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Kent’s episode]

 

「欸欸Kent老師啊,你真的半點都沒有想交女朋友的意思嗎?」

提起這個無聊話題的人,是Kent所授課的微積分班級裡,名為Sawa的女大學生。

冷眼看著興味濃濃地抬頭看著自己的學生,Kent發出低沉的嗓音。



「在小考裡拿到不及格的成績以後來問這種事的妳的危機感到底怎麼回事?要我更緊迫地盯妳們的學習狀況的意思嗎?」

「沒這回事、考試的事也是有在考慮的喔?像是這次要一邊預習一邊寫小考題目啦、還有像是要以Kent老師會給獎勵的方向來努力之類的。」

「什麼啊這種沒幹勁的想法。教這種沒有想往上爬的意志的人的閒暇時間,我可是沒有的啊。」

「有認真想做啦──!Kent老師的課可是有好好在聽的。」

「是這樣嗎?」

「因為不聽的下場很恐怖。」



Kent輕咳。

今天的課堂也是為了吼那些吵吵鬧鬧的學生們弄得喉嚨沙啞。本來就有點感冒的不適感的喉嚨,結束授課以後的現在,喉嚨的輕微疼痛感似乎又上升了一些。

原本Kent就不是正職的老師。只是為了延續對數學的研究,而進入研究所的大學生而已。這樣的Kent會成為助教,理由只是因為友人偶然的一句「幫忙輔導那些對數學不行的孩子吧」的請託,對怎麼實際教導別人的知識並不了解。

對數學一點也沒有興趣的大學生,就算集合在一起也只是會吵吵嚷嚷的玩樂罷了,而對並非真正老師的Kent來說也沒有可以壓制他們的方式,結果課堂的時間就變成了對著大吼的Kent大笑的學生的景象。

變得討厭起教書的話或許還比較好,但每週和想認真研讀的學生們的交流卻又相當新鮮,所以就還是維持著這個狀況了。



「那麼,可怕──的
Kent老師,沒有交女朋友嗎?」

不過被問了這種笨蛋問題也很困擾就是了。

「為什麼妳們會對這種事有這麼大的興趣啊。」

「不是、是因為從沒有來的一起上課的朋友那裏,聽說了交往的要求被拒絕了的關係。聽聽對她有什麼不滿也不行嗎?」

「啊,這件事啊……」



確實,前幾天發生了這事沒錯。

雖然說對這事還有印象算是相當稀奇,但那之前和之後的事就什麼也不記得了。只是想到「初次發現到學生的愛情」時的強烈感受而已。



「被女孩子給告白,一點都沒有在乎的感覺嗎?」

「沒有。」

「就算對方是很可愛的類型、性格又超好的也是這樣?」

「容姿秀麗、教養良好、重視禮儀事項的女性的話,就會考慮列入以後的交往對象。但是妳們是對象以外。年齡差太多了。」

「可是也只是差七歲而已不是嗎?沒有到相差太多的程度吧。」

「符合條件的女性有很多,我不覺得有擴展對象範圍的必要。」

「只有用條件來選擇而已嗎……那愛在哪裡呢!?」

「『愛』?」



Kent忍不住笑了。



「叫作戀愛情感的東西,不過是腦內麻藥分泌太多的現象吧?是條件符合的話就可以再現的感情。」

「不是這樣的……!」

「就是這樣的東西。被稱作戀愛的感情,是可以用荷爾蒙PEA的增加情形來說明的。這項荷爾蒙會在感覺到不安和緊張時被分泌出來,即使是跟戀愛無關的時候也會增加。在那樣的場合裡如果有異性存在的話,就會有所謂戀愛的錯覺。」

「就是所謂吊橋效應嗎?」

「這樣的知識就有嗎。」



對於戀愛這樣的情感,
Kent常常感到相當有趣。

就像剛剛對Sawa所說的,腦部醫學裡對於被叫作戀愛的事物的說明已經出現。正確來說,就是為了種族的保存延續而產生的腦部錯覺。

但是,雖然理論如此解釋,卻也無法將所有情況做一切割。觀察周遭的人們,也有許多並非為了結合而產生的行動,讓他更加感興趣。乾脆自己增加PEA來觀察會產生怎麼樣的行為、甚至有了這樣強烈的求知慾。像是跟符合條件的異性一起站在吊橋上走路也可以之類的想法都出現了。



「唉,跟這麼冷硬的人在一起戀愛的話,光想想都覺得會受不了了。」

「如果這樣的話,請妳務必親身體驗這樣的變化呢。」

「你如果為愛發狂的話絕對要好好嘲笑你!」

露出相當沒底氣的表情,Sawa拿起了放在附近的皮包。

「那麼,今天辛苦您了!」

如果湊過來的速度是超高速的話,離開的速度就是同樣的快速。



目送著從門的方向逐漸消失的
Sawa的身影嘆了口氣的Kent,為了準備回去而拿起了板擦。

在偶爾的咳嗽裡擦去黑板上的粉筆痕。

也許真的得了感冒也說不定。回去以前先繞去藥局看看有沒有什麼對策好了。

他一邊想著一邊將最後的清除工作完成,輕輕擦去的粉筆痕揚起了白色的粉末漫天飛舞,在那之中又開始咳了起來的時候。

背後有著什麼小東西放在桌上的聲音。



「這個、請用!」



回轉過身時,送東西的人已經轉身跑出了教室了。

對著那個漸行漸遠的背影,他的心臟不自然的重重跳動了一下。

是她把什麼東西放在桌上了的樣子。

──那個「她」,是Sawa的朋友。

然後放在教桌上的東西,是購買的標籤還貼在上頭的喉糖。

是剛剛才買的吧。

特地買的──這樣想的話就未免想太多了。

可能是她原本買這個是有什麼用處的,就這樣剛好拿在手上,因為回到教室時發現自己在咳嗽,所以才把這包糖讓給自己的吧。

奇怪的動搖感只是因為被嚇到了而已,應該是沒有任何特別的事情的才對。

就算是只要跟她相關的時候,就會微妙地感覺到動搖的事情有很多也一樣。

她和自己所說的條件並不相符,也不認為是保存種族的本能會選擇的對象。

所以這樣的悸動純粹是因為驚訝而已。

應該不是因為PEA這樣東西的作用才對。




好久不見的大家好,這裡是廢宅大學生阿朝(燦爛)

大學真是個可怕的地方啊......自從上大學有宿舍之後根本就只想癱在電腦前當爛泥ㄏㄏ

察覺的時候才發現我居然一整年都沒關注電玩的消息了(驚)

如果不是偶然發現到當年那個amnesia連畫冊都出到Later了的消息的話,我去年的壓歲錢大概就可以用到後年了......這揪竟是福是禍呢(遠目)


然後這篇其實是亂翻的XDDDDD

論壇上應該有神人翻完了吧......畢竟這也都是去年八月號的東西了(感嘆)

不過還是想親手翻過一遍......以表我對Kent老師的愛www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