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突然發現還沒貼過這篇!!!!!!

最近有點想把SB/JP的坑撿回來寫了~~可是HP的設定我都忘得差不多了怎麼辦(艸)

 

 





「我們明天再來看你,哈利。」

哈利疲倦的點點頭,赫敏和羅恩擔憂的又看了他一眼,才輕手輕腳的從醫療翼離去。

哈利聽見他們關上門的聲音。一旁的龐弗雷夫人低聲咒罵著攝魂怪和魔法部,走到醫療翼的另一側去配置魔藥。他將目光收回時又重新看見他那把碎裂得不成樣子了的飛天掃帚──他的伙伴。

他沒辦法隱忍自己的心痛。如果──他不要因為該死的幾隻怪物就嚇得掉下掃把──它肯定不會變得這麼淒慘。這是他的錯。格蘭芬多的找球手覺得自己的眼眶正在發熱,連呼吸都變得緩慢粗重起來。

哈利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他撐起自己的身體,想把病床旁邊的帷幕給拉起來。

但在他還沒來得及動作以前,一個遲疑的聲音就傳入他的耳中。

「嗯……龐弗雷夫人,我能看看波特嗎?」

這個嗓音對哈利而言並不是那麼熟悉,所以他轉過頭去看到底是誰來了。

他意外的看到那個在一小時不到前的比賽裡打敗他的對手──塞德里克‧迪戈里,正稍顯不安的站在醫療翼的門口。他似乎已經打理過自己了,起碼他看起來並不是渾身濕透的樣子。

塞德里克注意到哈利的目光,偏過頭向他露出溫和的笑容,哈利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他,只是心情複雜地朝他點點頭。

顯然塞德里克給龐弗雷夫人的印象相當好,因為她並沒有像驅趕格蘭芬多們一樣驅趕他。「十分鐘,塞德里克。哈利需要足夠的休息。」

「謝謝妳。」他向她微笑以後,就走近哈利的病房。

「嗨,波特,我想我該過來看看你的身體怎麼樣。」赫奇帕奇侷促地打完招呼以後,就隨即注意到哈利半撐起上半身的姿勢:「呃,你正要做什麼嗎?」

探望受傷的敵人?看來塞德里克‧迪戈里是個很有風度的人。

哈利盯著他的俊臉,五味雜陳。「我正打算把簾幕拉起來……幫個忙?」

塞德里克從善如流地拉起簾幕,病床內一下就沒有剛才那麼亮得刺眼了。哈利舒緩原本輕皺的眉頭,本來想直接滑進被子裡,卻一下子想到塞德里克還在這裡而坐直身體。

「謝謝你來看我,迪戈里,不過我其實沒什麼事。只是龐弗雷夫人喜歡大驚小怪而已。」哈利聳聳肩。

「你可以叫我塞德里克,波特……嗯,哈利。」他善意的彎起好看的唇,說,「而且我覺得你的臉色看起來也不像沒事……事實上,看起來滿糟的。吃點巧克力?我帶了一些過來。」

他遞給哈利幾塊蜂蜜公爵出產的甜巧克力,哈利接過去咬了一口,馬上感到一股暖流通過他的身體。

哈利這才發現,從他暈倒到現在,他還沒來得及吃甜食去驅除攝魂怪留在他體內的寒意。現在,塞德里克給的巧克力至少讓他好多了。

他感激地說:「謝了。」

「這不算什麼。」塞德里克溫和地笑了笑,視線無意間落到一旁小櫃上放著的木頭碎片。

他輕抽一口氣,「喔,梅林啊。你的掃帚?」

「是啊。它撞到打人柳上了,你知道那棵樹的脾氣……」哈利勉強提了提嘴角。他又看了看自己珍愛三年的掃帚,然後快速別開目光。

他不想在塞德里克面前崩潰,那太丟臉了。

塞德里克猶豫了一下,把手搭上哈利緊握的拳頭。

他輕聲說:「我很遺憾。你讓它飛得非常漂亮。」

從手背傳來的溫暖安撫了哈利正在輕微顫抖的身體。塞德里克的手比他來得大多了,輕易地就包覆住哈利的手,讓哈利內心翻湧的悲傷稍稍褪去了一些。

而來自這個打敗了他的對手的讚美評價,也讓掃帚主人的心得到了安慰。

「你也飛得很好,真的。你是個很厲害的找球手。」格蘭芬多的找球手真誠地說,「我這場比賽的確輸給你了。」

塞德里克爽朗的笑了。「明年我們還有一次機會能比賽,哈利,到時候再在沒有攝魂怪的場地裡一決勝負吧?」

「當然。」哈利輕鬆而自信的微笑。「明年我可不會再犯這種錯誤了。」

「那想必會是一場有趣的比賽。」赫奇帕奇笑著回答。

「沒有攝魂怪的魁地奇比賽一向都是有趣的。」哈利嘆息。

塞德里克瞄了他一眼,終於還是忍不住問:「為什麼攝魂怪的影響對你會那麼大,哈利?」

「我不知道。」哈利的眉頭皺起,他問:「你都聽到什麼?我是說,當攝魂怪靠近你的時候。」

「聽到?」塞德里克露出訝異的表情,「牠們會讓我感覺恐懼和……冰冷,」他打了一個寒顫,「但我沒有聽到任何東西。你有嗎?」

哈利閉上眼睛,腦內彷彿又聽到那個不知名的女人在尖叫的聲音,他的腦袋裡嗡嗡作響。

『別殺他!求求你別殺他!』

然後就是一道冰冷的綠光──

「怎麼了,哈利?」塞德里克看到哈利緊按自己額前的傷疤,不禁擔心的追問。

「沒什麼……只是有點頭痛。」哈利的聲音因為隱忍痛苦而顯得有點模糊。

「頭痛?但你按著你的疤──」

正好在此時,龐弗雷夫人以不容置疑的高聲說:

「十分鐘了,塞德里克,馬上離開!」

「但是哈利──」塞德里克剛想告訴龐弗雷夫人哈利不對勁,格蘭芬多男孩卻快速抓住他的手臂。

「別告訴她,拜託,塞德里克。」他仍然一手緊按著頭,但他望著塞德里克的翠綠眼睛裡卻滿含固執。「我可以……這偶爾會發生。過不了多久就會好的。」

和哈利對視幾秒後,塞德里克嘆氣。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

他彎下腰,輕輕抱了一下哈利。

「要是你有事卻找不到人幫忙,你可以來找我。就算只是缺巧克力吃之類的問題也無所謂。」塞德里克站直身體,認真的說:

「不要讓自己忍受那麼多事,哈利。」

 

不要讓自己忍受那麼多事,哈利。

 

格蘭芬多的救世主瞬間覺得心裡的什麼東西像是被打破了,並且正在汩汩流出。

他無比慶幸在昏暗的光線下,塞德里克無法清楚的看見他的表情──因為哈利覺得自己無法再控制自己不流洩出自己的脆弱了。

他的嘴裡發澀,但他仍然說:

「反正我也不能去霍格莫德,如果攝魂怪還繼續待在霍格華茲的話,我大概就真的得跟你要巧克力吃了。」

這是謊話,如果哈利真的需要巧克力的話,他起碼有一打方法可以拿到手。

可是哈利仍舊這麼說了,在他自己都還沒想清楚為什麼的時候。

「塞德里克‧迪戈里!」

龐弗雷夫人警告的聲音再度響起,哈利發現自己居然有些不太情願他離開。

明明他們前一小時還是敵人關係,現在卻彷彿是朋友了。這感覺真奇妙。

「我得走了,」塞德里克遺憾的說。他拍了拍哈利的肩膀,「有事就過來,好嗎?」

哈利咧嘴朝他笑了一笑:「我會的,謝了。」

他看著那個高大的背影穿過圍簾離開他的病床,然後重新躺下。他突然又想把簾子給拉開了:從塞德里克離開以後,陰暗而孤單的感覺就開始向他襲來。

哈利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感覺手背上還有塞德里克為了安慰他而留下的溫度。

他的確不需要巧克力,哈利想,但是他想要有一個人,會在他需要的時候遞給他一塊巧克力。

他的手探向櫃子,撿起一塊木頭碎片,指尖輕輕摩挲碎片的紋路和斷面。

赫敏會鞭策他,羅恩會和他同進退。但哈利需要一個不同的朋友。他會鼓勵哈利、聽他說話,用勁敵的地位和哈利平等相處。

他需要一個這樣的人。而如果他能夠選擇……哈利想起那個男孩的笑容,不知不覺從負面情緒裡放鬆下來。這是他第一次在同學──他們甚至不同學院──的身上得到的、可以放心依賴對方的感覺。

如果他能夠選擇──他會希望那個人是塞德里克。

 

 


 

 

CD/HP一生推!!必須的!!!

如果塞德里克還活著的話,哪還關琴妮什麼事啊ㄏㄏ((欸

好啦其實我也沒有特別討厭Ginny,只是覺得這個人物配哈利顯得太蒼白了

感覺比較像是青春期萌動之後隨便找的伴侶

實在看不出為什麼他們會相愛......

James跟Lily的愛情我可以掰一打的故事出來,Harry跟Ginny的......怎麼想那都不是愛。

算惹,車到官配繞路走嘛。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暮色蒼茫
  • 好棒~雖然我從沒看過這個CP的文章
    但感覺好讚!
    ps.當初也不明白Harry跟Ginny怎麼就CP了呢=~=
  • 謝謝=w= CH最讚了!!!!!!!!!!!

    朝歌 於 2015/03/15 00:38 回覆

  • 薄鹽加里
  • 噢!重溫HP時突然被Cedric重重打到,突然被打開開關而來搜搜
    天啊!沒想到能找到這麼棒的文章Y//口//Y
    謝謝發糧!好喜歡您的文筆阿...真是萌得我蠢蠢欲動跟進一生推了!
  • 謝謝///
    \CDHP一生推/

    朝歌 於 2015/05/05 2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