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大家早就把情人節SS全部都譯完了www不過我還是想放下自己翻譯的版本上來

這代表著我對Noiz的熊熊燃燒的愛啊~~~~~(打滾)

現在我讀書讀累的時候完全都靠遊戲的Noiz路線錄影影片來提神www效果潮棒的hshs////

而且仔細去聽就會發現,Noiz在儲藏室剖白心跡(?)那段之前,語氣一直都帶著一種冷淡跟疏離感,就算是章魚燒那段笑了一聲也是一樣;可是在那之後就是BE也帶著一種甜蜜的感覺,尤其是不滿的時候的鼻音真是萌死我了啊啊啊啊!!!!!!!!!!!!!日野乃就是神!!!!!!!!!!!!!!神啊!!!!!!!!!!!!!!!!!!!!!!(跪拜)

順帶提下,BE裡那句「好痛、好痛......好痛啊,蒼葉」,前兩個"好痛"像是在忍耐痛楚,第三個卻是像是孩子在炫耀東西般的狂喜......這邊真的是演繹得太好了嗚嗚嗚嗚(哭倒)

碎碎念完畢,以下貼文www


 

One of the chocolate…Noiz


Noiz在住院的那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會過去探病。

某一天發生了一件事。

 

我在那一天也跟往常一樣,在已經是我的固定座位的、床邊的椅子上坐下。

早餐和回診都已經結束的悠閒的午後時分之中,Noiz的上半身靠在枕上微微坐起,正在閱讀雜誌。

當我正想要來削些水果的時候,突然間,目光停佇在被放在床邊小桌子上的某樣東西。


「那個啊。之前就想要問了」

「什麼?」

「這個,要一直放在這裡嗎?」


那東西是一個淡粉紅色的長方形盒子,從幾天前開始就一直放在小桌子上頭。

一開始我並沒有特別注意到它放在那裏,但是來了好幾次都看到它以後,我就漸漸好奇起來了。


「啊啊、那個。打開來看的話就知道了」

「可以開嗎?」

「嗯」


他一副毫無興趣的樣子回答道。想著「真的就只是放著不管的東西嗎」,我打開了盒子。

盒子裡,心型巧克力正整齊的並排在一起。而且,怎麼看都是超高級的巧克力。

難道不是隨便放在這裡,只是還沒吃而已嗎?


「這不是巧克力嗎?誰給的啊?」

「啊,護士放在那裏的。」


說起來,前來照顧
Noiz的護士當中,的確有些熱情過頭、完全冷靜不下的女人在……

是這麼回事啊,我恍然大悟。


「所以說,一直放在這是因為覺得很重要囉?這看起來挺貴的啊。」

「不是。」


Noiz微微搖了搖頭。


「因為不是很喜歡的關係。」

「巧克力嗎?」

「嗯。」

「討厭吃?」

「要說是討厭……」


話在這裡停了下來,
Noiz像在思考怎麼說一般,稍稍飄開了視線。


「不是不能吃、也沒有特別討厭味道。只不過,因為一些奇怪的行為,我才變得對巧克力煩了吧。」

「奇怪的事?」

「情人節。」


情人節。

這個如此突兀的詞彙一出,我頓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因為情人節才變得討厭巧克力?為什麼啊?」

「那個節日,在這裡是讓女孩子送男人巧克力對吧。」

「嗯」


「這裡」……這樣啊。雖然說在日本的話確實是女人送男人巧克力……話說
Noiz本來就不是日本人,才會這樣說吧。


「發生了什麼討厭的事嗎?」

「以前,我有收過多到像被巧克力追打般的大量巧克力。」

「啊~」


平常聽到的話,作為同樣是男人而言可是非常惹人厭的話啊。

不過以這傢伙的角度來說,大概不是在炫耀,僅僅是單純在說事實而已吧。


「什麼,所以說是因為拿太多了才變得討厭起來?」

「也有這個原因,不過還是巧克力裡面被放了奇怪東西的原因更多些。」

「奇怪的東西?」

「頭髮之類的」

「咦……」

「指甲之類的」

「咦…………」

「內褲之類的」

「…………咦──!?」


內褲是怎麼硬塞進去的啊!?!?

我被這太沒道理的話都給嚇到瞳孔縮成個點了。

不,原本就不是小小塊的巧克力,而是能夠放進內褲的巨型巧克力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一開始我都會把巧克力全部開封,漸漸討厭起來以後就變得不想再打開來看了。那之後,我就不怎麼吃巧克力了。」

「喔~……」


確實也是聽過這種事。思慕對方過頭,大概是咒語的一種還是啥的,就把自己身上的一部份混進巧克力的傳言。

不過,這種流言的程度,要說是小道消息呢、還是說毫不相干呢。

真的聽見親近的人的經驗談,還真是有十足驚人的感覺在啊……


「要是那樣的話就是我也不大行也說不定……。你啊,還真是有個波瀾壯闊的人生啊……」

「啊,麻煩的層面上的話。不過,倒只有一個能治好這個的方法在。」


一邊這樣說著,
Noiz朝我探出身體,把臉挨近我。

薄唇的兩端像貓般勾起。


「要是你做的巧克力的話,我就可以吃。」

「哈?」


弄不清他的意思,我反射性的回問。


「什麼意思啊?」

「字面上的意思啦。你的手做巧克力就會吃。放了什麼在裡面也無所謂,什麼都可以。」

「咦…………」

「不然把血之類的滴在巧克力內餡裡面給我也行。」

「我才不幹呢!」


我直覺地吐槽道。光想到那種情況,雞皮疙瘩就嗖嗖地立了起來。

不過Noiz是真的在認真嗎,居然還繼續說道。


「要是不能做給我的話,把我討厭巧克力的意識給破壞掉就簡單了。用你的力量吧。」

「我不會用力量的啦。但是嘛,說起來也是情有可原啊。因為這種破事,變得不能吃巧克力的話稍微哀傷了點啊。」

「那,不做給我嗎?」


聽了這話,我的回答卡殼了。

親手做的巧克力……。


「嗯……、雖然說是從來沒做過。應該沒多大困難吧,大概。」

「真的嗎?」


我勉勉強強地回答後,
Noiz彷彿很開心般笑容更深了些。


「那,我就送你紅玫瑰的花束。」

「紅玫瑰花束?為什麼?」

「自己去查吧」


馬上就被擋回來了。不過,儘管
Noiz的語調有種惡作劇的味道,讓我自己去查的理由肯定還是有的吧。

於是我乾脆地應了下來。


「被你弄壞的那天,我等著啊。」


像是特意般說了句意味深長的話,
Noiz把我的頭拉近,在鼻尖上親了一下。

想著「真是贏不了這傢伙」,不甘心的我也在Noiz的額頭上回吻了。

 

End.


靠北啦老娘第一次那麼萌一個年下角色啊其可修!!!!!!!!!!!!!!!

這條路線根本是兩隻傲嬌在互相別扭啦!!!!!!!!!!!!!!!馬的可不可以不要讓我噴那麼多血出來!!!!!!!!!!!!!!!!!!!(太太你可以冷靜

其實那個切ない那邊我超想翻"變得不能吃巧克力的話稍微杯具了點啊"www不過後來還是決定正統一點XD

另外還有翻Mink的情人節SS,之後有空再放上來www每次看到Mink就想到以前熱愛Xanxus的時代啊哈哈哈

紅雀的SS我是看了,不過沒自己翻譯www媽的這兩隻根本太甜蜜!!!!!!!!!!!看看別人,Noiz還要自己開口要、Mink篇是做了還怕人家不要,蓮是杯催的攻送受,而紅雀篇!!!居然是煩惱"男人的手做巧克力會否太噁心"!!!!!!!!!!!!!!!!!

這算是三小煩惱啦我靠!!!!!!!!!!!!!!(大笑)根本雞蛋裡挑骨頭啊渾蛋!!!!!!!!!!!!!!知道你們LOVELOVE就不要再出來耍恩愛了啦!!!!!!!!!!!!!!!!XDDDDDDD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