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title: Pine fresh - the next night
pairing: Cedric Diggory/Harry Potter
disclaimer: I don't own them, both they were owned by J.K.R. I have only plots.

因為今天學校放假,昨天晚上就敲了這篇出來顆顆顆
總覺得我是不是看太多Draco的文就把Harry的個性寫得有點Malfoy式的傲嬌了www
然後因為我太羞澀了所以他們沒做......他們只是幫對方(消音)了一下wwwww








哈利又一次從床上坐起來。他略顯煩躁地抓起身邊的魔杖低聲念咒,隨著手腕擺動,瑩綠色的時間被書寫在他面前:晚間十二點差一刻。白色輕紗龍罩住的窗外早已一片漆黑,隔壁床上的羅恩鼾聲規律綿長;但是哈利怎麼樣都睡不著。他頻頻盯著放了隱形衣的行李箱,無意識地把自己原本就亂糟糟的髮型弄得更亂。

那只是他在開玩笑,哈利在心裡一遍遍地說。今天你不是還看到秋在走廊上拉著他的手嗎?只有笨蛋才會選擇和聰明又美麗的拉文克勞之花分手。而塞德里克絕對不是一個笨蛋。

但是他掙開了她的手,他也許真的和她分手了。你有看到這些的。哈利心裡的另一個角落驀然反駁了他。

──那也跟我沒有關係!

──不,你根本不這麼想,因為你滿腦子都在想他。你揮不開你看見的、他背對她的時候臉上露出的愧疚和放鬆。你甚至連秋的表情都沒有看。

承認吧,你一直在看他。你看的是他,不是秋。

不知不覺,哈利心裡那些試圖說服自己蒙頭大睡的聲音越來越縹緲,逐漸細不可聞。他的心開始出現一種空蕩的感覺,彷彿他所有的情緒開始像沙一樣慢慢流失,他卻找不到他的心在哪裡破了洞。

最後,格蘭芬多的鬥士滑下床鋪,抓起就放在行李箱上層的隱形衣,穿著單薄的睡衣就輕手輕腳的離開寢室。

他只是出去塔樓散一下步,為了……幫助睡眠。沒錯,無關任何約定。

他飛快的下了螺旋階梯,在鑽出胖夫人畫像的時候打了一個冷顫。春寒料峭的夜晚,在走廊上只穿著一件睡袍就出門並不能說是一個明智的主意。但是哈利也不想再爬樓梯回去拿衣服了。他勉強維持住無聲的腳步,沿著昨晚他曾走過的路往前。

他仍然像昨天一樣,在一個人都沒碰到的情況下走到糊塗鬼鮑瑞的石像前。結合昨晚的情形,黑髮男孩不禁懷疑這裡其實就是某位赫奇帕奇級長的巡視範圍。

這算不算是抓到級長在偷懶?

他搖搖頭,不再思考這些東西。如果說直到剛才哈利都在逃避他真正的想法,那麼現在他已經放棄對自己說謊了。他想見到塞德里克,雖然他還沒有弄清楚到底是基於什麼樣的感情才想這樣做。也許是想質問那個灰眼睛男孩在想什麼──也許只是想解決一件讓他失眠的事──也許是,想要再和他接吻。

「松木清香。」哈利低啞的吐出密語。

門無聲地彈開了。哈利脫下隱形衣──他還不想讓塞德里克知道它的作用──然後閃身進去。

他先是安心又帶點微妙失落地看見浴池沒有放水,然後才注意到一旁已經替他自己變形出一張柔軟的焦黃色扶手椅、正坐在上面悠閒地翻閱書籍的年長男孩。在塞德里克的椅子旁邊放了一張看起來同樣舒適的猩紅色滾金邊的椅子:十足的格蘭芬多風格,並且因此,很明顯是為了誰才被放在那裏的。

哈利關上門時的碰撞聲讓塞德里克從書頁間抬起頭。他闔上書,對哈利微笑。

「嗨,哈利。」

他為什麼總是能夠不帶一絲自負地說出他顯然早就料到的事?哈利試圖讓自己的態度看起來自然一點;既然塞德里克用對待朋友的態度說話,他也沒道理表現得那麼侷促。「嗨,塞德里克。」

哈利突然覺得也許這個男孩正打算收回他昨晚說的話,因為他的態度看起來真的很……正常。他咬著嘴唇,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就這麼轉頭回去睡覺。或許那樣是最好的?

但在他能做出任何決定以前,塞德里克的嗓音再度讓他從自己的思緒裡驚醒:「願意坐在我旁邊嗎?嗯,我不太確定你喜歡什麼顏色。」他看到哈利的目光落到那張椅子上而補充道。

「這顏色很好──我是說,謝謝。」哈利短促地笑了一下,雖然他其實還在猶豫,但仍然聽了塞德里克的話,坐在那張色彩鮮豔的扶手椅上。

哈利的身體立刻陷在柔軟的椅墊上,他覺得自己正被一團棉花包裹起來,就像是格蘭芬多公共休息室裡的那些椅子給他的感覺一樣。他看了看偌大的房間,噗嗤一聲笑出來。「這真的是滿奇怪的。」

塞德里克跟著他望著的方向看去:既深又廣、但是一滴水也沒有的浴池。他也笑了,語氣輕鬆地說:「深夜在級長浴室裡坐在扶手椅上約會,沒錯。」

哈利的笑聲一下子卡住了。

「我不覺得這是,嗯,約會。」小格蘭芬多僵硬的說。

「我覺得是,」赫奇帕奇的級長回答,「因為我是為了追求你才約你過來這裡的。」

綠眼男孩的臉一下子燒了起來,原本因為只穿著睡衣而有些冰冷的身體因為這句直白的話語而發熱。他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句話。

不過,塞德里克似乎把哈利的僵硬解讀成另一種意思。

「我和秋分手了,今天早上。」塞德里克修長的雙腿交疊,語氣平靜,「嗯,只是想告訴你一聲。」

所以,他早上看見的情景是真的,哈利想。他盯著塞德里克平放在腿上的書,一瞬間覺得似乎這本書有哪裡不對,卻又說不出是哪裡奇怪。

……為什麼要告訴我?」沉默一下以後,哈利艱澀的問。

所以說,他真的搶了暗戀女孩的男朋友?塞德里克真的是因為喜歡上他才和秋分手?

這真是太蠢了,但哈利卻笑不出來。他頓時覺得胃裡出現一塊沉甸甸的石頭,壓得他喘不過氣。

「我沒別的意思……但我覺得你可能會誤會,因為我昨天是在那種情形下說要和她分手的;不過這真的跟你沒關係。」塞德里克悵然地說:「我早就決定在第三場比賽以前和她分手了。」

哈利驚愕地看著他,「什麼?」

「比賽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了,我雖然想贏,但是我也覺得不受重傷回來的機率不大。」年長的男孩說,以一種就事論事的語氣。「第一場比賽是龍。第二場比賽是黑湖。我不認為第三場比賽他們會放比這些簡單的東西……歷屆三強鬥法賽裡,死掉的學生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人、甚至是最後的勝利者,通常都沒辦法全身而退。」

他的指節輕扣扶手,「也許我會失明──或是永遠少一條腿,像穆敵那樣──以秋的個性,要是我受傷了,她是不會和我分手的。她會留下來照顧我,但我不想那樣。選擇參加的人是我,她也勸過我中途棄權,我拒絕了。我不喜歡放棄。不過,既然是我不聽她的建議,那她就不需要跟著背負後果,不是嗎?」

「鄧不利多不會讓那種事發生的。」哈利快速地說:「他不會真的看我們受傷。」

「他不是四個人,不可能照顧到我們全部。」雖然這麼說,但塞德里克的笑容看起來並不是真的很介意。「我希望如果我真的出事,她能擺脫我的影子好好生活。」

哈利認真的看著這個仍然微笑的年長男孩,內心升起一股敬意,卻又夾雜著難以言喻的感受。「你喜歡她。」

塞德里克對這個直述句若有所思。「既然我想保護好她的話,應該吧,我喜歡她。」

「那麼你就不該追求我。」小格蘭芬多平靜地指出這一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花了多大力氣說出這句話。

灰眼男孩的表情立刻失去笑意,變得嚴肅。他低聲說:

「你跟她不同,哈利。」

他的上身傾近年輕的鬥士,直視他的綠眸,一瞬不瞬。

哈利發現自己開始動搖;他想躲開塞德里克的凝視,但塞德里克的手按住他的椅子的扶手,將被迫回視他的哈利籠罩在他線條優雅的身下。

「我的確珍視秋,她就像一個寶物,一顆漂亮的珍珠,看著她會讓我心情愉快。但是你,哈利……」塞德里克靠他越來越近,他俊美的臉上露出同時混合了溫柔和侵略的矛盾表情,異常迷人。「你跟她給我的感覺完全不同,你是一個人。她必須被保護,但你可以跟我站在同一個地方,一起面對那些事……哈利,我想抱的不是一具漂亮的瓷器,是你溫暖的身體;我想吻的不是光彩奪目的寶石,是你會迎接我的嘴唇……」他輕輕拿下哈利的眼鏡,聲音變得沙啞而誘惑,呼出的熱氣一點一滴燃燒著哈利的思考能力。

在這個時刻,哈利突然非常不合時宜的想起韋斯萊家雙胞胎對塞德里克的評價──沉默寡言到像是說不好一個完整的句子。

那肯定是因為他們沒有被塞德里克追求過──肯定是。

哈利發出低低的呻吟聲,手臂環繞住灰眼男孩的脖子,佔有他濕熱的氣息、並且同時被他佔有一切。書籍掉落在地上的聲音完全不能引起正在熱吻的兩人的注意。哈利現在幾乎陷在椅墊上動彈不得了;而哈利並不想完全被動,他挺起自己的上身,讓他們的胸膛緊緊相靠。他們的吻越來越深,從舌尖蔓延到喉嚨,然後慢慢覆蓋在心臟上。

「塞──塞德里克……哈嗯……」哈利在吻與吻之間低唸他的名字,半閉的碧綠眼睛掩蓋在輕顫的黑色睫毛下。他仍然有些對情事動作的畏懼和不熟悉,但卻不再有猶豫。格蘭芬多對於未知的好奇和冒險心推動他淪陷在接下來要發生的事裡面。

塞德里克解開他的襯衫扣子,溫熱的掌心貼在年輕鬥士半裸的腰上,抱他過來坐到自己的腿上。他的手逐漸愛撫到哈利的胸前,拇指親密愛憐的撫觸因為接觸到冰涼空氣而略為挺立的乳尖。哈利喘息了一聲,把頭埋在塞德里克的頸窩裡,鼻尖上滿是年長男孩身上宛如檜木般的清淡香氣。

「哈利,」赫奇帕奇啜吻著小格蘭芬多胸前異常滑膩的白皙肌膚,綠眼男孩只發出一聲模糊的嗚咽聲,環抱他的肩頭更緊了一些。「哈利……哈利,我喜歡你,你知道嗎……

灰眼男孩拉下正在顫抖的男孩的長褲,手掌緩緩包住他半挺立的根部,開始來回愛撫哈利嫩粉色的柱身。哈利原本跨坐在塞德里克身上的大腿馬上失去所有力氣,全身的血液化成熱流,集中到塞德里克撫觸過的每一吋肌膚上頭。

「不……哈啊……塞德……」他的聲音因為初嘗情慾而斷斷續續,甚至連年長男孩的名字都無法說完;但塞德里克卻更加深的吻他,「我喜歡你這樣叫我……」他的手指在小格蘭芬多挺立的前端畫著圓,一圈一圈,彷彿永無止盡。

從來沒有這樣做過的哈利立刻開始顫慄起來。他壓抑不住自己的呻吟,腰部不自覺地搖動,想要得到更多的摩擦和快感。他只猶豫了一下,就把手探進塞德里克的褲頭裡,冰涼的手握住對方也已經半硬挺的部位,開始規律的動作。

禮尚往來──已經被情慾浪潮沖的忘了一切的哈利現在腦中只有這四個字。

塞德里克的喉嚨裡發出一聲低吼,原本正肆意愛著哈利的手指也失去了原本的游刃有餘,變得野蠻而粗暴,哈利的呻吟聲染上濕潤的水意,激烈的動作讓他只能發出破碎的音節。

「塞德里克、讓我……」哈利幾乎是用哽咽在懇求他。

「等我好嗎?」灰眼男孩親吻他不斷滑下淚水的綠玉色眼睛,他也在低低喘息著,「哈利,哈利……你真迷人。」

小格蘭芬多無法自抑的哭著,也在胡亂親吻塞德里克挺直的鼻樑、泛起潮紅的臉頰和他溢滿感情的灰眼睛。塞德里克空著的手緊緊地把哈利按在自己的身上,半透明的液體在他們彼此的前端滲出,像他們額頭因為熱度而出現的汗珠。

空氣裡麝香的味道逐漸加濃。他們的指尖熱烈的愛著彼此,舌尖在昏亂裡再度開始纏綿,直到他們都噴發出白色的高潮。

哈利在快感衝至頂點後就頓時軟癱在塞德里克的懷中,餘韻仍在麻痺他的神經。

塞德里克也在慢慢調整自己急促的呼吸。「可以問感覺怎麼樣嗎,哈利?」他笑著問。

哈利誠實的回答:「棒透了。」

「所以說……評價還不錯?」

「沒錯。」小格蘭芬多咧嘴笑了。在這麼親密的行為以後,他反而沒有原先那麼尷尬了。

「那麼,」塞德里克抱著他,語氣突然變得非常謹慎:「你願意跟我交往嗎?嗯,當我的男朋友。」

當他說話時,他的灰色眼睛裡閃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緊張,儘管他的表情還是輕描淡寫,毫無不安。

哈利凝視著塞德里克,突然想到這個男孩在剛才擺在腿上的那本書。他一直覺得有哪裡不對勁──現在他想起來了,那本書的燙金標題是朝下放的,對著塞德里克自己的方向。這代表,在他正在翻著那本書等哈利的時候,他肯定把書拿反了:塞德里克並不真的像表面上的篤定他會來。

這個比他年長的英俊男孩,一直在等待他的選擇。

──等待哈利選擇前來。

「我以為,」哈利緩緩的說:

「早在我把手掛在你脖子上那一秒,我就同意這件事了。」

塞德里克緊緊盯著他看,然後俊美的臉上突如其來的爆發出燦爛的喜悅笑容。

「這真奇妙,」他說,仍然止不住他的笑容,「我從來沒這麼開心過。我幾乎要懷疑你灌了我一整桶黃油啤酒了,哈利。」

他湊過去親吻他,不同於剛才的深入淺出,而是一個溫柔而虔誠的吻。

「我真希望你不是十四歲而是十六歲……」塞德里克在他的耳邊低喃,哈利挑挑眉。

塞德里克看到哈利的表情而苦笑,「明年我就畢業了,那以後我們的見面機會就不再像現在那麼多了……不過還好,我們還有一年。」他嘆息。

哈利忍不住有種失落感,但他還是說:「總之先把這個麻煩的比賽比過去吧,我已經受夠三強鬥法賽了。」他對著霍格華茲的另一個勇士露出一個挑釁般的微笑:「我不會因為這些就刻意輸給你的,塞德里克。」

「所以到比賽結束前,我們都還是對手關係?」赫奇帕奇揚眉。

格蘭芬多的鬥士點頭,塞德里克的手撫上額頭,「我也開始希望它快點結束了。比賽完了以後我肯定會狠狠吻你的……為了你現在這個得逞的表情。」雖然他同時覺得哈利像個小壞蛋的一面也無比吸引他。

哈利聳肩,「我覺得你現在就可以──因為我們大概很長時間沒辦法再這樣做了。」

塞德里克笑了。「那就……如你所願?」



距離第三場比賽,還有兩個月又二十二天。

──距離伏地魔的復活,還有兩個月又二十二天。

不過,正吻得熱烈的熱戀情侶們並不知道……

這是他們僅有的、並且同時是,正在倒數的青春時光。



 

老實說我很討厭張秋。

看書的時候其實還沒意識到,但是在wiki上看到簡潔的整理以後就會發現──張秋顯然在塞德里克死了還沒有三個月就想對哈利釋放好感:在火車上她一直試圖跟哈利講話。而如果這還不夠,那麼最明顯的事實:聖誕節前,換句話說,塞德里克死後半年,張秋就跟哈利在一起了──而且她幾乎是半主動的。

再看看她的朋友,一個告密者──俗話不是說了嗎?物以類聚。

可能是因為我還滿認死理的吧......而且塞德里克真的很珍惜張秋(在原著裡的第二項比賽),在我看來張秋至少也該為塞德里克守喪一年,他們的關係幾乎都可以確定是未婚夫妻了──是那種很明顯一踏出學校就會結婚的情侶;結果她居然沒半年就跟哈利交往──還是主動!被動就算了我還當妳是拿哈利當替代品,可是主動!好吧雖然她後面的行為也跟拿哈利當替代品沒兩樣,可我還是深!深!的!不!滿!!

不過要是他們其實早分手了,那我反倒理解她了。都分手了當然是沒有那個必要哀悼那麼久的。而且看看第七集裡哈利想和金妮分手以保護她的行為,塞德里克會先和她分手其實也不是很奇怪(菸)


好吧回來CH這對。

我還能說啥呢?用力的萌他們吧各位!!!!!!!!!!!!!!!!!!

不過要是塞德里克真的照原著在哈利14歲那年死了,依他的個性他們肯定是沒有真的做完的QQQQQQQQQQQQQQQQ((是在傷心什麼啦妳

但我豪想寫他們的完整H喔喔喔喔喔(跪)

乾脆在夢中做完算了((妳是要讓哈利有多欲求不滿



好啦就這樣。在想第三項比賽的前夜要不要也寫一篇......不過他們根本不會做完真的有寫的必要嗎?(摸下巴)

不過想到在深夜時分的禁書區裡,塞德幫哈利blowjob之類的情節就實在是讓人心跳加速頭腦發熱(blush)

ㄏㄏ好吧我還是回去寫SBJP了XDDD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shine閃亮
  • 原來是冷cp!!

    不熟悉我想跟我上次看hp已經隔了很久也有關係我想(連西追這名字都忘光了

    真的太腦補www
  • XD
    不知為何越老就越熱愛冷CPwww

    朝歌 於 2013/04/06 00:18 回覆

  • Nga SinLi
  • 今天剛重温完火焰杯,現在立馬找了西追同人,這ccp好萌^O^ 要是再寫多點就好了(話說你有看過暮光電影嗎?愛德華跟西追是同一人哦~我正在想要是愛德華穿來了魔法世界會怎樣呵呵呵呵:P )
  • 我不看暮光的w
    不過哈4電影裡的西追各種迷人啊>///<

    朝歌 於 2013/10/06 18:5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