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投稿到校刊極短篇小說組的作品。

最近都發不出文於是只好拿舊文充數Orzzz

啊、如果看文的看倌能注意一下這篇文章的副詞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醫生,我真的完了,」驢子哭喪著一張臉說道,「我懷疑我是隻雞!」

「相信我,你只是隻驢子。」醫生頭也不抬地回答,手中的鋼筆忙著在那密密麻麻的病例上添上一筆,語氣裡還夾雜著一絲不易發覺的厭煩。不過,醫生很肯定,假設他今天直接說「你就是頭驢子,別再用你那可憐的腦袋胡思亂想了,老東西!」,眼前的老病患還是會不甘心地加上一句:「可是……」。

「可是,」憂鬱的聲音繼續一如往常的反駁道,「我實在找到太多證據證明我是一隻雞了。就在昨天晚上,我發現隔壁桌的小公雞吃相居然和我一模一樣!醫生,是一模一樣啊!難道我不應該去市政府重新申請我的出生證明或什麼嗎?想不到我居然一直都沒發現我自己其實是隻雞,市政府的小姐會不會拿白眼瞪我啊?」

「她一定會,所以你最好別去。」連開藥方都省了,一旁的護士乳牛小姐早已熟練的遞上藥包。驢子可憐兮兮的看著醫生,不過對方正盯著電腦螢幕上的股價波動,看樣子是在計算對他手上的幾支股票會有什麼影響。

「別擔心,你就是隻驢子!回去好好睡一覺吧,或是把穀倉的麥子都磨成粉,這樣你就會想起你是隻驢子!」醫生擺了擺手,示意病患可以回去了。

畢竟他每天對那隻驢子說這種話已經說了整整三年!一臉憂慮的病人離開診療室以後,醫生望著門口的方向疲倦的嘆氣。他一邊把病歷備份到電腦上,一邊轉頭對護士抱怨道:「真希望那老傢伙能認清自己的確該有四條腿沒錯,不是畸形多長了兩條!」

乳牛小姐不動聲色的附和了幾句,還親自遞給醫生一杯新鮮的牛奶慰勞他,不過醫生照慣例婉拒了。

「妳知道,我有點不能適應牛奶的味道,」醫生說,「如果妳願意替我跑一趟雜貨店,補充一點我最愛的咖啡豆,那是最好不過了。能夠的話,在泡完咖啡之後,再幫我加兩顆奶精球。」

於是乳牛小姐出門了。

當她將咖啡豆遞給雜貨店的老闆娘母雞太太時,她便迫不及待地向店主母雞太太搭訕,「那頭老笨驢,今天又說了蠢話啦!」

「哦?他又說自己是什麼?」母雞太太一副深諳此事的模樣,狀似不在意般反問。

「他……」乳牛頓了頓,善意的說,「他說他是隻鴨!」

「那老傢伙真是瘋了!」母雞太太無比驚訝的掩嘴說道。

乳牛小姐心滿意足地走了。來查看自己的蜂蜜銷路好不好的蜜蜂挑了眉頭,「妳們在說什麼?」

「唉,那老傢伙瘋病又發作了──居然說他自己是隻鴨(duck)!人家如果有他那種親戚才倒楣呢!」太太又長吁短嘆了幾聲,蜜蜂雖然不知道她是在說誰,但也禮貌性的跟著惋惜了幾句。

蜜蜂回了家。為了打破跟老婆這幾天冷戰的僵局,先生主動聊起了這件事。「嘿,妳知道嗎?那個老傢伙啊,說自己是──」話在不太該停下的地方停住。糟了,他只記得頭尾的音,但看到妻子好不容易沒拿冷眼覷他,又不能就此閉嘴,看來只能胡謅一個了。「他說他是張書桌(desk)!」

隔天,蜜蜂太太在向朋友大吐丈夫的苦水時,無可避免地談到昨晚「丈夫試圖和她和解而所說的愚蠢笑話」。

「他說那個笨蛋啊,自稱自己是四條腿的,四條腿的……」正搜索枯腸時,她的朋友會意地替她接了下去,「驢子?」

「對了,是驢子!」兩個好朋友頓時在安靜的咖啡廳裡笑得開懷。

而旁邊的客人默默的推開桌,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下午的門診時間,病人一如既往的愁眉苦臉,坐在三年來都是一號表情的醫生面前。

「醫生,」病人悲傷得哭了,「我懷疑我是隻驢子!」

「你本來就是頭驢子。」醫生抬起頭,無比冷靜地回答。






這篇最早是寫在聯絡簿上給老師看的作品。其實只是突然在浴室想到的梗(遠目)

後來弟弟跟我說「怎麼這情節這麼熟悉」的時候結實被嚇了一跳。可能是我從小看了些寓言故事的緣故吧,或許不知不覺化用了哪篇寓言故事也說不定。不過那時候稿早交了,想著「啊啊大概也不會中吧」結果竟然真的中了OAO

嗯,至少我的印象裡是沒看過和這情節相似的故事的。真要說的話,或許只有跟很多故事一樣都拿驢子當笨蛋這點吧。


我常常在懷疑自己是驢子、母雞、乳牛或者是醫生。

我的性格不會是蜜蜂或他的太太,剩下的也就這四種人好選了。

我肯定是隻驢子,此外我有母雞的心機,像乳牛一樣喜歡分享各種消息,然後披上醫生的皮。

再怎麼樣都是習慣隱藏自己的人類啊,即使撐起這張人皮的是四不像的悲哀野獸。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閃亮
  • 像這樣的故事很有趣= v =

    不過,有時候是情就是很有把握的事卻意外落空,沒把握的反倒成功了= v =

    朝歌沒空嗎?好失望說.......= 3 =
  • 謝謝w我滿喜歡寓言體的,不過實在不好寫...忍不住就會太直白"

    我倒是「總是」這樣呢...弄到最後都習慣先想最差的情況w至少真的失敗的時候也不會太難過......

    與其說是沒空、不如說是單純的懶XD
    而且現在也比較沒辦法正大光明跟爸媽拿錢了,荷包哭窮的時候還是不要去太容易敗家的地方好Orz

    朝歌 於 2011/07/01 22:45 回覆

  • 初藤
  • 啊啊啊
    這篇印象超深的
    記得我拿校刊笑了整整一節下課被人歧視=3=
    朝歌是個好名字呢XD
  • 謝謝www這感想真是太讓我開心了XDDD(欸)

    朝歌 於 2011/07/19 17:59 回覆