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最近幾天都在懷舊這一部www

2013吹的那陣風因為各種原因沒跟上,最近一看直播就停不下來了XDDD

null

李嚴超帥啊啊啊啊啊



日文版的↑

中配的版本可以去直播聽:

http://tw.pikolive.com/event/chuukaichiban

聊天室超有趣XDDDDD

不過聽完國語版、粵語版跟日文版以後,還是覺得日配比較得我心www情緒的轉換比較沒有突兀的感覺

「梅香向我道歉啊......道歉......」這邊那種無奈和覺得自己可笑到想哭的感覺真是太棒惹QAQ

真想向傻蠢萌的工具人李嚴求婚QAQ

--17:49--

李嚴也察覺到不祥的煙味,頓時神色一變,一把推開扶著他的趙瑜:

「趙瑜,你趕快走!」

趙瑜師父踉蹌地往後退了幾步,而李嚴則撐起自己的身體慢慢退到台階之上。

下一秒,樓梯的最下層爆起了炙燙逼人的火柱──

其他人見此臉色早已大變,紛紛彼此衝擠著想逃離這裡。難得動容的趙瑜雖也變了臉色,卻並非是因為自己身處險境,而是因為李嚴在火柱四衝的此刻,竟然絲毫沒有逃離這裡的打算。

「李嚴,你想做什麼!」難道是要活生生地讓自己葬於火窟嗎!

「趙瑜......」

「李嚴,不要!快點離開──」

李嚴卻並不管趙瑜焦急地勸離。他的濃眉蹙起,認真地望向自己這十六年來的情敵,緩緩問道:

「──梅香她,生活地很幸福嗎?」

問著話時,那樣的語氣,彷彿是在傷感,又像是在懇求。

趙瑜直直地看著分別了這麼多年,如今傷痕累累地站在他面前的師弟。他不期然想起病中的梅香,昏睡時總是在夢魘和囈語中徘徊而不可解脫;而他握著她的手,即使是清醒的,卻也同樣困於對眼前女人的深愛和失望於她的作為的地獄之中。

梅香去前是笑著的嗎?趙瑜想,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記不起了呢?

李嚴正靜靜地看著他。趙瑜迎向那執著的目光,驀地又想起結婚當夜梅香的笑靨,曾經是那般純淨而美好。

那一刻,在李嚴將死的此時,忽然就此變成了永恆。

他的心中迴盪梅香的微笑,堅定而沉重地回答:

「嗯。」

聽到趙瑜的應聲,李嚴的灰眸不知是因為煙燻或憶念過往而微微瞇起,流露出深刻而動人的溫柔眼神。

001

他的唇微微一揚,宛如嘆息般說:「那就好。」

然後他閉上那雙溢滿溫柔和滿足的眼睛,再度向後退去。

趙瑜的腦中頓時一白,即便知道是徒勞無功,卻還是大喊:「李嚴,不要!」

聽到趙瑜的喊聲,李嚴睜開眼睛看向他。但那眼底已經再也沒有悲傷和愛恨,而是清澈無比的目光,如同當初比賽前勾唇微笑說著要和他盡全力比出高下的那個俊秀青年。

彷若只是約定著下一次的比試般,李嚴朗聲回答道:

002

「來生再見了,趙瑜!」

他不再看向任何人,中毒已深的身體早已支撐不住,跌靠向一旁的石柱。金色盔甲和柱壁相撞的同時,艷紅色的火舌瞬時舔舐上他的身軀,帶走他再無牽掛的生命。

----

好久沒寫小說了,感覺寫起來有點掌握不住節奏......唉唉。

話說師兄弟這對就我來說蠻微妙的......一般來說我的同人攻受配對會很大部分取決於是否有哪方有官配,有官配的話就是受www像SB/JP或是其他的主角總受都差不多是因為這個概念而生的。可是就只有中華一番這部,不管是昴飛、解雷或是師兄弟,全部都是攻有官配(;w;)

等等,這麼說起來趙瑜跟李嚴到底誰是師兄啊其實我好像不知道

到底是被聊天室洗腦過度還是氣場就是這樣(;w;)

不過聊天室裡面的官配(?)明明是李嚴x趙瑜啊......

是說這對萌點根本超多www相愛相殺、「終於叫我的名字了啊、趙瑜」、「來生再見」、掃墓只掃師弟的墓之類的......

還有這個↓

null

哈哈哈哈哈字幕組GJ哈哈哈哈哈(笑到捶地)

感覺這對要寫同人的話超適合重生梗!重生回來的趙瑜臨時要求龍蝦籠子對換,梅香場外要求兩籠一起換掉,梅香爸卻覺得沒必要而拒絕。最後趙瑜被毒針刺到,梅香立刻要求之後再重比,李嚴尊重梅香的意見就答應了。後來李嚴基於師兄弟情誼想去探望倒下的趙瑜,卻在門口聽見梅香哭著對趙瑜道歉,這才明白前因後果。李嚴傷心之下遠走,梅香自覺和趙瑜心結已成,最後也沒有和趙瑜結婚,而是聽從父親的指示改嫁他人。幾年後趙瑜已經取得特級廚師的資格在陽泉酒家工作,某天李嚴卻為了要進行特級廚師的考驗、來到陽泉酒家打算暫時修行......然後故事就開♥始♥了♥~~~

冷靜美艷重生攻vs執著爆脾氣俊美受,這種組合光想就噴血惹嗚喔喔喔喔啊啊啊!!!!!!!!!!!!!!!!(萌)

像這樣的小段子↓

【李嚴生病的時候】

聽到門吱呀而開的聲音,李嚴微微睜開眼睛。高熱之下的視線並不太清晰,但依稀能辨認出那標誌性的墨綠長髮。

「你怎麼來了?」

「你今天什麼都還沒吃吧。」趙瑜一邊淡然說著,一邊把手中的食盒放到床邊的小桌上。

李嚴微愣了一下,似乎並沒想到趙瑜會關心他,但還是沙啞著聲音道了謝,掙扎著想坐起來。趙瑜看他燒到渾身無力的模樣,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便拉了張椅子坐到床邊。

順手替李嚴墊了個枕頭在背後,趙瑜打開食盒,隨手撥開一旁的胡蘿蔔雕花,拿起盒內正冒著熱騰騰煙氣的粥碗和湯匙。

李嚴不明所以地看向他,趙瑜仍然是一貫的平淡語氣:「我餵你吧。」

「啊?」

趙瑜沒理他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逕自舀起一勺粥來,吹涼以後便遞到他嘴邊。

帶著雞湯和米粒香氣的美食就湊在自己一天沒進食的嘴邊,李嚴放棄思考趙瑜今天是怎麼回事,直接含住了湯匙。

充分吸取雞湯和火腿精華的白粥很快勾起了李嚴的食欲,就著趙瑜的手一口一口地把整碗粥都給吃完了。趙瑜探了探他的額間,看他因為吃了熱食發汗而下降的體溫,蹙起的眉頭終於稍稍鬆開了些。他很快地收起食具,正要連習慣性雕好的雕花也一塊扔進食盒裡面的時候,卻被李嚴給攔了下。「這個雕花給我吧。」

趙瑜轉身看他,眉微微一挑。「你要是還餓的話,廚房裡還有粥。」

「我就算是病了也知道這不能吃。」李嚴的手仍然沒收回去,「躺在床上什麼事都不能做可是很無聊的,那個就留給我吧。」

「......隨便你吧。」

趙瑜把胡蘿蔔雕花拿出來,放到李嚴的手裡。微涼的指尖不經意的觸上掌心時,正在發燒的青年的臉上紅暈似乎又更深了些。

趙瑜並沒多想,替李嚴拉好枕頭被褥後,就拎著食盒走出房間。

李嚴睜著眼睛躺了一會,目光直直望著卻沒有焦點。手裡握著的雕花沒有放開。

良久,才把小心握著的雕花舉到眼前細細看著。

「......刀工真不錯。」

帶著笑意說罷,李嚴閉上雙眼,側身向著牆壁。

手裡的雕花靠向心口的位置。

那裡正鳴動不已。


--

嗯......本來只想寫個兩三句的=w=

反正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不過李嚴大概會OOC吧XDDD沒經歷黑暗料理界洗禮的個性感覺有點難抓啊XDDD



總之歡迎大家一起跌入李嚴x醬汁的行列喔哈哈哈哈ヽ(´ー`)ノ((嗯是不是哪裡怪怪的啊喂

以上!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omelozu
  • 路過找到同好~~

    哈哈李嚴趙瑜真的超萌的XDD

    其實梅香是威脅趙瑜如果不嫁給它就要直接殺了李嚴(大誤
  • 趙瑜將仍然昏迷不醒的李嚴抱到床上。李嚴即使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也抿緊了唇,不肯讓示弱的呻吟聲洩漏出絲毫;然而他額上不間斷冒出的冷汗、以及不自覺蜷縮起的身軀,在在表明他正承受如何的劇痛。
    背後傳來門被推開的聲音,趙瑜回頭一看,梅香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
    趙瑜微微錯開了她的眼神,輕閉雙眼收拾自己的情緒,才再度看向她。
    「夠了吧。解藥呢?」
    梅香無視了趙瑜向她伸出的掌心,只將自己手上的沙漏放到桌上。沙漏底和桌面相撞時,趙瑜感到自己的心彷彿隨之沉下。
    「在這個沙漏漏完以前,要是他還沒有服下解藥的話,就必死無疑。」少女用著輕描淡寫的語氣說著,眼眸仍不放過趙瑜的表情。
    趙瑜果然色變,「妳到底要怎麼樣?」
    看著方寸大亂的心上人,梅香卻忽然笑了,笑的溫柔如水,色若春花。
    她輕輕柔柔地說:「我想看你,在他面前,對我求婚呢。」
    「妳──」
    「時間到了,我就不要再等你了。」
    她瞟向沙漏,看著玻璃上倒射的自己,那裏的她笑得毫無破綻,一點都看不出心碎的痕跡。
    --
    怎麼忽然又覺得梅香有點可憐((欸


    朝歌 於 2015/05/05 23:30 回覆

  • 閃亮
  • 這是我小六的回憶啊wwww看了之後就覺得當年怎麼都沒有發現呢wwww整個人都不好了wwwwwwwww
    另外我終於考完指考回來了啊啊朝歌--
  • 咦咦我現在才發現你有在這邊留言XDDDD

    朝歌 於 2016/01/27 20:17 回覆

  • 閃亮
  • 這是我小六的回憶啊wwww看了之後就覺得當年怎麼都沒有發現呢wwww整個人都不好了wwwwwwwww
    另外我終於考完指考回來了啊啊朝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