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驚恐樣)

希望至少能在寒假的時候把If系列的X綱篇補掉......

多久發一次就看留言了(聳肩)

在S綱沒靈感前應該都是這篇跟YML那篇交互打吧。

可是我明天好想寫小論文喔──!(哀嚎)

總之就看著辦吧......











【序‧獨白】

爐火吞噬著高級的柴薪,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響,為這個過度靜謐的書房增添了些許溫暖的氣息。

書房不大,四周安放的深褐檜木書櫃恰好圍出了一個伸手就能拿到想要書籍的舒適空間。這間房間的配色以褐色為主,深紅的天鵝絨椅和厚實的書桌低調地華麗了本來有點太過樸素的擺設。高挑的天花板上有著燭台造型的燈架,柔黃色的燈光投射著裝飾品,在牆上、書桌上和地毯上形成優美的陰影。

白皙的手指輕輕轉開了嵌在牆上的音響設備,流暢的小提琴如水流般自然曳了一房;是巴哈的「布蘭登堡協奏曲」。

在這個安靜的夜晚,或許最適合去整理那些充斥在腦內的資訊了。

白蘭‧杰索將背靠上舒服的軟椅,彷彿包圍著他整個身體的柔軟觸感讓他瞇起了如貓般的眼睛。

很滿意。這一切。

隨手抓起桌上擱置的鋼筆,腦海也快速的掠過先前在每個平行世界裡所看到的──

那個人艷麗的身姿。

有臨死前的不屈眼神、有幸福微笑的表情、有慌亂茫然如小動物般的無助。

大空。白蘭想起了這個原先專屬於彭格列首領、如今卻代表著擁有神秘屬性的火炎,勾起了嫵媚的笑容,撫摩著戴在右手中指上的瑪雷戒指。圓潤的寶石琢工在把玩時有著柔膩如肌膚的觸感,也是他捨不得拿下的原因──這個世界的他,擁有的力量早已讓他不再需要火焰了。

或者說,這個世界的他想擁有的從來就不是力量。

這個世界的白蘭之所以「被創造」,並不是為了去奪得其它平行世界的他都能擁有的73;而是為了收藏住其它世界的他都已經注定無法擁有的「某樣事物」。

沒錯──他為此而存在,也已經成功了。

相較於那八兆個的他,「這個」白蘭‧杰索是悠閒的。他已經完成了他之所以存在的任務了,不再需要像那些汲汲營營於創造新世界的他一樣去奪得更高層次的力量。

從架上抽出一本紙質細膩的空白筆記本,翻開第一頁的同時,白蘭腦中的時間軸也定格在……

「戒指戰」。

「啊……要從這個開始記錄嗎。」白蘭的笑容未變,「有一些些……不怎麼好呢,這個世界的故事。」

不過,其實也,無所謂。

白蘭的筆,輕輕在漂亮的白紙上寫出了第一行漂亮的字跡。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朝歌 的頭像
朝歌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