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這種白癡的標題的來源......請去看momo幼兒台吧(逃

昨天沒打完所以今天補發的S生日賀。童話體真的好難噢噢噢──Orz

史庫生日快樂!然後白色情人節快樂!˙ˇ˙












『從前從前,在一塊生長著青翠碧綠嫩草的草原上,住著一群無憂無慮的羊群。雖然草原上同樣也存在著會咬殺人的巨大鳥禽和會kufufu怪笑的變種藍色鳳梨,不過就一般的日子來說,羊群們在這片草原上的生活仍然算是平靜祥和。

然而某一天,鄰近的森林裡,居然悄沒聲息地搬來了兩隻狼。兩隻狼的名字分別是黑太狼和銀太狼,他們雖然是因緣際會下的室友,不過從第一天開始,黑太狼囂張跋扈的個性就讓銀太狼投降成了他的奴僕。基本上一整天下來黑太狼幾乎都不會自己主動做任何事,完全都在壓榨銀太狼負責這個家的大小事務。銀太狼雖然苦不堪言,但基於太過正直的個性,還是任勞任怨地替他的室友包辦了舉凡繳電話單到負責晚餐的各種雜事。

搬來這座森林之後的一星期,黑太狼一早便一邊蹺著腳,膝上攤著今天的早報,一邊喝著銀太狼泡好的黑咖啡,視線投向窗外稀疏林木後羊群嬉戲的草原。

當羊群肥嫩白皙的身軀不知好歹地在他那酒紅的雙眼前面玩起跳格子的時候,黑太狼臨時起意,叫住一隻手在掃地另一隻手在烤麵包的銀太狼說道,「喂,垃圾鮫。」

「啊啊?」銀太狼萬分不耐煩地回聲,一手還在替切好的吐司塗奶油。

「去給我抓隻羊來加菜。」黑太狼如是說。

「混帳Boss,你是沒看到我有多忙嗎!要吃羊不會自己去抓啊!!」

「誰管你啊。去給我抓羊來,晚餐沒吃到羊我就轟了你。」

「喂──你不要太過分了!!」

……雖然對黑太狼的無理要求暴跳如雷,最後在做完所有家事以後,苦命的銀太狼還是乖乖出門抓羊去了。



「呿……是叫我去哪裡抓羊啊?」銀太狼一邊嘟囔著抱怨,一邊往不遠處的草原走去。

下午的陽光有點烈,經過葉縫中而跌落地面的陽光仍然刺得銀太狼覺得有點扎眼。他瞇著眼睛,在心裡咒罵第一萬次黑太狼的名字時,突然聽到不遠處傳來的求救聲。

「救命啊……有沒有誰在這附近……」

「誰啊?」銀太狼皺起眉頭。聽聲音,受困者似乎是個少年的樣子。

銀太狼撥開濃密的草叢,循著逐漸變得有氣無力的聲音來到一個長了不少果樹的地方。甜美的果香四逸,而為果樹環繞的一個略深坑洞裡,求救的聲音已經氣若游絲,甚至還隱隱有著哭音。

「誰在附近的話可不可以救我……有沒有誰在這附近……」

「小鬼,你是掉到坑洞裡了嗎?」銀太狼向著洞口問道。

裡面的少年聲音就像是發現了希望的光芒般大叫著回應,「嗯!不好意思,可以伸手拉我一把嗎?」

銀太狼聳聳肩,把手伸了下去。握住他手掌的手與其說是手,倒不如說像是蹄……蹄?

銀太狼毫不費力的就把求援者拉了出來,對方卻又笨手笨腳地跌倒在草地上,差點又要滑下坑洞,銀太狼極端無奈地再次拉住對方柔軟而潔白的毛。

喂──你怎麼會滑下去啊?」

對方雖然被他的大聲音嚇了一跳,不過還是略帶羞恥地解釋道:「我想摘果子吃,可是沒注意到這裡有個洞,不小心就滑下去了……真的非常謝謝你的幫忙,我叫綱吉羊,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有著銀色鬃毛的狼挑起眉頭……狼會挑眉頭嗎?天曉得。總之他這麼回答這隻肥嫩的白羊了:「叫我銀太狼吧。不過這可真剛好,我需要一隻羊,就有一隻羊撞到我手中啊。」

「呃?」綱吉羊愣住。

「我家那個惡霸Boss今天晚餐想吃羊,就麻煩你跟我走一趟了。」

銀太狼利索的捆起小羊,離開案發現場。

至於被綁架的肉票,感言只有一句。

「……為什麼弄得我好像是名偵探○南裡面的犯人一樣啊?那是什麼警官發言?」

吐槽的點錯了吧,綱吉羊。



「喂──混帳Boss,羊我扛回來啦。」

將被五花大綁的綱吉羊放到地上以後,銀太狼對著還在看報紙的黑太狼說道。牠擦了擦額頭的汗,正準備將這隻用無辜眼神可憐兮兮地盯著牠看的小羊下鍋時,黑太狼放下報紙,看著綱吉小小的身軀,評估幾秒後把身邊的花瓶砸到銀太狼頭上。

「去你的!你在搞什麼!!」銀太狼暴怒。不過這其實不是第一次,而且通常,黑太狼表現的樣子比牠還火大,所以銀太狼的怒火一下子就減了半分。

「這種弱小的小幼崽也拿來讓我吃?」

「不然咧?」銀太狼怒問,「這種上等的小羊你都不要,不然你是要吃什麼啦!」

黑太狼高傲的回答道:

「當然是草原上最尊貴的羊啊。我要吃羊王。」

「混帳Boss!!」

「今天晚上沒吃到羊王,我就轟了你。」

然後銀太狼憤怒地提著綱吉羊再度出了門。

「你真的很辛苦呢,銀太狼……」被銀太狼扛在肩上的綱吉羊以同情的語調說道。

銀太狼哼了一聲,把綱吉羊從肩膀上放下。「帶我去你們的村落吧,去找你們的村長。」

「噢。」還不明就裡的綱吉羊乖乖地照他的話做了。



到達村長家門口的時間,天空半邊早已被深紫和橘紅的雲彩所佔據。原因很簡單,因為綱吉羊迷路了。

「對不起……」綱吉羊滿懷歉意地這麼對銀太狼說道。

「你居然能活到現在……我看吃了你連我都會變笨。」銀太狼嘆了口氣,揉了揉低著臉像要哭了的綱吉羊的頭,「算啦,反正你們的村長家也到了。」

大大的狼掌粗魯的在綱吉羊的頭顱上摩挲,彷彿在安慰牠一般。綱吉總算不再露出難過的表情,點了點頭,然後抬起村長家的門環敲了三下。

「啊,是廢柴羊啊,找我什麼事?一噸的蔓越莓採回來了嗎?」似乎是村長的羊戴著黑色帽子和一隻貌似是變色龍的寵物出來應門,一看見是綱吉羊便如此親切的問道。

不,這哪裡親切了啊!

「我的名字是綱吉羊!還有那種任務沒人能達到的吧!我都差點死了!」綱吉羊吐槽道。

「差點死了就是還沒死啊,廢柴羊。」村長泰然自若地說出罔顧羊命的話語。

「我看你也過得很辛苦嘛。」銀太狼低聲地在綱吉羊的背後說道。綱吉羊的眼淚幾乎心酸地迸出。總算有狼說了一句羊話!

「我是被這位銀太狼救出來的,牠說牠要來找村長。」綱吉羊天真地說道。

村長的臉抽了一下,「說你蠢還真不是沒理由的,蠢綱!」

說的好。銀太狼默默地在心裡鼓掌後對著村長說道,「混帳黑太狼說今天沒吃到羊王不會罷休,所以只好請你跟我走一趟了。」雖然走了就回不來啦。

村長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掏出懷中的藍寶石戒指塞進愣愣看著牠們的綱吉羊手中,語重心長地交待道,「老朽最近身體真是越來越不行了,綱吉羊,今天起本村的村長之職就由你擔任了。」

「──啊!?」

「這位銀太狼先生要村長跟牠走,你就跟牠去一趟吧,我要睡了。呼──」

!!

「綱吉羊,你不只過得很辛苦,還被徹底利用了嘛。」銀太狼就事論事地說,綱吉羊泫然欲泣地看著牠,牠從狼嘴裡吐出一口心情複雜的氣。

實在是不想帶走這隻笨笨的羊啊。若是將這樣的眼睛放進沸騰的鍋裡,只怕自己不顧灼傷,也會將那雙哀求著牠的單純雙眼撈出來吧。

但是家裡的霸王狼還等著牠回去覆命煮羊湯呢。

就在銀太狼的狼掌遲疑地伸向綱吉羊的剎那,某個肉食性動物的陰影突然從天而降,籠罩住雙雙呆住的兩人。

「是誰想從我眼皮底下帶走這塊並盛草地的草食動物的,站出來接受我咬殺的懲罰。」

「喂──你又是什麼啊?」銀太狼拉過一旁的綱吉羊,兇狠地問著眼前的大型禽鳥。

「我是維持這塊並盛草地秩序的風紀委員長‧雲雀。」明明就不可能是雲雀的鳥類這麼自稱道。牠漆黑的眼睛冷冷地瞧著銀太狼抽動的鼻頭,「就是你吧,破壞這塊草地的秩序的傢伙。」

銀太狼被那話中的氣勢不自覺地震懾了。眼前的鳥不是簡單的鳥,是貨真價實的肉食性動物!

牠陷入了進退兩難的窘境。就這樣離開嗎?還是跟這隻鳥拼拼看?

然而在牠還來不及決定時,原先被牠握住的蹄居然反過來握住了牠。

「委員長,對不起,我和銀太狼去散個步,等一下就回來!」綱吉羊顫抖地對眼前的禽鳥說完後,拉著銀太狼就開始迅速地跑離原地。夕陽的餘暉隨著風溫柔地送過來,催促牠們逃開。

雲雀彷彿哼了聲,不過倒是沒有追上來,就逕自飛走了。

銀太狼看著眼前拉著牠逃跑的膽小羊隻,有點想要再嘆口氣,但是想到今天好像已經嘆了很多次氣,就搖了搖頭,笑了。



「呼……到這裡應該就安全了。」綱吉羊氣喘吁吁地說。牠本來就不是很擅長跑步,今天又發生這麼多事,跑這一趟真是把牠累壞了。

「你啊、真是笨得有剩。」銀太狼拍拍那顆小小的頭顱,「好啦,你自己回家吧,可別再迷路或是掉進洞裡了。」

「嗯。……咦?」綱吉羊點頭點到一半才發現不對,「那你的任務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敲那隻笨狼頭,跟牠說今天的晚餐還是麵包啊。」銀太狼說道,「你也算救了我一命,我不想把你帶回去啦。所以你自己走吧。」

「噢,嗯……謝謝你,銀太狼。」小羊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謝什麼啊。」雖然這麼說,銀太狼還是忍不住微笑。

目送小羊離去以後,牠才揉了揉額頭。

不知道今天會被什麼東西砸。牠吐了口長氣,往家的方向沉重地走去。



──結果是被鍋子和茶几結結實實地打了一頓。

鼻青臉腫的銀太狼拎著小小的行李袋孤獨地走在森林的小徑上,盤算著找個月光明亮的地方坐下來替自己貼個OK繃。再跟黑太狼住下去,自己大概真的會被壓榨到死吧。

說起來自己跟那隻叫綱吉羊的小羊也沒什麼兩樣,同樣都是被人毫不留情地利用個完全了啊。

晚上的森林很靜,偶爾才會有夜梟嘶啞的鳴叫聲劃破點點星光。小徑的兩旁堆滿枯乾的落葉,好不容易銀太狼才看到一塊尚算平坦的石頭供牠坐下來休息。

「真是累死了。」銀太狼自言自語著,在包包裡翻找著OK繃時,伴隨著清冷的空氣流動而過的夜的聲響,驀然多出一個奇怪的聲音。

「嗚……好痛……」

月銀色的狼眼瞪大。

那隻笨羊!?牠又怎樣,跌到懸崖下啦?

即使腦袋裡馬上想出那隻羊笨手笨腳地從樹上摔下來後一路滾下懸崖的可笑畫面,銀太狼可一點也笑不出來。牠迅速往聲音所在的方向跑去。

所幸,這次小羊並沒有跌進任何地方,只是滑了一跤,模樣顯得有些狼狽地在枯葉堆裡哭泣而已。

「喂──綱吉羊!」

「……銀太狼?你怎麼在這裡?」綱吉羊慌忙想站起來,這時才發現自己的腳居然扭傷了。牠沮喪地坐在地上,抬頭仰望銀太狼焦急的臉。

然後牠注意到對方的狼狽程度並不下於自己。「啊!你怎麼全身都是傷!要趕快治療才行!」

「那種事等一下再說啦。你沒事吧?」

綱吉羊在銀太狼的攙扶下勉強從地上爬起來,「應該吧……好痛!」

「腳扭到了不是嗎,還想逞強啊?」銀太狼乾脆將綱吉羊整隻抱起,「你又怎麼回事,這麼晚了還在森林裡?」

提到這個綱吉羊就委屈起來。「村長叫我沒摘完一噸的果子之前不准回村……」

「結果你也被壓榨了啊。」銀太狼無言幾秒,看了看綱吉羊欲哭無淚的模樣,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不然我們逃吧!」

「逃?」綱吉羊茫然地看著牠,「逃去哪?為什麼要逃?」

「難道你還想再這樣被壓榨下去嗎?」銀太狼從鼻子裡哼了一聲,抱著綱吉羊往森林的深處走去,「反正我也不討厭你,放著你在這裡的話你大概也會死,你就跟我一起來吧。」

綱吉羊沒說話,只是直勾勾地瞧著銀太狼看。銀太狼不自在地咳了聲,「幹嘛,有意見嗎?」

小羊微微笑了。牠說,

「我只是覺得,今後的生活,應該就是所謂的童話式幸福快樂結局吧。」

這次換銀太狼不說話了。綱吉羊想,牠應該是臉紅了吧。

嗯?狼會不會臉紅?……天曉得。

不管怎麼說,總之綱吉羊和銀太狼兩人,從此以後就在森林的深處過著幸福快樂的美好生活了。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End.』



※おまけ01.

「這是什麼垃圾。」Xanxus冷冷地把故事徒手撕成兩半,再兩半,然後再兩半。

「銀太狼就是隻狼,黑太狼怎麼可能會叫牠垃圾鮫。可笑的破綻,讓人看了就火大。」

「我也是人你還不是這樣叫!」史庫瓦羅怒道。

然後他就被砸了一個威士忌酒瓶。



※おまけ02.

「啊哈哈,這故事很有趣嘛──」山本笑著這麼評論道,然後很順手地把它放到練習刀法用的稻草人頭上,一刀把它砍成兩半,再兩半,然後再兩半。

「史庫瓦羅,再來打一場吧!你好像還沒有很累對吧?嘛哈哈!史庫瓦羅的體力真好呢──」

「……」

史庫瓦羅站在一邊看著紙屑飛揚,對自己的徒弟(?)有疑似人格分裂的情形決定完全無視。




(歡樂的?)FIN.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閃亮
  • 喔,天阿!我真的好喜歡後面那兩個吐槽。

    尤其是史庫瓦羅的那句"我是人你還不是這樣叫"太讚了!Xanxus應該是不知道怎麼反駁了,所以才犧牲那頻威士忌的吧(?)

    山本一邊說真是個有趣的故事一邊把故事劈成兩半,我可以把他看作是吃醋了嗎?(笑)不過人格分裂蠻適合他的(咦?

    阿綱變成羊還是一樣的可愛阿?(笑

    史庫瓦羅生日快樂!可憐你連生日都要被人打(?)
    也祝朝歌白色情人節快樂!
  • 這就是Xanxus老大可愛的地方啦~~www
    不過可憐了史庫的頭www

    山本就是吃醋了沒錯(燦爛)
    那傢伙的人格分裂早就是他的特色了(喂

    綱吉不管是兔子還是羊都很可愛(什麼變態發言啊喂

    謝謝ˇ閃亮也是,情人節快樂噢˙ˇ˙

    朝歌 於 2011/03/17 17: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