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久違的短篇!久違的H!www

其實這禮拜原本要放的短篇是驚人的(!)X骸,不過最後還是改成這篇w

說起來如果不是到處翻筆記本找地方寫X骸,我根本就忘了這篇還沒寫完啊Orzzz

本來這篇只是耍耍曖昧就算的,不過想到晝夜反轉寫到H的地方可能還要兩個月左右,覺得這樣太對不起大家(?)

可是我高估了一年沒寫過H文的自己(眼神死)中間居然一度連基本的名詞都寫不出來...2010年的我究竟過著多修女的生活(菸)

H傷眼抱歉啊大家。短篇而已大家就容忍一下(欸)

下禮拜再看看能不能寫X骸那篇出來......我好認真啊(拭淚)





「唔……為什麼我來義大利以後,居然還要學日本的茶道啊?」

當彭格列的第十代發出類似慘叫的抱怨時,正是風和日麗、晴空萬里的午後時分。

難得有逃脫繁忙公事的下午茶時間,他的老師卻秉持一貫沒人性……咳,嚴格的作風,以「首領怎麼可以連一點基本技能都不會!」的理由,一腳把他踢來學莫名其妙的茶道。

(對綱吉來說)更糟的是,里包恩替他找的家教老師,還是這個在他來彭格列以後唯一一個無論他使出楚楚可憐的懷柔政策、還拿首領的位置脅迫,全都沒辦法讓對方聽話的男人。──應該說,在想耍什麼招數之前,就會全部被對方冷眼瞪回來,順帶遭到被嘲笑的下場。

裝潢精美的和室地板上,所謂的「教學器具」早就被僕侍們有條不紊地放好了。綱吉心不甘情不願地走近這堆讓他美好的補眠時間再見了的用具,而他的「茶道老師」則對他的抱怨嗤之以鼻。

「你倒是先反省為什麼還得讓我這個義大利人教你茶道啊,澤田綱吉。」

「嗚!」無話可說。

「況且,就是因為你是個日本人,才得學這種垃圾伎倆。」Xanxus說道,語氣的嘲笑意味遠大過厭煩。

「日本人也不代表什麼都要會吧……」

「那些垃圾家族的首領可沒這麼想。你想在他們舉辦的茶會上丟彭格列的臉嗎?」

懶得再多做什麼解釋,Xanxus動作敏捷地用標準的跪坐姿落座,然後犀利地看向苦著一張臉的青年首領,「過來坐好,不然我就轟了你,澤田綱吉。」

想要從Xanxus的眼皮子底下逃脫,那是不可能的事。雖然對方這些年來對他的稱呼總算從「垃圾」、「渣滓」一類升級到連名帶姓稱呼「澤田綱吉」四字,不過從Xanxus的嘴裡說出來,仍然是怎麼聽怎麼像是延長成七個音節(Sawada tsunayoshi)的垃圾……到底是說的人有問題還是聽者的心理作用就不予置評了,總之基本上在大部分的時候,綱吉對眼前這個男人說的話還是只有乖乖聽從的份。

他坐到Xanxus面前那張柔軟的坐墊上,等著對方的下一步指令。不過,

「不是坐那裡。」

Xanxus左手拎起茶碗和棗*,右手緊抓綱吉的手臂,直接把他拖進自己的懷中。

「Xan、Xanxus?!」

「吵死了垃圾,你坐那裡我要怎麼教你手勢啊。」

仍然有如少年的嬌小身軀被對方給輕易全部籠住,習慣的香水味和對方的氣息環繞住他,房內的氣溫彷彿一下子隨之升高了許多。他的背緊貼著Xanxus的胸膛,感覺到那有力的脈動穿透過兩層薄薄的襯衫。

薄紗製的窗簾微微飛揚起來,隱約能窺見華美庭園裡一樹蓊鬱的高大鳥榕。即使是春夏相接的時刻,北義大利仍不很熱。空曠的和室裡,從半敞的窗戶吹過一陣涼風,若有似無的鑽進綱吉的薄襯衫的袖口,和扣子與扣子之間的縫隙。

爐子上的水已經煮開了,咕咕地冒著熱氣。

Xanxus的教學沒有廢話,簡單介紹每種茶具的名稱後,就開始示範抹茶的步驟。他讓綱吉握好茶杓,低沉如獵鷹的危險嗓音就在青年小巧白皙的耳廓後面,熾熱的鼻息宛如錯覺般搔著他露出的頸脖。

「握好,澤田綱吉。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青年的身軀微不可見地震了一下,但緊貼著他的Xanxus當然沒可能不察覺。不過他僅是哼笑一聲,骨節分明的大掌就毫不遲疑地覆上沒有一點繭的纖細手掌。

冰涼的杓柄和男人的體溫形成曖昧的對比。

「好好記清楚我所有的動作。」

緊貼的肌膚再誠實不過。Xanxus的心跳頻率如此平穩,就像是對他另一種形式的嘲笑。

綱吉努力把自己的心神拉回來,任由Xanxus牽引自己的手舀出一匙半的末茶*,放入茶碗中;接著注入沸水,然後用茶筅*加以攪拌。

隨著沉穩簡潔的動作,Xanxus身上原先常有的戾氣也逐漸淡薄到幾乎感覺不出來。取而代之的是這個男人天生的霸氣,讓他連注入茶水的動作都帶有一種力度。抹茶淡淡暈開的清雅香氣,默默地沉澱其他多餘的言語,只剩下寧靜的氛圍。

稍微理解為什麼Xanxus會去學這種被他嘲笑是「垃圾伎倆」的事情了。

──不過,如果Xanxus真的會這麼沉穩,那他基本上就不是Xanxus這個人了。

「澤田綱吉,再分心我就殺了你。」

突然把他的頭扳了過去,Xanxus的臉色已經罩上一層霜。

「對不起。」對方難得認真教他,分心也的確是他的錯,所以綱吉乖乖道歉了。

Xanxus瞇起眼眸盯著他看。

「你今天在我面前特別不專心啊。是覺得我沒能力修理你嗎?」

「我怎麼敢這樣想啊……」綱吉乾笑。

「那是為什麼……」Xanxus前額的瀏海刺到綱吉的眉間,彼此臉龐的距離已經近到讓綱吉沒辦法游移視線。「你的臉會紅成這樣?說啊。」

「是、是因為茶室的溫度太高了!」

「連汗都沒冒出來,就想用這種白癡的謊話矇混過去嗎?」

綱吉抿著唇,褐色的眼瞳努力地和對方的視線對抗著。

不過,大概,從一開始就已經輸了吧。


「……那是,因為你靠太近的關係啦。」


意外的,Xanxus居然笑了。

只一個笑容,原本因為茶道的緣故而平靜下來的氣勢又再度壓迫回來。薄唇的唇角微微牽動,沒有諷刺的意味,而是勝利的滿足。

扣著綱吉手指的手掌沒有放開。

爐子上咕嘟冒出的水聲漸漸微弱。

「那麼,你倒是說說看怎麼快點解決問題,省得浪費我的時間啊。」

問題什麼的,如果他別有心挑起的話,根本就不會有不是嗎……

綱吉無奈地閉上眼睛。

溫熱的吻像是早已等待多時,立刻侵略那兩片還殘留因為不甘心而留下齒痕的唇瓣。Xanxus一手把綱吉摟住,另一隻手已經扯下綱吉下半身的衣物。

「剛剛那些……你該不會……都是故意的吧……嗯哈……」

斷斷續續的質問,只換得對方一個更深的親吻。顯然Xanxus老大不想承認這種事。

那隻直到剛才都還精準地抹茶的手掌握上綱吉粉色的分身,動作有些粗魯地愛撫著他。青年微仰起泛起大片潮紅的臉龐,茶色的眼睛浮出淚光。

「啊啊……呼、哈啊……」

褐髮青年艱難地在一波波襲擊他的快感中抽出力氣,同樣掏出Xanxus的男根,輕柔地撫觸對方。因為總是聚少離多,所以本來不想只抽出下午這種零碎的時間和對方相處的。不過、看現在的情況……也許到明天早上,工作之類的沒情趣問題都得擺到一邊。

蔥白的指尖在脹大的分身上畫著圓,Xanxus低沉的喘息和他的呻吟交纏在一起,節節高升的刺激感在血液中逐漸沸騰。

「Xanxus……你的指尖有抹茶的味道呢……」

濃郁的、不是茶葉漾出的淡淡香氣,這是抹茶的味道。沒有任何偽裝,跟著鈴口分泌出的腥羶情慾味道一起沾黏在這個男人的指上。

Xanxus抱著綱吉,引領著他在自己的柱身上坐下。本來就低的嗓音更添上了沙啞的感覺:

「你不也是嗎。」

「嗯……是啊……我們剛剛是在抹茶嘛……哈啊……嗯!」

滴滴答答地,交合處緩緩流下淫靡的水漬。綱吉眨掉眼中的淚水,身體卻怎樣也動不了。Xanxus讓他平躺在沁涼的榻榻米上,灼熱的分身開始佔有甜蜜的秘穴。

「那是你。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要做這種沒意義的無聊事。不過……」衝撞的力道突然加劇,男人惡劣的反問伴隨滾燙的呼吸,幾乎融化了他的耳朵。「你就有專心在抹茶上嗎?嗯?」

「……是、沒有……啊嗯……」

「我看也是。」

「不是你故意的……嗎!一開始還……嚴肅得讓我以為……只有我自己……」

Xanxus俯下頭,舔吻著顫抖得不能自已的胸前紅點,舌頭濕軟的觸感讓綱吉連腳趾都禁不住蜷縮起來。

「會那樣想,就是你的腦袋還是很簡單的證明,澤田綱吉……」他說,「你有多想要我,那就一口氣說出來吧。就算全部都施捨給你……對我也無所謂。」

他的左手緊緊扣住綱吉的右手,指縫間被彼此填得滿滿的,不留一絲縫隙。

啊……不管是誰把全部給了另一個人,一定都沒有差別吧。

因為早就已經交纏在一起,再也無法分離。

「Xanxus……Xanxus……一直待在我身邊好不好……」

「說什麼蠢話,我怎麼可能答應這種垃圾要求。」

「……那換我永遠待在你身邊吧……」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吧,別說完蠢話以後說廢話,澤田綱吉。」

Xanxus咬噬著綱吉已經紅腫起來的唇瓣,挺進綱吉身體的力道一次比一次更加炙熱。

綱吉的身體一陣痙癴,挺立的分身終於再也受不住快樂的引誘,釋放出白濁的精液。Xanxus霸道地環住他癱軟的身體,似乎沒有意願這麼快就結束難得的親熱。

綱吉緊緊抱住Xanxus的身體,撫摸著每一條肌肉的紋路。

「雖然、是廢話,但是……當上首領之後……不知不覺就會習慣……被別人拋棄……看所有人留我一個……然後自己去死……」

只有那種時候,誰都不會聽他的話。

覺得很難過、很痛苦,也無計可施。看到他們臨死前仍然帶著無畏的笑容時,就更覺得難以承受。

他甚至寧願他們恨他,這樣他還有自殺謝罪的理由;可是他們的笑容卻逼迫他必須背負一切活下去。他希望他們好好活著的話,沒有人肯聽。看著他們的背影頭也不回地往前時,他總覺得自己是同時被忠誠了、也被背叛了。

但是、至少,Xanxus從最初就沒有聽從過綱吉的話。所以他才會在這個男人的擁抱裡找到安全感吧──絕對不會背叛,從來他們的關係就不會存在背叛。因為Xanxus是個我行我素的男人,絲毫不會體貼綱吉、不會屈服於綱吉的懇求或威脅,而只會作出Xanxus自己想要的答案。

所以,綱吉只是在確認罷了。

確認Xanxus不會離開他的「事實」。

驀然,手臂上傳來濕意,綱吉勉強從Xanxus宛如狂風暴雨似的吻中瞥了一眼手臂。

「啊……抹茶……」

動作太激烈,一不小心就翻了。

也許是……在懲罰自己的分心吧?

綱吉閉上眼睛,回吻那個將自己的身體完全覆住的男人。


「──怕被拋棄的話,我允許你抓著我的手,跟著我往前。」


Xanxus在綱吉潔白的脖子上留下深桃紅色的吻痕時,如此回應了他的恐懼。

這是「Xanxus的決定」。

「我絕不會為誰而死。我的命是我一個人的,就算是你也別妄想控制它。但是,我會把你的命當成是我的東西,澤田綱吉。」

這樣也就夠了。

「嗯。」

他們沒有再對彼此說話。月亮升起再沉落、或是早朝的黎明初白之類沒情調的事,都還是很久很久以後才要面對的麻煩。

現在只是,一個風和日麗、晴空萬里的午後時分而已。一個還可以再重新抹一碗茶、然後再次繾綣的午後時分。



──Fin.






*棗:薄茶的罐子

*末茶:粉狀的茶

*茶筅:竹製的薄片



......雖然我很懷疑看完H之後、真的還有人記得前面這些名詞嗎= =b


寫完以後莫名地覺得很羞恥......感覺看到了世界的終極(?)(小哥表示:這離終極還遠得很。



明天要去面試。究竟誰發明甄試這種萬惡的制度的!(指)

看看能不能順利key完(09)吧。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閃亮
  • 萬歲!我是頭香!

    話說這篇果然依舊是"朝歌風味"濃厚阿~~~((打滾
    果然就是那樣的xanxus跟阿綱= v = 我對xanxus那勝利的微笑印象好深

    我好期待X骸 喔~~(打滾)不過突然在打的時候發現,"骸是受"的事實(愣
    我想我也越來越喜歡骸了(不過我還是對6927沒什麼愛

    朝歌真的好認真阿(高興)不過真的會忘記基本名詞嗎?(愣)那的確像真的是很修女。

    除了甄試之外我也想要問考試是怎麼出現的= 3 = ((嘆
    甄試加油!

    然後最後我要說我好期待x骸 跟(09) 喔~~~
  • 恭喜ˇˇˇ

    (笑)這篇完全是想挑戰我自己的萌點這樣www
    其實比起H來說,H前的某些句子反而讓我自己萌到打滾w

    咦咦!閃亮是骸X派嗎w
    我覺得不管是X推倒骸還是骸壓倒X其實都很萌(心)
    恭喜閃亮開始喜歡骸大人(笑)
    我自己倒是滿喜歡6927的說...不過俗話說越喜歡的東西越寫不好Orz
    不過X綱因為是燃燒靈魂的寫所以不會有問題的=ˇ=(大概)

    真的喔~中間還找自己以前的H文出來看,然後大叫「我以前怎麼可以寫H寫得這麼長!」www
    後來我發現其實我連動詞都忘了XD反正下禮拜還有X骸可以用上這些找回來的動詞跟名詞(?)

    精闢啊這句(GJ
    謝謝~

    感謝期待w我會加油的~

    朝歌 於 2011/04/16 07:42 回覆

  • 藏雨
  • H傷眼啊,不是XS更傷眼啊

    完全沒看哦這篇,純粹來亂的而已XD
  • 哼w

    朝歌 於 2011/04/16 22:29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