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Toma’s Episode]

 

『明天終於要入學考試了啊。

准考證放進皮包了嗎?

就算沒有食慾也要多少吃點東西喔。

早上不要慌張好好準備,要穿的衣服也決定了吧。

還有,明天好像會下陣雨,折疊傘要記得放進皮包裡。

如果會不安的話今天晚上』

 

「又──是給那孩子的情書嗎?」

將他寫到一半準備給青梅竹馬的簡訊遮起來的,是同學那無憂無慮的聲音。

是大學裡會常常和他亂聊一些有的沒的事的其中一個傢伙。

雖然說沒有到非常親密,卻也是到了能夠聊青梅竹馬的事的程度的那種對象。

Toma抬起頭,盯著他的臉。

「情書是什麼?」

「就是跟你現在正寫著的東西一樣充滿lovelove的簡訊。」

「只是鼓勵而已啦。因為那傢伙明天要考入學考。」

「啊──是來這個大學嗎?追著你來的啊。」

「是不是追著我來的這種事可不知道呢。」

「果然是lovelove不是──嗎。真是的。給我看啦、簡訊。」

一副就準備搶走手機的手伸了過來。他也就順從地給對方了。

並非是被他拿走,而是讓他拿去。

「『就算沒有食慾也要多少吃點東西喔。早上不要慌張好好準備,要穿的衣服也決定了吧。』……喂,你是哪來的媽媽啊。」

「所以就說了這不是情書了吧。懂了的話就還回來。」

「慢著等下。『如果會不安的話今天晚上』之後到底接了什麼啊。今天晚上就陪著妳?

今天晚上就打電話給妳?這也要主張說不是love嗎?」

「『今天晚上就陪妳檢查要帶的東西』。有問題嗎?」

「……你已經變成那孩子的爸媽了吧。這地方太像了。」

「啊──或許是呢。」

Toma聳聳肩,把手機拿了回來。



對他說的話其實混了少許的謊言。

『如果會不安的話今天晚上』接下來的話,是『到妳冷靜為止讀書也好哭訴也好都會陪妳的』才對。

從小時候開始就一直是以義兄身分陪在她身邊的自己,對於她無法冷靜下來的時候,有著知道該怎麼做比較好的心得的自信。

也有著想要替像入學考試這種大事之前會有所動搖的她做些事的想法。

但是這種話身為哥哥來說或許太過分了也說不定。

刪掉的話會比較好吧、直接來想的話。

她對明天的考試是游刃有餘的。他也已經決定到合格結果平安出來以前都要做為保護者好好運作了。

唯一的問題是,隨著年齡增長而逐漸成長的妹妹。他不希望在重要的時刻裡踏到奇怪地雷的感情而影響到她。



「你啊、為什麼要對那孩子這麼幫忙啊?」

「先說了,平常跟她說話的時候可沒這麼囉嗦喔?」

「真的嗎?」

「是因為那傢伙明天考試,爸媽又都跟她幾乎沒連繫,說叫做放任主義。」

「話是這麼說啦。但她也只跟你差一歲吧?有必要這麼幫忙嗎?」

「怎麼樣呢。不就判斷哪邊需要哪邊不需要嗎?」

「不會說太多被嫌煩死了嗎?」

突擊對方會痛的地方。

「……要是被說煩死了的話也太痛了。」

「痛是指做為哥哥身分來說?還是男人的身分來說?」

對方抓住了兵敗如山倒的對話的尾巴,更加扯進會痛的地方裡去。

Toma嘆了口氣,以理所當然毫無疑問的態度回答道。

「哥哥的身分啦。」

但是實際上來說到底是如何呢。

她的存在太過接近,美麗地展開來將她包住的、身為哥哥的感情與身為男人懷有的感情該如何切割,很久以前就不知道了。

雖然說不管如何首先將做為哥哥的身分守護她這件事當作最優先考慮,若是被說這份愛情之中摻有身為男人覺得她很可愛的心情的話,也無法否認。

不如說這個比例年年變多,實話說已經到了連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地步。

「你要是這樣想的話,我搞不好就會做為情敵出現唷──」

這番輕浮的發言,讓他感覺到自己的視線變得兇惡起來。

就算接收到Toma那不悅的眼神,對方別說是逃避,還開始坦然地跟他對視。

「因為那個女孩子很可愛啊──。失敗也沒所謂,不想看我來個突擊嗎?」

「你的話作為對手還不夠。直接來吧。」

「一刀剪斷啊!」

「先說了啊,我成為敵人的話是非常嚴酷的喔?」

「知道啦。只是說說而已。」




這樣的發言、不過、對於兄長來說還是講得太過了吧?

真心到底要怎麼隱藏才好呢、露出多少就足夠了呢,和她相處的每一天總是這樣摸索著的狀態。

這是無法用純粹的保護慾來解釋的事,Toma從很久以前就已經了解。

正因如此,常常因為察覺到自己的心情變成了負擔而猶豫不決。

是否做得太過、是否壓抑得太過,為此而迷惑。

果然還是把那封信全都刪掉比較好、重新想過以後又如此想著。


『不安的話今天晚上就一起吧』


被期待成為這樣的角色,一定是從小學的那時起就
結束了吧。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告知他有新簡訊的事。

剛走出大學的Toma停下腳步,確認剛到的簡訊的內容。

『今天晚上,如果可以在最後稍微陪著我複習的話會很高興的』

發送簡訊的是她。

(我、把幫忙準備的文字給刪掉了吧?)

他檢查了已發送信件的資料夾,確實那部分的文章已經消掉了。

看來這邊就算自我控管,她那一邊也主動希望他去幫忙的樣子。

安心和可笑的心情同時出現,Toma一邊拿著手機低聲笑著一邊鍵入回信。

 

按下她家的電鈴,他很快就聽見小跑步接近這裡的腳步聲。

他對著門那裏探出臉來的她露出苦笑。

「別這樣跑啦。要是考試前跌倒了受傷要怎麼辦啊。」

一邊訓話著,看著她的自己的眼神比任何時候都更加溫柔的事,Toma自己卻也察覺到了。

以她能夠這樣前來迎接他為限,自己在這個地方待著就已經滿足了吧。



Toma哥哥你這個苦情的傢伙嗚喔喔喔喔(哭倒)

一邊在火車上看這篇一邊超想擦眼淚的啊幾可修!!!QAQ

最後一句那苦逼程度真不忍說了QQQQQQQ

這樣的Toma在不是Toma線的世界裡真的大丈夫嗎!?嚴重懷疑會在妹妹的婚禮上一刀砍死新郎啊這心理狀態!!!!!

他跟Ukyo兩個根本競爭苦逼男人寶座=A=


剩下的Shin、Ikki跟Ukyo的故事,翼之夢論壇裡都有人翻過就不再翻囉

我記得是沒權限的,想看的大大可以自行搜尋=w=

接著直奔Amnesia Later!! Kent超可愛TwT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ine閃亮
  • 感覺好好奇(?)可惜我沒玩遊戲。
    然後Toma的配音是日野聰啊啊啊啊啊啊!(掩面(難怪我會喜歡他(不對!
    然後Kent是石田彰呢...

    其實當初看朝歌玩的時候我就很想玩了,不過我日語無能(默
    希望以後也能時不時和朝歌小聊一下(笑
  • 日野現在在我心裡的形像已經變成監禁系哥哥了www
    石頭聲音在四個裡也是最出彩的!!!!(欸你也偏愛過頭

    我一開始玩日語AVG的時候也是日語無能啊ww
    只要有愛就可以解決一切(認真

    朝歌 於 2012/08/25 22:50 回覆

  • 閃亮
  • 原來!
    監禁戲到底?(笑(其實我只是因為他是祭的聲優所以(喂

    朝歌又從噗浪上消失了(?(滾滾滾(喂
  • 監禁戲各種萌各種心痛啊www

    我很常消失的(遠

    朝歌 於 2012/10/17 21: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