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Facebook網頁遊戲"Unlight"同人創作
●CP:沃肯x多妮妲(人與人偶有磨擦)(ㄍ)
---
●乾我居然寫了BG!!!!!!!!

●多妮哈啊哈啊((淑女自重
●線代可不可以去死(ㄎㄅ)









3390年 「線性方程式」



介於機械與活人之間的人偶的感情,到底是怎麼定義出來的呢?

多妮妲偶爾會為此困惑。

「多妮妲,今天過得怎樣?」

博士走進多妮妲的房間時,嬌小的人偶正坐在窗台上,純金色的長髮濕漉漉地披在背後,兩隻嫩白的手掌撐著小小的頭,看著外頭的雨景出神。

「沒有出現任何問題。」多妮妲像往常一樣回答道。即使有了什麼小問題,多妮妲也不會說出來。因為一旦告訴博士,就會被迫「休息」。多妮妲討厭那樣。

男人藍黑色的眼瞳端詳著她。然後伸出一隻手。

多妮妲順從地從窗台爬下,走到博士的身邊。向她伸出的手溫柔地輕撫她冰冷而蒼白的面頰。

「但妳看起來心情不好呢。」

沒有束起的深藍色長髮隨著博士微微傾身的動作滑到多妮妲身上,悅耳的嗓音在她精緻的耳廓旁宛如困擾般地說道:「最近一陣子都一直是這樣。發生什麼我不知道的事了嗎?」

人偶依偎在溫暖的懷抱裡。暴風雨灰的大眼睛裡出現了迷惘。

「博士。為什麼那個女人的感情……我會沒有辦法理解呢?」

那一個金綠色頭髮的人偶少女,為了一隻微不足道的玩偶而歡喜得笑了。

然而,多妮妲的心中卻沒有出現過一樣的情緒。也無法理解那個女孩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層級比她們低賤的玩偶而笑。

明明不應該這樣的。多妮妲和那個女孩都是人偶,所以,那個女孩也應該要做出跟多妮妲一樣的反應才對。

結果卻是那個女孩相對於多妮妲,做出了「額外的反應」。這讓認為自己是最優秀的人偶的多妮妲極度不悅。

那個人偶女孩──「雪莉」。為什麼能夠產生自己沒有的情緒?

博士對著一臉不滿的多妮妲彷彿忍俊不住般笑了,隨即給出答案。

「因為妳的感情是用線性方程式推導而出,雪莉的則是用多項方程式推出來的。不同是正常的。」

線性方程式?多妮妲困惑了一下,然後想到──或許是舊時代的某種力量吧。

「會有什麼差別呢?」

「妳的感情比較單純,雪莉會比較複雜,能夠形成更完整的人格。雖然說也是更難掌控,服從性也會比較低……」

更完整的人格。多妮妲的內心突然湧現極端的厭惡感,對於那個人偶少女的。

「博士認為那個女人更好嗎?」

俊美的男人彎起唇。他將額頭抵上多妮妲光潔的前額,兩人的鼻尖近得幾乎相碰。

「如果是的話,我就不會選擇留下妳了。」

多妮妲看著博士的眼睛,露出安心的表情。

沒錯。不管博士製造出多少具和自己相仿的人偶,她們最終都會被送出這裡,為不同的人工作,稱呼不同的人為主人。只有多妮妲始終留在博士身邊。

她是博士唯一的自動人偶。

博士的拇指指腹輕撫過多妮妲的眼睛。多妮妲隨著對方的動作而閉上眼。

然後,一個輕柔的親吻就落到了她的眼瞼上。

「要記得休息。再坐一下就去睡吧。」

儘管她非常討厭睡覺,多妮妲這次卻難得聽了話。

|

之後,多妮妲利用白天做完事後的空閒時間讀了一些跟所謂的線性方程相關的典籍。

這似乎是舊時代的知識。典籍上出現各式各樣的符號,但要理解這些符號代表的意義,對多妮妲而言並不困難。

基於不願認輸的心情,多妮妲同時也閱讀「多項方程式」的相關資料。

多變數的唯一解,與單一變數的複雜解答──宛如確切地描述出多妮妲和那個人偶少女之間的對立一般。

「多妮妲,妳也對這些東西感興趣嗎?」

博士彷彿覺得這樣的多妮妲很有趣般地詢問道。

多妮妲此時正像是小貓一般坐在地上,背倚著坐在椅上的博士,專心地翻閱著典籍。

修長的手指替人偶調正歪掉的瑰紅緞帶髮飾,然後梳理著她垂下的純金色長髮。微微拉扯到頭皮的感覺讓多妮妲不自覺地露出貓咪被撫摸毛皮時的可愛表情。

「我想知道自己的感情是怎麼來的。並不是特別有興趣。」

少女手中的莎草紙頁又翻過一面;整理著她的髮絲的手頓了一下,然後默不吭聲地繼續動作。

但是,人偶少女難得主動延續了話題。

「博士,如果歡喜與悲哀都是唯一解,困惑是無解……那麼,無限多解的情況下,會產生什麼情緒呢?」

「無限多解的情況趨近零。在變數的個數趨近無限的情況下,係數完全相等的情況幾乎不會發生。」

多妮妲抬起頭,執拗地問:「如果真的發生了呢?」

「如果發生的話……」博士的手指觸碰著多妮妲的臉頰。感知敏於常人的多妮妲立刻就發現,博士的指尖失去平時的溫度,變得快要和她的體溫一樣冰冷。

「那就是失控了。」

「失控……?」對於多妮妲來說,雖然懂得這個詞彙的意義,卻無法想像得出來。

但隨即她就皺起眉,不悅地問:「就像是那個女人破壞自己身體的行為嗎?」

「不一樣。本質是不同的,所以雪莉的情況也不能用這種方式概括。」

「那麼,失控到底是什麼樣子呢?」

博士嘆了第二次氣。他放下手中的筆,轉過身。

然後抱住多妮妲。

和他往常溫柔的擁抱不同,博士維持著坐在椅子上的姿勢,俯下身去從背後緊緊擁抱著靠在他腳邊的人偶少女。溫暖的額頭抵著少女冷涼的頸窩。

「要是哪一天,妳願意像這樣主動抱著一個人……」

博士的話語很輕,他在她聽覺靈敏的耳旁低語:

「那就是失控。妳的失控。到那個時候,我就不會再讓妳待在我的身邊了,多妮妲。」

多妮妲立刻感到身體深處湧上的本能的恐懼。

「我不要!我討厭那樣……」

「失控的機會很小,別這麼緊張。」

博士笑著安撫多妮妲,但白皙小臉上焦急的神色並未退去。

「……雖然不是本意,不過似乎嚇到妳了呢。有這麼害怕嗎?」

「我不要離開博士。我是博士的人偶,不要去任何地方。」

多妮妲明確地表達了自己的意願,但她背後的博士卻沉默了很久才輕輕吐氣。

「這是,出自妳的情感嗎?」

這句問句才出口,博士隨即推翻了自己:「只是單純的認主機制吧,做實驗做到腦袋都累了……」

多妮妲不明白地抬起頭看向博士。跟她相處了十幾年的男人,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她從未看過的表情。

|

這是、出自妳的情感嗎?

那天以後,多妮妲無論何時,都會一再想起博士的這句話。

我的情感……。是因為這個,所以才不願意離開博士的嗎?

就連多妮妲自己也不知道。是無解吧。因為,覺得「困惑」。

然而,在想到有可能會被博士放逐離開這裡時,湧上的感覺並非困惑,當然也不是歡喜或悲哀。

沒有「正確解答」的感覺的情緒。

那個女人也會有這種情感嗎?多妮妲突然想到這個。和自己的情感相對立的人偶,能夠比她更清楚嗎?

然而,多妮妲並沒有去問雪莉。

就像是博士說的一樣,她們截然不同。因為截然不同,所以多妮妲並不認為雪莉能夠理解她的感覺。

既非無解、也不是唯一解的、她的感情。

或許也參雜了一些不願讓雪莉知道她內心想法的心情也說不定。

多妮妲抓起一邊的純銀茶壺,往裡面灑下茶葉。

|

像往常接待博士的客人一般送上香氣濃厚的紅茶,並安靜地離開房間後,才剛關上門,多妮妲就聽到裏面傳來對話的聲音。

「您的人偶過了這麼多年,似乎從來都沒有換過呢。」

「認得出來嗎?我以為我的孩子們都相似得讓人認不出來。」

「氣質是不會變的。畢竟是您的得意作品啊。」

博士彷彿很高興般笑了。「真是擅於恭維我啊。」

「不過,為什麼不再製造一個呢?憑您現在的技術,應該能夠製造出一個更完美的人偶才對。」客人說:「老舊的東西,淘汰比較好吧?」

胸口突如其來的劇痛了一瞬。多妮妲捂著自己的胸口,試圖集中感知自己的身體狀況。

或許是哪裡的運作出了問題也說不定。

但是,耳朵依然忠實地接收著房間內的談話。

「並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我也是需要考慮很多方面的。」

「怎麼會呢?若是資金問題的話,我們這邊也是很慷慨的。一點小贈禮,相對於您提供給我們的東西而言並不算什麼。」

「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不需要多妮妲以外的人偶。那孩子就夠了。」

「您的『很多方面』,難道是捨不得嗎?」

不知不覺間,多妮妲胸口的疼痛消失了。她全神專注地聽著他們的對話。

博士低聲回答了對方,但音節太過模糊不清,連多妮妲也難以辨認。

聽到博士的話以後,對方爽快地笑出聲來。

「哈哈,原來如此。正因為您是這樣的人,才可以製造出她這麼優秀的人偶吧。不,是製造出這麼多優秀的人偶們。是我多管閒事了。」

直到聽見裡頭開始有了杯盤碰撞的聲音,多妮妲才驚覺到自己竟忘了接下來該做的工作。

轉身離開的同時,多妮妲也察覺到一點。

那份神秘難解的情緒,在博士回答客人的同時,再度出現了。

如果說這兩次有過什麼相同的變數,或許就是博士本身吧。多妮妲一邊思考著,一邊走向廚房。

|

「多妮妲。」

晚上,博士一如往常地來到多妮妲的房間。

「今天過得怎樣?」

原本靠著牆坐著的人偶少女從膝上抬起頭,博士朝她露出微笑。

「又是一臉不開心的表情了。怎麼了?又和雪莉吵架了嗎?」

多妮妲凝視著那個笑容。

不要說會比較好。隱瞞起來的話,就不會被迫離開博士身邊了。

然而,多妮妲沒辦法在那個人的笑容下隱藏任何事。

這個人創造了她,將她當成自己專屬的人偶,稱呼她「多妮妲」。

她被這個人創造,將他當成自己唯一的主人,稱呼他「博士」。

然後,等到察覺時,才發現這樣的日子已經變成了日常。變成了「無法割捨的事情」。

「……或許,失控了也說不定。」

「嗯?」博士聽見她的話以後,臉色頓時白了幾分。

但是,多妮妲並沒有注意到。她只是不斷地在腦中反覆想著線性方程式和它的定義。還有博士說過的話語。

變數接近無限多個的情況下,無限多解的情況變成不可能。

但是,變數只有一個的時候呢?

「因為,只想著博士的關係。」

所以,失控了。

多妮妲站起身。

嬌小的身子走到博士面前,仰起臉。

雙手環上他的腰,然後用那天博士擁抱她的力道,抱住一臉驚愕的他。

「因為變數已經只剩下博士一個了,所以是無限多解。這是,我的線性方程式的解答。」

多妮妲沒有再看博士的表情,將臉埋在博士的懷中,自己切斷了思考迴路,主動沉入黑暗之中。



-完-




咳。

首先,我要說...................

自從被劇透Xanxus的吃相很不忍說以後我就沒再追家教了(爆)

沒辦法啊QAQ!!我那品味高超又有點流氓的黑手黨老大形象竟然這樣被原作毀惹老娘超崩潰的啊啊啊!!

所以應該還要一段冷靜期(?)

在那之前應該會是UL來頂缺吧(幹)

半年沒上來發文了其實有點近鄉情怯(抹臉)還在想怎麼跟鮮網的鄉親交代(很想裝死)

下篇UL文應該不是茨組R18就是荔尼R18ㄅ(ry((為何都是R18你到底多下流

以上^q^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閃亮
  • UL現在真紅啊!
    原來朝歌也有玩,我要加你XDDD
    可惜上面那兩隻我都沒有(支頰

    好久不見朝歌你的文還是讓我好喜歡!
    唯一的變數,超棒的!

    博士讓我覺得他好溫柔,是他本來就這麼溫柔?(笑
    --
    我看到是UL的時候還楞了一下,原來原因是這樣啊
    (雖然目前沒有再追家教,但我能想像)
    朝歌別太難過,X老大還是很帥的啦........
    --
    其實我也想問為甚麼會突然跳到R18(笑←其實你很高興吧?
    然後我想問:茨組是...?
    荔尼 又是里斯和...?
    順帶一提,我支持伯恩和弗雷!

    哪天發文要通知我,不然會害我很期待XD
  • 閃亮我對不起你啊(哭倒)
    我最近都混混的沒在寫文QDQ

    朝歌 於 2012/06/15 23: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