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更第三發。





「Zhenya,你今天也要出去?」Ilyushenka從藏身的水泥管探頭出來,正好看到虎斑貓從草叢中鑽出。

時序已經進入冬日,野貓的生活也開始變得艱困。不光是食物越來越難尋覓,路面的積雪也令牠們難以行走。最寒冷的時候,四肢和耳朵都凍得像是下一刻就要脫落下來。然而人類還可以在酷寒的天氣裡躲進房子來倚賴暖氣驅寒,野貓們僅能尋找工地裡廢棄的水泥管棲身。

在糟糕的環境之下,野貓們也盡可能減少外出的次數,彼此相依取暖。唯一的例外就是Zhenya。有時候明明前夜才剛下過大雪,隔天正是最冷的時候,仍然可以看到牠踏著雪水離開基地。

Ilyushenka不是沒好奇過Zhenya究竟是去做什麼,但牠和Zhenya沒有太多交情,讓牠多少顧忌這個話題是否屬於對方的隱私範圍。事實上,即使已經加入牠們將近半年,虎斑貓仍然時常像是游離在牠們之外,從不主動加入牠們的活動。除了Ilyushenka會和牠打招呼以外,似乎只有看過牠和Alex躲在角落聊天。由於這點,Masha至今還是對Zhenya沒有好臉色。

Zhenya正小心翼翼地在濕滑的泥地上行走,地面上未融的積雪刺激到牠敏感的尾巴,讓牠不適的縮了下。牠揚聲對Ilyushenka說:「我很快回來。」

Ilyushenka大笑著回答:「我可沒有要管你的約會,反正Alex不在!」

自從前兩天接到一隻普希金區的野貓送來的消息,Alex就出了遠門。沒人知道Alex要去做什麼,但牠保證牠會在冬天結束以前回到這裡,牠的屬下們就都無可無不可的送牠離開了。

大概只有Zhenya模糊地猜到Alex離開的原因。

Zhenya將因為聽見Alex名字而飄遠的心緒拉回,踏著雪蹣跚地走向尤比萊尼冰宮。

那裏有牠的朋友正在等待牠。

 

一看見虎斑貓的身影,男孩就彎下腰朝牠伸出手,Zhenya熟練地順著他的動作跳進對方的懷抱。男孩的大衣上無可避免地染上水跡,但他只是笑著用額頭碰了碰Zhenya。

男孩有個非常有才華的師兄,這次他的師兄要參加一個重要的比賽,男孩也獲准一起同行。這對男孩的意義重大,Zhenya也十分替男孩開心。

今天是男孩遠行回來的日子,其實Zhenya也不確定男孩會不會因為旅行的疲憊而不來冰宮,但牠真的很想念他;幸好他在這裡。牠瞧著男孩的面容,對方一向不懂得掩飾喜怒哀樂的臉,讓敏銳的虎斑貓立刻察覺到對方懷著心事。這不禁讓牠擔心他是否在旅行的時候遭遇到什麼挫折。

不過,男孩的話立刻否決了牠的猜測。

「這次Lyosha的表現太棒了,我看的時候連眨一下眼睛也不能。他的滑行和跳躍太優美了。」

談起他的師兄,男孩的語氣充滿了嚮往。他毫不猶豫地給了對方相當高的評價。

即使如此,「但我會超過他。」在自信的這麼說時,男孩仍未脫稚氣的圓臉上也同樣沒有絲毫的猶疑。

Zhenya圓圓的貓眼眨了眨,無比肯定地說,「你會做到的。」

牠說得非常認真,但男孩顯然不可能聽得懂牠的話。他又慣常的拔草逗弄了Zhenya一會兒,就抱著有些累了的貓咪,靠在牆邊出神。Zhenya窩在他溫暖的懷抱裡瞇起眼睛,打了個小小的呵欠,尾巴愜意的甩了甩。

忽然,男孩抱著他的手臂緊了緊。他站直身體,Zhenya仰望他的表情,發現他的目光正緊盯著冰宮的門口。

Zhenya隨著他看的方向望去,那裡有個金髮男孩正低著頭匆匆從建築中走出。牠的朋友頓時僵住了,但那名看不清楚面貌的男孩完全沒有發現他們,快步拐向他們的反方向迅速離開。

男孩鬆懈下來,卻又彷彿焦躁般嘆了口氣。

剛剛在訴說野心時都沒有猶疑過的臉,此時竟然在猶豫不決。Zhenya馬上理解到,這就是男孩在和牠見面時心事重重的原由。

「也許我還是應該……」他喃喃著,卻沒有說完他該去做什麼。

然後他又吐了一口氣,「為什麼要看著我啊!新來的人本來就該接受儀式──」

發洩的話說到一半,男孩又停住了。Zhenya看著他的表情,猜這話連他自己都說服不了。

他挫敗地咬起自己的嘴唇,眉頭狠狠的皺起。Zhenya一眨不眨地看著他的臉。

最後,「……我本來就討厭他。是他擅自覺得我會救他的。」他自言自語道,語氣虛弱。

Zhenya默默的垂下頭,從男孩的手中跳了下來。男孩錯愕地看向牠,這是Zhenya記憶中第一次主動離開他的懷抱。

虎斑貓望著牠的朋友,然後跑到男孩的褲腳旁,將他朝那個金髮男孩離開的方向頂了頂。

男孩驚訝地低下頭看著嬌小的貓咪,但Zhenya做完這個動作以後就退開幾步,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Zhenya?」

後方傳來男孩想要叫住牠的聲音,Zhenya沒有停留。

 

男孩最後會去找那個金髮孩子嗎?Zhenya並不知道。也許還是不會。那也沒有關係。牠不在乎這個。

牠在結冰的路面跌跌撞撞地跑著,卻不知道自己想要走到哪裡。天空如此陰鬱,過不久又會是一場大雪。就連路上三三兩兩的行人都越來越少,紛紛躲進商店。

牠應該回去基地裡面,至少能夠讓牠不必淋雪。Zhenya抓住這個念頭,總算不再漫無目的。

牠在原地停了下,然後慢慢走回貓群的基地。

但是,隨著接近那片廢棄的工地,Zhenya心中開始出現隱約的不安。

牠的謹慎讓牠即使是在這條少有人踏足的街道上,也選擇最隱蔽的小徑行走;但現在這條小徑被踩滿雜亂的貓腳印。這太不尋常了。

牠的腳步不知不覺間越走越快,心臟急促的跳動著。有一件事正在發生,牠要想起來了──

牠鑽出樹叢,由於速度太快,差點踩到倒在一邊的小貓。

那是Masha。潔白的毛上全是怵目驚心的血跡,尾巴的角度不自然的扭曲,顯然是斷了。柔軟的身體上也有幾處可怕的凹陷,呼吸聲微弱到幾乎掩蓋在北風的呼嘯中。牠的傷勢嚴重到Zhenya連想要把牠先搬離這裡都沒辦法。

Zhenya表情空白的看著瀕死的Masha,以及一旁正被幾隻外來野貓打到無力還手的Ilyushenka,怒氣就像熱油倒入鍋內一樣爆炸開來。

牠已經認出了其中的兩隻野貓,是之前曾經在夜晚追擊Alex和牠的傢伙。這些貓是Sasha的舊黨。

Zhenya還來不及想為什麼一向不在白天出現的牠們會突然出現並展開襲擊,身體就已經如子彈般衝向Ilyushenka旁邊,利爪一揮就拍開一隻圍攻上來的野貓。

Ilyushenka見牠過來,反而氣得罵道:「你還回來幹什麼啊!」說話的同時,牠的背又被另一隻野貓咬開,鮮血立刻噴灑出來,然後又在低溫中被凍住。

Zhenya沒回答牠的話,而是問:「到底怎麼回事?」

一進到包圍圈裡面,牠才深刻感受到Ilyushenka剛才的壓力。這些貓都具有相當的戰鬥技巧,加上數量優勢,Zhenya只回擊幾下,就瞬間處於下風。

「這群卑鄙的傢伙,用幼貓牽制我們,簡直是敗類!」Ilyushenka咬著牙頂開撲上來的敵人,「要不是Alex不在……」

不,正是因為牠們的老大不在,這些野貓才會選在這個時間進攻吧。原本野貓的世界就是成王敗寇,被鑽了空檔倒也只能認了應戰;然而野貓群在爭奪地盤的時候,一向會遵守「不攻擊幼貓」的規則,這是因為所有的幼崽都應該被保護。但是現在這群野貓徹底破壞了這條基本的道義。

「其他的幼貓呢?」Zhenya快速看了一下四周,雖然倒地的成年貓不少,但幼貓只有Masha。

「Vanya把牠們帶走了,但這群該死的還去追擊牠們──」

言下之意,那群幼貓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圍上來的野貓越來越多,繼續困守在這裡的話,牠們最後的下場必然只有死路一條。Zhenya挨近Ilyushenka,低聲說:「這邊已經離樹叢很近了,等一下我會衝開右邊的貓,我們就從那裏先走!」

Ilyushenka神色晦暗不明的看了牠一眼。

Zhenya皺著臉,牠不喜歡這種被懷疑的視線。況且牠自認說的話很正常,Ilyushenka的反應是為了什麼?

不過灰白貓很快就收回了牠的眼神,沉沉地說:「我原本以為叛徒是你。」

這句話讓Zhenya差點在眼下緊張的戰鬥中像傻子一樣愣在原地。

「叛徒又見鬼的是怎麼回事!」

「要不是我們群裡出現叛徒,這群野貓怎麼可能知道Alex最近不在?」

這句話不無道理,Zhenya一時無言以對。

「你最晚加入,所以我以為……總之抱歉。」

Zhenya搖搖頭,回答:「別說這些了,你先讓開。」

灰白貓不知道牠打算怎麼做,但牠決定相信Zhenya,盡力擠到後面。Zhenya在原地迅速起跳,以不可思議的高度跳出包圍圈,然後重重落在旁邊被人棄置的細鋼條上。

鐵條因為Zhenya的動作大力翹起彈開,在野貓群全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飛向牠們包圍網的右側,只聽見血肉被刺穿的聲音,那幾隻野貓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鐵條串在一起沒了命。

同伴的死狀太過慘烈,那些攻擊牠們的野貓頓時停住動作。Zhenya和Ilyushenka就趁勢衝出包圍圈,迅速竄入樹叢內逃開。

細小的枯枝隨著牠們奔跑的動作紛紛落下,打在牠們的傷口上痛楚難當,而後方的野貓也終於回過神開始追趕牠們。

兩隻貓僅僅互看彼此一眼,沒有告別就各自奔向兩方。

Zhenya拼命的往前跑著,牠想到總是和牠鬥嘴、最後卻死狀悽慘的Masha;想到還在遠方尋找牠的Tenya老師的Alex;想到今天和男孩的不歡而散,視線突然變得模糊。

牠從巷口跑出,迎面而來的冷風讓牠身子不住打顫。

後面追兵的聲音消失了。

世界在暈眩中靜止,血混著牠眼眶內的眼淚流下。

Zhenya後知後覺的發現牠的額頭被打破了。前方的石頭隨即像雨點一樣落下,像是在審判一個不可饒恕的罪人,盡情的朝牠扔來。

牠知道為什麼追兵不再來了。這裡是牠曾經路過的小區,一個白日裡最可怖的地獄──

一顆彈珠打在牠的右後腿上,牠在幾個月前的舊傷原本就沒有痊癒,在遭受重擊以後立刻發出清脆的斷裂聲,以及讓人眼前一黑的劇痛。牠覺得好像聽見慘叫聲和孩童清脆愉快的笑聲。

「我們來比賽,眼睛十分,身體兩分,尾巴五十分!」

「那我先來!」

「嘿,這不公平!」

天真的獵人們七嘴八舌的討論獵物部位的歸屬,但Zhenya再也沒有站起來的機會了。牠全身的骨頭被那群人類的小孩砸成了碎粉,耳朵被他們用剪刀剪開,身體也被他們劃得亂七八糟。他們把Zhenya的慘叫當成了美妙的樂器聲,是他們互扔雪球以外的餘興節目。

從遠處傳來慈愛的母親們在屋內喊孩子回去吃飯的呼喚,於是這群孩子們便丟下他們的玩具,手拉著手回到他們溫暖的家裡了。

 

Zhenya靜靜地躺在凍結的泥地上,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有一堆冰冷的雪落在牠破破爛爛的身軀上,涼氣凍結住傷口,但牠已經痛到不再有更多感覺了。不過,雪卻讓牠又回想起仰望著天空的Alex幾乎可以說是虔誠的模樣。牠睜開眼睛。

跪在牠身邊的男孩正小心翼翼的把積雪放在牠的傷口上,柔順的金髮從他的前額垂下,半遮住男孩的眼睛,只能看到略尖的下頷及緊緊抿著的薄唇。他的雙手在牠身邊來回移動,似乎不知道該怎麼捧起這團已經不成形的貓咪。

Zhenya看著他。牠──他現在終於看清楚他的臉了。

他自己的臉。

幼年的Evgeni Plushenko找不到辦法抱起牠,最後他站起來,飛快地跑向他的家。Zhenya想起來他那時候離開是為了要回去拿他常備的外傷藥膏,不過一回去就遇到他的酒鬼室友正在──又在──發酒瘋,最後他連拿藥救貓都來不及就得先自己逃命。儘管現在的Zhenya同時冷靜的知道,藥膏對「Zhenya」已經無濟於事。

他目送著小時候的自己跑走,身上的痛楚漸漸褪去,但他波瀾不驚。

然後,有第二個人來到他的身邊。

「Zhenya!」

他的Lyosha撥開他身上的雪,跟小時候的他一樣,很快發現他的狀態已經糟糕到連移動他都不行。他看著對方手足無措的樣子,不合時宜的想著為什麼Lyosha Yagudin會出現在這裡,再聯想到他們的前一次見面,嘴角有氣無力地揚起。

所以Yagudin其實還是來找他了。

──但Plushenko從不曾知道過。

Yagudin終於不再徒勞無功的想抱起牠。他垂著眼睛,拳頭死死地握緊了。他臉上的表情像是想明白了什麼。

「他把你埋起來。」

Yagudin的聲音冰冷到可怕。

「他在報復我。」

他說。

Zhenya已經沒有力氣出聲安慰他了,只能凝視著年少的Yagudin不停滴落的眼淚,像「牠」常做的那樣,專注地把牠的世界變成他一人。

而Plushenko,他想起在他記憶裡的這一天。年長的選手們拿著冰刀套,嬉笑著準備將他像肉豬一樣打上一個標籤,而他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想當然地奮力掙扎。

就在那個時候,他看見Lyosha走進更衣室。他趕忙急切地向他的朋友求救,連還被抓著的身體也在瞥到對方身影的那一刻放鬆下來。

結果是他自作多情。

儘管失望,但Plushenko並沒有因此怨恨Yagudin,至少那一天沒有。他可以理解對方不想和這麼多的大孩子對上。他認為這只是因為寡不敵眾做出的選擇。

然而,在下一次的欺負行動裡,Yagudin加入了他們。當Plushenko的頭被冰刀套用力抽打時,Yagudin附在他的耳邊,冷冷的說:「這是你應得的。」

Plushenko的回應是狠狠撞倒他。那一刻他真的恨他。

雖然隨著時光流逝,他們在數不清的外出比賽的過程中彼此相依為命,也淡化了過往的不愉快,但淡化始終不是不存在。當他們相處或談話時,成年人的禮儀會令他們短暫遺忘過去的心結;不過最終在夜深人靜的夢境裡,他們的關係就會倒退回一個最冷淡有禮的距離。

原來在最初的一刻,他們曾經是彼此的朋友。

Plushenko的意識漸漸從殘破的身軀抽離。

似乎還能依稀聽見Lyosha賭咒發誓要報復他的聲音。


 

野貓篇結束。說真的我有認真考慮就直接這邊打上End((欸你

裡面提到的Urmanov師兄的比賽是1994/02的冬奧,當時師兄以SP/FS雙1st的成績奪冠。

SP我沒有看,但FS有一個3F的落冰不穩,不過應該沒有扶冰。

但以小時候的Lyosha的個性來說,師兄在他眼裡應該做什麼都完美XD

BGM是Por una cabeza(一步之遙),自從玩起別踩白塊兒2以後就超超超喜歡這首!!

底下一堆從別踩白塊兒來的人哈哈哈哈哈

Colin Firth帥炸!!!!雖然我喜歡Ben可是他的氣場完全被壓下去啦wwwwww

Jessica超美啊啊啊啊我超愛這種烈焰紅唇的妝QwQ

......呃離題了 總之我要去趕下一篇進度了www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