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就沒有明白過自己吧。
到底,在期待什麼?
到底,在渴求什麼?
為了什麼在乎愛恨情仇?
為了什麼情緒不穩?
真的始終都不了解自己。
甚至,連一個像樣的,活下去的理由都沒有。
這樣的我,到底為什麼存在?
活著。追逐。遙遠的夢。
然後。
然後?
到底...為什麼?
只不過,想像鳥類一樣,飛翔。
但,鳥可曾思考過,為何飛翔?
只不過,盲從於本能。盲從於,神。
那靈魂深處,在鼓動的是什麼?
從未,探討。從未,追求。
總在半夢半醒間,以為自己明白了什麼,卻又覺得那不過是癡人說夢。
到最後,汲汲營營於名利,又了解到了什麼?
誰又知道,這番言論,是否又只是在囈語而已?
前世憾恨,今生挫敗,澆鑄在靈魂上的刻痕。
來生,又能懂得多少呢?是不是又會有一道新的痕跡?
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所以就非要,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不那麼認為。
我寧願花時間,把靈魂上的痕跡逐漸撫平。
以酒來掩飾每生每世留下的憂愁,那麼來生,只會更加體會到那份巨大的悲哀。
只是。
這樣,又是否能了解在追的,是什麼?
能否?能否?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