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我動作好快←

是說他們這種微妙的磨合期感到底是哪招XDDDD Mink還是老樣子霸氣全開,可是蒼葉你那種小媳婦感www但說實話我還滿吃這套的www大概是因為我是抖M

雖然Mink被一堆人嫌的要死,可是我被山下知子老師洗腦以後......其實超愛硬漢BL的啊(yay)想想,既然BL就注定 = R18,不趁機把暴力強上啦之類的R18情節順便用上去豈不可惜(踹死)


而且我私下覺得,爽快接受自己是下面那方的男人,就是真正的homo也很少吧......像一般BL那樣固定攻受位置的伴侶應該不多吧,感覺上現實都是互攻比較多

只是要找洞的話不會去找女人吼,有棒子有洞幹嘛不都用用((發言自重啊太太

所以像這種打了幾次架才確定上下關係的,我覺得這要比剩下四對都合理多了www

相對來說,其實我也支持蒼葉去反攻其他那四個

尤其是Noiz反攻希望啊跪求淵井大大((你夠


 

One of the chocolate…Mink

 

214日。

在這個對女人來說特別重要的日子裡,就是在碧島上,大家也一定是在把巧克力送給心儀的人吧。

但是,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並沒有這種送禮活動。雖說也有家附近全被森林圍起來的緣故在,然而到了鎮上也是相同的情況。

沒有特別大的騷動在,時間和往常一樣沒有變化的過著。

所以說之前我幾乎完全忘了這回事……但幾天前看日曆時忽然想起這事的我,就稍微準備了一下。

嗯,我確實也知道,就是我說因為情人節到了而送了任何東西給他,對方大概都只會給出怪異的表情吧。

不過,我覺得這樣的驚喜並不壞,也有著「難得一次想挑戰看看」的想法在。

 

……總之因為這樣的理由,我把裝了飲料的馬克杯拿在手上,朝Mink的房間走去。

晚餐結束後,Mink總是會回到自己的房間看書。在朦朧的檯燈光線裡,坐在椅子上,沉默的重複翻著書頁。

一起住了才知道,Mink會在讀書時戴上眼鏡。

在碧島時完全想像不到,Mink是個書蟲。

也許正是因為讀了太多書,才讓視力變得有些差也說不定。

而且,比起閱讀新書,他更喜歡再三地讀同一本書。


Mink


我打開他的房門出聲喚道,似乎正埋頭於書本之間的
Mink抬起頭。

Tori正停留在座椅的椅背上,優雅的梳理自己的羽毛。

我進入房間裏頭,把拿過來的馬克杯放在桌上。

晚餐後的咖啡──看起來是這樣但其實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在杯子裡頭,不過我現在並沒說出來。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這就是驚喜嘛。

Mink瞥了一眼馬克杯,伸過手去取了過來,往嘴邊湊近。

一邊心裏怦怦直跳,我待在一旁看著他的動作。

但在馬克杯被傾斜的前一秒,突然地,Mink的動作停止了。


「……」


Mink把馬克杯從嘴旁移開,透過眼鏡的鏡片銳利地看向我。


「你放了什麼在裡面?」

「喝看看的話就知道了」


是注意到香氣和平常不同的事了吧。

Mink微微皺起眉頭,驚訝般地盯了我一會兒,但還是再度把杯緣往唇邊湊近。

就這樣,慢慢抿了一口。


「……怎麼樣?」


Mink沒有說話,視線往馬克杯落下。

我感到輕微的緊張和興奮,凝視著他的側臉。

Mink並不喜歡甜的東西,所以說,我是拿甜度低的黑巧克力溶化後的飲品來代替咖啡拿出來的。

會用飲料的形式,有單純地想要當驚喜的原因,也因為比起直接送巧克力,覺得這樣更適合Mink


「……所以,到底是什麼啊、這東西。」

「……咦?」


對他說出的下一句話,我反應不過來的出了聲。


「到底是什麼、嗯、這個嘛」


因為這個預想以外的反應,我有些動搖了。

啊咧?這樣的話該不會……


Mink,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今天?」


Mink彷彿在思考般側著頭。


「是
214日吧」

「嗯」

「有什麼關係嗎?」

「呃?」


果然……

Mink,不知道情人節嗎?


『今天是叫做情人節的東西對吧』


停在椅背上的
Tori輕輕探頭向前。


「情人節?」

『啊啊。就是贈送物品給喜歡的人的日子。日本的話似乎一般都是給巧克力的樣子。』

「喔……」


總算完全理解的
Mink短短回答道。

但是,在那之後就也沒多說什麼。Mink又一次無言地把視線投向馬克杯裡頭。

……總覺得,漸漸變得坐立不安起來了。

還有,覺得歉疚。

雖然說我自己有點被節日氣氛感染而準備了東西,但對Mink而言,情人節或許是太過沒所謂、甚至是過於無聊的事也說不定。

這樣說的話,這種可能性非常高啊。

做錯事了嗎……。

等一下或許馬克杯會被扔回來也說不定。

被說「會喝嗎,這種東西」之類的……

開始被討厭的想像煎熬,自我厭惡和膽怯一口氣湧了上來。


「……對不起,做了奇怪的事。」

「啊啊,確實如此。」


因為他沒有絲毫猶豫的回答,我的內心灰心喪氣,頭也低了下來。

果然,只會讓他生氣嗎……。


「這種東西就是無聊的風氣而已。尤其是送巧克力什麼的這點。而且」


Mink在這裡停下話,嘆了一口氣。


「就是不特地給我東西,也足夠了。」

「咦?」


因為我以為會接收到更加嚴厲的話,一瞬間甚至不解被說了什麼。


「什麼?」

「姑且不論巧克力,今天就是為了傳達心情而送什麼東西給別人的日子吧。若是那樣的話足夠了的意思。」

「……咦?」


放著混亂的我不管,
Mink再次把視線頭移到書本上。

一隻手,仍然拿著裝了熱巧克力的馬克杯。

……直到這時,我才總算了解剛才的「足夠了」這句話的涵義。


「咦……」

『哎呀哎呀……』


Tori像是呆住了一般低喃著。

我一時間衝動地想要出聲叫Mink,卻又在前一秒忍住了。

打擾他讀書是不行的。

而且……知道我的心意有好好地傳達給Mink的事,已經非常足夠了。

平常雖然難懂,能這樣聽到他的話果然很開心啊。

一邊把雀躍的心情緊緊咬牙忍住,我安靜地離開Mink的房間。

 

End.





>>一隻手,仍然拿著裝了熱巧克力的馬克杯。

當初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真的是撲通撲通完全被這傢伙的魅力迷住啦(yay)!!!!!!沉默寡言的霸氣攻神馬的真是太棒了喔喔喔喔喔!!!!!!!!!!!!!!!(跪)

我有腦補過Mink說「姑且不論巧克力,你幹嘛不打包你的人上來就好」的場面,各種笑到肚痛XDDDDDD不過我堅信這才是Mink叔的真心話!!!!!!!!!!!(握拳)((被打死

啊啊啊啊4/26的FanDisc快點來啊啊啊啊我等不及了啊啊啊啊啊!!!!!!!!!!!!!!!!!!!!!!!!!!!!!(爆走)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