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Finally i find it!!

it wasn't played cause it was hardly remembered...well, anyway this is my first and maybe last drama context lol

hope you enjoy it :)


 


主角:菲力普,查理,瓊恩,瑪莉
配角:
大綱:草泥馬城裡,有兩對情侶正商量著要私奔。菲力普,城主的兒子,和他的青梅竹馬瓊恩為了浪漫而打算玩私奔遊戲;另一邊,查理,農人的兒子,為了拯救他的愛人瑪莉免於被父母賣掉腎臟的命運而決定帶著瑪莉逃跑。兩對情侶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隔天晚上,趁著城門即將關上的時間偷溜出城;不幸的是,兩個戀愛中的男人不約而同的認錯愛人了。往東邊的海綿城前去的菲力普和瑪莉、與往西邊的天線城急奔的查理和瓊恩,路上會出現怎樣的文化隔閡呢?──大概就是這樣的故事吧(笑)

ACT 1-1
(舞會中。菲力普和瓊恩從舞台側出現)
菲力普:噢!我的愛人!妳今夜的雙頰暈紅如月下的紅薔薇,黑髮宛如最神秘的東方綢緞般柔順亮麗;這指尖,(牽起瓊恩的手,半跪行吻手禮),潔白如最溫柔的梔子花。我可有榮幸邀請我最愛的美人共舞?
瓊恩:(吃吃笑)當然!最俊美的菲力普,我當然願意!
(兩人開始共舞。位置從舞台側轉到舞台中央)
菲力普:唉!
瓊恩:最聰明的菲力普,草泥馬城主的兒子,什麼煩心的事使你竟嘆起氣來了呢?
菲力普:我為這城裡整日不變的庸俗生活而煩惱呀,我的美人。這場舞會已經連續整整一個月了!我確信我必定已經吃了一個倉庫的鵝肝醬,見過這世上一百件最美的首飾,跳過一千次華爾滋了。這生活還有什麼能夠使我感興趣呢?
瓊恩:雖然我跳舞時總是感到開心,但既然你這麼說的話,這樣的生活必然是非常無趣的了。
菲力普:好瓊恩,我就知道妳能夠理解我!既然我們同樣對這種生活覺得厭煩,我們何不一起做些浪漫的遊戲,為這枯燥無味的生活注入些許趣味呢?
瓊恩:浪漫!菲力普,你總是能說出我最喜愛的話語!我應該如何做呀?
菲力普:這我自然已想好了。創造一個與現在截然不同的生活,將會是我們的愛情裡最吸引人的轉折情節,一節波瀾萬丈的淒美史詩!瓊恩,我們一起私奔吧!宛如羅密歐願和茱莉葉雙宿雙飛那般!
瓊恩:啊!菲力普!你真是太聰明了!這提議聽起來多麼有趣啊!噢,我得帶上所有我最珍愛的首飾和衣裳,和你一起在天鵝絨紫的天色下與這座美麗的城市別離。這將會多麼浪漫!
菲力普:天鵝絨紫!好瓊恩,妳令我想到了我最喜愛的葡萄酒,完美的拉菲(Lafite);這肯定是最能襯托我們高貴愛情的顏色了。明天,我將在腰間掛上擦拭得最閃亮的佩劍,在城門旁的公園迎接妳的到來。
瓊恩:聽起來多麼美好啊!菲力普,一切都聽憑你的話去做!

(※2009年的Lafite價格,據網路資料似乎是12支裝181萬美元。)

ACT 1-2
(破舊的農舍旁,查理跟瑪莉正說著話。)
查理:瑪莉!為什麼妳的臉頰上正淌著兩道淚痕呢?什麼事使一向堅強的妳這麼傷心?
瑪莉:親愛的查理,我感到悲傷,因為這或許是我最後一次來見你了。
查理:天啊!妳怎麼會突然這麼說呢?什麼能夠分開相愛的我們?
瑪莉:貧窮就像薛西弗斯的石頭,把我們為了愛情付出的努力化作流水。就在後天,我的父母將把我交給來自遠方的人口販子。我將被迫割除我的一顆腎臟,然後作為一個拋棄家鄉的流浪人,販賣我的嗓音與笑容,嘲笑我自己來娛樂觀眾。
查理:這真是太殘忍了。我怎麼能讓妳受到傷害?
瑪莉:沒有足以填平深淵的金子,就只能讓生活拉著我們下墜了呀。查理,我甚至已經忘記要如何對生活憤怒了。我只感到平靜的哀傷,只因我們從此就要別離。
查理:若是妳忘了如何發怒,那我來替妳──替我們──控訴命運的不公吧!神啊!這見鬼的命運竟使妳向來甜美的笑容死去了!我幾乎以為妳下一刻便要暈厥過去!
瑪莉:查理!啊,查理!我能怎麼辦呢?我還能怎麼辦呢?我已經要連最後能引以為傲的尊嚴都失去了呀!我甚至不敢向你說一句再見,只怕再會之時我會感到更加羞恥,倒不如不要再見,那樣我還可以為我們的愛情留點美好!
查理:別輕易放棄,拿出妳的品性裡最使我欣賞的勇氣吧!我不會讓妳遭受那樣的命運的。
瑪莉:但是,親愛的查理,荊棘之路前方的景色使我戰慄。
查理:我會帶妳避開那條可怕的命運的。非得這麼做不可!聽好了,我六神無主的瑪莉,妳必須照我的話做。明晚,在城門拉起的前一刻,妳要去到城門附近的小公園等我。我會帶上乾糧和武器,在附近的樹叢等妳。一旦我出了聲,妳就抓住我的手,跟我逃離這裡。
瑪莉:難道我們只剩下這條路了嗎?我們非得不名譽的離開這裡,才能尋找到我們的豐饒之地?
查理:別無選擇,瑪莉,窮困和冷酷的命運使我們別無選擇。

(薛西弗斯的石頭:希臘神話裡的其中一則。薛西弗斯是希臘某小國的國王,因為各種眾說紛紜的原因受到宙斯的懲罰,必須從高山下把大石頭推上山頂,但石頭被施了命令,每當到了山頂就會滾落下來,薛西弗斯只好日日夜夜重複推大石頭上山。這故事的寓意一般來說都被解讀為重複做徒勞無功的事。)

ACT 1-3
(半圓形的樹叢,披著斗篷的菲力普和查理各蹲在其中一邊。瑪莉和瓊恩各從一邊上來舞台)
菲力普:微風正為樹梢吹奏浪漫的樂曲,今晚再適合私奔不過了。嗨!看那急匆匆奔近這裡的纖細身影,必然是美麗純情的瓊恩前來赴約了。
瑪莉:天色如此陰暗,總使我的心頭縈繞不安!查理在哪兒呢?
菲力普:我的愛人!妳所等待的人在這裡,請握住他的手吧!
瑪莉:查理嗎?啊,既然在這裡等候我,那麼就是查理沒錯吧!他伸出了手,而我將交付我的愛,相信他能帶領我逃離可怕的未來。
菲力普:美人兒,我將帶妳去到東邊繁華可人的海綿城,我們必定能在那裡尋找到更有趣的生活!讓我們踏著月色,從草泥馬城退場吧!
(菲力普握著瑪莉的手退場)
查理:夕陽落下了,這裡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瑪莉能夠平安到這裡嗎?無論如何,今夜我非帶她平安離開這裡不可。我絕不讓她受一絲傷害。啊,前方有個嬌小的身影在四處張望著呢!肯定是我的瑪莉來了。
瓊恩:噢!菲力普可沒告訴我這裡會暗得像一群烏鴉圍在我的眼前!菲力普,他在哪兒呢?再這麼靜悄悄的,我可真要害怕起來了。
查理:親愛的,妳總算來了!握住我的手,讓我們離開這裡吧!
瓊恩:菲力普嗎?噢,這麼浪漫的等待著我,必定是菲力普了。他伸出了手,而我將交付我的愛,相信他不管到了哪裡都願意帶著我。
查理:乖女孩,我們將去西邊的天線城落腳。遺忘掉在這座城的過去,開始我們的新生活吧!
(查理握著瓊恩的手退場)

ACT 1-4
(背景隨便導演決定,菲力普和瑪莉一前一後走路。)
菲力普:今夜的瓊恩似乎格外地沉默呀!難道她竟開始覺得這遊戲無趣了嗎?瓊恩!我的好美人兒!別心慌地一路前行。看看今晚美妙的月光,宛若露珠一般灑落了整片大地,那泛著珍珠白的色澤,像極了妳惹人憐愛的耳垂。路旁樹叢的紅色果實,鮮艷得像妳的唇瓣一樣讓人渴望採擷。風景如此秀麗,我們何不停下來好好欣賞呢?
瑪莉:想到明天父親發現我逃走以後將會如何暴跳如雷,我就無法靜下心來了。月光!你說它美妙,我卻只看見了它的冰冷。我真希望現在能夠擁有伊卡洛斯的翅膀,趁著月光冷得無法融化翅膀時,飛得越遠越好。
菲力普:這是妳第一次反駁了我的話!我不得不覺得有些失望。妳應該說:「是的,親愛的,你說得真對!」。玫瑰若是不為我散發香氣,紳士如我也會對那株玫瑰不屑一顧的。
瑪莉:這可是我第一次聽見這種可笑的論調呀。玫瑰的香氣是與生俱來的,難道就因為那個自以為在欣賞它的人鼻子不好,就要怪罪到玫瑰上嗎?
菲力普:真沒想到一向柔順的妳竟然會說出這種失禮的話。就我來看,願意駐足欣賞玫瑰的那個男人盡可以選擇鍾愛其他花朵。玫瑰應當要收起刺,那才顯得可人。
瑪莉:沒有刺的玫瑰?親愛的,我開始懷疑你是不是不小心把大蒜當成水仙花種了。
菲力普:妳真是個無禮的女人!
瑪莉:若你僅只低頭輕嗅玫瑰而不伸手冒犯,怎麼會因為刺而受傷呢?花兒容許別人欣賞與尊重,卻絕不歡迎侮辱。
菲力普:雖然我依舊很不高興,但既然妳提到了尊重──紳士的美德之一,那麼我就必須承認妳的話有幾分道理。瓊恩,真沒想到妳是這麼高傲的女人。
瑪莉:瓊恩?我不是瓊恩。難道你不是查理?
菲力普(回頭):妳不是瓊恩?
菲力普&瑪莉:糟糕,弄錯人了!

ACT 1-5
瓊恩:哎呀!今天菲力普怎麼把我的手握得這麼緊、走得這麼快呢?我身上的珠寶和襯裙使我難以奔跑,這麼快的前進速度好累人。況且,今晚的夜鶯啼叫聲多麼清澈悅耳啊,遠處的湖面也閃閃發亮著,為什麼菲力普卻一句話也不說呢?
查理:親愛的,妳今天的步伐為什麼變得這麼彆扭?難道妳還在猶豫嗎?
瓊恩:我怎麼可能懷疑你的決定呢?但我走得好累啊,真想休息一下。
查理:這可不行,妳得再忍耐一下。我們必須在晨曦出現以前逃到天線城,這樣才足夠安全。
瓊恩:既然你這麼說,那也只能這樣了。哎喲!
查理:怎麼了?
瓊恩:我的腳好痛呀!肯定磨出水泡來了。我開始覺得這遊戲不好玩了。
查理:遊戲!妳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呢?逃離命運這種事,哪裡是遊戲了?
瓊恩:親愛的,你怎麼了?這本來就是場遊戲呀。一成不變的生活裡,如果沒有遊戲來增添生活的情趣,要怎麼樣才能打發時間呢?
查理:時間哪裡需要我們打發?倒不如說是時間正驅趕著我們前進吧。要是不加快腳步,時間就要鑽過我們心靈的空隙,把我們全都淹沒過去了。
瓊恩:親愛的,你今晚的辭藻不像以往的華麗呢。
查理:華麗?那種事不重要。話說回來,妳覺得剛剛的時間論怎麼樣?
瓊恩:你說的都對,親愛的。
查理:妳今晚真是十分柔順呢!但我卻覺得有點無趣。妳為什麼不說說妳自己的想法呢?
瓊恩:我的想法?
查理:妳一向考慮得比我多,而我也喜歡看妳發表意見時神采飛揚的樣子。今天卻是怎麼了呢?是太過害怕才表現得軟弱嗎?
瓊恩:那……那種事我不知道呀。你從來沒讓我自己發表意見過啊,菲力普。
查理(回頭):菲力普?那是誰?瑪莉,今晚的妳真的很奇怪啊。
瓊恩:瑪莉?那是哪個女人?
查理&瓊恩:糟糕,認錯人了!

ACT 1-6
(原本的小公園)
查理:天啊!結果我們繞了一大圈路,最後卻還是回來這裡了。
瑪莉:或許命運本身才是薛西弗斯那塊推上山以後仍然會滾下的大石頭,不論怎麼試圖改變它,都只是白費力氣。
菲力普:我倒覺得這滿有趣的,可以說是這一個月來我遇過最新奇有趣的事了。私奔弄錯人!做夢都想不到我竟然會遇到這種事。
瓊恩:我有些被嚇到了。不過,菲力普說得也對,這的確是這個月來最有趣的事情。
菲力普:妳沒再說「菲力普,你說的都對」了,我的瓊恩!
瓊恩:如果你希望,我也可以像以前一樣。比起查理先生的想法,我還是更重視你,親愛的。
菲力普:這樣也挺新奇的,何不就這麼保持下去呢?畢竟,社交舞會季還有整整一個月呢。
(兩人相視而笑)
瓊恩:那麼,查理先生和瑪莉小姐,你們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查理:雖然天已經亮了,但我絕不能看瑪莉被人帶走。
瑪莉:即使明知是白費力氣,薛西弗斯也沒有放棄過推石頭上山呀。
菲力普:那麼,你們何不結婚呢?一旦你和她結了婚,瑪莉小姐的父母就無權將她賣給人口販子了。
瓊恩:我們可以替他們找牧師,自己當見證人。菲力普,這主意真是太美妙了!
菲力普:贏得一個有自主想法的小姐的尊敬是我的榮耀,我的瓊恩。
查理:親愛的瑪莉,妳同意那對天真情侶的想法嗎?
瑪莉:我看不出有什麼理由反對,親愛的查理。不如說,我們為什麼沒有一開始就想到呢?
菲力普:在向雅典娜詢問建議之前,顯然你們忘了先請求阿芙羅狄蒂最美好的祝福了,帶刺的玫瑰小姐!
(四人相視而笑)

(全幕終)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