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CP: CD/HP(Cedric Diggory/Harry Potter)

Disclaimer: I don't have charaters, I only have these plots.

Warning: 西追迪哥里x哈利波特,不過因為是首發晉江,所以我用的是大陸那邊的譯名。如果我寫HP同人的話,不是用大陸譯名就是用英文......我有點受不了皇冠的譯法(煙)







時間是凌晨12點,毫無疑問的宵禁時間。

在這個時間點裡還會出沒在霍格華茲裡的,通常只剩下三種生物。

管理員費爾奇、費爾奇的貓洛麗絲夫人、還有哈利波特。

──由於這個認知實在太過深刻,以至於當級長浴室的門突然打開的時候,正在裡面觀察第六十二個水龍頭放出來的泡泡到底具有什麼效果的哈利差點沒嚇得跳起來。

黑髮男孩在入浴時已經拿下了眼鏡,朦朧的視線讓他翠綠色的雙眼只能迷茫地看著來人那個模糊的身影。

他慌忙摸索起放在浴池旁的眼鏡,不確定地問:「呃……塞德里克?是你嗎?」

「嗯,是我沒錯。」赫奇帕奇的級長的聲音難得帶了一些不知所措,「抱歉,哈利,我沒想到你會在這裡……」

哈利終於摸到他的眼鏡了,他趕忙戴上它,終於看清了對方那張俊美的臉龐。塞德里克‧迪戈里的手上正拿著一疊衣服──很明顯的,他正要洗澡。

喔,好吧,這的確是赫奇帕奇的級長浴室沒錯。可是為什麼偏偏是這個時間?

哈利在心裡哀嚎。他現在尷尬極了。

「塞德里克,抱歉,我只是太煩躁了才來這裡……我馬上離開。」

塞德里克立刻阻止他起身的動作,「哈利,你不用這樣。是我自己沒有照平常的時間過來沐浴的,而且我也說過你可以進來。」他抬手撥了一下黑色的頭髮,努力掩飾他的尷尬。

然而哈利還是覺得相當愧疚,畢竟第二項比賽都已經結束了,他也實在沒有過來的理由了。

但隨著離第三項比賽的時間越近,哈利就越迫切地感覺到他需要好好自己一個人獨處;而他所能想到最舒服的地方就是級長浴室了。只要白天抽空溜去二樓的盥洗室警告桃金娘不准過來,就能保證他晚上能夠擁有一個安靜的環境自己思考事情。

嗯,但是現在……

「呃,我先出去了。晚安,哈利。」塞德里克朝他短促的微笑了一下,隨即轉身。

噢,不,這感覺好像是自己趕走了他。但明明他才是有權利待在這裡的人!

身為一個標準的(這在某些時候真是一種不幸)格蘭芬多,哈利沒有思考就喊住了他。


「嘿,你要不要也下來?我是說,既然這裡本來就是你的地方。」


梅林的鬍子啊,他真是瘋了!

哈利後知後覺地發現這句話代表的意思──並且為此想把自己的頭埋到眼前的那堆肥皂泡裡頭。至少這樣他就不用面對塞德里克挑起的眉頭了。

「嗯,如果我沒聽錯……這是在邀請我跟你一起洗澡?」

別用那種帶著笑意的嗓音確認這種事,拜託。

「既然你不想讓我離開這個浴池,而我也不想讓你離開的話……我猜這樣可以讓我們雙方都滿意。」哈利乾巴巴地說道。現在他覺得自己的臉似乎燒了起來。他垂著臉詛咒著自己容易衝動的大腦,一邊忐忑地祈禱塞德里克不會為此覺得被冒犯。

靜默了幾秒後,塞德里克的聲音重新響起。

「那,好吧。」

哈利驚愕地抬起頭,正好撞進對方盈滿笑意的深灰色雙眸。

「有何不可呢?」他說,「我想你是對的。」

他居然真的同意了這個傻得要命的提議!

小格蘭芬多的腦袋似乎暫時停止了運作,「喔,嗯,我很高興你接受了。」

「嗯,這提議聽起來不壞,不是嗎?」塞德里克說,「那麼,你可以稍微轉過去一下嗎?我需要……脫衣服,你知道的。」在說了這句話以後,英俊的男孩終於也忍不住有些臉紅。

哈利突然覺得沒那麼尷尬了,至少不是他自己一個人在不好意思。他順從地轉過頭,莫名地鬆了一口氣。

他並沒有等太久,就聽見塞德里克滑入水中的水聲響起。「我進來了。」塞德里克的聲音有些低沉。

哈利重新看向他。

赫奇帕奇的魁地奇隊長毫無疑問地擁有令人嫉妒的完美身材,他的上半身骨肉均勻,帶有一種雕像般的力度與美感,皮膚白皙卻不像馬爾福的蒼白。

他真不像是個找球手──找球手一般而言都是輕靈的,像哈利這樣;但是塞德里克有一種如豹般矯捷優雅的氣質,也許這就是他能夠在球場上和哈利分庭抗禮的原因。

在哈利默默觀察他的時候,塞德里克半垂的眼眸也在不動聲色地看著這位著名的學弟。

雖 然哈利波特是鼎鼎大名的救世主,但自哈利入學以來,塞德里克卻從來沒有像他的同學一般私下關注哈利過。他以他慣常的客觀對哈利作評價:天生的魁地奇高手, 對敵人也有公正的風度(他對馬爾福藉他的名義做那種幼稚徽章的事情相當不以為然,並以此評斷過,哈利和馬爾福之間的爭吵應該是馬爾福必須負大部分責任), 本質驕傲,但說起話來總是有些靦腆。

現在也許得加上一個評價,塞德里克想。當哈利正在忐忑不安的時候,他翠綠的眼眸和抿緊的唇,會讓他呈現一種不同於尋常時候的脆弱之美。他接著想起在他脫下自己的上衣時看見的那片白皙細膩的背,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心竟然為此一顫。



浴室裡暫時出現了一段謹慎的寧靜,直到塞德里克再次開口。

「要聊天嗎,哈利?」

已經再次摘下眼鏡的男孩用他困惑的綠眼睛看他,「喔,好啊。」

他遲疑了一下,問:「第三場比賽……你準備的怎麼樣了?」

這應該是個安全的話題,哈利如此希望。

「我正在盡力。」年長的赫奇帕奇微微一笑,「你剛剛說你很煩躁,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準備三強鬥法賽?」

哈利驚異於他的敏銳,「沒錯。」他承認,「雖然赫敏一直在幫我準備……但我總是不知道這些夠不夠。」

塞德里克知道這種心情──因為他也是。哪個勇士不是這樣呢?

「赫敏在幫我一起練習五年級才會教到的一些魔咒,可是我施展它們的時候都不太順利,」哈利自嘲地笑笑,「我真的不太適合做這種事。」

──每個勇士都是這樣,但是只有哈利,連成年都沒有就參加這個比賽了。

相較於他們而言,哈利少了兩年的學習時間,卻必須面對跟他們一樣的危險。

塞德里克突然驚覺,他的對手必須要付出比他們其餘的人更多努力,才能站到那條他堅持的、「公平的起跑線」。

「你做得夠好了。別忘了,我們是並行的第一名。」他用一種輕鬆的態度說道。

哈利的表情空白了一瞬間。

「哈利?」

他重新回神,朝塞德里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抱歉。」他的聲音在偌大的浴間裡迴盪,嚇了他們彼此一跳,哈利立刻降低了音量。「只是我很少收到傷風以外的人的鼓勵……傷風是我的朋友。嗯,赫敏總是在督促我努力,羅恩也不會特別說這種事。」

赫奇帕奇莞爾一笑,並沒有回應這個話題,轉而說:「我覺得,既然我們要聊天的話,其實沒必要坐得那麼遠。」

「嗯……你說得對。」哈利想起剛剛的回聲也忍不住笑出聲,「你要我坐過去嗎?」

「我是這麼想的。」他回答。

小格蘭芬多聽從他的話游了過來──這浴池就是這麼大。沒有戴著眼鏡讓他游的方向稍稍有些偏差,塞德里克伸手扶了他的肩膀一把,「你會游泳?」

「在黑湖裡待過一小時以後我就學會了。」哈利說。他不自在地發現自己被塞德里克觸碰過的肩膀彷彿正在發熱,就好像他的溫度還留在上面一般。

他在他旁邊坐下,塞德里克偏頭看他,「你還好嗎?水的溫度是不是太高了?」

「不,沒有。」哈利的側臉感受到塞德里克在說話時一陣陣溫熱的吐息。他突然覺得自己不該靠近他坐下的。

但深灰眼眸的男孩還說著,


「可是,哈利,你的臉紅了。」


他用修長的手指替哈利拂去游泳時濺到他眼角的水珠,俊美的臉上帶了一絲笑意。

「那沒什麼。」小格蘭芬多努力使自己沸騰的腦袋鎮靜下來,他只是沒有和別人一起待在浴池的情況下還坐得這麼近的經驗而已。

哈利把暈眩感揮開,看向坐在他旁邊的男孩,正好捕捉到對方眼中來不及壓下的一絲暗色。

哈利不明所以地看他,塞德里克則坦然地報以微笑,「怎麼了?」

「不……沒事。」

也許是他看錯了,哈利暗想。

「那麼……我們接著聊什麼?」年長的男孩說,「談談喜歡的人怎麼樣?哈利,你有喜歡的人嗎?」

這讓哈利立刻想起塞德里克的另一個身分:他暗戀的女孩子的現任男友。

綠眼男孩突然覺得喪氣起來,「不,我沒有。」他有些低落。

僅僅是和面前的人相處這麼一小段時光,哈利就充分了解到塞德里克的魅力──並且確信自己永遠沒辦法在這方面贏過他。如果他自己是秋,想必選擇的也是親切溫和的塞德里克。

「別這樣,」塞德里克的指尖安慰般輕輕刮了刮哈利的臉頰,哈利感覺自己被他搔刮的臉頰熱得像是要麻掉了。「羅恩‧韋斯萊呢?他是你最珍視的人,不是嗎?」

哈利笑了一聲,「別開玩笑了,塞德里克,羅恩只是朋友。」

「喔,原來是朋友而已……」他說,「所以,你真的沒有喜歡的女孩?」

哈利當然不會告訴他實話。「沒有。」

塞德里克的眼眸顏色深了一分,「那麼,喜歡的男孩呢?」

小格蘭芬多差點嗆到。

「抱──抱歉,你說什麼?」

「喜歡的男孩。」塞德里克反而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又恍然大悟,「啊,我忘了你是在麻瓜世界長大的了。不過在巫師界裡,這是很普通的事。」他笑笑,「以後別人如果問起來,你可別用這種眼神看著他。」

哈利發現到自己的反應是種不禮貌的行為。「對不起,我不應該……」他的臉紅了起來,「我沒有,嗯,喜歡的男孩。」

深灰眸子的男孩在聽到他的話以後,驀地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這和塞德里克以往的任何微笑都不同。

它不是一個溫柔的笑容,卻會讓人的心跳為它停止。

他輕輕扳過哈利的頭,讓那雙翠綠的眼睛看著自己,然後抵上他的額頭,深深地注視著哈利。

然後,塞德里克低聲問:


「真的?」


哈利感到剛剛的暈眩感重新襲上,一陣一陣的拍打著他的理智。

他吞了口唾沫,無法克制地盯著塞德里克唇邊的微笑。塞德里克和他的身體幾乎要相碰了,但就算是還沒有碰到,哈利也可以輕易感受到面前的男孩散發的熱度。他深 灰色的眼眸正在剝開哈利眼睛深處的情感,誘導哈利說出他想聽見的答案。塞德里克甚至沒有再做出多餘的動作,但他僅僅是用那樣的笑容看著他,哈利就覺得自己開始口乾舌燥。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看見了眼前這個人從不展露於人、甚至是張秋都沒有看過的另外一面;而那恐怕,並不是他該看到的。

哈利最後一絲的思緒想著──然後隨即淪陷。

小格蘭芬多輕輕嘆息。


「……我不知道。」


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哈利僅是稍稍抬起頭,柔軟的唇就落了下來。

塞德里克用手將哈利圈在懷中,另一隻手和哈利的指尖交纏,他們交換彼此的溫度、唾液和氣息,青澀的黑髮男孩立刻感覺自己渾身都失去了力氣。兩人的身體密不可分地貼著,水面下的雙腿緊緊相交。

「哈啊……嗯……」

年長的男孩總是在哈利將要喘息不過來時看似放過他,卻又在他剛恢復呼吸的時候重新讓他陷入不可自拔的吻當中。塞德里克的吻像是海潮,綿密地一波一波將他淹沒,彷彿永不止息。舌頭輕舔他的唇角,然後探索進他的口中,雖然並不強硬,卻做著毫無疑問的掠奪行為。

他們的腿隨著動作輕輕摩擦彼此,每當擦到大腿內側敏感的肌膚時,就會讓哈利的身體微微顫抖。然後是那熾熱的部位;溫暖的水波帶走他們留在對方身上的氣味和痕跡,但是只有熱度,怎麼也無法消除……

哈利幾乎為此哽咽出聲,他第一次和人這麼緊密的貼合在一起。他甚至忘了在今晚以前自己從沒和他聊過幾次天的事實。塞德里克在用他的嘴唇封住他所有的思想,指尖上常年握著羽毛筆而磨出的薄繭隨著他撫摸哈利後背的動作而滑過他的脊骨。

他們的心跳聲隨著相擁的胸膛而紊亂地混合在一起,年長的男孩用他大而溫暖的掌心在他的腰間徘徊,小格蘭芬多的體溫節節上升,感到自己的心像是被面前的人全部清空,為了專心一意的迎接他的入住。

「哈利……」耳邊傳來塞德里克的呢喃,哈利的身體又是一顫。他從沒發現塞德里克的邀請比起奪魂咒更讓人難以抗拒。「你知道嗎,我想我喜歡上你了……」

這個男孩身上有一種特質在引誘著他:黑色睫毛下微閃的碧綠色眼睛、說話時微微提高的悅耳音調、講到「喜歡」這個詞時的磁性嗓音,還有他偶爾孤獨的氣質──原來不只一種。塞德里克發覺,哈利波特身上讓他著迷的特點,遠比他自己想像的還要多。

但是哈利卻像是終於驚醒過來般推開他,赫奇帕奇發現自己的心居然因此而疼痛起來。

「喔,對不起,塞德里克,我該回去睡覺了。」哈利從塞德里克滾燙的懷抱裡離開之後,就開始急急的尋找自己放在浴池邊的衣服。

他背對著塞德里克快速換上衣服,深灰眼眸的男孩凝視那個細瘦的背影,和他因為魁地奇運動而挺翹的臀部,那一切都散發著可怕的吸引力。

他極力讓自己的聲音從被挑起的風暴中平穩下來。「哈利,明天再來好嗎?」

剛套上褲子的哈利困窘地回頭,「可是,我想我們不該……我還不真的確定,而且你有女友。」

儘管哈利已經發現,現在看來,塞德里克對他的吸引力遠大於張秋。張秋永遠不可能給他這種被細密包裹起來的感覺──而哈利必須對自己承認,他喜歡這種感覺。

但他是真的喜歡男孩嗎?他之前一直暗戀的人明明是張秋……哈利不願再繼續想下去,他扣好最後一顆扣子,打算抓起身旁的隱形衣。

「──但是我喜歡你,哈利。」

哈利的心震了一下,他不敢回頭看那個男孩。

「秋的事我會解決的,如果這是困擾你的原因的話。」塞德里克說,「明天再來好嗎?」

「……你是級長,塞德里克。」哈利覺得自己的聲音變得乾澀。

「那更好,我有了正當的夜遊理由,不是嗎?」赫奇帕奇的級長笑了。「明天,哈利?」

小格蘭芬多沒有回答他。他只是倉皇的拿起旁邊的隱形衣,快速奔離級長浴室。

塞德里克看到哈利泛成深紅色的耳廓,事實上,他連後頸都紅了。

級長浴室的門將要關上的時候,「我會等你的。」他輕聲說道。

哈利那瞬間似乎想要回頭,最後卻還是帶上門,匆匆離開。

塞德里克重新沉下身體,溫暖而帶有肥皂泡沫香味的水輕柔地拍著他。



他會來的。

深灰眼眸的男孩確信著,並且愉快而迷人的笑了。



Cedric!!!!!!!!!!!!!!!!!!!!!!!!hshshs//////////////////////

如果不是大陸在搞和諧我絕對這晚就讓你們做了啊!!!!!!!!!!!!!!!!!!!((太太你髒髒了

腹黑攻神馬的我最受不了了喔喔喔喔(燃燒)

哈利你從一開始邀人家下水就該有心理準備會被吃了嘛哈哈哈(ㄍ)

話說Cedric跟Sirius的某些描寫真的很像,特別是外貌,都有一雙"出眾深邃的灰眼睛",髮色眾說紛紜,台灣的Wiki寫是黑色,PotterWiki寫的卻是Brown,最後我照電影的外貌寫是褐金色了,但實話說......我一直覺得電影造型很不靠譜(抹臉)

如果是黑色的話......哈利的教父控一發作,這點就萌起來了>///w///<

最後誠徵CD/HP文!!!!!!!!!!!!!!!!!!我不想再翻英文看了QQQQQQQQQQ

※我修正了一下:小說裡有提到Cedric是黑色的頭髮沒錯Orz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鄧布利多(假冒的啦!)
  • 噢噢噢!
    同性戀~(偶是麻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