉走向普通隊員們所搭的小飛機,綱吉原以為史庫瓦羅會讓他搭這架飛機;這是史庫瓦羅在車上的時候給他的簡短指示之一。然而對方卻直接對艙門旁待命的部下一揮手,讓人把艙門關起,開始做起飛的預備。

「史庫瓦羅……」綱吉想問這是怎麼回事,不過史庫瓦羅完全不打算給他詢問的空檔,手臂一深就拎著已經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綱吉走進另一架飛機。

「好慢!你不知道現在分秒也等不得嗎?」似乎是看見了高挑的史庫瓦羅的身影,列威的抱怨聲立刻毫不留情地響起。貝爾則是嘻嘻笑著,「如果你嫌現在的那雙腿不好用,王子可以幫你切掉,讓你再裝一雙新的喔。」

「你當我是什麼啊!」史庫瓦羅大罵著,同時鬆開原本抓著的綱吉後領。

少年一時重心不穩,頓時跌倒在鐵灰色的厚絨布地毯上。

「好痛……」

機艙裡的瓦利亞幹部們這才注意到進來時被史庫瓦羅高大身軀擋住的綱吉的存在。

氣氛一時凝固了,列威的臉色非常難看,貝爾則小小嘖了聲。

「──為什麼這個傢伙會在這裡?」終於開口打破沉默,列威的聲音卻沉得像冰。

「不就是因為某個無聊的傢伙亂給部下命令嗎?」史庫瓦羅一聲冷哼,「扔澤田綱吉到另一架飛機那裡,到義大利的時候大概連骨頭渣都不剩。」

「那不是很好嗎?」瑪蒙的反問充滿了惡意,刻薄的倒三角形嘴巴在看到綱吉從地毯上狼狽爬起時不屑地咧開。坐在他旁邊的貝爾只是無法遏止自己般不停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史庫瓦羅並沒有被這個回答困住。

「拿這個問題去問Xanxus啊。」他冷笑道,「別蠢了。你們以為Xanxus他是為了什麼留住小鬼的命?」

正打算反駁的三人頓時都默不作聲。

史庫瓦羅揚起得意的笑容,趁勝追擊道:「好好用腦子想想吧,你們幾個──」

你就有腦子嗎,垃圾鮫。」冷淡的聲音驀地響起。

Xanxus不知何時正靠在頭艙和客艙之間的門邊,綁在髮尾的羽毛髮飾隨意地順著肩膀的微微傾斜而垂落,表情與其說是嘲諷,不如說是嘲笑。

銀髮青年在遭到Boss的無情奚落後面上抽搐了下,悻悻然反問道:「難道不是這樣嗎?Xanxus!」

黑髮青年先是沉默了下,才緩緩說道,「澤田綱吉死或不死對我都沒有差別。」輕哼了聲,「不過這個時候讓他死會有更多渣滓來煩我。──沒有我的命令,不准擅自把這傢伙殺掉。」

瓦利亞的五個幹部們一齊低頭領命。

「不要再用這種問題吵醒我,再有下次就直接轟了你們全部。」

Xanxus說完這句話後連看綱吉一眼也沒有,就逕自走回頭艙,而門隨即自動關上。

「沒想到吵醒Boss的我們還能有命在……看來Boss真的心情不錯呢。」魯斯里亞嘆了口氣,然後友善地朝綱吉招手,「好啦,小綱吉,過來坐好吧,不然飛機沒辦法起飛唷~」

「啊……是!」從剛剛就顯得手足無措的綱急總算放鬆下來,正要走向魯斯里亞的方向時,懷裡卻先被史庫瓦羅塞了一本書。

「到義大利還要很久,別閒著。」

雖然對方那張俊秀的臉面對他時還是一臉冷淡,不過綱吉已經知道他對自己沒有惡意。「謝謝。」

史庫瓦羅簡短地應了一聲,就走回自己的位子上閉目養神。

綱吉則乖乖地坐到魯斯里亞旁邊,他看了看正用尖銳的邊角扎他的書封──是義語學習書。

飛機緩慢地爬升,當它的頭部向上仰起時,綱吉終於多了一點要離開故鄉的真實感。也許他先前所想的那一切都只是在逃避而已,所以才會始終無法真正感受悲傷。

綱吉坐在寬大的座椅上,腦中飛快的浮掠過眾人的身影。里包恩、獄寺君、山本、大哥、雲雀學長、庫洛姆、骸、藍波、一平、小春、京子……還有自己不告而別的媽媽。

膝上端正擺著的義語學習書正嚴格的提醒他,今後的生活──也許是餘生,都必須在一個距離日本萬千海波的遙遠國度。沒有依靠、也無以自保,綱吉從這條路開始就是自己一個人了。而他答應同伴,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絕對不能尋死。

綱吉翻開書本開始瀏覽起裡頭枯燥無味的單字片語。他一向不擅長背書,但是,現在除了努力做自己能做的事,他也不能再做什麼了。

「加油囉,不會的話也可以問我喏。」魯斯里亞看到綱吉努力集中注意力在那些陌生的字詞上,笑著這麼說。

綱吉眨了眨眼,「嗯。」

從剛剛就這麼覺得了……魯斯里亞似乎對自己很友善耶?

到底是為什麼啊?

不過,綱吉並不是會在這種事上鑽牛角尖的個性。



機上的旅程,就在Xanxus的威脅之下,風平浪靜的結束了。不到七小時,他們就已經到了義大利上空,隨即降落在彭格列的私人機場中。

飛機才剛停止最後的滑動,史庫瓦羅隨即拉開機門,刻不容緩似的要早已待命多時的屬下們載他們到彭格列大宅。

一路上綱吉都沒什麼心情欣賞初次見到的義大利建築,不過在車上也無法專心念書,不過魯斯里亞至少還跟他搭了些話,氣氛還不至於到十分尷尬。

沒過多久,車子就駛進了一間佔地廣大的宅邸,雕著花葉的鐵門吱呀一聲便緩緩打開,車子一路暢通無阻地穿越偌大的前庭、打理整齊的寬大車道,下了車後還必須繼續走過沉重華麗的雙扇大門、冰冷廣大的前廳和重重的迴廊。綱吉覺得,自己在面臨未知的命運之前,可能就會先被繞暈在這裡。

終於,領頭的Xanxus率先踹開走廊盡頭裝飾著貝殼與槍浮雕的木門,其他的瓦利亞屬下們也不多說廢話,跟著魚貫而入,綱吉連帶被推了進去,站在挺立的Xanxus旁邊。

Il est non figlio d'Vongola──」

當他們一行人闖進去的同時,裡面的爭執似乎早已進入白熱化的狀態,三個西裝畢挺、但頭髮都已染上風霜顏色的男人們正在豪華的辦公桌前激烈的以義大利語來回爭論。繫著酒紅色領帶的老人似乎情緒最為激烈,瓦利亞等人進去時正在向另一名繫冰藍色領帶的老人爭論的人就是他。旁邊金黃色領帶的老人則是一臉無奈的表情。

不過,在瓦利亞們闖入後,三人的眼光自然而然的都看向了門口,很有默契地一致靜默。

綱吉不知道那名酒紅領帶的老人最後說的那句話究竟什麼意思,他看向一旁的瓦利亞幹部們,卻發現他們人人都變了臉色。

Xanxus的表情沉了下來,儘管一聲不吭,房間裡的氣氛就像是正有一隻獅子在咆哮一般,令人遍體生寒。

「那個老頭果然什麼都告訴你們了。還是說,你們也從一開始就知情?」嘶啞得可怖的嗓音慢條斯理地說著,「都在這裡了吧,你們這群跟著那個老頭一起欺騙我這麼多年的走狗。」

似乎是一時理虧得說不出話,三個老人們都語塞了。

不過這樣的情勢只是暫時的。在瞥見Xanxus右手中指上靜謐深沉的藍寶石戒指時,剛剛說出那句引爆場面的話的老人再度暴怒。

「為什麼你會戴著那枚屬於大空的戒指!還有,九代目的下落呢!你這傢伙,把九代目藏到什麼地方去了!」

「語氣好像沒了玩具的小鬼。」貝爾在一旁低語。

「是沒了主人的狗吧。」瑪蒙倒也樂意跟他一搭一唱。

「這裡沒有你們說話的餘地,暗殺部隊的豺狼們。」金黃色領帶的老人用警告的語氣回敬。

「說起來,大家都做一樣的工作吧。」魯斯里亞露出微笑。

老人們對這句單純陳述事實的話語倒也無話可回。

「Xanxus,我要你的回答!」發問的老人仍舊不屈不饒地質問著。

黑髮青年在三個老人都集中眼神到他臉上的那一刻,並沒有因此憤怒或是像他們所預想的會手足無措。

相反的,他那張輪廓深邃的臉上,露出了極為狂妄的笑容,彷彿他就在等面前的老人發問的時刻。

他拎起還弄不懂眼前情勢的綱吉,一把將他扔到他們之間。

「我已經打敗這傢伙,按照切爾貝洛那些傢伙們的裁判,我是戒指戰的勝利者,彭格列下一任的首領繼位者!

「什……!」

面對對方驚愕而不敢置信的表情,Xanxus彷彿還意猶未盡般接著說道,「我已經贏得彭格列首領的寶座了,現在,你們這些垃圾,就跟你們所保護的那個老頭一起滾吧!彭格列已經改朝換代了!」

突如其來的宣言讓那些老人們失去素有的靈敏反應,只能呆愣在當場無法作聲,半响都還回不過神。而從地上慢慢爬起來的綱吉在聽到Xanxus最後的話以後終於察覺到眼前這群人的身份。

「難道你們是……九代目的守護者們?」

三個老人終於反應過來綱吉正在詢問他們身份的事,六隻眼睛打量了這個白皙的東方少年一會兒後,其中一個人開口說道,「是啊。我是雨守,旁邊這個暴躁的傢伙是嵐守,左邊是晴守。」

「啊……那、那個,初次見面,我是澤田綱吉。」

「澤田……啊!」晴守指著他大叫,「你是家光那傢伙的兒子!」

「長得還真不像!根本認不出來嘛!」雨守笑了,嵐守則接著評論,「還以為會跟他爸一樣黑,看起來倒還滿白的,就是沒什麼霸氣。」

……那還真是抱歉喔。

「話說回來,」雨守突然聯想到什麼般問道,「綱吉,你……該不會不懂義大利語吧?」

為什麼今天所有人都這麼關心這個問題?

綱吉點了點頭,卻看到三個守護者都抽了一口氣。當然了,一旁的瓦利亞的兩個隊員依舊笑得很惡意。

「這就奇怪了,為什麼Xanxus你剛剛卻要突然用日語跟我們交談?什麼時候你也這麼注意談話禮節啦?──你應該最不想讓這孩子知道剛剛我們在談什麼吧?」晴守慢吞吞地問道。

「我已經打敗這傢伙了,沒必要做出那種遮遮掩掩的愚蠢行為。我甚至可以叫這個垃圾跪在地上,求我饒他一命!」Xanxus嘲諷地對他們這麼說,「這主意聽起來倒真挺有趣的啊……垃圾,」那雙鴆紅的戾眸盯著綱吉,殘忍地說了下去,

現在,自己跪下來,像狗一樣用你的舌頭舔乾淨我的皮鞋──否則我就重新發一次對你手下那些渣滓的通緝令。

綱吉睜大褐色的眼瞳,瞪著那抹諷刺至極的微笑。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閃亮
  • 什.....什麼?!((大驚

    倒數第二句那是怎麼回事?!(所以我果然對Xanxus的思考模式難以理解阿.......

    這是怎麼回事呢?我怎麼覺得九代目的守護者們比較友善?(錯覺吧?

    結果XANXUS居然是跟阿綱說衣服的事((望最上面

    但我來是超難過,為什麼阿綱沒有帶到獄寺的外套?(好討厭

    不過阿綱還是很堅強(?)的沒有哭((還好(鬆口氣

    對了,"Il est non figlio d'Vongola"是什麼意思呢?(又到了我的發問時間

    上次的那句義大利語沒有問了呢= 3 =

    所以說我果然還是好奇阿!
  • Xanxus是個隨性的傢伙,基本上他其實不太容易失控,不過他對彭格列的事物會非常執著到病態的地步...我是這麼想的w
    九代的守護者沒什麼友善可言啦,只是基於老朋友的兒子才對他好點而已(?
    因為終究是要割捨過去的啊,而且來大宅之後根本沒時間還讓他抓著朋友外套思鄉啊(遠目)
    基本上用義大利語的時候就是那句不知道也沒關係XD
    不過那句的意思是「他不是彭格列的兒子」
    文法什麼的不要計較了(揮

    朝歌 於 2011/03/12 00:06 回覆

  • 藏雨
  • >>......心中隱隱藏著的不安感,還有史庫瓦羅所說的,「那些老頭會鬧得更翻」的意思。他突然想到Xanxus的意外出現讓他忘記拿走獄寺給他的外套,但現在也沒辦法再跑回去拿了。

    綱吉在心中向好友道歉......

    你不用道歉了,因為這篇是X綱文XDD
    不過感覺上S的戲份似乎也挺多的?
  • XDDDDDD
    中肯了這句(笑翻)
    史庫的戲分當然多啊你難道不知道我有多愛他XDD

    朝歌 於 2011/03/13 10:40 回覆

  • 藏雨
  • >>......綱吉睜大褐色的眼瞳,瞪著那抹諷刺至極的微笑......

    我從沒看過X他笑過,你確定你寫的那個人是XANXUS嗎......?
    還是其實有只是我忘了?

    個人私心覺得他是個德國式的男子漢,不會逞什麼無聊的虛榮心(請無視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黑歷史),也不會突然一時興起就行動。總歸言之,這段在描寫的混蛋肯定不是我認識的那個X。

    但是果然やばり還是XS賽高,XS至上,XS萬歲!
    雖然我早已很久沒看家教了......
  • 哪有他常笑的好嗎,特別是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喂)

    Xanxus是義大利人喔(一秒)
    他這個人遇到自己執著了十幾年的彭格列就會突然神經斷掉(欸欸
    他以前本來是貧民窟的小孩啊,所以到彭格列後才會這麼驕傲,其實我想他多少有害怕被人看輕的意味吧......踩別人的頭會讓他有安心感,不過踩曾經是跟自己相對立的敵人那倒是另一回事就是了......

    在X綱的文下面居然膽敢宣傳XS教義啊你(指)
    是說你根本沒看過XS不是嗎XDD

    朝歌 於 2011/03/13 10: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