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熊吧Clement的帖子。以那帖的氣氛來說,其實熊迷也沒想像中那麼糟糕嘛w

看得出來Clement盡力公正純敘述了,但偏愛總是少不了的(遠)

我覺得yags跟plushy的表演就像是文學跟小說吧,你要說文學比較大氣當然可以,可真的讓人天天loop的還是小說比較多啊XD

而且plushy也不只是俗套小說那種等級的東西,在風騷的時候(譬如卡門跟M.Jackson的舞曲)他表現得像是浪蕩詩人在青樓裡在妓女背後譜詞作曲,醉得沒個正型的時候還讓妓女用胭脂在他臉上胡鬧;在正經的時候他的表演就帶有一種魅力十足的瘋狂。我覺得他在2006年以前每次的表演都會表現出男性的氣質(較迅速果決的手臂揮舞動作)跟女性的氣質(手腕的擺動和面部表情),06年以後的表演就開始比較傾向男性氣質了。畢竟不是彼得潘啊w

比較不能接受的敘述應該是"上臂動作很怪"跟"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這兩條,呃我真的比較喜歡Zhenya的手臂動作耶......這麼說好了,看Lyosha的表演的時候,我對他的肘部以下的動作會比較有記憶,但Zhenya的動作會讓我記住他的整條手臂、整個上身、整個人。至於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感覺超微妙的,Zhenya的表演是出名喜歡煽動觀眾情緒的吧......他從98年世錦賽開始就已經會像舉行演唱會那樣、在滑行的時候要人替他打節拍了耶。好像那時還沒什麼人那樣做,因為聽的英文主播還笑出來了w會這樣覺得是只看尼金跟教父一類比較偏華麗正經的節目吧,可是會只看這類型的節目的話,就不難想像為什麼不喜歡Zhenya啦(yay)

就像我比較喜歡Lyosha的Winter,其實也側面表示我對他其它的節目欣賞有餘loop不足XD

喔還有,說Zhenya學Lyosha的step這也太囧毛了,我自己覺得他們都是跟Urmanov學的吧www只是後來各自又發展了自己的個人風格,Lyosha踏點很穩,很有躍動感;Zhenya就是華麗的感覺,但配上他的面部表情某些時候會突然鳥肌XD卡門裡面那段宛如驚慌想逃離的表現(至於是誰在逃離什麼呢,見仁見智吧,我覺得應該是卡門在逃離荷西的刺殺......但這應該是偏原著的解釋,我覺得至少歌劇是想表現卡門正等待荷西這一擊的*),以及尼金斯基裡面那張面無表情卻讓人感覺是在跨越重重荊棘之路的模樣......同樣一套步伐在聖彼得堡300年裡面給我的就只是"咦這我看過"的感想www

說起來,在表現出美不願描述的醜這點上,Zhenya的舞蹈或許也能稱為文學呢。"美國時代"的淘金者的瘋狂、尼金斯基裡面以男性之身演繹的女性氣質及最後內心的狂亂,甚至Sexy Bomb那種外表搞笑卻反映出人們對"男性應該有陽剛氣質"的社會認同,其實也不輸Lyosha的講述吧。

還有表演力的評論!(想反駁這麼多的我果然是普迷吧(ノ´∀`*))96~97那年的表演真的能說演技一流嗎wwwwww Lyosha在Mishin門下的時候表現力比Zhenya差吧,還是那句話,T太真的很會教啊~

 

 

然後看完他們的個性,感覺我會喜歡Zhenya果然不是沒道理......因為我就是──曾經是──Zhenya那樣的人。Lyosha的個性跟我弟比較像,都是比較有主見的人。

也許看起來是自誇,但我超級聽我爸媽的話。或者說我很認同權威說的話吧,當我在做權威不讓我做的事時,儘管我不一定會聽從權威的話不做,但心底也是認同「他們」說的是對的。我在做錯事。我應該聽父母和老師的話,把我的小說收起來,乖乖聽那些我開學就翻完的課程內容。老師說上課不能說話,所以就算是好朋友想找我搭個話,我也會直接甩冷眼;媽媽認為我現在讀的科系比較好,我就把填志願的單子直接拿給了她。我照我爸媽老師社會國家的希望成長,變成了一個注重成績、嘴裡說著男女平等但有處女情結、認為不聽老師的話的同學都是流氓的人。直到某天我徹底改變,代價是我從此以後沒有再去主動結交任何朋友。當我到了一個新的小組,我會變得容易搭話、主持會議,然後Project結束就各走各的。

至於我弟,小時候滿沉默寡言的,成績中上。但他最終卻能高中獨自外宿、不靠補習衝上理想分數、交到一大群朋友。

長大以後某天我和我媽跟我弟討論到她對我們不同的教育態度的問題。我的話,從小就被盯得很緊,補習之類的不必多說,這輩子唯一主動做過的只有寫小說投稿。我弟卻很清楚表明他需要或不需要補哪一科、他打算住學校附近、他要參加大學的什麼社團。這中間當然跟我爸媽衝突很多次,但他總是能抓住他要的。而我,儘管聽話、成績還行、努力當我爸媽的好女兒,但我總是會茫然:這就是命運要給我的人生嗎?

有太多的事情跟我爸媽說的不同。國民黨不等於就是理性,民進黨不等於暴民,美國不是英雄,中國不真的落後,韓國不是什麼值得發笑的話題。

聽別人的話,最終侷限的是自己。是淺顯易懂的道理,偏偏當局者總是迷。

但我真的很羨慕Lyosha。他總是有愛他的人,即使有人恨他,他也知道有人會無條件的支持他;Zhenya所能得到的,是父母傾盡一切要他成功的期望,是Mishin因為他的乖巧而給予的疼寵。Lyosha被Mishin捨棄,只是失去了他渴望的父愛;但Zhenya要是沒了Mishin,他失去的就將是一切。並不是就沒有自己真的想要做的事,只是如果選擇叛逆、變得沒有用的話,我真的就不知道誰還會愛我。Zhenya或許也是如此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朝歌 的頭像
朝歌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