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其實沒有很緊張刺激的下集(?)

不知道為什麼寫到陰謀詭計的時候就會覺得很開心XDD

不過重點明明就應該放在X27的感情戲上啊Orz








(04)

怎麼辦?少年的表情和輕顫的身軀都溢出止不住的恐懼和厭惡。照做,他做得到?不照做,他拿什麼壓Xanxus的話回去?

那個男人,現在正用戰勝者的地位高高在上地俯視他啊。

三個九代目的守護者,眼光都注視到他的身上,瓦利亞的幹部們臉上或是嘲笑,或是閉上眼睛,或是一臉無可奈何。然而不論他們個人的反應是什麼,他們也在等著綱吉。

而發出這道無理命令的Xanxus,始終只用他充滿戾氣的眸子不屑地看著他,薄唇上掛著的笑容彷彿早已篤定澤田綱吉這個人會怎麼做。

綱吉的內心正刮起一陣狂亂的風暴,襲捲過他茫然的千轉百緒,然而那裡仍然沒有該有的答案。是因為從來沒有思考過,才會沒有選擇的叉路吧。

他雖然想過會被惡劣的對待,也知道自己或是朋友的命即使是現在依舊隨時可能遭到Xanxus的威脅,清晨時機場的那一幕還在綱吉的腦海中歷歷可見。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Xanxus竟然會真的當著眾人的面──甚至還有九代目的守護者們眼前──踐踏侮辱他的自尊到這種地步。

「這……怎麼可能……」他訥訥地開了口,勉強地想應付過這種難堪的場面。一旁的貝爾卻毫不遲疑地接了他的話,

「做不到嗎?我可是很樂意替Boss再去一次日本喔。」

列威從剛才就沒有多說一句話,此時如豆粒般的雙眼卻突然閃出光芒,彷彿想到能夠親手解決某個讓他看不順眼的傢伙讓他多開心一樣。

「跟復仇者監獄交涉,讓他們提早殺掉兇惡犯,對現在的我們來說也不是多難的事了呢,一毛錢都不用花喔。」瑪蒙竊笑著。

「……!」綱吉用力咬住下唇。

黑髮紅眸的男人一句話都沒有再說,僅僅是高傲地站立著,等待他的服從。他知道我會聽他的,綱吉發現自己的心中竟然出現了因為自尊受辱而憤怒的情緒,強烈得讓他有種暈眩感。綱吉不管在哪一所學校都沒少受過欺負,從言語上的到肢體上的都有,然而他一向都麻木地選擇逆來順受。沒能力還手是一個原因,心態上就覺得自己矮了別人一截則是另一個原因。

只有這次──Xanxus這麼蔑視他這個戰敗者的這一次,綱吉第一次想要反抗,想要大叫開什麼玩笑,想要使勁打碎那張輕蔑的笑容。

但他比起過去,難道不是更沒有立場反抗嗎?因為他是戰敗者,是輸給了這個男人、輸掉了自己人生的戰敗者。

那究竟是為什麼,他會這麼憤怒?──是因為身邊的老人們逐漸對他失望的目光嗎?

可是他們又期待他說什麼?他們,這些直至今日都和他素昧平生的人們,打算要求他為了尊嚴而不去顧他的朋友們的命,要他讓那些自始至終都想保護他的朋友們去死嗎?

他們怎麼以為他做得出這種事?

綱吉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表情。膝蓋的震顫讓他在來不及多做決定的情況下就跪伏在冰冷的地上。這麼大的撞擊力道應該要痛的,可是綱吉根本沒有感覺。然而他的內心明明就還有感受,綱吉知道,那陣盤捲在他心上的憤怒無法因為他的身體選擇臣服而隨之消去。

他的視線模糊,但他的其他感官還在;他聽到貝爾和瑪蒙瘋了一般的狂笑,旁邊的雨守微不可聞的嘆息。他可以感覺到嵐守的厭惡眼光熱辣辣地盯著他,幾乎要把他的背燒出一個洞。他知道史庫瓦羅的長髮在微微晃動,也許是在暗示他別這麼做。

綱吉使勁動起僵硬的脖頸,抬頭看那個命令他承受這一切的可恨男人。他至少要知道這個男人對他的屈辱做何感想。


然後他困惑地瞪著Xanxus的臉。


Xanxus居然收起了原先掛著的諷刺笑容,甚至收起了所有的表情。那張輪廓深邃的面容上如今只存冷峻,連他慣常的憤怒都沒有。

而他的深紅眼瞳裡──早已沒有澤田綱吉這個『人』的存在。綱吉因為他而受到的侮辱或是恨意,根本就沒有進到Xanxus的眼中。這個站立著俯視他的男人,在看著他的時候,僅僅是把他看做一隻……準備伸出舌頭搖尾乞憐的畜生。不只不在乎而已,Xanxus根本就不覺得綱吉會有所謂的憤怒或屈辱。因為『澤田綱吉就只是隻狗罷了』。

綱吉覺得嘴巴發乾,喉頭隱隱發疼。在進行戒指戰的期間,Xanxus給過他不屑的眼神,給過他憤怒,也給過他傲慢的蔑視,可是Xanxus從來沒有──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徹底無視『澤田綱吉生為人而在他面前』這個事實。那是打從心底的否定澤田綱吉這個人的存在啊。

那樣的眼神,比起剛剛所承受的受辱感,更讓他覺得不甘心。居然有一個人,在他還生存於這個世界時,就完全否認了自己的生存意義。明明自己就在他的眼前不是嗎?卻連生為人的身分都不被承認。

『你是我的學生,不准給我丟臉,蠢綱』。

腦中突然想起里包恩嚴厲的聲音。

而自己現在究竟在做什麼?究竟該做什麼?


不應該不知道的不是嗎。


綱吉拼命催促自己仍在抖顫的膝蓋擠出力氣,支撐自己從Xanxus的腳邊慢慢站起。現在綱吉沒有死氣丸,沒有手套,沒有火焰,沒有家庭教師,也沒有任何有人佇立在他身旁。他有的只剩下他自己。所以,他還有自己的尊嚴必須要保護。

Xanxus當然不會不對綱吉的反抗不做任何表示。如虎般兇猛的紅眸之中戾氣更盛,強烈的殺意自他身上暴起,連瓦利亞其餘原本想對綱吉的動作做各種回應的幹部們都立時噤口不語。較老練的三個守護者們倒是沒有失態,不過雨守仍是深深皺眉,嵐守則只從鼻腔哼了聲,晴守靠在一邊的桌旁兩手交抱,臉上沒有表情,但他們也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但是,至少他並不是抹除了澤田綱吉這個人存在的事實。綱吉想,至少Xanxus還會想要殺了他。

「以戰鬥來說,我沒有輸給你,Xanxus。」綱吉一字一句地說,暖茶色的眼睛沒有避開對方的瞪視,儘管背後其實已經淌了不少冷汗;在Xanxus的視線下說話壓力真的非常大。但是,至少這點必須堅持到底,不然他在戒指戰後向Xanxus提出放過他的朋友們的要求的立場就毫無意義。絕對不能再讓他的守護者們陷入危險的境地了。

Xanxus冷嗤一聲,似乎要說什麼來嘲諷他,然而綱吉輕吸一口氣,沒有給這個男人說任何話來打斷自己勇氣的機會,就逕自說了下去。

「……不過,彭格列戒指的確承認你了。這是我親眼所見的事情,也是我沒有繼續反抗你的原因,並不是你以為的──我打不過你。所以我不認為我有向你搖尾乞憐的必要。」

「等等……你說什麼?彭格列戒指承認了他?這怎麼可能!」這件事帶來的刺激比起前面幾個消息似乎都還要更加刺激這些老人們,三個人臉上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綱吉稍稍困惑的蹙起眉頭。他不過是說出實話而已,為什麼九代守護者們都不相信?

Xanxus並沒有因為三人不加思索的否定而動搖,也沒有對綱吉的話做任何回應。他雙手交抱,月蝕色的眼瞳一瞬也不動地盯著三人的爭吵。

「他確實是戴著完整的彭格列戒指……可是這就代表戒指承認他嗎?他也可以不經過繼承就戴上戒指,像二世一樣──」

「不可能,戒指戰的最終勝利條件就是贏得彭格列戒指的承認,就算今天綱吉放棄比賽資格,如果戒指不肯承認Xanxus,他同樣也不能戴上戒指。」

「再說,家光的兒子沒理由說謊啊。」

「這不可能!」嵐守固執地說道,「他明明就不是──」

「夠了,柯約戴。不要再說了。」雨守沉重地制止語無倫次的嵐守,晴守跟著點了點頭,「雖然這傢伙說他不在意,不過這種事還是別讓更多人知道。」他遲疑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既然戒指願意承認他……也許九代目真的弄錯了……」

「連血緣關係都會弄錯?」嵐守寒著一張臉反問。晴守沉默下來。

事情都說到這個分上了,綱吉也終於弄懂他們在爭論的究竟是什麼。只是這也不是能夠輕易問出口確認的事;特別是在Xanxus的臉色越來越冷的情況下。

「說夠了沒有,你們這群垃圾。」

正在激烈來回辯論的三人閉上了嘴。

老實說,當著當事者的面討論對方的血緣問題(儘管對方早已知情),真的是相當失禮也有失紳士風範的事。但這件事對整個彭格列家族的傳承來說茲事體大,三人才會因此失控。

僵硬的沉默中,刻意拔高的男音率先打破了局面,

「總之大局是已經底定囉。」魯斯里亞笑瞇瞇地如此說道,翹起的小指向三個神情複雜的老人們搖了搖,「小綱吉也已經『服從了彭格列戒指的選擇』,所以呢,這裡已經沒有你們再多置喙的餘地囉。」

可以嗎?魯斯里亞並沒有再這麼問。

嵐守挫敗的吐了一口氣。晴守似乎也不欲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轉而問道:「至少九代目的所在地可以說吧?沒有九代目的確切情況,談這些問題都還太早。」

「去問加百羅涅吧,人在他們那裡。」列威回答道。老人們面面相覷,顯然這是個他們沒想到的答案,「加百羅涅?怎麼他們也牽扯進來了?」

「不過『人在他們那裡』……就是說,九代目還平安無事嗎。」雨守安心地鬆了口氣。

氣氛總算暫時維持住和平。三名守護者一刻也不願多留,隨即出發前往加百羅涅的根據地確認他們Boss的情況。從他們一個人也沒有待在這裡做留守這點來看,大概是已經默認Xanxus的繼承權。

「Boss總算是登基了呢。」瑪蒙的聲音掩不住的喜悅。

「Boss,澤田綱吉要怎麼處置?」列威則是迫不及待地指了指勉強維持站姿的少年說道,「他已經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我想不如就──」

「讓小綱吉當下僕吧,反正Boss之前也是這麼決定的嘛。」魯斯里亞笑著提供主意。列威兇狠地瞪了花稍的男人一眼,不過對方只當沒看到。

Xanxus隨意地做出了決定。「看這垃圾被人使喚的可笑模樣是不錯。垃圾鮫,你帶這傢伙去僕人房。」沒管列威還想說什麼,他看著綱吉對他的話語倒抽口氣,低聲地笑了,對著臉色還很慘白的少年說道:「垃圾,你剛剛倒是很有膽子地反抗我了啊。不過,確實是很識時務的說了該說的話。」

「如果我真的照你的話做,你會毫不猶豫地把我殺了吧。」這是綱吉的直覺。

──但是在那當下,他倒的確沒想到這一層就是了。

反抗Xanxus的原因,並不是因為Xanxus的緣故,仍然是為了自己。綱吉的心中很清楚這一點。

一身戾氣的青年彷彿看穿他的想法般哈哈大笑,貝爾和瑪蒙等人則不明所以的驚愕不已。

「也許你能在我的手下活得不錯啊、澤田綱吉!」笑聲稍歇後,Xanxus低沉的聲音首次不帶嘲諷地如此說道。然後他就一揮手,示意史庫瓦羅把他帶下去。

……那句話的意思是,他猜得沒錯嗎?

綱吉來不及多問出那個黑髮青年的真正想法,就連忙跟著史庫瓦羅出了房間。



「小鬼,你還真大膽啊,剛剛居然敢對Xanxus那樣講話。」話雖如此,史庫瓦羅的語氣卻像融冰一樣,比起先前解凍了些。

他們此時正走在低調華麗的走廊上,兩旁的牆上偶爾會掛著一些畫作做為裝飾,大部分都是肖像畫,綱吉猜那應該是歷代首領的家人一類的人物。

「里包恩說不能丟他的臉。……而且,我不想被Xanxus用那種眼光看。我不喜歡那種感覺……」

雖然綱吉並沒有明確地說出Xanxus的眼光究竟是什麼樣子,史庫瓦羅卻好像非常了解他的心情,並沒有多加追問,而只是微微挑起眉頭。

「原本以為你這小鬼沒了死氣之火撐著以後就會變得懦弱了,看來也不盡然嘛。」俊朗的青年露齒而笑。「那小子之所以會跟著你的理由,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說著的同時,套著手套的義手已推開一扇相對迴廊而言顯得有些樸素的門板。

裡面的空間意外的寬敞。這裡似乎是類似負責洗滌工作的地方,當他們兩人進去時,原本正在洗衣機、烘乾機和熨衣台旁邊工作的僕人和女侍們紛紛驚訝地停下手邊的工作,有些人還探頭探腦地打量史庫瓦羅身邊的綱吉,看那模樣應該是出於對難得出現的東洋面孔的好奇。

史庫瓦羅把一名總管模樣的女人叫來,開始用又急又快的義語對她進行簡潔的解釋和吩咐,聽在綱吉耳裡當然是一個字都不懂。史庫瓦羅看到綱吉一臉困惑地看著他們時嘖了聲,停頓幾秒後似乎又問了些什麼,女人遲疑一會兒後抱歉地搖頭。銀髮青年像是早知如此般抬手阻止對方不斷道歉的動作。

「小鬼,」史庫瓦羅爬梳一下他那頭長長的頭髮,然後無奈地說道,「莎麗娜會指導你該做什麼,你跟著她做事就行了,她會照顧你。雖然她不會說日文,不過比手畫腳總行得通吧?誰叫阿爾柯巴雷諾居然什麼都沒教你,那傢伙老是自信過剩。」他揉了下太陽穴,其實他也頭痛得很,但語言不通這事情不是一時半會可以解決的。「自求多福吧。

綱吉遲鈍三秒後才發現這問題有多嚴重。

不,應該說因為之前和身為義大利人的里包恩、獄寺君、瓦利亞們甚至是藍波都始終沒有溝通困難的問題,所以綱吉一直都有種「義大利人應該都會說日語吧」的嚴重錯誤認知,即使被提醒了好幾次,仍然沒有對這個問題有實際的危機感。

下僕的工作,史庫瓦羅當然是不可能一項一項教給他的,讓總管來指導他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比手畫腳……這難度也太高了吧?

史庫瓦羅拍拍呆愣住無法反應的少年的頭,倒是沒對他有什麼同情的表示,就直接走出僕人房。綱吉目送那個颯爽的背影隨手關上門,然後終於無可奈何地轉身面對他的命運。

女總管因為他是史庫瓦羅親自帶過來的人,對綱吉也算友善,並沒有要特別刁難綱吉的意思。她領著綱吉穿過幾個工作檯,到了堆積如山的抹布邊,綱吉看到已有幾個人在搓洗抹布,就知道莎麗娜大概是要讓他負責洗抹布的差事了。

這工作不會太難,也不需要多少交談,綱吉知道這是她為了還人生地不熟的自己才這麼安排的,於是感激地對她一笑,女總管莊嚴的面容上也泛起微微的笑意。

然而,就在綱吉打算認命地開始做事時,僕人房的門卻再度被「砰」地一聲推開,一頭金髮隨即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啊~兔子捕獲。」

是貝爾。

他的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雖然瀏海遮住了他的雙眼,綱吉仍覺得彷彿有一道光芒從那金色的柔軟髮絲中射出。

綱吉全身不禁打了個寒顫。

想必他是算準了史庫瓦羅離開的時間才悠閒地過來吧。精緻美麗的殺人王子嘻嘻笑著,紅黑條紋相間的平口POLO衫隨著他的笑聲一起一伏。他招了手,要莎麗娜過去他那邊。

女總管雖然不明就裡,仍然惴惴不安地過去了。

同樣是跟史庫瓦羅一樣是用義語下命令,貝爾的語氣聽在綱吉的耳裡,不知為何就是多了一分陰險跟等著看好戲的意味。簡單來說,就是不懷好意。

綱吉聽不懂他們的對話,只能轉而注意他們兩人的表情,他發現莎麗娜臉上的為難越來越濃,心中的不安也跟著節節高升。當她鼓起勇氣向貝爾說了什麼時,貝爾只露出一把閃著銳利銀光的小刀就讓她閉嘴。

金髮少年又嘻嘻笑了幾聲。「難得來到這裡,不讓你好好參觀這裡就太可惜了吧?小兔子。」只說了這一句意味不明的話以後,他沒有再向綱吉說什麼,隨即就離開了。女總管雖然搖了搖頭,還是開始去執行貝爾的指令。綱吉忐忑不安地看著女總管的動作──

看到女總管從一旁的衣櫃裡拉出「某樣東西」後朝他走來,少年頓時覺得心情複雜。

第一次看到整人手段整到這麼沒手段的。擁有輝煌的被霸凌史的綱吉,此時與其說是很想哭,不如說是哭笑不得。比起來,史庫瓦羅叫他跟莎麗娜比手畫腳的命令還比較像在整他呢。

他接過莎麗娜遞來的「女僕服」,看著對方臉上為難又有苦說不出的表情,深深嘆了口氣。

「意思是……要我穿這個?至少也拿圍裙就好吧……這東西要怎麼穿啊?」

所以說,這到底算不算給里包恩丟臉呢?

綱吉懶得再思考這個問題了。反正他現在就算說什麼,莎麗娜也只會跟他大眼瞪小眼。

語言不通是很悲哀的,特別是在人家被逼著要讓你穿可笑的女裝的時候。




本來女僕裝應該要更有爆點的才對啊(死)

綱吉不知道為什麼看見女僕裝後就累了...吐槽不能(滅)

其實綱吉的女僕裝並不是個重點就是了...重點是女僕裝後的陰謀詭計啊www

稍微可以理解雪乃老師寫到後面太開心都懶得管輝秀兩個人終身幸福的感覺了XD

是說這次地震也不知道雪乃老師和天野娘有沒有事...

不過只要下周的JUMP還出得來應該就大丈夫吧w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閃亮
  • 阿阿,阿綱算是剛剛好逃過一劫了(?)
    我覺得那句"史庫瓦羅叫他跟莎麗娜比手畫腳的命令還比較像在整他呢"
    真的是太經典了!XD

    "第一次看到整人手段整到這麼沒手段的。擁有輝煌的被霸凌史的綱吉"

    貝爾不知道有沒有料到這點?

    不知道為什麼這篇就有X綱的感覺了(唉?
    我等著下篇的陰謀(?)

    非常喜歡阿綱跪下後的心情轉折那裡,我覺得處理的很好!
  • 貝爾怎麼可能會料到呢XDD
    所以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不是

    現在再重看上上禮拜的存稿就覺得好像也沒那麼陰謀了(咬手指(告非
    反正這些陰謀對綱吉的小腦袋來說很難就夠了(喂

    謝謝喔>///<
    閃亮現在回文都是最快的呢˙ˇ˙

    朝歌 於 2011/03/17 17:22 回覆

  • 閃亮
  • 哈哈。搶頭香就是有種快感(喂
    看到自己是第一個心情就很好這樣(笑
    不過回最快大概是因為我比較閒吧(?
  • 有人搶頭香讓我心情也很好(喂
    謝謝支持囉˙ˇ˙

    朝歌 於 2011/03/19 22: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