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主發在AO3跟晉江。但完全沒有人回我也沒什麼點閱率......到底是我寫得很糟還是這CP真的冷掉了QAQ

因為萌的是RPS的關係,最近經常被我弟削,他超反RPS......而且我完全無法反駁他的觀點,因為那些基本上就是幾年前的我講的話QAQ

認真考慮這篇寫完就對這個配對封筆......然後去寫NBA的Rubio/LaVine哈哈哈哈哈((死性不改






傍晚微涼的天氣裡,Ilyushenka一邊無聊的用爪子撥著一旁的野草,一邊慵懶的打了個哈欠。今天牠的工作是負責照顧貓群內的小奶貓,相比於尋找食物而言,算是件輕鬆的工作。不過對牠來說,牠自己倒是寧願外出。

忽地,敏銳的耳朵動了動。Ilyushenka挪移趴著的身軀,對著迎面而來的Zhenya招呼道:「回來了?」

Zhenya敷衍的點點頭,放下嘴裡叼著的袋子。雖然袋子不大,但以牠的體型來說,要拎著袋子還不被人類看見,即使是擅長躲避的牠也吃不消。

「用人類的袋子裝多一點食物,真虧你想得出來。」Ilyushenka探頭望向袋口,看到裡面裝了些麵包和零碎的肉塊,忍不住吹了口哨。「喔,今天也還是大豐收啊!」

面對Ilyushenka的讚賞,Zhenya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雖然牠想不起自己過往獨自找尋食物的回憶,但心底依稀有著「這樣的食物量並不多」的想法。

不過,從每次野貓群集體外出找食物的結果來看,Zhenya的能力在這群野貓中似乎是出類拔萃的。也因此,幾乎所有的野貓都已經接受了這個瘦弱的新成員。野貓和人類不同,並不會針對或排擠群體中特別優秀的同類;因為生存已經是非常困難的事了,多一個能幹的同伴絕對是值得高興的。

當然了,「幾乎」這個形容詞,就代表團體內的貓並不是真的全都喜歡Zhenya。

「Masha,你不吃嗎?」正在分派Zhenya帶回的戰利品給奶貓的Ilyushenka,很快注意到總是把食物推給其他小貓的條紋幼貓。但這個情形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所以牠的口氣倒並沒有疑惑,只有滿滿的無奈。

「我要等Alex帶回來的食物。」Masha固執地說。

Zhenya側目看了牠一眼。從牠加入到現在,還會對牠展現這種明顯敵意的貓,就只剩下這隻格外依戀Alex的小貓了。雖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過Zhenya並不想和Masha撕破臉皮。至少到目前為止,沒有撕破臉皮的必要。

「但就算是老大,牠也不一定會帶肉回來啊,肉很難得的。」

即使Ilyushenka如此勸牠,Masha也並不領情。Ilyushenka搖搖頭,轉身問Zhenya:「你要拿走你的那一份了嗎?」帶食物回來的貓對自己的戰利品可以自己保留一份,這是牠們群體的規矩。

平常Zhenya總是爽快地領回屬於牠的部分,但牠今天卻拒絕道:「不,我吃過了。」

「你吃過了?」Ilyushenka先是驚訝,繼而嚴肅地說:「我告訴過你,食物要等團體分配過才能拿的。就算是你自己找的食物也一樣。」

「不是你想的那樣。」Zhenya猶豫了一下,覺得沒有必要隱瞞:「有個人類男孩會帶食物給我,今天我有遇到他,所以沒必要再拿戰利品。」

「有人類會給你食物?明明看你長得也不可愛啊!」Ilyushenka不加思索地脫口而出以後才發現自己的話相當不禮貌,牠尷尬的頓了一下,試圖補救:「呃……真沒想到會有人類男孩這麼好心,你知道的,平常見到的那些混帳們都只會拿石頭丟我們來取樂。所以那個男孩經常給你食物?不是偶爾一次?」

「大概吧。」Zhenya說。

話雖如此,實際上,Zhenya並不確切地明白今天是怎麼回事。

自從上次和Alex牠們打過一架以後,牠的記憶力就變得很奇妙,能夠記得幼時獨力生存的時光,卻記不起上個月自己究竟在哪裡捕食;越接近「現在」的記憶,就變得越模糊。但因為牠平常也不需要特地回憶什麼事情,還沒有感到不方便過。

然而,今天在準備一如往常前去熟悉的小巷尋找食物時,Zhenya卻不由自主地走往另一個方向。就像是依循著身體的記憶般,順著涅瓦河的河畔,在沿路建築和樹叢的陰影遮蔽下,靜悄悄地往一棟有著洋蔥式屋頂的美麗房子走去。這條路讓牠有種親切的熟悉感,牠想牠一定在這條路上來回走過數百次或數千次。

空氣中隱約飄來同樣熟悉的氣味。薄荷香精的味道,那是男孩的母親慣用的洗衣皂。還有甜甜的軟糖味,男孩的口袋裡總是有從母親那裏得來的幾顆獎勵糖。以及些許的汗味,因為男孩剛從俱樂部結束練習。

牠有把那個男孩的氣味記得這麼清楚嗎?Zhenya又開始感到困惑。當然牠一定記得男孩的味道──

為什麼一定會記得?

因為他是重要的人。我記得他。Zhenya記得他。

如果是重要的人,那麼他是誰?況且,即使記得那個男孩的氣味,似乎也不該知道──

噢,等等,他的身上有別的香氣。聞起來像是魚罐頭!但牠沒辦法肯定那是不是。牠只有聞過一兩次新鮮罐頭的香味而已。

Zhenya一心一意的往那道香氣奔去。牠很快就看見那個頭髮微捲的男孩,他正蹲在一旁的樹蔭下,試圖單手把樹下所有的野草兩兩打結。從衣領處垂落的十字架項鍊隨著他的動作左右晃動,立刻吸引住Zhenya全部的注意力。牠目不轉睛的看著晃動的鍊墜越來越近,抬爪想要去撥那個十字架的瞬間,那個標的物忽地在牠面前被抽走了。

Zhenya憤怒地瞪向十字架消失的方向,然後看到蹲在牠面前的男孩笑得幾乎要倒在地上。

「Zhenya,你真是太可愛了!」他親暱地揉揉牠的頭,恰到好處的力道讓Zhenya愉快得瞇起眼。男孩的指尖順著牠的毛髮梳落,貼著牠的皮膚擦過時,讓牠舒服得幾乎顫慄起來。在牠的腦袋反應過來之前,身體就已經溫順地靠向那個男孩的腳邊。

牠覺得自己是認識對方的。即使牠完全沒有記憶,但這個男孩太過熟悉了,就像是想忘也忘不了;但牠又想不起是何時、何地、什麼情形之下認識眼前的人。一切都矛盾至極,卻又顯得理當如此。所以Zhenya決定拋開那些無解的情緒,只單純享受男孩的逗弄。

撫摸牠好一會兒以後,男孩把另一隻手拿著的食物遞到Zhenya的面前。是一份吃剩的三明治,鮪魚罐頭的濃郁香氣從吐司裡散發出來。他餵食牠的動作自然而熟稔,儘管Zhenya心中不時會冒出陌生感,但最終牠還是遵循身體的本能吃起男孩手上的食物。

「抱歉,好幾天都沒來找你。最近我的心情有點差。」男孩的聲音顯得有點沉鬱,Zhenya在進食的間隙抬頭望去,發現他的眉間鎖起,毫不掩飾地露出難過的表情。那副模樣讓虎斑貓品嘗美食的心情立刻全數轉成擔憂。但牠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眼前的人類男孩,只能睜大牠的琥珀色圓眼睛看著他。

男孩撫著牠身上柔軟的毛,低落的說:「Zhenya搬家了。以後我就再也見不到她了……她們家走得太急了,我連她的聯絡方式都沒辦法留下。我想念她。」

Zhenya一開始不能理解他的話是什麼意思。『Zhenya搬家了』?但牠分明就在這裡,在這個男孩的身邊。

然後,牠忽然懂了:男孩口中的Zhenya不是指牠,而是指某一個他非常喜歡的人類女孩。肯定是因為非常喜歡,才會捨不得離別吧。人類一向是多愁善感的動物。

Zhenya微弱地「喵」了一聲,用鼻頭蹭了蹭男孩低頭看牠的臉。也許是接收到了貓咪的擔心,男孩微笑了,儘管這個微笑一閃而逝。他把嬌小的虎斑貓抱在自己的懷中,示意Zhenya繼續吃他的三明治。

下午的涅瓦河風景非常漂亮,粼粼的水波上鍍著淡淡的光。涼風習習,不過被男孩抱著的Zhenya並不寒冷。牠幾乎覺得自己對現在的氣氛感到依戀。

在靜謐的相處裡,男孩重新說起話,神態彷彿在傾吐他的一個秘密。

「Zhenya離開的隔天,Alexei Nikolayevich接來了另一個人。」

現在的Zhenya看不見男孩的表情,牠一邊安靜地把他手上的食物吃完,一邊聆聽他說話。牠希望自己的陪伴能夠讓男孩不孤單。

「他比我小兩歲,看起來倒像是比我小得多,長得跟個女孩子一樣。他也叫做Zhenya……但我不要叫他那個名字。

他撫摸牠的動作停下了,熱燙的水滴打在Zhenya的背上。牠瑟縮了一下,立刻想要回頭看他,但是男孩只把牠摟得更緊。

他怎麼敢?」男孩嗓音裡的恨意讓Zhenya不知所措。那股怨恨突如其來,他甚至沒有抱怨任何那個像女孩子的小男孩做了什麼惹他生氣的事情,只是說了那個新同伴的名字也叫做Zhenya,接著就是幾乎溢出喉嚨的憤恨。「──他怎麼敢說他叫做Zhenya?

這次Zhenya不再對男孩的情緒感同身受,只覺得無比困惑。人類的愛恨太過複雜,牠不明白為什麼男孩要說那位陌生的小男孩不應該叫Zhenya。男孩叫牠Zhenya的時候明明語氣柔和,說起搬家了的女孩Zhenya時也非常親密,為什麼小男孩就不能有Zhenya這個名字呢?

「反正他大概很快就會離開了。Vanya他們也討厭他,他簡直跟女孩一樣愛哭,肯定過不久就會回去他那個鄉下地方了。」

男孩下了結論以後就放開Zhenya,和牠道別。Zhenya凝視著男孩的眼睛,總覺得雖然男孩是如此討厭著那個「Zhenya」,但在說出他被所有人討厭的時候,其實並不由衷的高興。

在與男孩分別以後,牠才繞去平常找食物的地方,完成牠在野貓群裏面被分派的任務。

Zhenya靜靜的坐在離貓群幾步遠的地方,牠面前的幾隻小貓在飽食以後又開始互相打鬧起來,就連總是表現得很成熟的Masha都被捲入戰場。Ilyushenka拼命想讓牠們安靜,但牠顯然完全不是當保母的料。

牠不經意地又回想起男孩最後抿平的嘴角,忽然覺得男孩並沒有真的像他表現得那麼恨「Zhenya」。

這個念頭總算讓Zhenya愉快的微笑了。

「什麼事情讓你都笑了,Zhenya?」

一個聲音突兀的在牠身邊響起,Zhenya驚地一跳,Ilyushenka則彷彿看見救星一般嚷嚷起來:「老大也回來了!」

Alex放下牠帶回來的食物,居然是兩條香魚,聞起來還沒有發臭──真不知道牠怎麼弄來這些的,就連Zhenya也情不自禁感到佩服。沒有矯健的身手是沒辦法得到這麼好的食物的。

「你真不簡單。」

「魚簍擺在商店外面,應該是雇用了沒經驗的學徒。」Alex笑了笑,「我看看──Zhenya你不也相當厲害嘛。」

旁邊的Masha冷哼了一聲,「我要是再大一點也能辦到。」

Zhenya裝作沒聽到。不過牠心裡仍然是不爽的想:你要是再大一點我就會揍你。

Alex可沒有漏聽Masha的挑釁,頓時不高興了。牠低聲命令:「Masha,道歉。」

幼貓梗著脖子和牠互視,撐著倔強的架子不肯開口。旁邊的Ilyushenka左右看了看,然後果決的背過去不想摻和。

在牠們的僵持之下,先受不了的還是Zhenya。

「有點渴了,我去找水。」牠飛快的說完以後就馬上跑開。

而Alex並沒有追上來。

Zhenya想,牠果然還是無法擁有同伴的。

牠想起和男孩相處的寧靜時光,心裡淡淡地空落。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