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感覺起來這章銜接的不是很好......Orz

這章實在被迫塞太多東西進來了......

現在覺得三個月的時間就觸發這堆事多少有點趕,至少就漫畫裡面表現出來的24歲Xanxus和14歲綱吉兩人而言,面對這堆夠把人的頭繞暈的詭計,理論上大概都是不會想那麼多,而是直接給他很熱血的衝過去轟開所有想傷害他們的人吧w不過現在寫出來的Xanxus感覺就已經是34歲的年紀了呢......總之這篇就是Xanxus修養太好、綱吉太聰明(死掉)

不過話又說回來,既然是平行世界的他們,只要是為了活下去,不去在需要的方面成長也是不行的吧。正因為人生的際遇不同,所以性格也會有所偏差。

──所以某些人的選擇也會因此不同。

這才是人生最有趣的地方啊。







(09)

清晨的時候,綱吉按照最近的睡眠習慣,在五點整的時候醒來。

Xanxus老早就不知去向了。明明可以在門禁時間解除以後就叫醒綱吉讓他回房間的,不過顯然每天睡眠時間只有三小時的十代目大人連動根小指做好事都懶。應該說,Xanxus真的知道什麼叫做「做好事」嗎……?綱吉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決定不要繼續想這個沒有答案的問句。

然而,今天的運氣似乎從早上開始就糟得要命。

就在綱吉剛剛打開房門準備走出去的那一刻,列威揚高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

「喂,你!你進Boss的房間是想做什麼!」

「咦?呃……那個……」

「別想給我捏造理由。你肯定是想做什麼對Boss不利的事吧!」列威如豆般的黑眼睛瞇得更細,哼哼笑道:「果然是給我逮到了。」

綱吉看著得意洋洋的列威,僵硬地張開嘴,卻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現在的情況。

難道要詳細的把所有事情的經過全都說出來嗎──可是那也太長太難講了吧!?還是就真的隨便唬弄一句話過去?那要說什麼?「不好意思我昨晚睡Xanxus房間」嗎?可是聽起來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這傢伙昨天晚上睡我房間。」冷酷低沉的男聲從綱吉背後傳來。

「Bo、Boss!」

跟昨晚一樣從窗戶矯捷地翻進房間,Xanxus懾人的眼光掃過退縮的屬下一眼,然後看向表情無奈的綱吉,微微勾起唇角。「去做你的工作,澤田綱吉。別以為你今天就不是僕人的身分了。」

出於某種原因,換列威的表情變得非常難看。不過這句話總算讓綱吉找到藉口,迅速行禮後就飛快離開氣氛莫名險惡起來的現場。



壞消息總是接二連三的。

一到僕人房裡報到時,綱吉馬上從莎麗娜口中得知另一件讓他錯愕不已的事。

「白蘭辭職了!?」

「是啊,半個月前他就跟我說過了哦。他沒有跟你說嗎?」

「為什麼……」

「做不習慣吧?這樣的人滿多的。」

畢竟這裡是黑手黨的總部嘛。雖然每個人來本宅的時候大抵都會收斂氣勢,而且只要把嘴巴閉緊就不會有事,但心理上的壓力還是不小,所以三不五時就會有幾個僕人受不了,寧願放棄高薪辭退工作。

不過,從白蘭平日神態自若的模樣來看,實在難以想像他居然會覺得做不習慣。而且就算要辭職,為什麼他對自己連提一下都沒有呢……

綱吉覺得有點難過。

「綱吉君,你沒事吧?」

看到莎麗娜擔憂的表情,綱吉還是強自打起精神,笑了笑表示自己沒事。

「那我又要換搭檔了嗎?」

「不,暫時先不用,等我再幫你徵一個人吧。」

綱吉點點頭,眼睛卻又忍不住流露出落寞。

莎麗娜正想說話的時候,半開的門縫卻突然伸進一顆草綠色的頭。

「那──個,兔子首領在這裡嗎?」

「呃?」

語氣雖然平淡,聲調卻明顯是屬於男孩的童音,讓原本正在對話的兩人雙雙驚訝地看向出聲的那人。

一個有著無情緒的綠色眼珠、身形嬌小的男孩推開僕人房的門走了進來,毫不畏懼地肆意打量僕人房裡的忙碌景象。男童看來最多不超過六歲,早熟的眼神中卻沒有一絲稚氣。他沒有在意所有人「這小孩打哪裡來的啊?」的視線,逕自推開門走近綱吉身邊。

「綱吉,是你認識的人嗎?」莎麗娜悄聲問道,綱吉不知所措的搖了搖頭。自從來到這裡之後,他根本就不被允許跟任何有可能為他帶來外界消息的人接觸,列威防他防得跟賊一樣,怎麼可能會隨便放個小孩進來找他?而且現在連天色都還沒亮,警備依舊森嚴,這個小男孩到底怎麼進來的?

但是,這個男孩所使用的語言,已經指明他想要找的對象了。

男孩上上下下打量綱吉幾秒後,挑起一邊的眉頭說道:

「師父說兔子首領的毛是蓬蓬鬆鬆的茶褐色,那應該就是你了。」

「……」綱吉無言。

謎樣的男孩似乎也不用綱吉主動承認身分。「師父也說『彭格列的幽默感不好』,看來是真的,真是太遺憾了……嗯,算了。me叫作弗蘭,要好好記住哦,這以後會是個英雄的名字。」自稱弗蘭的面癱男孩自我介紹完畢後,好像也懶得再多扯廢話,就直奔正題。

「鳳梨師父要我傳話給你。『今天別進首領辦公室會比較好哦。Kufufu』。」

「…………」

由於弗蘭平板的聲線,綱吉遲了三秒才反應過來。

「骸嗎──!你口中的那個鳳梨師父就是骸嗎!」

「啊,他好像是叫這個名字沒錯。」

「綱吉,怎麼了?」聽不懂他們對話的莎麗娜聽見綱吉激烈的語氣,以為是發生了什麼事,連忙著急地問道。

「呃……不,沒什麼。」綱吉乾笑幾聲,莎麗娜知道他不想說,便放他們兩人說話,先做事去了。

「弗蘭,骸為什麼會說這種話?」綱吉急切地追問男孩。

「誰知道,跟me沒關係啊,」弗蘭說,「不過師父也說,如果是讓『現在的十代目』先進去的話那就無所謂,所以大概是針對彭格列這個家族吧。兔子首領你如果想全身而退,最好少管閒事。」

綱吉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預感。總覺得、有什麼很糟的事發生了──

「那麼,骸又是『怎麼知道』今天不能進去首領辦公室的?」

「無可奉告哦。」弗蘭聳聳肩,「今天就這樣,me要走了。順帶一提,你的女僕服還滿好看的。」

「!!」他會不會把自己現在穿女僕服工作的事全部告訴骸啊?「等、等一下!」


「啊──九代目大人……!」


突然響起的尖叫聲,貫穿這幢還處於沉睡狀態之中的大宅。

「怎、怎麼了……」「是不是要過去看看比較好?」「還是別惹麻煩吧?」其他還在僕人房裡工作的人們也聽到了這聲淒厲的慘叫,不安的心情頓時佈滿他們的臉上,就連負責管理他們的莎麗娜,一時之間也露出手足無措的表情。

綱吉的身體冷顫了下。

『今天不要進首領辦公室會比較好哦。』

想起骸剛剛才透過弗蘭傳給他的警告,綱吉立刻往首領辦公室的方向衝去。

「咦……綱吉君!」

沒有聽從莎麗娜的攔阻,心急的綱吉身影已經消失在門外了。

弗蘭默默目送綱吉離開,在所有人都兵荒馬亂的時候,悄悄地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憑他的能力,即使是彭格列訓練有素的警衛也無法發覺他的存在,他和來時一樣輕易地就穿越重重的陷阱和幻術,走出這幢正開始陷入某人設計的圈套的大宅。

站在小小的後門旁往上眺望灰色的天空,弗蘭輕聲低喃:

「師父,me可不贊成你這麼做喔。那隻兔子看起來是連你這種人、都會非常重視的類型啊。」

嗯,幸虧復仇者把師父的身體看得死緊。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綱吉趕到首領辦公室的門前時,不相干的人都已經被瓦利亞們趕走了,留在現場的只有第一發現者的女僕、正在盤問她的史庫瓦羅和站在一旁,背對著他們和綱吉的Xanxus而已。

「既然妳不是打掃這個房間的人,為什麼要擅自推開門進去?」

「我、我看到房門半掩著,忍不住偷偷看了一下……」
女侍的聲音聽來是嚇壞了。「就、就看到九代目趴在桌上,不、不動……」

「呿!」沒問到有用的線索,讓史庫瓦羅不爽地啐了聲,旁邊的Xanxus卻難得的開了口,「有聞到什麼味道嗎。」

「味道?」
史庫瓦羅皺眉,以為他是在問自己。

「不是問你,是那個垃圾。」Xanxus不耐煩地盯著女侍看,後者嚇得全身發抖,硬是一個音也發不出。

「到底有沒有?」

「……好、好像有一點……茉莉的味道。還……還有一種……甜甜的氣味……」

「啊──?甜甜的氣味是什麼鬼?」

儘管史庫瓦羅再三追問,女傭卻始終說不清一個具體的概念。

Xanxus沒再管這邊沒完沒了的訊問,把目光投向綱吉的方向。

「你來做什麼,澤田綱吉。」

「……九代爺爺怎麼了?」

「死了。」Xanxus看到綱吉的臉色變了,但他沒有出聲加以嘲笑,只是面無表情地雙手交抱,盯著綱吉看。

「怎麼會……明明前幾天還好好的……」

黑髮青年一言不發地踹開緊閉的首領室,揚起下巴示意綱吉進去。

「喂喂,這樣不好吧,混帳Boss。小鬼受不了的話怎麼辦?」史庫瓦羅皺眉。

Xanxus沒回答他的話,紅眸仍然只看著臉色鐵青的綱吉,一字一句地說,「還想見老頭最後一面,那就進去。」

綱吉的喉頭哽住了。他沒再多做猶疑,走進這個三個月來他每天打掃的地方。

雖然剛剛女僕的證言是他看到九代目趴在桌上,但此時九代目的遺體卻被橫放在沙發上,臉上蒙著一塊白布,因為死後僵硬的緣故,遺體的姿勢看起來並不自然──但也證明眼前的這個人毫無疑問地已經死亡。

綱吉不敢掀開那塊蒙著臉的白布。如果──那真的就是九代爺爺死去的臉──好恐怖啊。從來沒有真的近距離接觸死亡的少年一時之間頭暈目眩,覺得很想吐。房間裡充滿死亡的氣味,類似腐敗花朵的腥氣氤氳一室,接近甜的糖香和九代目臨死前吐出的血味混合在一起,直衝綱吉脆弱的鼻腔。綱吉的身體搖搖欲墜,身上那一襲原本只是單純可笑的裙襬突然變得沉重。

但一隻有力的手抵住綱吉的後背。

「站好。」簡簡單單地一句話,但低沉沙啞的嗓音已經足夠讓綱吉知道是誰在背後支撐他。

綱吉嚥了一口唾沫。現在──不能在九代目的遺體前倒下。他知道Xanxus並不是真的要他現於九代目過世的打擊之中;自己進來這個房間的目的也不是為了讓自己無所用處,畢竟他現在的身分是「打掃這個房間的傭人」。

「……墨水跟鋼筆被動過了,平常這兩樣東西我都放在抽屜裡的……其他地方看起來好像都沒有被動過。」

Xanxus大步跨過房間,拉開辦公桌的抽屜,但除了這兩樣東西被取出來以外,都跟平常看起來沒有什麼異狀。Xanxus用力摔回抽屜。

「九代爺爺為什麼會突然進來辦公室呢……」

「誰知道那老頭在想什麼。」

Xanxus俯視著在他身邊的那張黑色皮椅,目光深沉。

綱吉不自覺地跟著Xanxus凝視那把椅子。然後他想到一件事。

「這樣隨便移動九代爺爺……可以嗎?不是要保存現場……」

「白癡啊小鬼。你以為黑手黨總部可以隨便讓條子進進出出啊?保留現場是要幹嘛?」

結束問話的史庫瓦羅大踏步走進房間。

「而且這個現場該死的除了『是毒殺』這點以外沒留一點痕跡!呿,要殺也不弄得像自殺還是意外事故還好一點,搞得現在非抓兇手不可,大肆搞出這麼多事要我們做,以為我們很閒嗎?」不爽地問候完兇手的祖宗三代以後,銀髮劍士才注意到綱吉怪異的表情。「怎樣?有話就快說。」

「難道只要弄得像意外,你們就不會追查下去了嗎?」綱吉難以接受。

「因為死的是家族首領,所以大概不行不查下去吧。但是睜隻眼閉隻眼也不是過不去……」史庫瓦羅看見綱吉的表情後便閉上嘴,暗暗嘆了口氣。

這個小鬼是不會明白黑手黨成員默認的條約的。即使目睹魏斯特的死亡,甚至現在九代目都被殺害了,澤田綱吉都未曾明白過這件事。

在這個屬於地下的世界裡,需要為自己的死亡負責的人,終究只有自己本身。從一開始拋棄地面世界的正義與法律開始,等同接受某一天或許自己就死於非命的結局。要得到玩弄黑暗的權力,就必須服從失敗時的遊戲規則。

若是今天死的人不是彭格列家族的首領,只是一個高級幹部的話,就算是被亂槍打死的淒慘死狀,在葬禮上也頂多只有首領會前去弔唁慰問,若是沒有牽扯更多利益,「家族」是不會因此行動的。如何處置兇手,家族不會過問。報仇是遺族和亡故幹部的屬下在做的事,家族永遠置身事外。

在I世的時代據說並不是這樣的,根據彭格列歷代的口述傳說,I世總是將身邊的人們視為朋友;但隨著時光而演變的彭格列,仍然從單純的「自衛隊」走向將成員們視為棋子、只徒具表面的兄弟之情的「家族」。黑手黨的世界就像編織精密的網子一樣,每條線彼此都密不可分,只要在利益一致時,就算是連結的主線被斷了,那也無所謂。

況且,對侍奉十代目的瓦利亞們而言,九代目的生死從來就與他們無關。

Xanxus既沒有諷刺僵著不動的綱吉,卻也沒有同意屬下論點的表情。他的視線從那張黑色皮椅上挪開,移向門口。

「Boss,煩人的蒼蠅聞到蜜味,全都聚集到大廳了。吶、我可以現在就幹掉他們嗎?」貝爾心情愉悅的出現在門口,笑容咧得非常惡意。

綱吉聽不懂貝爾在說什麼,不過這幾個月被整的經驗下來讓他下意識的不主動在貝爾面前說話,以免引起他的注意又被整。

「嘖,來了嗎。消息居然露得這麼快!我明明就下令封鎖消息了,那些飯桶幹什麼吃的啊!」史庫瓦羅臉色很難看,「現在誰在應付那些幹部?」

「是魯斯里亞跟列威哦。那些幹部感覺快暴動了,而且都對Boss很不滿的樣子。」瑪蒙慢悠悠地從貝爾背後晃了出來。「要我把那些人全都殺了的話,就要付三倍S級任務的酬勞給我喔。」

「講那什麼沒大腦的話啊。妨礙混帳Boss的傢伙就一律清掉,那是我們瓦利亞的責任吧。」史庫瓦羅月銀色的瞳孔一瞬間露出身為暗殺者的嗜殺本性,不過他畢竟還沒失去理性,「喂,Xanxus,現在到底要怎麼辦?」

「吵死了,閉嘴。」

黑髮青年僅僅扔下這句話給錯愕的屬下們,一個人逕自離開房間。

「啊~啊,看起來Boss打算自己一個人解決了,真無聊。難得有可以殺掉那些討人厭傢伙的機會的。」貝爾彷彿萬分遺憾般說道。

「說起來,剛剛澤田綱吉不是還在這嗎?跑得還真是快。」瑪蒙說。

「少在這裡拖時間了,趕快跟上Xanxus吧。」史庫瓦羅敲了一下貝爾的頭,馬不停蹄的跟著Xanxus和綱吉離開的方向而去。貝爾露出「真麻煩」的表情,雙手插進口袋裡,還是跟瑪蒙一起追上他們。



「哎呀Boss,你總算來了~」

「Boss!!這種小事根本不需要您出面,我一個人就──」

魯斯里亞和列威的話都還沒說完,階梯底下的人群一看到Xanxus的身影出現在階梯頂端,立時沸騰起來。

「Xanxus!九代目大人過世了是真的嗎?」

「九代目大人到底怎樣了?」「快讓我們進去!」

「慢著,如果是真的──查清楚是哪個家族下手了沒有?」

「可惡,肯定是帕羅奇納他們……!」「不,也許是多蘭!」「若是多蘭的話就麻煩了,跟他們撕破臉,軍火生意就不容易拿到手了……」「九代目大人都被他們暗殺了,不報仇怎麼行!」

「──是你殺了十代目嗎?」

最後一句話在眾多的嘈雜聲中,卻清晰明白地傳遍整個大廳。

問話的九代嵐守柯約戴死死的瞪著Xanxus看,而Xanxus高傲地俯視回去。

「你還是一如往常,總是徒勞地想替我羅織愚蠢的罪名,奴賈。」

「不要逃避我的問題!要說誰是最有動機和能力殺死九代目的人,那不就是你嗎,Xanxus!」

「喂──你可別太過分了!」史庫瓦羅和其他的瓦利亞們紛紛沉下臉色。這已經算是很嚴重的指控了。

不過才說完而已,史庫瓦羅自己心裡都有點沒底。依照Xanxus過往的行為,確實不能說沒有這個可能性。都已經取到十代目的位置了,混帳Boss應該沒心急成這樣吧?他偷偷瞄了下Boss的臉色,只見Xanxus的面上居然還是全然的平靜,讓史庫瓦羅訝異地皺起眉頭,心下更加不定。

這傢伙──既不發笑又不發怒,到底在想什麼?從來沒看過他這個樣子……

大廳中瀰漫著緊繃的氣氛,Xanxus保持緘默的舉動就像是默認一般,讓柯約戴眼中的恨意更盛。

「就算你得到戒指的承認,我也不會容許謀殺九代目的你是──」

「Xanxus不是兇手!」

驀然大喊的少年聲音蓋過嵐守未完的怒吼。

直到剛才,綱吉都一直默不作聲地在旁邊聽著他們的對話。然而在聽到柯約戴的質疑後,加上Xanxus先前始終不做任何反駁,他終於忍不住出聲替Xanxus辯白。

也許是隱約察覺到,現在「不能讓柯約戴說出這種話」。

那一定會是什麼事的導火線。是「造成這一切的元兇希望點燃的導火線」。

而且,總覺得、Xanxus現在的心情似乎很複雜。複雜得連一向情緒波動極大的他都面無表情。只要一句話讓現在搖擺不定的他將這份心情的名字定為憤怒,Xanxus會做出什麼事……誰都說不準。

柯約戴當然不知道綱吉的這一番心理活動。他的目光移向綱吉,但是仍然毫無溫度:

「你憑什麼這樣說,澤田綱吉?」

「我昨天晚上待在他的房間裡面,我可以作證Xanxus不可能有時間殺害九代爺爺!」綱吉堅定的說道。

「小鬼轉性了嗎?居然會替Boss辯護?」史庫瓦羅在一邊露出驚訝與不可置信的表情。在他看來,Xanxus若是被懷疑是否擁有繼承家族的資格的話,對綱吉來說應該是最有利的;在這層考量下,只要綱吉保持安靜的話,照Xanxus的個性根本不會找他來當證人,就等於Xanxus沒有不在場證明了,而綱吉就是在Xanxus被處決之後繼任十代目的位置的唯一人選。

他居然會為混帳Boss作證啊……果然是那個小鬼的首領,做事天真。不過並不討厭。

「哎呀,小綱吉……」相較一邊的魯斯里亞,一瞬間臉上卻露出「不妙~」的表情。

不過,瓦利亞裡面是沒人會追問魯斯里亞想到什麼的(通常是為了保持心靈健康),所以魯斯里亞的這個小小反應就這麼被忽略了。

Xanxus凝視著幾尺之遙的綱吉,眼中流轉的情緒仍然濃重深沉。

柯約戴一時語塞,但很快就做出回擊:「那樣根本不能洗清他的罪名!九代目大人是被毒殺的不是嗎?他大可在各種時間下毒吧!」

「──總算說出來了啊。」

「你說什麼?」柯約戴瞪著終於開口的Xanxus。

「誰讓你們在清晨六點的時候就得知這麼詳細的消息的?」回答他的不是冷漠諷笑的Xanxus,而是不悅地蹙起眉頭的史庫瓦羅:「就連『案發現場』這邊,也是二十分鐘以前才發現九代目死了啊,你們不但這麼快就知道九代目死了,連他是怎麼死的都知道啦……喔喔!

瓦利亞們和綱吉驀地恍然大悟。

對了,剛剛其實就已經有這種感覺了……這些人得知消息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快得像是他們早在這邊發現屍體以前就先收到消息。

否則這些人又怎能在才剛發現九代目被暗殺的同時就馬上來這裡興師問罪。

透漏消息的當然不可能想盡量假裝沒這回事的瓦利亞,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性了。

「現在給我好好想想是誰告訴你們這個消息的,放消息的源頭就是兇手!」

大廳裡一時嘩然。眾人紛紛推卸責任,場面顯得有些混亂。

此時,居然是九代目的晴守尼和雨守布拉班達出面制止愈演愈烈的爭執。

「別吵了,放出消息的是我們,但我們也是收到可靠的線報才會行動的,而且向我們分別報告這消息的人至少有五個以上,追查上去恐怕也得不到太多消息。」雨守的聲音帶著悔恨。他們接到消息的時候大概是五十分鐘前左右,那時九代目的死訊或許才剛被散播不久,找到最初發送消息的人是有可能的;現在的話,恐怕那些負責實際操作消息傳播的人早就被當成棄子殺掉,這下是絕對找不到幕後指使者是誰了。

對方早就對他們的著急和失控了然於心,並且玩弄所有彭格列成員對首領安危的擔憂──還利用他們守護者之手去混亂彭格列。

這下連守護者裡思考還算冷靜的尼和布拉班達都忍不住憤怒了。如果被他們抓出兇手,絕對要讓他生不如死!

「你們這堆垃圾,果然不能期待你們有用腦袋做事。」Xanxus冷漠地說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完全沒有意願再跟眼前這群人多做說明。

「嘖……每次都扔爛攤子給我!」史庫瓦羅耙了耙銀色的長髮,然後開始下命令道:「列威,你去看看CEDEF的人來了沒,如果來了就帶他們去首領辦公室。魯斯里亞負責去弄葬禮還有應付剩下那三個九代的白癡守護者,省得他們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搞得Boss轟掉彭格列。貝爾跟瑪蒙去盤查警備隊員,讓他們想想昨天晚上有沒有看到什麼還是聽到什麼。小鬼你就……啊啊?人咧?跑哪裡去了?」

「追著Boss走了喔。Boss閃人的那一秒他就跟著走了……他今天怎麼特別黏Boss啊?真讓人不爽,嘻嘻嘻。」貝爾把玩著手上的小刀,金髮隨著頭部的動作跟著微微搖晃。

列威的臉色非常青,魯斯則露出謎樣的微笑。

史庫瓦羅決定不要管他們兩個那很有問題的表情。近十年的暗殺者生涯告訴他,有些事不要去探問才能常保心靈健康。

眼下他還得應付這群煩人的家族幹部呢,Xanxus倒好,自己就置身事外了,小鬼的話是本來就不能期待他幫得了什麼忙……可惡。算了,隨便他們吧。


因為我聽到了大家敲碗的聲音,所以我寫了一篇X綱的短篇H(抹茶)了喔˙ˇ˙

於是這章似乎就變得沒什麼甜度......Orz

大家看在我很努力敲字的分上不要PIA得太大力(鍋蓋)



是說越寫我就越擔心這篇文的長度究竟......(死)

根據乙女遊戲的長度,如果前三章都是共通路線,個人root就應該要有四章以上的長度......

然後我的晝夜反轉在寫了50000字以後才終於進入所謂的X綱root......

真的不能切腹嗎Orzzz


說要寫的X骸看這情況可能要分兩個禮拜出文吧......

為了晝夜反轉預定的那兩場H,我非得把自己的H文手感抓回來才行啊(抱頭)




BGM「リモーネ先生 - 指切り」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閃亮
  • 喔喔喔,我很喜歡阿綱站出來幫xanxus講話那段XDDDDDD

    而且弗蘭出現的點、時間、說的話,都讓我覺得他真的好可愛~~
    不過最經典的還是阿綱的那句"他該不會要把我穿女僕裝的事告訴骸吧?"

    要不是弗蘭說阿綱穿女僕裝很好看,我老早就忘記他要穿著女僕裝工作((話說他幫xanxus講話的時候也穿著女僕裝耶.....

    --

    其實我也覺得xanxus變老變成熟的也太快了orz 阿綱我倒覺得他這樣的智商(不)還可以接受!

    遊戲啊,總覺得這樣的劇情確實是可以做成遊戲呢!
    不過,這個遊戲裡阿綱還可以跟誰配咧?(思

    朝歌解答一下唄XD

  • 謝謝www
    其實我本來也快忘了這個設定了(欸)
    不過為了鮮網的某些大人們熱切要求讓綱吉穿著女僕服被強(嗶──)的橋段鋪路(真的走得到這條路嗎......|||),所以還是默默的重拾設定了Orz

    如果是遊戲開始就走晝夜反轉的設定,那可以有的攻略角色(?)應該是:Xanxus老大、史庫瓦羅、貝爾、骸、白蘭跟獄寺。順帶一提,除了某雞精角色以外全部都以BE收場(笑)
    友情路線的話可以跟魯斯里亞和弗蘭走。想活命不想管彭格列上下死活的話,弗蘭是個美好的選擇w不過前期不能跟瓦利亞任何人有過多牽扯,所以弗蘭出現以前的共同情節都會看到綱吉悲慘的模樣(菸)

    朝歌 於 2011/04/25 17: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