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新詩。

小說倦怠期的時候,短短的新詩體就是最好抒發的東西吧......?





柔軟的飛揚的一片湖綠
盪漾著,卻又皺起
你沉靜的臉在布料間
忽隱忽現

細心的不輸陽光的撫觸
擁抱我吧
在你的懷裡
我的眼神失去了焦距

你用自己護住了我
灰塵擊打你的身軀
而我在你背後簌簌發抖
連天空都拋棄

我想起簡愛也如此曾經
她躲避暴力和孤寂
我躲避愛情和孤寂
以及空氣,etc.

我不需要衣物的溫度
你說,生命不是全部
你是我的屍布,覆蓋我
溫柔的溫柔的溫柔的…

「砰」,
甩上家門的聲音如同槍聲
似乎自由宣判我該死刑
而你要記得,要記得…









好久沒發文了......

最近對靈感的處理方式都很懶,什麼都不想寫的倦怠期。

有時候我都想說乾脆就這樣放棄掉寫文算了...我從來都是個盡力活自己的人啊。

寫得這麼痛苦,我還覺得對不起文...我自虐啊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朝歌 的頭像
朝歌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