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在家裡翻書,又找出十二國記來看。《華胥之幽夢》當中,砥尚的遺言「責難難成大事」,至今仍然讓我難忘。

「因為憐憫人民便去減稅,卻未曾想過稅金的意義,反而使急需治水之時無計可施。」

「其實,所謂的華胥之國,不過就是『不想和上一個王一樣』罷了。」

我大部分時間裡不輕易批評什麼。即使要,在不滿的時候也會盡力去給出我自己的方案,避免謾罵的可能;但我也時常在想,假如像黃姑一般,只因為自己無法提出一個可行的解,便放任存在問題的憂慮而不去指正,究竟是對還是錯?就如同動物農莊裡,我們不會去責怪那些懵懂的動物,卻會諷刺理解一切而獨善其身的驢子。

說到底,世界上果真有獨善其身的事嗎?

關於飄風之王。假若麒麟乃是民意的化身,幼小的麒麟想必就是懵懂的民意吧。既然不成熟,就無法提出深思熟慮的建議;然而又極度依賴著自己的王,全心全意地相信。

怎麼說呢,我想到了催稿。越受期待,越無法容忍自己的錯誤。害怕著如此相信自己的人們受傷,只好絞盡腦汁的弄出一篇東西來。然而費盡心血的成果,並不同等於完美無缺的結局。但少有人在自己嘔心瀝血的東西被踩賤成垃圾時不傷心難過的。儘管那些苛刻的評語有可能確實是實話。自棄自疑、自哀自憐,由是以往。

如狂風一般扶搖直上而登基的王,若非大才必為庸才。沒有成熟的民意的情況下,王不能單單做為一個執政者的角色去和人民協商;他必須在自己的內心裡存有作為王和人民的兩面,時刻去掙扎、去衡量,在最難以公正的地方──自己的心當中,獨自和自身下一盤以社稷為方圓的棋。古往今來,實在的,能辦到的人也屈指可數了。

作為人民的我們,並不需要太去期待執政者。站穩我們的腳跟,堅持我們的立場,記得我們是諫官而非媚臣;別讓王去負擔我們要做的事情,那樣就夠了。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