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沒有打算只發這篇就結束的......

不過為了8:00的大會議生放我決定這麼幹了。(告非)




【間章‧壹】

放下手中的鋼筆,白蘭輕甩了下痠痛的手臂。

原本只是想排解悠閒生活裡多餘的時間,沒想到居然越寫越有興致,不知不覺也寫了很多開始時並沒有想要一併寫下的事情。

不過,這樣也滿有趣的。

雖說記錄真相這種事,一向都不是能引起他興趣的工作──

但對「這個白蘭」來說,這一個他所記錄的世界,僅僅是他「之所以存在的起點」罷了。

所以,或許他現在所做的事……並非記錄,而是在追尋吧。

為了從每一個他所看見的「澤田綱吉」表現的言語笑貌中,追尋那個讓他放下野心的理由。

「……白蘭?」

門外突然傳來那個可愛的人遲疑的聲音。白蘭露出笑容,收起臉上流露的疲倦。

「綱吉君,怎麼了?想進來就進來吧。」

「那我就進去了喔。」

木門被打開又關上,褐髮青年的手裡端著一杯咖啡,走進這個充滿陽光的書房。午後的陽光透過窗子,在那張白皙秀美的臉孔上跳動著,青年溫和的茶色眸子似乎被燦爛光芒刺著了,微微瞇了起來。

「聽說這幾天白蘭一直都待在書房裡面呢……發生什麼事了嗎?」

白蘭微笑,「嗯……♪做點排遣時間的事而已。誰叫綱吉君回日本去居然不帶上我呢?」

「爸爸如果看到你的話會做出什麼事,你不是也知道嗎……」綱吉很無奈。

白蘭當然記得。上一回他們一起去日本的時候,家光毫不留情地拿出機關槍狂射自己一頓,這種生死關頭的事當然沒這麼容易就能忘掉──話說回來,明明就是該在南極挖石油的傢伙,為什麼非得趕著兒子歸寧的時候回家掃射兒婿啊。就算他確實用了各種糟糕的手段擄獲綱吉君的芳心,事到如今生米都煮成了熟飯,何必還要計較這種小事。

而且既然戀子到這麼狂熱,為什麼在知道綱吉君處於偏袒Xanxus的立場時,「那個」澤田家光就沒有任何反應……讓他寫到家光看見綱吉君的女僕裝那段時,甚至乾脆自己添加點誇張的筆調,免得平衡不了他自己內心的不滿。

不過這件事,當然只會有他自己知道。因為這個世界的人永遠都不可能得知真相,所以白蘭也不打算誠實。

需要讓他誠實的時候,一向只有在面對自己的欲望時。

「那種事無所謂。」

白蘭伸出手,將站立在自己眼前的綱吉拉進自己的懷抱之中。

「綱吉君只要待在我身邊就夠了♪」

刻意換上輕佻的語調說出充滿獨佔欲的話語,白蘭輕吻無奈嘆氣的綱吉。

褐髮青年的雙臂雖然有點猶豫,但還是抱住他。

「沒告訴你說我要回家是我不對。別生氣了啦……我回來了,白蘭。」

白蘭笑瞇他冰紫色的眼睛。

「歡迎回家,我的綱吉君。」



下禮拜要跟家人去慶祝母親節,所以很有可能停刊一次。

對不起。(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朝歌 的頭像
朝歌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