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最近沒什麼寫這篇的心情。

下禮拜改寫其他CP的短篇好了。





(11)

檯面上,CEDEF只有確認九代目是被人毒殺的事,對於可能的兇手身分則是三緘其口。

至於毒到底下在哪裡──後來從塔梅利克在辦公桌下找到的拆信刀刀柄上化驗出來了,但也僅只於知道「是和毒死九代目的毒藥」同一成分,成分本身卻無法驗出來,不排除是某個家族秘密開發的新型毒藥的可能性。

但比起這個可能來說,「毒藥下在拆信刀上」這件事,更讓眾人紛紛聯想到另一個可能的兇手人選。

「只有整天待在大宅裡的瓦利亞們最有可能了」。

家族成員和瓦利亞們的衝突日漸增多,人們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們,就像他們親眼看見瓦利亞行兇一樣。

尤其是身為瓦利亞Boss和下任彭格列首領的Xanxus,同時是九代目之死的最大獲利者和最可能兇手的他,更是鎮日遭其他的家族成員以懷疑不信的目光窺伺。

「混帳!要說誰樂見這種局面的話,我看CEDEF的那些傢伙才是這整件麻煩事的始作俑者吧!」

第三十次拿劍「教育」在角落辱罵Xanxus的家族成員後,史庫瓦羅煩怒地啐聲道。

光是應付接踵而來的各個家族試探就已經夠煩的了,這些傢伙沒打算團結就算了,居然還頻頻扯他們後腿,真的是打算把彭格列給搞垮嗎!

「那也不能怪他們,因為就連我們自己──也不能確定Boss到底有沒有殺掉九代目喏。」魯斯里亞優雅地啜了一口紅茶,臉上完全沒有對現在局面的擔憂之情。「真的幹了這種事的時候,我們反倒比現在還冷靜呢……」雖然說那個時候應該比較接近視死如歸。

「搖籃跟這次又不一樣!」史庫瓦羅深鎖眉頭,「那次混帳Boss至少還有好好說清楚計畫!」

而這次……誰也不知道他在搞什麼。

提到Xanxus,魯斯里亞不經意地說道:

「九代目一死,很多人都變得很反常哪……Boss也是,小綱吉也是。」

「啊?」第一次聽到綱吉反常的消息,史庫瓦羅皺起英俊的臉,「那個小鬼怎麼了?」

魯斯里亞沉默了一秒,然後癟起塗著口紅的嘴。

「小綱吉不穿女裝了!」他哀怨的說,「而且老大居然允許他穿回討厭的男裝!真是的!這樣的話我怎樣才能讓小綱吉穿可愛的護士裝!我好不容易才改好迷你裙的長度呢!」

史庫瓦羅頭上的青筋頓時爆出。早該知道魯斯里亞這個非正常的人類說的「反常」要打折扣了!

「小鬼不穿那種白癡服裝才是正常的吧!」

「可是不只這個唷!」魯斯里亞辯駁般接著說道:「小綱吉還開始躲起我來了!想到就傷心!女兒長大了就拋棄媽媽了!」

「那只是你煩到他怕了而已。」無視魯斯里亞的母女論,銀髮劍士給了正在咬手帕的花俏男人一個白眼,心下卻突地出現憂慮感。

那小鬼……一向都對瓦利亞的命令逆來順受,現在卻主動反抗了貝爾捉弄他的女裝命令,甚至躲起魯斯里亞的騷擾……該不會是有了什麼不想讓他們瓦利亞知道的事吧?

「喂,你不是很擅長套話嗎?那就去找小鬼談,搞清楚是發生什麼事了啊。」

「就說小綱吉一直在躲我了嘛!肯定是家光對他說了我們的壞話啦!真是個嫉妒心重的麻煩老爹!」魯斯里亞還在咬手帕。

「這又干澤田家光什麼事──」史庫瓦羅頓住。

兩天前,在Xanxus的默許下,家光和綱吉確實有過一次短暫的會面。

難道小鬼現在這些舉動,都是家光授意的嗎?史庫瓦羅再次在心中咒罵這個CEDEF的首領。到底想利用小鬼做什麼──

不過,目前看來,綱吉的舉動都不像是出於想威脅瓦利亞的目的,反而都是在刻意遠離瓦利亞……大概只是澤田家光叫他別和瓦利亞扯上關係罷了。史庫瓦羅不意外家光會不想讓綱吉淌這灘渾水,但卻對真的乖乖照辦的綱吉產生一種不能諒解的憤怒心情。

偏偏是,在這種瓦利亞被人冷眼相待的時候。

雖然他也知道綱吉的選擇是正確的。

「別管他了。現在同時有喪禮跟繼承儀式要辦,小鬼想怎樣就隨他便。」

「史庫瓦羅還是不了解小綱吉的價值呢……」魯斯里亞低嘆道,面上難得出現了不豫之色。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像史庫一樣乾脆地忽略這條路線……但是,若是為了Boss,一定會需要綱吉的。

魯斯里亞最終露出平時的微笑,站起身,「嗯~那我今天還是去找列威玩樂好了。」

史庫瓦羅翻了個白眼。「滾去做你該做的事啦!」

比起日本的傳統喪禮,義大利的喪禮程序似乎簡潔到有些單薄。

綱吉穿著黑西裝,視線緊張不安地直視前方念著彌撒禱文的神父。造成他神經緊繃的青年一臉不耐的坐在他身邊,大有隨時準備起身走人的架勢;九代目的六個守護者則是坐在走道的另一側,不時朝這邊投來的森冷視線也讓綱吉冷汗直流。

收到喪禮訃告的時候,他就知道事情絕對不是只有「參加九代爺爺的喪禮」這麼簡單,但為什麼他會覺得有生死交關的感覺呢……?

本來,該坐這個(倒楣)位置的人不是他而是他老爸,不幸的是家光今天必須以「CEDEF首領」的身分出席,坐在門外顧問的席位上──到底為什麼要這麼清楚的區別開來啊。就不能不要拖他下水嗎?

說什麼「遺族只有一個人實在太難看了」,到底是有難看到哪裡去啊?他跟Xanxus兩個人坐在一張六個座位的長椅上就有很好看嗎……?綱吉默默地把這個問題忽略。他偷偷瞄了一眼Xanxus,對方還是一臉無聊的直打哈欠,完全沒有找他說話的意願。

這幾天始終對家光變相的「監視瓦利亞」的命令耿耿於懷的綱吉,刻意避開了所有跟瓦利亞相關的人事物,所以直到現在他才注意到Xanxus不尋常的沉默。既沒有在考慮什麼的模樣,也不像是單純哀悼九代目的死,Xanxus的眼神不再像之前有如日升般的炙紅,而變得宛如沉落潭水的夕影,波紋不動。

……我相信Xanxus不是兇手。

但是、昨天晚上CEDEF傳來了消息,小刀被推測是九代爺爺自己踢進桌子底下的。因為在九代爺爺的皮鞋尖端也驗出了毒藥。

真的是九代爺爺自己踢進桌下的嗎?還是毒發時不小心掉下去踢到的?

但從側臉有撞擊痕跡來判斷,九代目似乎是自己掙扎著坐起過,又頹然倒在桌上的,顯示他可能沒有馬上死亡;可能有時間做某些事。

如果是九代爺爺踢進去的……又是為什麼呢?

──只能猜想是為了包庇嫌犯了吧。不希望凶器太快被人發現,希望盡可能假裝自己是被別種方式殺掉的。別種「自己的心愛兒子不可能會是兇手的方式」。

當然也有可能只是不小心踢到而已,依照毒藥強度,九代目很可能在幾秒後就不省人事了。況且這也是比較符合邏輯的推斷。雖然不知道兇手為什麼沒有帶走沾毒的凶器……

──這可以算是說明兇手的性格是相當容易得意,以致於會疏忽重要細節的證據喔。像這樣的人,不就恰好很像瓦利亞的某個傢伙嗎?

不論走哪一條路,總是有悄聲竊語的流言,將證據指引的方向導向「Xanxus是凶手」的結局。

即便是刻意想避開瓦利亞相關消息的綱吉、都聽見了這麼多……好事的家族成員們和僕役人等,恐怕早就被這些猜疑給洗腦了吧。

就像九代目死去的那天早晨一樣,凶手仍然在操作彭格列內部消息的流通。利用他們的對Xanxus的偏見,養大他們對自己猜測的自信,加深他們對Xanxus的懷疑,最後──擊潰四分五裂的彭格列。

『唯有你們互相信任,彭格列的天空才不會碎裂』。I世是這麼對他說的。

然而,儘管綱吉還相信著Xanxus,彭格列卻已經要背離他了。

……就連綱吉自己,現在也仍然被父親的話束縛著,不敢動彈不是嗎。

到底怎麼選擇,才是通往正確的方向?

像現在這樣,避開Xanxus和瓦利亞,以免自己不小心洩漏瓦利亞的秘密,真的就是對的嗎?

綱吉凝視著就在咫尺的九代目棺材。沉重的棺蓋靠在一旁還未蓋上,黑色的木料上漆上了彭格列家族的家徽,九代目的遺體則面目安詳的躺在鋪滿百合的棺中;但不管表情多麼寧靜,九代目就是已經死了。已經被人殺死了。

要是凶手還有下一步的話、他會對付誰呢──

驚覺到事態嚴重的褐瞳看向身邊的青年。對方仍是一臉無趣地擦拭著槍管,看起來對接下來的親友弔唁完全不感興趣。

……就算向Xanxus發出警告,他也不會在意吧。Xanxus一向都對他的實力相當自傲,綱吉也不認為他會那麼容易就被人暗算。畢竟他是暗殺部隊的Boss啊。

即使如此,綱吉仍然抿住唇。

Xanxus彷彿察覺了他的視線,那雙鴆紅的眼睛總算看向綱吉。然後勾起唇角,露出一個類似嘲諷的微笑。

「連喪禮的場面都承受不住嗎,澤田綱吉?」

「……Xanxus……」

「你應該還沒到那麼脆弱的地步吧。」青年輕哼一聲,將身子慵懶靠向椅背,視線轉向排成一排走到棺旁默哀的隊伍。

綱吉默默地吐出一口氣。

「Xanxus。」

「啊?」

「──我會相信你的……絕對。」

儘管內心的不祥預感如此強烈,但已經決定了。

「我想幫助你、如果,那樣能夠……阻止誰再死去的話。」

少年勉強拉開笑容,掩飾內心的恐懼感。

鼻間彷彿一瞬間盈滿了首領辦公室裡充斥的死亡氣味。就連茉莉花香也都染上血色的死亡氣味。

若是身旁的這個人被那樣的氣味侵襲──……

那會是比九代爺爺的死亡更加恐怖的事。

綱吉跟九代目還只是見過幾次面而已,Xanxus卻是這三個月來經常相處的對象。他清楚知道Xanxus是「活著」的。他知道Xanxus不喝下午茶只喝酒,知道酒杯非得準備三個免得他心情不好就隨手摔杯子,知道Xanxus簽名的鋼筆墨水習慣用藍色,也聽習慣他三不五時就冷哼的口頭禪「垃圾」。

明明知道這個人活著,有一天卻必須立刻接受這個人死了──怎麼想都難以接受。

大概,就像九代目的守護者們現在的心情吧?

比起介意爸爸的那個監視命令來說,更重要的應該是團結與信任才對。

只要是能不必看見Xanxus的死亡的話。

「幫助?」Xanxus嗤笑道,「到什麼程度?」

真是個好問題。

「……到我能做到的地步吧。」

綱吉的回答似乎並不特別讓Xanxus滿意,他雙手交抱,冷淡地問道:

「就算是當那該死的雲之守護者也是嗎?」

「……咦?」

Xanxus瞥了一眼綱吉錯愕的表情,然後重新望著前方。

「繼承儀式裡,六個守護者都要到。我不想去垃圾堆裡面找人,如果是你還勉強夠格。」

瓦利亞的雲守一直從缺,這件事綱吉也知道。

但是、沒想到Xanxus竟然會向他提出擔任雲守的要求……

「要或不要,趕快決定。」黑髮青年不耐煩了。

「等、等一下,這種事沒辦法馬上決定吧!」

「有什麼不能?別總是拖拖拉拉的,不想就直接說不要。」

綱吉瞪大眼睛。

不是命令他接受,而是叫他放棄?

這要求明明是他提出的吧!

「Xanxus,你為什麼這樣說?」

「你太軟弱了。」

對方的回應是毫不留餘地的直接。

「而且也很天真。──澤田綱吉,你根本不敢面對死亡。那就是你的弱點。」

綱吉無法回話。

最後一個上前默哀的人也轉身離開棺木。

九代目的遺體之後就會被送去火葬,然後埋進教堂後面的小墓園之中。

喪禮到這裡,已經算是結束了。

人群三三兩兩往門口逐漸移動,而他們兩人卻一直待在位置上。

從聖堂上傳來香料焚燒的香味。聖母和聖子的像繪在象牙白的天花板上,由上而下俯視著他們和九代目的遺體。

「就算這樣……」

Xanxus轉頭看他。

褐髮少年閉上澄澈的雙眼。

「就算這樣,我也無法在想到你死去的時候,不會感到害怕。」

「你果然很軟弱。」

「……嗯。」

他真的、真的,沒有辦法像Xanxus那樣完全不在乎死亡。

他人的死、自己的死,只要今後聯想到的時候,都再也逃脫不了那滿室的茉莉花香。

但就算是這樣、不,正因為是這樣,所以絕對不會再看身邊的人這麼輕易就被那花香奪去。

「我、就算當雲守也沒關係。」

就算又重新回來這個名叫黑手黨的世界、也沒關係。

因為本來就逃脫不了。

因為如果能保護得了誰的話,就不會想要逃開。

之前,他是站在朋友們的前方;現在的話、──

「那就來吧。」

即使他失去力量,可以幫助這個人的話,站在他的後方也沒關係。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閃亮
  • 天啊!那個縈繞在整篇文章裡的氣氛是怎麼回事?!(力指
    我真的好喜歡綱吉說的"即使他失去力量,可以幫助這個人的話,站在他的後方也沒關係。"
    果然是很有他風格有想法啊!

    但是我唯一有疑惑的是,雲首即使火燄是天空的火焰也沒關係喔??

    另外那個--
    他知道Xanxus不喝下午茶只喝酒,知道酒杯非得準備三個免得他心情不好就隨手摔杯子,知道Xanxus簽名的鋼筆墨水習慣用藍色,也聽習慣他三不五時就冷哼的口頭禪「垃圾」。
    明明知道這個人活著,有一天卻必須立刻接受這個人死了──怎麼想都難以接受。

    不管看幾次都很喜歡這樣的形容方式。

    那麼期待朝歌其他的cp啦!
    尤其是x骸((繼續催稿
  • 綱吉被我私下設定有雙波動這樣w
    既然Xanxus老大都可以有嵐的憤怒之炎了,小綱吉有點自己的私房絕招也是好的(嗯?)

    謝謝啦www

    快放假了,X骸肯定可以修羅出來的(握拳)
    我會加油的!www

    朝歌 於 2011/05/21 21:50 回覆

  • 閃亮
  • 咦?xanxus有嵐的憤怒之炎?(你到底有沒有看漫畫啊?
    不過我想看到阿綱有雙重波動之後,我去看原作大概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會想到這件事情(笑

    加油!!很期待啊!
  • 應該說憤怒之炎是嵐屬性的這樣,
    所以開匣的時候Xanxus的貝斯特才會是「天空嵐獅虎」(笑)

    我會加油的...還卡在短篇的骸綱上(←真相是卡在starry sky上)(告非

    朝歌 於 2011/05/25 21:02 回覆

  • 閃亮
  • 耶耶?!朝歌是在玩starry sky?!
    還是說你是在看動畫呢?(本人就是看動畫
    不過個人不覺得動畫好看。。。。。。
    不知道朝歌最喜歡哪一位呢= v =
  • 是在玩SS的in winter喔~一樹會長跟白銀前輩超萌的啊!!(灑小花)
    然後也有在補動畫這樣~
    閃亮是喜歡哪一個呢?w

    朝歌 於 2011/05/31 13:19 回覆

  • 藏雨
  • 真想看下一集呢

    (燦笑)
  • 已經出了

    (燦燦笑)

    朝歌 於 2011/08/02 16: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