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對骸大人越來越令人無力的言行就不予置評了。(扶額)
























里包恩:吵死了,廢材綱!给我起来!



阿綱:好痛……怎麼了?里包恩



里包恩:你的夢話吵得我睡不著。妨礙我安眠的傢伙……



阿綱:夢話而已……誰都會……怎麼可以……!!



里包恩:哼,最好不要再有下次哦



阿綱:是!還以為真的要被殺了……



里包恩:話說回來,你做了什麼夢?



阿綱:唉?夢?



里包恩:你囈語的很厲害,是不是做了什麼噩夢?被狗追著跑或者考試零分之類的。



阿綱:啊,記不得了,感覺好像很痛苦的樣子。是,錯覺吧……



里包恩:總之,還是先去學校吧。今天是托了我的福才不會遲到呢,好好感謝我吧。



阿綱:……這種叫人起床法我一點也不覺得感激。真是的,受夠了!



阿綱:(雖然大清早的就搞得夠嗆,但是沒有被殺掉,還能悠閒的吃頓早飯,還沒有遲到,真是少有的幸運啊……不過,我到底做了什麼夢呢?感覺超級在意的,卻想不起來)啊!對不起,我走路沒有好好看前面……雲雀學長?!



雲雀:是你啊……?!



阿綱:真是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這個白癡!偏偏撞到了雲雀學長……這下要被咬殺了!)



雲雀:今天並沒有遲到的樣子,還是快點進入學校吧。
阿綱:唉?



雲雀:我在抓遲到的人。要是你呆在那裡會妨礙到我哦



阿綱:啊!是風紀的工作吧!辛苦您了!(呃,原來雲雀學長還是會做一些像風紀的工作啊。)



雲雀:遲到者咬殺



阿綱:唉?!(果然雲雀學長還是雲雀學長啊!要是我今天遲到了會變成什麼樣啊……多虧了叫醒我的里包恩!太感謝了!)



阿綱:那個,我必須要去教室預習了……失禮了!



雲雀:說起來,今天小嬰兒不在啊



阿綱:是里包恩嗎?雖然沒有一起出來,但是……(說不定又跑到秘密基地裡去了,不過在學校裡擅自建立秘密基地的事情要是被雲雀學長知道了的話,一定會發火的……不能說!)



雲雀:是嗎?那你給我傳話好了……



阿綱:是什麼事呢?



雲雀: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和六道骸再打一場?



阿綱:骸?!(說起來,里包恩之前有說過這回事啊)



雲雀:和那個男人……無論如何都想要再打上一次。



阿綱:啊……一,一定會和里包恩說的。(啊,嚇死我了。雲雀學長還在糾結骸的事嗎?因為那個人討厭戰敗嘛……但是也不能告訴他骸在什麼地方,就是告訴他,也去不了吧,那種地方……不,如果是雲雀學長的話,好像無論什麼地方都能入侵的樣子……)



山本:哦,阿綱!早上好。



阿綱:啊,山本!早上好。不進去教室在這裡做什麼?
山本:啊,稍微……你看那個……



阿綱:教室裡面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女生們都圍在那裡……啊咧?!正中間的是獄寺君?!



獄寺:真的啦,最近你變的很可愛了。



女A:真的嗎?!



女B:獄寺君,我呢?



獄寺:你也很可愛啊,而且那個唇膏的顏色真是不錯啊,和你很相襯啊。



女B:真的嗎?!



阿綱:那,那是什麼啊……



山本:他今天少有地很早就來學校,之後就一直是那樣。有點奇怪吧?



阿綱:已經不是有點了吧,是非常奇怪啊!獄寺君居然會像那樣和女生講話?



山本:說的也是啊,平常被女生搭訕都是以無視收場呢。



獄寺:啊,抱歉,先失陪一下。



阿綱:獄寺君



獄寺:十代目!早上好!對不起,沒有立刻注意到你來了。



阿綱:獄寺……不對……



山本:阿綱?怎麼了?



獄寺:十代目……?



阿綱:你不是獄寺君!



山本:唉?!你在說什麼啊!阿綱。
阿綱:從獄寺君的身體裡滾出來!骸!



獄寺:啊,原來如此,彭格列的超直感啊。這一點真是麻煩呢。



山本:獄寺?



獄寺:kufufu……我以為我能很好的扮演這個嵐之守護者來著。這麼快就被你看穿了,真是太可惜了。



阿綱:那裡扮演的像獄寺君啊!非常的可疑啊!



獄寺:是這樣的嗎?我想他在義大利長大的話,對待女性應該都是這樣的呢。下次依附的時候會做好研究的。



阿綱:不用做也沒關係!話說回來,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啊!而且還依附在獄寺君身上。



獄寺:復仇者監獄實在太無聊了,稍微出來散散步。反正都出來了,不如來觀察下你的日常生活,所以就依附了以前建立了契約的這個身體。



阿綱:所以說,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獄寺:對於該打倒的敵人的情報,當然應該儘量入手吧。



阿綱:敵人是說……?



獄寺:你該不是忘記了吧。我要殲滅所有的黑手黨,當然,彭格列也是。



阿綱:但是,你現在……



獄寺:是,我現在是你的霧守,但是,我說過這不是我的本意吧。



阿綱:但是……



獄寺:kufufu……算了,暴露了也沒辦法,這個身體就還給你好了。



阿綱:那你就老老實實回去……



獄寺:這個可做不到呢。還想再稍微品嘗會兒外面的自由,依附到其他身體去好了。



阿綱:怎麼這樣?!



獄寺:kufufu……還能再次找到我嗎?……澤田綱吉。



阿綱:獄寺君!



山本:獄寺!



阿綱:太好了,骸真的不在了。



山本:剛才的真的不是獄寺嗎?



獄寺:啊咧?十代目?發生什麼事了?



阿綱:獄寺君,太好了……



獄寺:唉?

獄寺:可惡,開什麼玩笑啊,居然利用我的身體去欺騙十代目,不可原諒!



阿綱:算了算了,反正也沒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害……不,獄寺君被奪取了身體、說了想也沒想過的話……



獄寺:呃……我到底說了什麼?



阿綱:哈哈,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壞話啦。



山本:說的也是啊,在女生中的評價變好了喲。獄寺。



獄寺:那種東西會讓我開心嗎?!



阿綱:話說回來,骸到底跑哪里去了呢?



山本:那傢伙還是想附到誰的身上去吧?阿綱不是能看穿麼。



阿綱:嗯,但是不靠近的話是不行的……要是什麼都不做就好了。



獄寺:十代目,說起來那個時候除了我以外還有其他傢伙被骸給依附了吧。



阿綱:啊,依附在獄寺身上也就是說被骸依附過的其他人也會再次被依附?!這樣說來的話,是碧洋琪或者雲雀學長?!




骸:那個是……巴茲飼養的鳥吧,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雲豆:骸骸



骸:哦呀,除了彭格列的超直感以外,還有能知道我的存在的東西。是所謂的動

物的野性……嗎?還是說只是單純的巧合?



雲雀:你在那裡做什麼?學校內是禁止外人進入的哦。



骸:雲雀恭彌,說起來他也是這裡的學生呢。現在在這裡跟他打起來並非上策、

不過,就這個毒蠍子的姿態,他也不會知道是我吧。



碧洋琪:啊呀,真是抱歉,因為我弟弟在這裡上學,想來看看他,卻不小心迷路了。



雲豆:雲雀雲雀雲雀



碧洋琪:那只鳥和你相當親近呢。



雲雀:是它自己擅自跟來的,我不過是隨他去罷了。總之,有事的話……



阿綱:有了……雲雀學長和……



獄寺:大姐?!



阿綱:啊,獄寺君!



山本:沒事吧?!獄寺?



獄寺:為什麼,為什麼大姐會在這裡?!
雲雀:什麼啊,你們又群聚在一起嗎?咬殺你們哦。



碧洋琪:哎呀,隼人,要是在這種地方睡覺的話會感冒的哦



阿綱:啊,有可能被骸依附的兩個人居然都在這裡。



山本:不知道是誰嗎?阿綱?



阿綱:如果能靠近一點就能知道了……但是……



雲雀:你們在說什麼……



阿綱:如果從這裡起再靠近一步的話,小命就不保了……



碧洋琪:怎麼了?阿綱?臉色不太好哦。



雲雀:會有外來者在學校都是因為你們,既然如此,你們就給我好好負責吧。



阿綱:啊,怎,怎麼辦啊。



里包恩:真難看啊,阿綱?這個情況下,就算沒有超直感也知道是誰吧?!



阿綱:里包恩?!



里包恩:你好!雲雀,碧洋琪



雲雀:小嬰兒啊,我還以為你今天不在。



碧洋琪:里包恩,你也來了嗎?



阿綱:啊!我知道了!被依附的是碧洋琪!



山本:啊,是這樣嗎?



獄寺:是大姐……



阿綱:碧洋琪見到了里包恩絕對不會這麼平靜。應該是會立刻撲上去一副非常開心的樣子。
獄寺:啊,這麼說……



里包恩:正是如此。



骸:kufufufu……哈哈,這樣就被拆穿了,真不愧是彩虹嬰兒。



里包恩:應該不是忘記了和家光締結的契約吧?骸,你是自己接受並成為霧守的吧。



骸:我知道。我接受了本該怨恨著的黑手黨的交換條件。而且作為那個的報酬也到手了。所以現在還沒有打算認真的對彭格列10代目出手。



阿綱:唉?



骸:真是的,只是因為太無聊了。說的也是,能再稍微陪我打發一下時間嗎?



阿綱:等,你打算幹嘛啊……



骸:來吧。下次能再找到我嗎?kufufu……



阿綱:啊!碧洋琪!



獄寺:大姐……



阿綱:骸從碧洋琪的身體裡離開了?!那麼接著是……



雲雀:剛才的是什麼?聽到了很不愉快的笑聲……



阿綱:是雲雀學長?還是……又……



獄寺:大姐……骸這個混蛋……下次見到他,一定要幹掉他。 ……



阿綱:也有可能依附到獄寺君身上……不,之前也曾經依附在完全不認識的人身上吧。



山本:獄寺的姐姐沒關係吧?



里包恩:別擔心,只是失去了意識而已。
阿綱:不是吧?!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從剛才開始就知道骸的存在……



骸:kufufufu那麼,怎麼辦?彭格列……請找到我吧。



阿綱:不行,不知道



骸:kufufufu



阿綱:住手!!




阿綱:唉?!做,做夢?這裡是哪里?為什麼我會站在這一片花田之上?



骸:樂在其中了嗎?彭格列?



阿綱:骸?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骸:那是因為這是在夢中。



阿綱:呃?夢?這些全部都是在做夢?



骸:是呀,這個是你的夢,還是說,是你迷路闖入了我的夢中呢。不,這片仿佛能穿透般的湛藍天空絕對不是我的精神世界。這麼說來,是我入侵到你的夢中來了的呢。



阿綱:唉?!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骸:誰知道呢,我也不清楚理由。但是有一點,能感受到我自身的精神裡,做了一個有趣的夢。樂在其中了吧?



阿綱:不可能樂在其中的吧?!總之,如果這裡是我的夢的話,快點給我滾出去!



骸:就算你不說,我也差不多到達極限了。



阿綱:唉!?



骸:那麼,請離開吧。並祈禱不要再次在這裡相會。



阿綱:唉?!為什麼?



骸:這個是夢,醒了以後就什麼都不必記得的夢。你活在現實的世界中。



阿綱:骸?



骸:我樂在其中了呢。



阿綱:骸,等等,話還沒說完……骸!啊!!!!剛才的全部都是在做夢?



里包恩:吵死了!綱,不要打擾我睡覺!



阿綱:對不起!我立刻安靜的睡覺!!



里包恩:這次給我好好的睡著,下次要是再吵醒我會變成什麼樣,你該知道的吧。



阿綱:我,我知道了!晚安!



里包恩:真是的。

骸:總有一天再會吧,不是再夢中,而是在現實……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erett
  • 媽呀...
    最後那句話......

    骸綱味太濃了吧!!!!
  • 是啊,這就是骸綱的由來(遠目)
    聽完所有的drama以後,發現還不少配對是drama出來的...

    朝歌 於 2009/08/25 20: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