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都在用模三拍之後要交的通識作業,為了拍得有誠意一點(?)就下了不少的Pose跟animation

然後拍一拍因為劇本卡戲了,我就開始亂玩模組,回過神來的時候......

 

....................發現我開始在拍三級片。(眼神死)

 

情節根本就是SOD啊三人行就算了還超跳痛......好吧這不是本文的重點。

總之這篇算是我在測完18+animation以後順便拍的Pose testing,主題是「身為一個異性戀女人怎麼可以不支持同性婚姻」(咦

PS.

本篇以同情被同志騙婚的女人角度為主,就我自己的立場來說這故事有點討厭

但其實我認為騙婚這種事的責任,同志本人佔四成,父母長輩的壓力、社會對同性戀及同性婚姻的不認同佔六成。今天如果不是因為社會不允許/不認同同性婚姻,同志會閒著沒事幹要去騙婚嗎?

當然同志也可以選擇硬抗家裡的壓力不結婚或甚至出櫃,可是爸媽一被氣出病來,社會又要說這個人不孝

那到底是要假結婚還是不假結婚啦?

結論:有女兒的父母們,支持同性婚姻認可是非常有必要der!

百合族群依相同原理,得證有兒子的父母們支持同性婚姻也是必要der!>w0

 

以下放文。


 

 

「......老闆,」才剛準備進辦公室,我就看到新進來沒多久的攝影師小李站在門邊,看模樣像是在等我。「有個case實在不知道怎麼處理了,只好來找您。」誠惶誠恐地。

我皺了皺眉頭。「怎樣?」

小李連忙把他手中的牛皮紙袋放到我的桌上,「我洗了照片了,您看吧。」

我抖了抖紙袋,接住裏頭的照片疊。一拿在手上我就馬上覺得不對勁。

「怎麼這麼薄?你少拍客戶的了?」

「不,」小李回答:「完全是客戶的問題。」

完全是客戶的問題?

我自認自己看人的眼光還行,小李平常也不是會說出這種話的人,看來是真有原因了。我屈起食指,指節敲了敲照片:「你從頭說吧。」

「嗯......事情是這樣的。一開始的時候,除了要求伴郎也入鏡以外,還沒有奇怪的地方。」小李指著第一張照片。

Screenshot-4.jpg  
  
「......」

我說:「第一張就很奇怪了吧!讓新娘坐在地上,你是怎麼想的!」

「我也沒辦法啊!新郎說伴郎是他最重要的人,一定要讓伴郎坐著,新娘為了構圖美點只好坐地上了。」小李苦著臉。

「新娘肯答應?」

「當然不開心啊,不過我跟她說她如果也坐著的話照片會很像三個好朋友在看電視,所以還是答應了。」

我搖了搖頭,「人善被人欺啊。」

「新娘可能很愛新郎吧,才願意退讓。」不知為何,小李說話的樣子看起來竟然十分苦澀。

我瞧了他一眼,低頭又看了看照片。「好吧,這還是第一張。然後呢?」

「因為我用的是快拍模式,所以第一張照片之後,相機又直接拍了兩張......」

Screenshot-5.jpg 

Screenshot-6.jpg 

......

我啞然許久,勉強才擠出一句話。

「新娘......就沒發現?」這也太露骨了吧。女孩子一生第一次的婚紗照耶......不對,在那之前還有更重要的問題!「新郎跟伴郎是......」

「應該是。」

「那還結婚?」而且女孩子聽起來很明顯地不知道!

小李的眼神飄向一邊,「家庭壓力吧......我也沒問。」

我想了一想,覺得可以理解小李。這實在太尷尬了......

「我覺得伴郎是故意的。」小李說:「每次我要安排新郎做什麼動作,伴郎就故意在新娘看不到的角度攔住新郎。新郎也沒吭聲......」

我嗤笑一聲。

忌妒嗎?愧疚嗎?

先可憐那個拍著婚紗照的女孩吧。

小李飛快地瞄了我一眼,「老闆是覺得......」

「覺得他們就該出櫃,別去禍害人家女孩子。」我撇了撇嘴。有什麼好不能說的,我還真不能理解。

「老闆的想法真直接......」小李說。

我總覺得他並沒有說完那句話,不過小李很快地就翻到下一張照片。

Screenshot-8.jpg  

「像這樣,本來要安排新郎坐在沙發上的,坐在扶手上的伴郎卻把新郎拉到腿上......」小李的語氣有點異樣,我抬頭看他的表情卻意外地很平靜,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氣過頭了。

Screenshot-10.jpg  

「還有像這樣,新郎本來要背對新娘而坐的,也被伴郎攔住了。」小李說:「我又開不了口去跟那個女孩子說他們的事,那個伴郎也完全沒有要讓他們拍好婚紗照的意思,我當時只能這樣拍下去。」

那女孩子也真的滿遲鈍的。還是這是因為照片的關係呢?才使得那兩個男人之間的愛明顯得無所遁逃。

只是又有什麼用呢。

照片記下的,也不過就是在耀眼明亮的婚紗背後,說不出口的愛情罷了。

Screenshot-12.jpg  

「......」小李翻到這張照片時頓了頓,沒說什麼就繼續翻。

我按住他的手。我想我現在的臉色應該很難看。

「這是怎麼回事?」

「嗯......我確定他們沒有真的做起來。」小李的眼神又開始飄了。

「......」

我放開他的手。

其實我是想問,他何必把這張照片也洗出來啊。

Screenshot-13.jpg  

「我想拍新郎親吻新娘,不過,」小李慢吞吞地說:「新郎沒有動。在伴郎沒阻止他的情況下。」

我從鼻腔裡哼了一聲。「後悔了?」

小李曖昧地笑笑,「誰知道呢。」

Screenshot-14.jpg  

Screenshot-15.jpg  

都做到這個地步了......

「都做到這裡了,那個女孩子也終於知道了。」小李安靜地說:「她也沒哭。新郎也沒有道歉。她就看著伴郎拉著新郎走了。」

我沉默。

「她說,再替她拍兩張,所以剩下的是她的個人照。」

「......」

我看著最後的快拍。

Screenshot-26.jpg  

Screenshot-25.jpg  

Screenshot-24.jpg  

應該是同樣的妝容,此時看起來卻蒼白至此。

我忍不住憐憫起這個女孩。不管新郎有什麼苦衷,不可否認,最無辜的人是她。

我想到沒有道歉的新郎和伴郎。有一瞬間我覺得他們甚至連歉意也不肯說,太過不可饒恕;但我又想到,這並不是道歉可以涵括的傷害。

怎麼道歉?就是補償,窮極他們兩人一生也還不了。

我忍不住陷入感傷的情緒......直到我忽然驚覺。

 

 

「等等,這個女孩子都知道了,那也就是說婚紗照case只是就順理成章地被取消而已吧?那你拿照片來問我什麼?」

 

 

小李慢條斯理的收好照片,重新放進牛皮紙袋裡面。

他看著我,咧起嘴唇笑了。那笑容,竟然十分燦爛。

他說:「因為我發現我想要跟你出櫃,然後問你──你願意和我去拍婚紗照嗎?當然,」

他用斬釘截鐵的語氣說:「不需要任何女孩子。」

 

 

我呆了很久。這個很久大約有一個禮拜吧。

然後在他為了提辭呈而再度過來我的辦公室的時候,對他用同樣斬釘截鐵的語氣說:

 

「別想我在拍照的時候用Doggy的姿勢。」

 

 

The End.

 


 

結束了ㄏㄏㄏㄏ

新娘優子表示:老娘從好端端一個OL上班族被天神逼迫去演三級片才無法原諒啦,騙婚算三小啊馬的

是說老闆君,除了Doggy以外還可以用Cowboy啊其實......(ㄎㄅ)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